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GL] 幽靈(全22回)[G]

[複製連結]
幽靈 發表於 2022-1-7 18:43:19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創文板分類
文章分類: 靈異志怪
連載進度: 短篇完結

發現

引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女生把寫下的日記藏於某處,隱蔽得差點被人遺忘。
當失落的文字重現人前,女生已記不起當初隱藏的理由?
又或者已不再重要⋯⋯
之二

***

只是一埸夢罷了,甦醒過後,便一無所有⋯⋯

閉上你的雙眼吧⋯⋯

灰沉的暗啞中,連連蕩漾著悽慽的啜泣聲。
「幽靈?」
在最漆黑的一角,地上坐著一個女子,那哭聲的根源。黑黑的髮端遮蓋著女子的臉頰,纖瘦的雙手把泥漿塗在磚頭上,使磚頭一塊一塊地重疊起來。
是要建造一道牆嗎?我不太清楚,因為我一直看見的,只有女子的背面。
「幽靈…… 」我的步伐漸漸加快,試著接近眼前人。
「冷徹,」
一把輕快的聲音把我召喚過來。
「你叫我嗎?」
「幽靈?」我回頭看到的,不就是那女子嗎?「為什麼…… 」
「怎麼啦?」幽靈臉上掛著的,還是那常見的燦爛笑容。
「剛剛那個…… 」什麼?那女子不見了,就連哭泣的聲音,也煙消雲散。
「哦,」幽靈花了一點時間,才了解我的疑惑,「那是我想象出來的。」
「想象?」
「嗯。」又一次天真的微笑,像是要告訴所有人,她永遠都是那麼快樂。
我站在原地,久久地思索了片刻。還是我的幻覺吧!「那我走了。」
「再見…… 」
看著幽靈向我柔柔的揮手,那哭泣的女子突然出現,就在幽靈的背後。
我站著地呆住了,今趟我看到的,是那個女子的正面——和幽靈一模一樣。
後者的輕鬆愉快和前者的悲傷憔悴成了強烈的對比,那哭紅的眼睛不斷湧著閃爍的眼淚。
一下深呼吸讓我知道,四周瀰漫著絕望的氣味。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22 18:19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7 18:53:36
顯示全部樓層

拯救

「幽靈!」
圍著女子的牆壁經已變得很高,很高,但哭聲還是從牆壁的上方不停滲出。
「伸出你的手到我這兒吧,幽靈…… 」我架在長梯上,把手伸到最盡。
「冷徹。」
呼喚使一切消失,剎那的肅靜足以使我恐懼。
「幽靈?」我立即回頭向聲音的來源,「為什麼…… 」我再不在梯上,牆內的女子以另一個面目,出現在我眼前。
「我不是早早說過,她只是一個想象嗎?」幽靈擺出一個淘氣的樣子。
我需要片刻去組織所發生的事,「可是她哭得十分悽怨!」
「想象就是想象,更何況我又怎會傷心痛哭呢!」縱是不耐煩,幽靈還是對我展露安心的微笑。
「不過…… 」
「那些擾人、軟弱的行為,又怎會出現在我身上呢!」
突然,在眨眼的瞬間,哭聲再度纏繞,在我面前的那個幽靈,不知何時從眼角流下了血淚,一道赤紅狠狠地刻在泛紅的臉上。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7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30:39
顯示全部樓層

死亡

「幽靈…… 」
灰色的石碑,刻著 ‘幽靈’ 二字,在我的心裏翻起千尺巨浪。
「你為什麼要殺死她?」我抓緊了幽靈的衣領,她的雙腳差一點便全然離地。
「她的哭聲很煩厭嘛。」
還是那一副叫人捨不得生氣的臉貌,融化了我的憤怒。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她為什麼哭得那樣?」然而,我還是激動不已,「她是因為孤獨、無助,才哭得那麼厲害!」
幽靈的表情忽然不同了,沒有了笑容的她簡直令人心寒。她的眼睛無情地刺穿了我的內心,和她不相配的冷酷竟隨之出現。
「她之所以痛哭,是因為被你發現了……

夢醒了吧!
現實,才最可怕⋯⋯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7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35:56
顯示全部樓層

討厭

還是留戀夢境嗎?

