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家教│R27] 聽說你是我前男友 [PG-13](10/08完結)

[複製連結]
原作者| 坑裡一顆草 發表於 2020-10-7 00:56:12
顯示全部樓層
【R27】聽說你是我前男友41-42

*殺手R X 首領27

*狗血愛情喜劇(x

*不定期更新




41.



  世界上向來沒有不勞而獲的事,很多事情在得到的同時往往是需要付出相對應的代價。



  不同於第一個找到奶嘴替代方案的時空,這個時空的奶嘴替代方案是透過穿越時空取得的,世界的基石允許這個時空避掉很多的大災大難,但不代表它能讓這個時空在維持七的三次方上如此投機。在幾次的穿越時空中,基石注意到了澤田綱吉,並在澤田綱吉最後一次時空穿越回歸後,冷酷的欽點他成為下一任彩虹式之子的大空。



  就連伽卡菲斯都沒想到的是,在為火焰裝置注入火焰的同時,基石也同時在抽取澤田綱吉身上的火焰,雙倍的火焰抽取最直接傷害到的是澤田綱吉的靈魂。火焰源自於生命力,生命力的過量抽取讓澤田綱吉原本就因為穿越時空而被震盪到的靈魂,直接墜入了虛妄的深淵。



  里包恩在聽完尤尼的說明,身上的氣壓低到讓在病房內的人都感到一陣窒息﹐,尤尼跟白蘭面面相趨,然後無奈的看著這位感覺已經氣到要冒黑氣的第一殺手。



  「里包恩叔叔,請你不要責怪澤田先生。」尤尼看著黑著臉的第一殺手忍不住又開口說道,「澤田先生是為了彩虹之子們的生命不再受到詛咒威脅,才會進行穿越時空去尋找奶嘴的替代方案的。」



  然而對方只是微微的壓低帽沿偏頭去看躺在床上昏迷的青年,身上的氣壓依然低得嚇人。白蘭思索了一下摸摸了下巴最後開口:「我想小綱吉會答應我們去平行時空尋找奶嘴的替代方案,這之中最大的原因還是你呢~世界第一的殺手先生。」



  這份說詞倒是挑起了里包恩的疑惑,他抬眼看著眼前這個一副玩世不恭的白髮青年,用眼神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你在跟小綱吉交往後一年多左右突然地離開了他,沒有留下任何的消息,又在幾年後以阿爾柯巴雷諾被詛咒後的樣子出現在他面前,然後又突然變回成人。小綱吉當然會不安心啊!」白蘭反坐在椅子上,手肘靠在椅背上、手撐著下巴,紫羅蘭色的狐狸眼閃過精光,「你不准其他人告訴他關於彩虹之子的事把他蒙在鼓裡,所以在他得到平行世界的消息之後當然會想著要幫你解開身上的詛咒,我想小綱吉比任何人都還要在乎你身上的這個詛咒。」



  「因為澤田先生不希望您的生命受到任何威脅。」尤尼替白蘭接上了最後一句話。她跟白蘭都有類似能看見平行時空的能力,透過平行世界看見的跟收集到的資料,他們知道這位第一殺手跟澤田綱吉之間的曲折還有深到難以斬斷的羈絆,這兩人就像是世界上最契合的兩道弧線,相交在一起成了一個完整的圓,他們之間難以用一般情人、戀人、朋友這種詞彙來形容,若真要有一個詞來形容他們兩個之間充滿了張力跟交纏的關係,那大概就是靈魂伴侶了。



  「因為澤田先生的這份執著,所以只有里包恩叔叔才有辦法把澤田先生的靈魂喚回來。」尤尼看著里包恩,她堅信里包恩一定會把澤田綱吉喚醒。



  只有澤田綱吉能在穿越時空的這種可以說是億萬分之一的機率還能遇上不同時期的里包恩,而也因為他們之間這種聯繫,里包恩才能有機會把澤田綱吉的靈魂從深淵中帶回來。



  聽著尤尼跟白蘭一搭一唱的說詞,里包恩心裡的怒氣慢慢的消了下去,剩下的是無奈跟對於澤田綱吉不愛惜自己的不愉還有心疼。



  最後他無奈地嘆息,坐在病床邊伸手撥去遮在澤田綱吉臉上棕色髮絲,「我要怎麼把蠢綱的靈魂喚回來?」



  「這就問對人了。」這時病房門被打開,川平出現在門口,「我會幫助你進入深淵,而你得靠自己的力量把澤田綱吉的靈魂帶回來。」



  「我要怎麼相信你?」里包恩冷冷地看著川平,他可沒忘記,事件的最初最初都是因為伽卡菲斯而起,而現在這人說要幫助自己把蠢綱的靈魂帶回來,他要怎麼相信?



  「這算是我感謝澤田綱吉幫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的報答。」川平也不在乎對方的冷漠,只是推了推眼鏡回應。



  「里包恩叔叔,相信川平先生吧!只有他能幫助你進入深淵。」尤尼勸到。



  「我就姑且相信你這一次。」



  沈默了良久,最終里包恩還是答應了。



42.



