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GL] 幽靈(全22回)[G]

[複製連結]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22 18:14:04
顯示全部樓層

未來

命運,仍在捉弄。

零二年的聖誕,黑夜的背景襯托出一閃一閃的彩燈,一環一環繞在大杉樹的綠衣上。兩個少女站在底下,份外渺小;臉上的笑容比火光還要燦爛……
零三年她的生辰,眼神到現在還可以看得到萬分的驚喜,塑膠刀下的巧克力蛋糕是她為她準備的……
就是普通的日子,方框內的少女們都浴在歡欣氣味之中。
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剛才的不久,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孔充斥了整個畫面,溢出一如以往的快樂……
頁頁的照片讓人看透了過去和現在,還有是…… 未來。
零四年的元旦,只她一人……
以後的每一幅,跟從前同樣的場景,人卻少了一個,感覺也差多了。
一頁,一頁,再一頁地翻下去,沒有變,她,沒有重現;只有悲傷,隨頁數加增。來到了一張,攝到了被遺下少女的血淚,濕赤的兩行……
抬著相簿的雙手發抖,在再承受不了沉重的一刻,女子由得它跌落地上,發慌般衝了出去。
「嗄…… 」
喘促還未平息,女子用力推開房門……
房間內駭人的空洞,叫女子驚恐得快要崩潰了。
「幽靈?」
呼喚從身後傳來,是幽靈,女子立即撲擁上前。
「怎麼啦?」
「不要!不要丟下我!」
女子的眼淚一滴一滴地滑下,不穩的聲線徘徊幽靈的耳邊。
「好吧,我答應你下一次等你回來才起床…… 」雖然還未了解女子激動的原因,幽靈仍第一時間把她抱緊懷內。
「不!不要離開我!以後都留在我身邊!」
良久,都得不到回應,女子甚至覺得,擁著她的手,忽然隔了重空隙。
女子略然推開幽靈,迷濛間看見的,是不再微笑的自己。
「幽靈…… 你答應我吧!」
幽靈不發一語,漆黑的瞳孔倒映著掛淚的女子。這意味著什麼啦?事實,她不願意承認,但又可以怎樣呢?在天意面前掙扎,有用嗎?
「你告訴我,我可以做什麼?我要做什麼才可以把你留住?無論是什麼我都會做的!」
不要!不要再給予無聲的回應了!幽靈的沉默,在女子的身上變成了強烈的恐慌。
事情是如此了,對自己無能為力的痛恨令女子的淚腺失控了。伏在幽靈的臂上,眼淚只懂無間流下……
「呃呃…… 」
停不了…… 怎也壓止不了…… 終要失去的凜寒……

很冷……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22 18:17:32
顯示全部樓層

心事

是逐滴逐滴被奪去的冰冷……

呯卜……
血肉糢糊的扎動在同一時間被重複了一次,好比哀號的摩擦聲響卻沒有重疊。
一個是新鮮被徒手挖出來的垂死心臟,一個是隔著玻璃在鏡的另一面的投影,無論是被擺放的姿態,抑或是絲連著的血管,黏膜,兩者的動靜和外觀都一模一樣。就正如倒映於女子瞳孔深處的女子,分別不出她和她。
是幽靈?不,女子只是女子鏡中的倒影。抱著胸前滲血的傷口,女子無力地躺在鏡前,另一個她又跟著躺著。二人交纏的眼光,彷彿在回應對方對獲憐惜的稀罕。
「我找到了。」
女子暫斷軟弱得聽得見障礙的呼吸,口唇振動出一句。對應的她有同步微動著蒼白的一張嘴,卻一聲不響,令女子給人有被孤獨隔離的淒涼感覺。
「把它交給你,我就不會離開你了。」
胸膛起伏得更明顯的使勁,女子接而道出的更長字句,定是刺痛了神經,連淚水也被掀動無能地從眼角洩漏。
一行淚水通過鏡片的折射被割出雙重的悲傷,然而當女子試圖合上雙眼去驅走眼淚,被困於黑暗在寂靜中飲泣的,卻只有一人。
「你在哪?」
沾血的手指淺淺地掃過面前的阻隔,在被污染的玻璃後垂躺的臉孔不再酷似,不是女子的同時卻也再不可能變為幽靈。

你到底……在哪?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8-17 06:24 , Processed in 0.23034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