縷縷悽慽的哭泣樂章,纏繞著無底的陰暗。
「放我出去呀!」一把沙竭的聲音呼喊著。
女子緊握著鐵牢的金屬柱,雙手因過度磨擦輕滲著鮮血。
「呃…… 我求你放我出去…… 」
淚水從憔悴的臉上滑下,一滴一滴打落在染紅的手背上。
「你想再犯錯嗎?」
幽靈突然出現在女子哭紅的眼眸裏。
「你想別人再知道你的懦弱嗎?」
「你想再令人感到煩厭,想所有人都憎你,疏遠你嗎?」
嚴肅的表情、刻骨的質問,嚇到了急急湧出的血淚,哭泣,停止了吧。
「可是這樣子你會高興嗎?」女子用盡所有力氣反駁,鼻子也變得酸溜溜的,眼淚再度放肆。
「傻瓜…… 」幽靈強硬的聲線瞬間變得溫和。
「我不就是你嗎?」
金屬柱消失了,溫暖隨貼著臉頰的雙手,透達了女子冰冷的心靈。
「我們要捱下去呀…… 」
幽靈那深不可測的眼睛,到底擁有怎麼的魔力,吸引得不得了。
「不過…… 不過我真的…… 我真的很辛苦呀…… 」
淚珠流過幽靈手上每一道指縫。
忽然,幽靈放開了雙手,雙腳向後退了一步,臉容,再一次變得駭人。
「你不記得餘生最討厭些什麼了吧?」幽靈說罷便不見了影跡。
「呃…… 」哭聲比之前的還要哀怨,像是永遠也停不了。
「餘生最討厭的…… 是我嗎……

我不要再進入夢境!
但現實,又會是怎樣的一個情境⋯⋯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8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39:17
顯示全部樓層

真相

這,就是現實⋯⋯

無端的寂靜,像是要把一切都吞噬。
「幽靈。」
可是無聲,又總是要被什麼劃破。
「幽靈,你在做什麼?」看著幽靈的一舉一動,不禁使我心深疑惑。
「快點兒開花吧…… 」
幽靈纖巧的雙手都沾上了泥巴,一棵棵的幼苗牽強地被固定在土地上。
她在笑嗎?不知道,不過氣氛十分的和諧,縱使四周滿佈了不相襯的黑暗。
我看一看幽靈手上的幼苗,然後笑著道,「我想你搞錯了吧,幽靈,」
我蹲下身子,試著與坐在地上的幽靈更接近,「它們是不會開花的。」
「一定會開花的…… 」
我由始而終都看不清幽靈的臉孔,但從她的聲線中,熱切的冀望我全然了解。
「不過它們只是幾根草,根本不會…… 」
「一定會開花的…… 」
我的話被打斷了,還是那麼的一句話,可是語氣,不同了,當中夾雜了哀傷的訊號。
眼淚,開始安撫低泣中的幽靈,哭聲,喚停了柔柔的小手。
「冷徹。」
我看著幽靈在我的眼前消失,再出現在我的身後。
這個幽靈,並沒有哭泣,反之,她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
「好端端為什麼弄哭她了?」
縱是不滿我所幹的好事,可是幽靈還是沒有強硬的質問我。
「我只不過是說出真相罷了。」
我怎也想不到,一句如此的回答,會換到幽靈刺骨的冷笑。
「真相……」

現實⋯⋯夢境 ⋯⋯現實⋯⋯
反覆⋯⋯相似⋯⋯難分難解⋯⋯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8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42:59
顯示全部樓層

放手

陪伴成長的夢境,誰願捨棄?

