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全職高手│喻黃]有隻快遞犬哥叫少天[普] 1-42(完)

[複製連結]
原作者| 水荷 發表於 2021-9-29 18:01:47
顯示全部樓層
《有隻快遞犬哥叫少天41》

藍雨城城主府的豎琴噴水池畔,盧瀚文蹦蹦跳跳地在一旁的花圃摘花、編織花冠。先前黃少天有教過他怎麼做,現在黃少天視覺尚未恢復,那就由他來做花冠吧。
他每做好一圈花冠,就往黃少天頭上戴去。
黃少天呆呆地雙臂環膝坐在池畔邊,頭頂上已經放了三圈花冠。
「黃少!這圈是小白花。」
第四圈花冠落在頭上,黃少天耳朵動了動,依然不說話。盧瀚文歪了歪頭,拍拍他的手,說:「隊長不會有事啦!只是小擦傷。」
「小盧……」黃少天眨眨眼,他看不到盧瀚文,卻能感覺到對方相當開心的情緒。今早見面時,這孩子一直驚呼說他長大了,說自己好羨慕、要更努力修煉。
盧瀚文坐在他旁邊,繼續編織花冠,一邊童言童語說著:「隊長喜歡你,他不會介意的,真的只是小傷,你去舔舔就會好的。」看了黃少天一眼,他又說:「王醫師說了,你只是暫時喪失記憶,身體跟白晶還沒完全融合,等到整個都合了,你眼睛就好了,記憶也會好的。」
停頓一下,像是又想到什麼,盧瀚文說:「你朋友他們也知道你醒了,聽說不久後會來藍雨城看你。」
黃少天不語。他懊惱地抓抓頭、搓耳朵。
三天前醒來,因為尾巴被咬了,他氣得刺了喻文州一劍,驚醒了喻文州,也嚇到了自己,一瞬間各種記憶激湧而來……與老鬼在一起的打鬧生活、與老葉他們一同上戰場、軒哥奪走冰雨刺殺他、醒來後縮水成二頭身、藍河給他食物和衣服、撿到秋哥的靈魂體、重遇老葉和老鬼……有個人類男子一直叫他少天,他明明是夜雨……啊好混亂他頭好痛!
當下他暈了過去,再次醒來時,身邊是一位山羊族的醫者王杰希,以及一臉擔憂的藍河。
王杰希恰巧這天經過藍雨城,被喻文州急著找了過來。王杰希做了一番檢查,對喻文州和藍河說了他的身體狀況,其實短暫失明對半獸族來說不是太嚴重的問題,他們的聽覺、嗅覺和觸覺能力都不錯,可以正常的過生活。
關於記憶部分,他則裝傻。其實這次醒來後他已經恢復了所有的記憶,夜雨的、黃少天的,甚至是陶軒植入白晶的那幾年記憶,他都知曉一二。所以……
所以他很尷尬啊!
用二頭身黃少天的身分在眾人面前裝可愛什麼的,喔獸神在上他好想撞牆!
身為劍聖夜雨居然被區區人類拐走自己的黑晶武器,超丟人的!
而陶軒的記憶雖然是片段浮現,但幾乎都跟老葉有關……這男人想跟老葉在一起這樣那樣的曖昧他一想到就臉紅!這叫他如何面對老葉!害他都不好意思對搶走自己白晶的軒哥生氣了……
盧瀚文見黃少天雙手抱頭還搖頭搖個不停,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又安慰他:「隊長只是在忙,他不是生氣不理你。他還特別交代我要帶你去吃飯和跟你玩。還是你想跟我去訓練場看看?」
聽到訓練場一詞,黃少天停住動作。對了,之前他答應隊長要接受訓練,要成為副隊長,結果去榮耀森林挖礦一趟發生了那麼多事,搞到他都還沒進過訓練場受訓。他視線移向盧瀚文,認真道:「就去訓練場!」
盧瀚文不知他腦中已跑過一圈煩心事,見他打起精神便拉住他的手,跳下噴水池臺座,開心道:「走吧走吧。」
一大一小兩隻犬族興沖沖地跑去訓練場。
明明午後陽光炙熱曬人,卻在幾個鐘頭後,烏雲集結,天色大變……

