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GL] 我們,一前一後 [G](19完 ‧ 5/13更新)

[複製連結]
原作者| 滄藍 發表於 2021-1-11 22:33:20
顯示全部樓層
(18)




  她盯著手機螢幕發呆。
  明明簡訊也沒幾個字,魏子馨卻讀兩個字就無法再看下去,也沒辦法組織腦袋裡雜亂的想法。一會兒想不回覆不行,一會兒又開始拆解起那字裡行間是否有什麼特殊含意,接著再嘲笑自我意識過剩。
  應該要回覆戴筱蓉的,卻害怕會被看穿對邀約的過分期待,就也這麼拖著拖過了一夜。
  更何況,她也還沒決定要不要赴約。
  她有還沒整理完的心結。
  「想聊聊嗎?還是該直接讓你放半天假?」
  花店店長的聲音讓魏子馨驚醒,「謝謝,不用了。我只是……」
  「在想要不要去晚上的約會嗎?」
  沒想到店長趁她放空的時候偷襲,讀了她手機上的訊息。「偷看人家手機很不好。」
  但魏子馨並不是真的很在意這點,畢竟店長像家人,會偷看也是因為想關心她。反倒是魏子馨感覺到一絲愧疚。她在這裡工作許久,不曾因為私事影響到工作,這是第一次,也難怪店長要擔心。
  「妳就去啊,沒什麼關係吧?」
  怎麼會沒關係呢?即使去了,她也無法回應戴筱蓉什麼。這個念頭一浮上腦海,她竟不再猶豫,就這麼下定決心。「我沒有要去。」
  「我看那孩子挺喜歡妳的,她會失望吧?」
  就是因為這樣,魏子馨覺得自己更不能去。「她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那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這代表妳也很喜歡她喔。」
  魏子馨撇過臉不想面對店長。雖然感覺到發熱的耳根正在出賣她,嘴上卻仍不願服輸,「也可能只是我空窗太久,耐不住寂寞所以誰都可以。」
  「如果她也很寂寞的話就剛剛好了吧?」
  「這樣不公平。」
  「那要怎樣才算公平?」不屬於兩人的聲音從店門口傳來,本來要開口招呼的店長對盛裝打扮的林千祐笑著點了點頭,說聲:「你們聊。」再對魏子馨交代:「有客人再叫我。」之後,便躲回休息室去了。
  本來想藉口上班中不方便來迴避林千祐,店長卻有意讓兩人談談,魏子馨也就無路可逃,只好硬著頭皮面對。她搖搖頭,「妳不懂。」
  但林千祐不管魏子馨的抗拒,一個箭步逼近,雙掌拍在櫃台上發出巨大聲響。「我是不懂,但我被她教訓了喔。雖然不是惡毒責罵啦,但她對著我說你們心意相通喔!」
  心意相通?戴筱蓉都說了什麼啊!魏子馨第一時間不是否認,而是害臊到脹紅雙頰,差點說不出話。「我們沒有……」
  「妳可以騙我,但不要騙自己。妳們對彼此的心意心知肚明,她也想要表白了,妳到底在害怕什麼?」
  魏子馨無語以對,只能撇過頭,逃避那雙太過銳利的目光。很多事,尤其牽涉兩人感情的,站在外頭總會以為自己已經看得很透徹、很明白,牽起手後才知道兩個人並不是永遠都會並肩走在一起,更多時候是必須為了對方而放棄一些什麼。必須捨棄喜愛的生活方式,追趕不斷往前走的人;或者停下進展順利的人生,偶爾停下腳步等待那個落後的人,魏子馨兩者都有經驗,她知道當兩個人步調不同而逐漸拉開距離,有多讓人受傷。
  只要有一個人不等了,或不想追趕了,手伸得再長,也是得放開的。
  不如一開始就錯過彼此。
  「妳還是當初那個笨蛋。」林千祐的聲音收斂起來,溫柔的語調難掩輕微的悲傷顫音。她深呼吸:「當年沒有跟妳說清楚就分開,是我的錯,至今我也還對妳感到抱歉。那時候明明已經大學快畢業了,內心卻還跟屁孩沒兩樣,以為在感情裡可以隨我高興,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完全沒顧慮另一個人。直到我遇到現在這個人。我們說好在一起後又放棄對方,三次喔三次!每一次分開時我都想『這是沒辦法的事啊』,但還是很傷心,可也因為想起了傷心背後仍有美好,我漸漸磨去性格中的稜角,回神時才發現,那個人就算放手了,也在前頭不遠處放慢腳步在等我。那個女生也是這樣的人吧?」
  林千祐見魏子馨沒有回應,似乎心意已決,「當年,我沒有參觀妳那幅作品的展出,也沒有出席頒獎典禮,到現在我仍然很後悔。如果妳因為我而畫不出畫,請責怪我,不要責備妳自己,也不要因此逼自己錯過任何值得停留的美好。走得太快,跟停留在原地是一樣的。」
  魏子馨抬頭看那個語調溫柔,說話內容卻仍然有些自負與尖銳的人。林千祐或許已經圓融許多,魏子馨仍能從中看出她本性的蛛絲馬跡,是不夠好的偽裝,或是因為那是在撒嬌呢?她不禁苦笑起來,明明已經沒有感情了,對眼前人的熟悉卻還存留在記憶中,連同那些快樂的、溫暖的記憶一起。
  她知道林千祐說的是對的,除了一件事:「我不會責怪妳。」
  「妳不怪我,我才會愧疚一輩子,對吧?」
  「不是。」眼前的人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也因此,林千祐才是林千祐,而不是魏子馨等不到的「前女友」。「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
  林千祐無奈的嘆了口氣。她能說的也就這麼多了。「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妳可以去聽她唱那首歌。不是要你看在我來求妳的面子上,妳為她想想。」
  實際上,魏子馨現在也不斷想著戴筱蓉。
  這段時間以來,魏子馨也知道,越想無視這份心情,就越甩不開諸多跟戴筱蓉有關的念頭。想聽她寫的歌、想問她要不要在一起吃晚餐,想跟她說很多難以啟齒的話,最後說不出口只好在她不注意的時候親吻她。
  送走林千祐,她再次盯著手機螢幕上的簡訊畫面,想回覆很多想說的話,打上草稿後又覺得不妥,只好全數刪掉。狀況沒有比林千祐來之前好,她已經知道自己有想說的話,但那些是什麼,尚且找不到適合的字詞可以表達。
  猶豫幾許後,她決定簡單回一行字──
  「晚上會去。等我。」
  即使她知道無論如何戴筱蓉都會等,魏子馨還是忍不住想確認。
  如果這世界上,還有人願意在某個角落等她……