「不要!」呼喊趕快傳到懸崖的邊緣。
「不要再走近!呀…… 」
在快要直跌入深谷的那一剎那,幽靈握到了女子的前臂。
四周的肅靜突出了二人急速的心跳聲。
「放手吧!由得我跌下去,從此消失吧!」
「不要這樣子,把別的手給我。」
淚眶之內倒影著幽靈懇求的眼神。
雙眼合上的瞬間,眼淚滴下,無止境地向深谷進發。
女子緩緩地搖了搖頭,「沒有人喜歡這樣的一個我,就讓我消失吧!」
「不可以!」
「只要我消失,再沒有人會知道我們的秘密。」
「我根本不喜歡那種虛假快樂!」
激動的心情促使幽靈把女子的手執得更緊。
「你放心吧,我消失了,你便會得到真正的快樂。」縱是笑著的應對,眼淚還是不受控地翻湧。
「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孤單一個!」
「沒有了我哭聲的煩厭,別人才會接近你。」女子把身體完全放鬆,決心要跌入無底的黑暗,「要孤單一人的,是我。」
「不要再鬧了!」
為了不令對方加陪煩擾,幽靈努力地不讓眼淚流出,心,卻在為女子不斷淌血。
「我倆都不會孤單一個!把手給我!」
女子的手開始下退,使幽靈緊張起來。
瀉出的淚水增多了,通過雙眼根本不能看清緊握著自己的人。
「多謝你…… 」
這是女子最後的一句話……
眼淚終於放肆了,幽靈再也強忍不了傷感。

要逝去的始終不能挽留。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7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46:32
顯示全部樓層

自欺

也沒有理由⋯⋯

「餘生…… 」熟悉的臉孔陌生地擦過了女子。
「為什麼…… 為什麼…… 」
手,開始發抖,鼻子,打從心底處酸了起來。
「為什麼這樣對我?」
又是那悽怨的悲泣聲,點綴著寂靜的黑暗。
「不要再問為什麼…… 」
幽靈柔柔拭去女子晶瑩的淚水,手輕撫著受傷的心靈。
「原因,對事情毫無幫助。」
緊抱著軟弱的身體,不僅是女子,連幽靈自己也感到溫暖。
「事情是否就這樣不能改變?」哭得沙啞的聲音,就在幽靈的耳邊。
「答案,你能用雙眼看出來吧。」
一句事實,換來喘促得令幽靈心痛的哭泣音調。傷痛重重地包圍著她們。
「不要再…… 」
「…… 欺騙自己…… 」

已逝去的更是不可回首。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4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49:38
顯示全部樓層

等待

縱仍盲目地去守候……

黑暗籠罩下的女子,很詭秘。
「幽靈?」
迷糊的視野內,出現了奇怪的景象。金屬的長椅上,幽靈正悠然地編織著毛衣。簡單的幾個音符就在我耳內盤旋縈繞。
「幽靈你在做什麼啦?」
「列車快些來便好了…… 」棒針有規律地晃動,編織出那種心情,編織著那份冀盼。
「列車?」
只有黑暗的四周,半段道路也沒有,女子微弱的喜悅被突出了。
「幽靈呀,你躲在這裏,列車車長看不見,便不會停站。」
「只要我在這兒耐心等待,一定會等到的…… 」
自女子口中喃喃地說出的幾串字,怎也說不上是對我的回答吧。
「待會讓我通知車長好了。」當我轉身準備出發時,忽然殺入了清脆的寥響。
「不要…… 不要…… 」
我呆望著那被掉在地上的棒針,女子先前的那份歡愉瞬間被驚惶失措所取替。
「幽靈…… 」
我越是走近,女子便越是退後。事情到底怎麼啦?
等一下…… 這是什麼聲音?
從無端遠處傳來的,是列車車輪的滾動。
「幽靈你看,列車到站了!」怎會這樣的啦…… 「幽靈…… 」
虛無不知何時佔進了我的眼眸——一切在轉眼間迅速溜走了,什麼也消失了。
隆隆的嘈吵自遠而至,音量逐漸擴大,到列車停止的那一剎。
「要乘車嗎?」

期待一個沒可能的可能。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05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6:55:01
顯示全部樓層

惡夢

為絕望執迷到永久。

「討厭。」                           
         「你的性格很有問題呀!」                  
                  「我不喜歡你經常發脾氣。」                           
        「不要以為我一定會哄你。」                                    
                  「我們這樣相處下去不會長久。」