※ ※ ※

喻文州接到消息時,有點懷疑自己因為嚴重的睡眠不足而產生了幻聽。
「訓練場發生爆炸!屋子都炸毀了!」
一起在議事廳開會的徐景熙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幸好方城主去興欣村度假幾天,他們可以壓下這事……
「讓訓練營負責人去處理滅火,確認有沒有傷者,另派人清點損毀物。」分派完工作,徐景熙轉頭看向喻文州,關心地問:「你要先去看一下嗎?」
喻文州拿下眼鏡,捏了捏鼻梁,冷冷地說:「不了。先把今天的會議開完再說。」
徐景熙心裡苦笑:希望別是黃少天出事。

等喻文州結束今日的所有工作,來到訓練場視察時,訓練場的大火已熄滅──被一場滂沱大雨澆熄的。
這場大雨在一般人類眼裡甚是奇妙,在火勢眼看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突然瓢潑大雨從天而降,既無閃電也無雷鳴,當最後一簇火苗也被澆熄時,雨勢瞬間停住,烏雲散開,夕陽露了出來。
李遠帶著訓練營負責人春易老過來,向喻文州報告災損,但卻沒有人知道火災的起因。
徐景熙問:「有人受傷嗎?」他翻閱著報告書,上頭並沒寫到傷者部分。
春易老簡潔一字:「無。」
「呃其實……」鄭軒搔搔頭,這該說還是不該說?
喻文州淡淡的一眼望去,鄭軒打了個冷顫,招了:「火災前登記使用訓練場的是小盧和黃少天。今天這個時段本就無人使用,小盧是臨時過來說要使用。」
──以盧瀚文的身手,頂多讓屋子倒塌,不可能引發火災。難道是黃少天做了什麼?
眾人心裡皆如此想著,目光齊刷刷看向自家隊長。
──打狗也要看主人……啊不對,黃少這隻狗可打不得。
喻文州沒在意這些犬族部下的心思,逕自走向已成廢墟的訓練場。主要是外圍鬥場和訓練室毀壞,座落在另一端的訓練營行政建築物則安然無事,財損總算沒太嚴重,不過對喻文州來說,能用錢處理的事都不算事。他現在好奇的是,這雨下得如此之大,為何同樣在城主府內的議事廳那邊竟沒下雨?
「是水魔法。」跟在後頭的徐景熙為他解答。徐景熙環視四周,喃喃道:「能將水控制在限定範圍落下,且瞬間大量,又能瞬間停住……這位半獸族的能力很強,是水屬性的。」
「少天……嗎?」喻文州吁了口氣,隨即掉頭離去。
看著隊長腳步匆匆離開,眾人彼此對視一眼,徐景熙則問:「那麼黃少天和盧瀚文在哪?」
鄭軒一臉哀嘆,「大雨時我還有看到他們在鬥場跳竄,等火滅了雨停了,人就不見了。」他衰啊,今天輪值就出這包!他不想寫報告啊!

※ ※ ※

喻文州知道黃少天在躲他,躲了三天,害他只能遠遠地看著他,不得靠近。前兩天讓藍河在家中陪黃少天,今天則讓盧瀚文帶黃少天來城主府走走散心。此時此刻,黃少天又跑去哪了?他根本對藍雨城還不熟悉。
喻文州停下腳步思索著,突然通報鳥啾了一聲,他接起。
「隊長,如此瞬間強力的水魔法,使用過後會相當疲憊,黃少天無法跑太遠。」
是徐景熙打來的。喻文州想了想,城主府裡黃少天最熟悉的地方應該就是豎琴噴水池。
果然,他來到該處,就看見兩隻小傢伙奄奄一息的躺在池臺上,細細碎碎的講話聲傳來,卻聽不清楚。
果真黃少天不會跑太遠,而且還力竭的變回二頭身。
喻文州深吸一口氣,緩步靠近噴水池,就聽到盧瀚文的童音:「黃、少我不行了……好餓好睏……魔法好、好累……」
「小盧先睡……晚點找吃、吃的……」仰躺看天的黃少天回應。突然,他小耳朵抖了一下,有人靠近。
「嗯……嗯?」盧瀚文也有感應到,但他實在太累了,體力完全被抽空,意識模糊了。
黃少天勉力撐起身,有點恐懼地望向來人,一臉像是闖禍的孩子要被家長責罵了,畢竟即使看不到,他也知道自己毀掉了整座訓練場。
看著那雙灰兮兮的眼、緊張的表情,喻文州嘆了口氣,從隨身攜帶的收納晶體裡拿出兩枚水屬性魔法晶石,一枚放在盧瀚文的小手裡,手掌反射性地握緊晶石,開始吸收能量;另一枚當然是要給黃少天,他喚道:「少天,手伸出來。」
正用兩手撐住身體的黃少天眨眨眼,想拒絕,卻又抗拒不了魔法晶石的誘惑,他現在真的很需要補充能量!於是他緩緩地伸出一手,手掌朝上。
喻文州直接將晶石放在他手上,然後握住他的小手。身體自動吸收晶石裡的能量,黃少天鬆了口氣,身體舒服了一些。喻文州倒是很自然地將黃少天抱在懷裡,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黃少天身體僵了一下,但剛淋過雨全身濕涼涼的,現在被抱在溫暖的懷裡很舒服,他就放棄掙扎了。
喻文州聯絡李遠,讓他來這裡把盧瀚文帶回去照顧,而自己和黃少天還有一些事要「處理」──他原本是這麼想的,豈料當他抱著黃少天回家、進到黃少天的房間後,就直接躺床睡死了。
力竭的黃少天也掙脫不開,乾脆跟著喻文州沉沉睡去。