本文最後由 滄藍 於 2021-11-21 16:03 編輯

留言

知道有人永遠都會等你的情況,便會勇氣倍增∼∼ 2021-2-17 07:55
To lingxia:會不會告白我就先保留,畢竟是重頭戲!(不過這樣說好像就會猜到了,哈!)謝謝你沒有忘記這部作品,下一回很快就能跟大家見面了!(沒意外的話。) 2021-1-12 22:46
哇喔表演要來了~ 期待期待 會告白嗎XDD 2021-1-12 21:11

投餵

參與人數 1海草 +3 收起 理由
山鳥海魚 + 3 寫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滄藍 發表於 2021-5-13 20:25:09
顯示全部樓層
(19)


  戴筱蓉做好了一切準備,等在舞台邊。
  等著來店的客人坐定位,等著店長告訴她可以上台了,也等著那個要她等的人。心裡有些不安,手指微微顫抖,明明對擅長等待的自己信心滿滿,也相信那個人說到就會做到,卻還是忍不住害怕這次會不會又被拋下。
  「時間差不多了。」
  莊芝如的聲音嚇了戴筱蓉一跳,漂浮盤旋著的思緒回神,她才確實感覺到自己很緊張。第一次上台,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發表作品,第一次,要把心意用力傳達給某個她好在意的人。她一把抓起吉他,也確實抓住現實世界的一切,也像是要抓住誰若有似無向她伸過來的雙手。
  走上台階,舞台燈光熾熱而刺眼,她奮力睜開雙眼,在麥克風前悄悄做了一次深呼吸。
  不需要太冗長的開場白,也不用介紹自己太多,重點不是她,而是那幾首寫給那個人的歌曲。在她張口說話之前,空白的時間被寂靜填滿,台下的人們專注無聲,在陰影中像潛伏夜裡的烏鴉,隨時準備振翅飛走。
  
  會不會沒人喜歡她的歌?會不會被嫌棄唱不好?
  客人對她不滿意的話,這家店該怎麼辦?店長怎麼辦?
  那個人對她的失敗又會怎麼想?
  手指發顫停不下來,戴筱蓉無法決定自己要說什麼,只能停在那裡,像傀儡等著操偶師的指示,像以前的她,沒有勇氣自動往前踏出一步──
  直到那個人出現在視線裡。
  她姿態堅定地站在烏鴉們的後方。
  光在視野中折射出彩虹,在那人臉上綻出七彩花朵,絢爛讓人無法看清。
  但戴筱蓉知道那個人是誰。
  在這瞬間,她不再不安,手指與身體不再沉重,一切不適都離她而去。
  只要看著魏子馨就足以召喚令她心安的伊甸園。
  「謝謝各位出席『三十天』的開幕夜。我是戴筱蓉。」
  說話的對象是群眾,她卻無法將視線從魏子馨身上移開。
  她知道對方也在看著自己。
  於是她回應那個人的注視。從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在電梯裡偶遇這位鄰居開始,那道目光就不曾消失。
  好傻的魏子馨,好傻的自己。
  無論是往前不斷走去的,或是停在原地等待,她們似乎註定要在許多次的錯過後在某個地方相遇,然後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真正看見彼此。
  看見了,然後呢?
  「第一首歌,『一前一後』。」
  