刻骨的回憶,就是這樣從四方八面的劃過腦海,沖擊脆弱的心靈。

                           「很偏激…… 」
「給寵壞了。」                        
         「比從前還要差勁…… 」                 
                  「真的心灰意冷…… 」                            
         「不聽人勸…… 」          

嗖……
所有喜歡的、討厭的、深愛的臉孔瞬間離開了。夢,醒了吧。
「幽靈…… 」那身後的,是另一個自己。她也在逐漸逐漸的後退……
「幽靈!不要…… 不要走!」女子已竭盡了力去趕上,可是……
「嗄嗄…… 」
又是虛幻的夢境嗎?
「怎麼樣啦,幽靈?」
女子撲進坐在床邊的幽靈懷裏。幽靈輕撫著女子長長的黑髮,安慰著受驚的心靈。
「只是做夢罷了,不用害怕。」
「不要,請不要離開我…… 」女子的雙眼早已濕透。
「我又怎會離開你呢?」
女子失去了幽靈的安撫,驚惶再度洶湧而至。
「我從一開始便沒有存在過…… 」
女子抬頭時,幽靈經已消失不見。
再一次醒覺,從臉上滑下的汗珠,模糊了真實和夢幻的邊界。



哪,才是夢境?
惡夢,到底何時才會完結?
還是根本完結不了?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22 18:20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7:13:20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接受

放過我……

汪汪……
「不要…… 不要…… 」
瑟縮在漆黑的一角,女子用手緊蓋雙耳。
什麼也不想聽到,真的什麼也不希望聽到。
「幽靈,為什麼不前去開門?」
「幽靈?」只看見滿臉淚水的女子,在不停地搖頭自語,驅使幽靈靠近。
「那是你說過和你很相似的小狗啦,為什麼不讓牠進來?」
「不要,我不要…… 」
女子還是拼命的搖著頭,幽靈只有無奈地自行前去開門。
「不要!」雙手緊纏著幽靈,「我求你不要這樣做!」
「到底你為著什麼這樣的堅持?」
「我不知…… 我不知…… 」女子垂下了頭,再也沒有面目面對任何人。
細心聽一下,那是狗爪抓刮木門的聲音,吸引了幽靈的注意。
這回真是要上前看看吧。
「不要!」女子哭著的哀求。
「你曾答應過些什麼,你還記得吧?」
「你在每天祈求著些什麼啦?」
「你忍心看到牠像你一般嗎?」
「不要逼我…… 」一直坐在冰冷的地上,女子對幽靈狠狠的質問實在逃避不了。
刮門的聲響漸弱,小狗的力氣經已耗盡。惹人憐愛,也叫人感慨。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
女子雙手撐著地,一點點水印在地上浮現。
「幽靈…… 」
「我接受不了……」

在鏡外看到的自己,很討厭!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19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7:14:54
顯示全部樓層

假裝的快樂,更痛苦。

「我回來了!」
陰暗中,女子就是低著頭的落淚,真叫幽靈心痛。
那貼著女子臉頰的雙手,真的很溫暖。
「辛苦你了…… 」
女子輕輕搖頭,「我不懂得逗人高興嘛。」
拭掉流不斷的眼淚,裝出了牽強的微笑
「倘若我都不快樂,別人又怎會重拾笑聲呢?」
「幽靈…… 」
縱是緊緊的擁著,卻分擔不了女子的哀傷。
「為什麼我的開朗從未感染得到你呢…… 」
又一次的搖頭。
「倘若連我也傷心不了,你不是更累透嘛……

呃……


本文最後由 幽靈 於 2022-1-8 17:18 編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8 17:17:40
顯示全部樓層