(待續)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水荷 發表於 2021-10-20 00:27:02
顯示全部樓層
《有隻快遞犬哥叫少天42》完

「哈啾哈啾哈啾!」
午夜時分,喻文州被幾聲噴嚏聲驚醒,正迷糊時,有個小東西一直往他懷裡鑽。他一手撫拍著對方,一手揉揉眼,總算清醒一些。
天還未亮,但全身都髒兮兮的──被黃少天蹭的──他決定去洗個澡,便起身離開床鋪,還將黃少天用被子蓋嚴實了,卻不料小傢伙一手緊抓著他的衣襬,不讓他走。望著黃少天的睡顏想了一下,喻文州決定狠心叫醒他,一起去洗澡。
黃少天身上的這套衣服算是毀了,被火燒又被雨淋,喻文州倒是不心疼,這一年以來他已經幫黃少天準備了很多套衣服,大小尺寸全都有,鞋子和帽子也不少。
黃少天瞇著眼默不作聲,任由喻文州幫他脫衣沖水上肥皂,看起來尚在半夢半醒間,溫馴得很,跟長大版的少年樣在個性上似乎不太相同。或許是白晶還未完全融合身體?畢竟過了百年之久。喻文州如是想著。
用小毛巾將他臉上的水漬擦乾,喻文州說:「洗好了,少天先去泡泡熱水。」說著便抱起黃少天來到浴桶旁,將他放進裝了八分滿熱水的浴桶裡。
跟興屋的大型圓形浴桶不同,這個浴桶是長橢圓形,最多只能容納兩個成年人身形,不過對二頭身的黃少天來說,也是可以划幾下狗爬式。但他現在還沒完全清醒,只是本能的在水面上漂浮著。
熱水泡得他又要再度陷入夢鄉,這時一聲嘩啦水聲響起,水面波動不已,他睜眼循聲望去,雖然依舊看不到東西,但他知道喻文州進了浴桶,還把他摟了過去。就像以前一起泡澡時一樣,他趴在喻文州胸膛上,聽著對方平穩規律的心跳聲,很有催眠入睡感。
「少天,不要怕我。」
一手撫著黃少天的背,喻文州的喃喃隨著水流的熱氣緩緩傳入對方的耳中。
黃少天眨了眨眼,沉默許久才細聲道:「隊長對不起,我弄壞了訓練場……我沒控制好變身後的力道。」隔了太久太久,他早已不記得發揮全力後會是什麼樣的狀態,何況今天他使用的力量可能連五成都不到,就轟掉訓練場。
「嗯,沒事,你也用水魔法滅掉大火了。」
「……對不起,我弄傷你。」
「沒事,一點小傷。都快好了。」
「……對不起,我──」撒謊。他記憶都回來了……
「少天。」喻文州打斷他的話,捧起臉蛋、親上他的額頭,安撫道:「我們之間沒有那麼多的對不起。」
「……喔。」改為坐在喻文州的腰腹上,黃少天摸摸自己的額頭,被親的地方好像溫度在上升。他抬頭看著喻文州,莫名說了句:「那你不可以再咬我的尾巴。」
沒想到話題突然轉到這上面,喻文州好奇了,「為什麼?」這是很嚴重的事嗎?的確一般的貓狗都不喜歡人類去抓牠們的尾巴。
「那是……怎麼說呢?」黃少天歪頭,皺著眉像在回憶什麼似的,「很久很久以前我很小的時候咬了老葉的尾巴,被老葉追著打。秋哥說這是不對的,這是夫妻之間才能做的事,我跟老葉是朋友就不能這樣咬尾巴……嗯嗯,好像是這樣說的。」接著又碎碎唸什麼有結婚契約書的藍河好幸福可以咬老葉的尾巴。
這種說法,他還真沒在書上看到過。喻文州笑出了聲,一手伸去黃少天身後抓住他的尾巴,「可是我想咬,少天。」順手捏握一下小屁股。
「!」黃少天瞪大眼,隨即無意識的退後、抽回自己的尾巴。
當黃少天漂退到浴桶另一底端時,喻文州也跟著前傾撲去,一手捏捏他漲紅的小臉,正想說自己是開玩笑的、要他別怕,突然一陣金光閃過,刺激得喻文州閉上眼,等再次睜眼時,眼前的小傢伙變成了少年樣貌。
兩人四目相對,空氣彷彿瞬間凝滯,只剩彼此的心猛烈跳動著。
「哈啾!」
水溫微微降了一些,黃少天突如其來的噴嚏聲劃開了沉默,回神的喻文州一把抱住眼前的赤裸少年,溫柔中帶著一絲不可言說的綺思。
黃少天愣住,訥訥地說:「我、我們只是……朋友……好朋友?」
「我們可以不只是好朋友。」喻文州嘆了一聲,拉開兩人的距離,一指輕輕撫觸著對方的臉頰。
──不只是好朋友,那是什麼?
黃少天腦袋混亂中,正想順著話回問時,喻文州就吻了過來。帶著微濕與熱度的吻,明顯裸露著霸道與不容拒絕,將剎那的心驚轉化為激昂的慾潮。
細密連續的吻,由上到下,絲毫不停頓,吻得黃少天失了心神。最後他腦中有一絲懊惱:如果能看到隊長的臉該有多好……