♫♪♫♪♫♪♫
  魏子馨早早就下班,準備就緒後等在「三十天」的附近。
  即使答應了那個人的邀請,她卻仍然心存猶疑,不確定該不該走進那個人將開展的未來。魏子馨害怕被中途拋下,但也努力想鼓起勇氣。
  她到這裡來,不是為了確認未來的事。
  比起過去與未來,現在的可能性飄忽而無法掌握,於是她總是不顧一切往前走。選擇待在「當下」需要覺悟,因為所有事都會在這裡發生,而她對這些「當下」做出的回應將決定她的未來,也只有她可以對自己的未來負責。
  魏子馨總是害怕自己會後悔。
  「時間差不多囉。」
  林千祐愉快的聲音出現在身旁,聽來像是小孩正在惡作劇。
  魏子馨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拉進店裡。
  大小適中的空間裡只剩舞台的燈光還亮著。
  林千祐跟她打過招呼後,逕自轉向吧檯與快忙不過來的莊芝如會合,魏子馨就這麼被留在黑暗中,但她不像在店門前那般害怕了。
  那個人就在舞台上,被燈光包圍,像星星燦爛閃耀。
  這是魏子馨第一次這麼確定,她將走向有那顆星星存在的任何時刻、任何地方。
  所有迷途的人都擁有一顆北極星。
  她擁有的那一顆,叫做戴筱蓉。
  
  「第一首歌,『一前一後』。」
  魏子馨閉上雙眼,並非為了逃避來自舞台的視線。
  這首歌的每一個音符、每一節旋律和每一句歌詞,任何一分一秒她都不想再無情路過。
  不,其實在老早以前就已經慢下腳步了吧?
  只是遲遲不肯承認,持續欺騙自己。在好久好久以前,第一次在電梯中偶遇這位鄰居時,她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決心在這片夜空下停留了。
  耳邊是輕快吉他聲與明亮的歌聲。
  即使透過麥克風擴大了聲音,戴筱蓉唱的每一句歌詞,都像是在她面前或耳際呢喃,只獻給她,也只屬於她。她聽出歌曲中有她們兩人的腳步聲,每一次無心或有意錯過,有人走在前頭或有人落後,接著在副歌的地方相遇,再相遇,再相遇一次。
  相遇的時候是這一首歌的結尾,也是下一首歌的起頭。
  而戴筱蓉今晚唱的每首歌裡都有她。
  就像在對她說,她們是彼此的起頭也是結尾,就算結束了,下一個開始也是對方。無論起始的地方多美好,走到最後又多接近黑暗的地獄,她們永遠都是彼此的起點與終點。
  在那裡,特殊的色彩逐漸成形綻放。
  魏子馨有件事想告訴那個她深深喜愛的人。
  「三十天」的漫長開幕夜,在戴筱蓉富有個人魅力的歌曲中成功落幕。
  魏子馨與戴筱蓉在吧檯前重逢。沒有久違再見的生疏與尷尬,對上彼此視線時不約而同的微笑,宛如她們不曾離開過彼此,每一次短暫的分離都只是為了再次發現自己對喜愛的人有多喜愛。
  她們沒有熱絡聊起這一晚的事,沒有戴筱蓉的歌,沒有莊芝如與林千祐,兩人只是靜靜的並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啊。」有人不小心踢到被丟在路邊的鐵罐。
  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響刺破兩人間的曖昧,順勢牽起的十指交扣是為了不讓有人走太快,或有人在後頭落單。只要牽起手,就算一前一後,也不會分開。
  「我會繼續把妳寫在歌裡喔。」她輕快地說著,像在唱一首情歌。
  「我也知道要用什麼顏色畫下妳了。」另一個她回答。
  飛機飛過夜空發出低沉巨響,越走越遠,接著傳來的是遠處公園裡孩子打球的嬉鬧聲,幾台機車從旁呼嘯而過,幾乎要聽不見對方說了什麼,甚至聽不見彼此的腳步聲。
  於是她們又不說話了。
  反正走在一起的時候,共鳴的是心跳聲。
  靜謐卻又歡騰的城市夜晚,有人說:「我喜歡妳。」
  「好巧,我也喜歡妳喔。」另一個人回答。
  全世界安靜了幾秒鐘。
  「我想跟妳在一起。」
  「那我們就在一起。」
─完─

本文最後由 滄藍 於 2021-11-21 16:04 編輯

留言

@滄藍 身為讀者的我才要謝謝滄藍寫這麼棒的故事,能夠遇見你真的好幸運!不知道滄藍介不介意我噗浪戳友呢? 2021-5-18 20:11
@lingxia 謝謝一直以來的閱讀與留言回饋!能讓你喜歡是給我最大的鼓勵了! 2021-5-17 20:04
哇恭喜完結(灑花 結局好讚喔,兩人在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後,決定在一起,好甜~ 好適合來一首〈你被寫在我的歌裡〉~ 好喜歡這個故事! 2021-5-15 21:06

投餵

參與人數 2海草 +15 收起 理由
lingxia + 5 吃我的海草!
淨在咫尺 + 10 好喜歡共鳴的心跳聲那一句。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8-8 07:08 , Processed in 0.05890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