光明

有沒有人呀……

厚厚的牆身上,被鑒出了一孔凹陷,裂縫不斷地隨鋼釘的鑽入增多,變寬。
歷盡磨損的小手牽強地握著鐵鎚,把鋼釘敲得更深。
石屎牆的碎片就散落在跪著的女子前,鋼釘突然被光線包圍。
啁哳,那貫穿黑暗的光線,從剛破開的小洞瀉入,灼傷了女子的手背。
然而,出現在女子臉上的,是雀躍的表情。顫動的雙唇像在訴說她成功了。
「呀!」
就在這一剎,整道牆塌了下來。兇狠的光線放恣地侵入柔然的幽暗。
女子的皮膚受熱萎縮,從傷縫處向外反曲,肌肉亦給灼紅,然後是潰爛的紫。白煙從衣服的破綻洩出,燒焦的氣味窒息刺鼻。
實在走避不了,受傷處從手背至臂胳,由腰間到小腿,佈滿女子纖瘦的右半身。
「為什麼…… 」
不知在何時,幽靈站在女子的背後。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從來沒有半點淚光的眼眸,滑下胭紅血水。
幽靈除去了匕首的皮套,刀尖對準了心臟的位置。
「不要!」女子負傷拼命上前,阻止了刀鋒的前進。可是,
「呀…… 」
幽靈的腰間被刺中,鮮血濺污了面前的女子。
「幽靈…… 」
幽靈不支倒下,握緊在女子手中的,是被染得赤紅的凶器。
驚訝使女子呆住了,雙眼只看到刀鋒上詭秘的反映。
「這是我期待的嗎……

很想…… 離開黑暗。
最後卻…… 遍體鱗傷……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18:40
顯示全部樓層

光明,其實比黑暗還要不清……

光線透越水氣,剪影了女子窈窕的身軀。
驚惶從心臟開始,沿血管迅速遍及全身,就在這陌生的境地。
濃霧籠罩下,清晰可見的,就只有站著的位置,四周到底充斥著些什麼,全然看不見。
嗖,
突然掠過的身影,縱然嚇怕了女子,可是卻散發著微弱而熟悉的味道。
「餘生?」
女子二話不說走進了霧裏,然而什麼也找不到。
驀然回首,方才跑過來的地方,經已消失在迷霧中。
忽然,腰間隨來一陣涼,不久轉為刻骨的痛。
刀鋒在進入目標後便即時被拉回出去,赤紅的鮮血為銀白的霧色點綴點綴。
女子微微的被對方推向前,沾血的雙手在瞳孔內顫抖著。
回頭看到的,是熟悉的臉孔,是那身影…… 不,
「你是誰…… 」
熟悉的臉孔瞬間變成陌生。
失去支撐的身體終於倒下,眼前景象開始逐漸消逝。
隱隱約約間聽見的,是如幻似真的答案……
「是緣份。」
身影再一次被淹沒,霧氣毫不留情地吞噬一切……

到底…… 是誰?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20:48
顯示全部樓層

需要

一直以來帶給我幸福快樂的 …… 是誰?

輕撫著黑黑的長髮,女子就在我的懷裏哭。
「沒事了…… 」
當女子離開了依偎的胸膛,面前的男子竟被取代了。
「你再不需要我了…… 對嗎?」
是流著血淚的幽靈,那個傷心的自己。
驚訝令萬籟沉寂。
「不是,我…… 」女子再說不下去。
女子那渴望觸踫眼前人的手,被幽靈柔柔的包裹著。
只見她帶著點點下滑的淚珠,搖著頭道,「你可以令我出現,也可以令我消失…… 」把手貼緊在自己的臉頰。
很冰冷,幽靈細微的抖震女子都感覺得到。
「幽靈…… 」
幽靈伸手輕撫女子的臉頰,拭去她眼角的淚水。
「讓我代你在那個世界哭泣好了…… 」那是最後的笑容。
微微動一動那服在幽靈臉上的手,女子很想給予安慰,可是……
幽靈化作了破碎的鏡片,在地上反照出孤單的女子。

當悲傷給知曉……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23:49
顯示全部樓層

犧牲

溫暖 ,又會是怎麼的一回事 ?