喻文州將睡著的金髮犬族少年裹上大浴巾後,抱回隔壁自己的房裡。凌亂的浴室和臥室就留給僕從們去收拾了。
「……隊長……州州……」
聽見許久未聽到的名字,喻文州頓了一下,微微揚起嘴角。
「少天,我在這裡。」
將人放上床,一起蓋好被子,他摟緊對方。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努力長命百歲,你不可以拋棄我。」
幸好他的小狗狗不似多情種的貓兒。
他想跟著他的小狗狗一直走下去。所以,即使是被葉修等人不齒的白晶移植研究,他還是要持續下去。
他承認,身為人類的他是自私的。而對於愛情,更是如此。

※ ※ ※

兩天後,已經恢復體力的盧瀚文跟著李遠來到城主府報到。訓練場爆炸一事,他有過也有功,因此罰個勞動服務是少不了的。不過他不介意,甚至很開心,因為他又在豎琴噴水池花園看到黃少天。
盧瀚文要負責維護此區的整潔,而黃少天得負責種花,為期一個月。另外,兩人還要幫忙重建訓練場,也當作是體力訓練了。
黃少天看到很有精神的盧瀚文,鬆了口氣。未成年半獸族要使用出大範圍的魔法沒那麼簡單,連他自己都得耗盡所有能量才能調動自然元素,導致結束後他又縮回二頭身了。
盧瀚文開心地湊近過去,「好香。」
此時黃少天正捧著一盆花,旁邊的小推車裡還有好幾盆花。他點點頭,同意道:「嗯,花很香。」
盧瀚文繞著黃少天轉圈圈,小鼻子嗅來嗅去,搖頭說:「黃少你比較香。」
「啊?」黃少天不解,揚起手臂自己聞了聞,「肥皂的香味吧?」
盧瀚文突然抱住黃少天的腰,臉蹭了蹭,又說了句好香。
黃少天不明就裡,只好轉移話題問:「你要幫我嗎?」把手上的小盆栽塞給盧瀚文。
「好啊。」盧瀚文接過盆栽,放進花圃早已挖好的洞裡。
一大一小兩犬族便開始專心地種花,畢竟他們摧殘過這座花圃,得好好復原才行。
直到中午兩人才歇息,李遠來帶他們去大餐廳用餐,不過中途黃少天被徐景熙接走,直接送去副城主辦公室。等徐景熙也來到大餐廳用餐時,盧瀚文纏著他問:「黃少很香對吧!」
徐景熙:「嗯?」
李遠苦笑,一手壓住盧瀚文的頭說:「就跟你說專心吃飯不要問東問西的。」但趁盧瀚文離座去取餐時,他偷偷問徐景熙:「是我想的那樣嗎?隊長跟黃少已經……」
有過伴侶經驗的半獸族都會如此,發生關係後的幾天身上會有奇妙的味道,像是香甜的氣味,所以大多數半獸族在親密行為結束後都會窩在家裡不出門。不過,也只有嗅覺靈敏的半獸族才聞得出來。
徐景熙想了想,有點質疑的說:「可能有,但也好像沒有,因為味道沒那麼重。」剛才黃少天就在他身邊,雖然有一絲香氣傳來,可他不覺得有像盧瀚文說的那麼香。他拿起叉子,警告道:「那是隊長的私事,你們別多嘴。」
李遠嘿嘿笑。端了第二盤食物回來的盧瀚文看著他,也學著他嘿嘿笑,然後又被敲頭了。

※ ※ ※

副城主辦公室裡,吃飽的黃少天突然變回二頭身,抱著喻文州的外套窩在沙發上睡著了。才剛清醒沒多久就耗力使用水魔法,還跟喻文州有了更進一步的親密接觸,黃少天真的累了。
喻文州用濕涼毛巾替他擦了擦汗,再放一枚水屬性晶石讓他握著。握著他的小手一會,喻文州回辦公桌去忙自己的文件工作。
戶外悶熱,室內有冰晶石鎮涼,黃少天睡得很舒服,喻文州也沒讓他起來再去種花。辦公桌上滿滿的資料文件,還有一堆需要簽發的公文,喻文州有條不紊的處理著,突然一陣風從窗戶吹入,吹落了幾張文件,引起喻文州的注意。
喻文州起身撿起文件,看了一眼。
藍雨城專屬的官方表格,結婚契約書,上頭印有首任城主魏琛與其他半獸族開發的契約魔法。其中一格伴侶欄位上已簽了喻文州的名字。
他不知道何時才能讓黃少天在契約書上簽名。他很有耐心,他願意等。只不過,他希望自己這副人類的身體能讓他等得起。
「啾!」通報鳥小小聲的啾一聲,是徐景熙打來提醒他要開會。
喻文州隨手將結婚契約書擱在茶几上,轉身去收拾文件。他離開前又走向沙發,彎身親了黃少天一口,揉揉他的金髮和小耳朵後,關上門離去。
黃少天這一場午覺睡得很滿足,他突然自動醒來,沒聽到任何聲音,也沒感覺到辦公室裡有其他人。他明白喻文州去忙了,便起身想要去找盧瀚文繼續種花──他不能再給隊長惹麻煩了。
黃少天將外套放在沙發上,站起身摸索著身邊的物品時,不慎把茶几上的東西掃落在地。他啊了一聲,蹲下在地上用兩手摸了摸,撿起幾張紙。他不知紙上寫了什麼,但他能感覺到紙上有魔法,他好奇地用手指順著魔法紋路撫摸著,摸完整個魔法紋路,卻還是不懂這個魔法能幹嘛,果然當年蹺課太多真的不好。
自嘲一番,黃少天將紙張放回茶几,靠著感應和嗅覺,出門找豎琴噴水池花園。
茶几上,契約書上的魔法紋路閃爍一陣,隨即又回復平靜。另一個伴侶欄位上,幾枚若隱若現的指紋浮上,當換個角度看去時,卻又不見指紋。

多年後,當黃少天再度看到這幾張紙,他模糊地想起上頭的指紋應該是自己當時無意間「蓋」上的。他笑了笑,拿了筆就簽下名字,字跡端正又帶一絲隨興,再也不是以前的狗爬字了。
然後,他將簽好的契約書直接塞進喻文州手中,說──
「隊長,不好意思,遲來的快遞,不給退啊!」

《有隻快遞犬哥叫少天》完



實體書已於2020年12月出版
另收錄番外:
〈誰撩黑貓.韓葉篇〉
〈誰得黑貓.葉藍篇〉
〈一家三口.喻黃篇〉

通販處:全職/喻黃《有隻快遞犬哥叫少天》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1-12-3 03:01 , Processed in 0.0285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