「很漂亮……」
安躺在女子手心的吊墜,鑄造得十分精細——栩栩如生的老鷹,抓著華麗的鑰匙展著翅膀,一不留神便會躍進長空般。
「冷徹一定很喜愛…… 」女子自言著。
「很吸引吧!」男售貨員當然認同,「這是古代遺留下來的吊墜,有著無限的祝福。」
真是件令人動心的飾物,不過…… 女子還是放下了。
「價錢不是問題,就是用那戒指交換也可以。」
「但…… 」女子看了看手上的戒指,輕輕撫著它。
「這吊墜會帶給你光明的未來啊,值得犧牲吧!」
「犧牲……
幽靈就躺在女子的懷裏,嘴角、眼角滲血,在霜白的臉上刻下死亡的証明,是死神的足印。
回憶纏繞在悲慽的啜泣聲中——
「倘著你要犧牲的話,就犧牲我吧。」幽靈那笑容,叫人憐愛。
看著那再不露笑臉的幽靈,女子淚水不斷湧出,落在故人身上,濺起淒美的水花。女子把幽靈抱得更緊。
「我的犧牲…… 到底得到些什麼…… 」
「小姐?」
「我不知道什麼叫作犧牲。」說罷轉身離去。

心靈竟這麼灼熱。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26:25
顯示全部樓層

分享

快樂背後的秘密 ……

風雪,把一切罅隙填滿,留下了空虛的心靈。
雙手著了魔般不斷挖掘,女子永無止境地撥走沾雪的泥濘。
四周只有灰白的雪,放恣的冷,及倒下的墓碑。
藏著的赤黑棺木,最後被使勁打開,呈現了蒼白的幽靈。
「我真的…… 很開心…… 」女子在震抖,是因為天氣?是因為淚開始從眼角滑下,
「我真的…… 很開心…… 每一刻都…… 非常高興…… 」
浴在淚海的,是由衷的笑容。
女子把雙手貼緊冰冷的臉頰,像是撫慰著再也不醒來的幽靈。
「我可以永遠跟你在一起了…… 」
輕輕吻上閉緊的雙唇,晶瑩的水珠穿越了無形的鏡子……
餘下的所有就讓風雪來覆蓋。

有否試過,吻鏡內的自己呀?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40:57
顯示全部樓層

呼喚

你願意,做鏡內的人嗎?

隆隆幾聲,牆壁給拆掉了。
出現在女子面前的,是人們匆匆的走過,一雙雙冷漠的眼睛都好像在注視著自己。
倘若這就是溫暖,真的很迫人。
女子慌張起來,熟悉的身影突然掠過。
「天昤…… 」
「天昤,我在這兒呀!天昤!」
「天昤…… 」心裏,由動搖到興奮,繼而懼恐。
對方聽不到呼喚,女子嘗試走向前。
從雙手忽然傳來了驚恐的冷,面前原來是一幕玻璃屏障。
「為什麼會這樣子…… 」
女子的身體因哭泣變得軟弱,無力地席地而坐。
淚水縱模糊了視線,無數的排斥卻比顫抖還要來得貼身。
實在受不了,磚頭開始不規則欠節奏地重新重疊,然而一不小心……
磚頭又是散落的圍困著,使女子暴露在目光之中。

同樣的種籽,不同的耕作方法,都是相同的果……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46:21
顯示全部樓層

擁抱

為不變的結局選擇過程。

低泣的聲線多了一份筋竭的疲累,依舊的無助,一如以往的悽愴。
體力隨眼淚一點一點的流逝,離開迷失在黑暗汪洋中的女子。
「一樣的…… 都是一樣的…… 」一滴一滴的淚珠閃爍得如顆顆的明星,落在地上引發出環環的漣漪。
「幽靈…… 」幽靈突然出現,痛心的感覺隨漣漪的擴張而湧現。
只見憔悴的臉頰清晰地掛著兩道水痕,女子好不容易才可以站起來,用盡全力撲上前。
「我求你不要離開我…… 不要離開我…… 」緊緊地擁著幽靈,女子只想實在地擁著她。
「沒有人可以代替你…… 」
「我只有你…… 只有你…… 一個…… 」
一語不發,一語也不能發,哭泣把咽喉塞住,幽靈也收緊了自己的雙臂,扶持著軟弱的女子。
不要離開我…… 」
儘管被幽靈擁著,女子還是很害怕,很害怕。
「我求你…… 」
最後雙雙被捲入悲傷的漩渦裏……

為孤單的自己選擇留下。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15 20:49:57
顯示全部樓層

抱恙

忘記和希望的約定。

「幽靈…… 」四周漆黑得令人心寒,我不斷呼喚著女子。
「怎麼啦,冷徹?」
「幽靈…… 」幽靈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可是我想找的人,不是她,「呀,幽靈呢?」
「什麼?!我就在這兒啦!」
雖然我的問題的確有少許的不妥當,但看著面前那開朗的幽靈,我絕對確定她不是我要找的人,「不,我是說另一個幽靈…… 」
只覺我的言語愈來愈匪夷所思,幽靈上前把手服到我的前額上。
「覺得哪兒不對勁啦,冷徹?」
又難怪的,她明明是幽靈嘛,我到底在找誰呢?
「定是我搞錯了。」
幽靈一轉身,空間就不同了,縱仍暗啞非常。
「我回來了!」平靜的步伐陪同幽靈到達了女子的那兒。
無邊的空氣中有著一張睡床,床上躺著的就是脆弱的女子。
幽靈坐到了床邊,小心扶起無力的女子。
「感覺好些沒有?」
女子的長髮是散著的,幽靈的則織成了辮子,然而她們有著完全一樣的面貌,活像一對孖生姊妹。
「嗯,好多了,不過還有點兒不適。」在幽靈懷內的女子,放鬆了整個身體,細語地道出每一個字。
幽靈把手輕放在女子的前額上,再順道撥了撥其動人的黑髮,「其實你一早就痊癒了,對嗎?」
那醉人的雙眼,反而嚇驚了女子。流露著內疚的目光,女子把頭低了下來,更進入幽靈的懷裏。
「傻瓜,就算不是抱恙,我也會待在你身邊…… 」幽靈輕托起女子的頭顱,「…… 只要你想的話…… 」
「我想!我想你留在我身邊!」女子急不及待地回應,手抓緊了幽靈的衣裳,「只你一個…… 」
幽靈的笑容永遠都是那麼的迷人,特別在真心不偽時。
輕撫女子的臉頰,幽靈把雙唇更靠近懷內的人,直到它們與另一對輕合上為止。

讓時間於這刻終止,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幽靈 發表於 2022-1-22 18:09:26
顯示全部樓層

再沒有以後……

門推開,厚而熱烘的水蒸氣洩出。幽靈還擦著濕髮,從迷幻步出。
大廳的四周都是靜恬的空氣,窗外卻下著潺瀝的大雨。這場雨下了很久,由始至終都沒有停頓。
吸引幽靈把目光注視在此的,不是雨的連綿,而是女子的焦點,也是對著那一方向。
幽靈把外套披上女子赤條條的身子,「放心吧,雨快停了。」
「不,」握住幽靈伏於自己肩膀的手,女子的細語彷彿經由肌膚的接觸傳達,「不停也沒有關係。」
窗戶的正對面,放著三座位的梳化。散著黑色長髮的女子,背坐在梳化中央。
故事的轉捩點,就在幽靈來到女子面前的一剎……
「呀…… 」驚訝,霎時貫透幽靈的身心。幽靈蹲了下來,手掌輕貼在女子的臉頰,「你在哭?」
「呀!」女子自己也踫一踫臉兒,沾濕了,「為什麼會這樣子…… 」
那聲調,沒有飲泣的悽慽,是淚水不知不覺地流下?
「是剛才不好受嗎?我對你做的你討厭嗎?」
「不…… 」
幽靈把別的手都伏上與自己無異的臉孔,雙唇柔柔地將悲傷的雨水吻乾。幽靈的髮端是淡淡的洗髮水香。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也會於你身邊…… 」嘴唇再輕壓女子的一對,「就在你的心裏…… 」
「所以別要慌了。」
幽靈的笑容,迷人的不單是甜美。只要看到她的笑容,總叫女子安心。
雙手溜走了,於幽靈站起身子之際,女子抱緊了遠離自己的人,深深的吻上去……
「對不起…… 」
著急得外套都掉了,但都不要緊,因為女子知道,可以給予她溫暖的,就只有與幽靈如斯的擁抱。

雨,還沒有停。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8-17 06:30 , Processed in 0.075250 second(s), 9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