  「這樣就可以了嗎?」尤尼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里包恩跟澤田綱吉,擔憂的向川平問到。



  「說起來我挺好奇的,深淵到底是甚麼的深淵啊?」白蘭非常自然的翹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順手從懷裡摸出一包棉花糖撕開封口塞了兩顆進嘴裡。



  「白蘭,病房裡別吃東西啊!」尤尼看著白蘭無奈地勸道。白蘭聳了聳肩到是一副無所謂的回應:「沒關係的小尤尼~反正小綱吉也不是生病,我想第一殺手一應該能順利把他給帶回來的~」



  「說是說深淵沒錯,但其實深淵的真正說法應該是,記憶的深淵。」川平靠著門板,雙手環胸推了推眼鏡,「靈魂如果陷入深淵等於陷入過往記憶,沒有人把他們帶回來的話就會被困在過去的記憶裡,直到身體死去。」





  站在有點眼熟的日式街道旁,里包恩開始思考深淵的意思,但還沒等他思考完,一旁公園裡傳來的小孩吵鬧聲倒是先吸引了他的注意。



  「笨蛋阿綱哈哈哈!」「廢柴阿綱連玩球都會摔倒~好笨喔!」「走!我們不要跟廢柴綱玩了啦!他太笨了!」



  一群小孩圍著一個摔倒在地上的棕髮小男孩一邊是嘻笑一邊是嫌棄,然後一群孩子拿著皮球離去,完全沒有人願意去把摔倒的小男孩扶起來。



  孩子的童言童語往往是最直接也是最傷人的。那個摔在地上的小男孩面對同伴的嘲笑只是默默地自己掙扎爬起來,然後一屁股在在地上,漂亮的暖棕色大眼裡含著眼淚泡,卻是堅持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小小手因為摔倒而擦出了傷痕。



  手心裡的擦傷火辣辣的痛,但是比不上被其他夥伴拋棄的失落感來的強烈。



  里包恩看著一個人坐在地上失落的小朋友,就像看見一隻被人遺棄的棕毛幼兔一樣,他在看見那孩子的第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孩提時期的澤田綱吉。



  「不疼嗎?」里包恩沈默了一下走到孩子面前蹲下身,看著這個看起來心情低落到連毛茸茸的棕髮都要冗下來的小孩。



  小孩像被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給嚇了一跳,原本努力掛在眼角的眼淚忍不住像斷了線了珠子般掉下,扁了扁嘴、吸了吸鼻子抽抽搭搭的悶聲啜泣。



  「綱...綱吉很痛、但是、但是綱吉不想嗚...讓媽媽擔心...」小小的孩子把自己縮成一團,像隻受傷的小獸低低的抽泣。



  男人看著啜泣的小朋友,從口袋裡拿出了手帕,伸手拉過小孩髒兮兮的小手,幫他擦了乾淨,然後強硬抬起小朋友的肉肉的臉蛋,讓小朋友掛滿淚水的小臉面對著自己,他抹掉小孩臉上的淚水、緩和了自己的語氣說:「不想讓媽媽擔心就不許哭了,我帶你回家。」



  愣愣的看著這個神秘的黑衣叔叔,雖然媽媽說不可以跟陌生人走,但是這個黑衣叔叔給自己的感覺很熟悉而且感覺在他身邊不會有任何危險,小朋友莫名的相信了自己的直覺然後傻呼呼的點了頭。



  小朋友的步伐太小,總是跟不上男人的腳步,最後里包恩乾脆的一把抱起小朋友走向印像中的澤田家。小孩子的情緒通常都來的快去得也快,褪去了被小夥伴們拋棄的失落感,小綱吉開始嘰嘰喳喳的向這個抱著他的神祕叔叔說起很多他平常不敢跟人說的小秘密,而里包恩也任由小孩在他的耳邊說個不停,時不時地嗯兩聲算是回應。



  「綱吉、綱吉其實也想要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只是他們都嫌綱吉太笨了。」



  「......你以後也會有屬於自己的夥伴。」想起成年的澤田綱吉身邊那幾個堪稱自然災害級別的守護者們,里包恩沉默了一下,斟酌了一下字句終於開口回覆小朋友。



  「綱吉...也想...也想有人能常常陪著綱吉......」在外頭一整天又加上哭泣小朋友就像快沒電的電池般,越說越小聲,最後忍不住趴在里包恩的肩上睡著了。



  聽著小孩最後的呢喃,里包恩怔了一下,然後伸手輕輕地揉了揉小孩柔軟的棕色髮絲,但變故發生在下一秒,整個空間如水墨滴到水中快速的散開,原本他抱在懷中的孩子也同景色一樣消散。



  列恩在他手中一瞬間變成了槍,他持槍警覺地看著四周景色的變化,原本如水墨般散去景色又再次快速聚集變換,等到周圍的變化終於停下,他已經站在了並盛後山。



-tbc-

前兩天把自己關進1w字的房間逼自己寫活動文,寫完整個人都自閉了(。

開車開到自己想跳車((厭世

一想到還沒修稿我就覺得我人要沒了qaqqqq

本子出貨了,後天就會到小精靈手上,好期待呀

剩兩次更新就會到完結,接下來會連著更新到禮拜四,禮拜五我就要去台北了,趕在翁里前把正文更新完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坑裡一顆草 發表於 2020-10-8 01:13:10
顯示全部樓層
【R27】聽說你是我前男友43-44

*殺手R X 首領27

*狗血愛情喜劇(x

*不定期更新




43.



  看來深淵的意思應該就是指過去的記憶了。里包恩想著,他藏身在一棵樹上,看著不遠處的懸崖邊,看上去只有14歲的澤田綱吉正在跟CEDEF的巴吉爾對戰。



  少年的額間上燃著絢爛的大空火焰,對抗著巴吉爾的攻勢顯得格外生疏、笨拙,在里世界縱橫已久的殺手一眼就看出了少年其實根本沒有任何近身格鬥的底子,看來是為了對抗瓦利安的考驗才開始實戰訓練的。



  早在自己在接任CEDEF首領的職務前,在某次聊天中,拉爾.米爾奇說過她曾經受澤田家光所託幫他訓練他的兒子,那個當時才14歲的彭哥列十代首領候選。自己並沒有把自己的小男友澤田綱吉跟彭哥列那時的CEDEF首領澤田家光想到一起,一直到自己知道,澤田綱吉就是那個被彭哥列保護的很好的彭哥列十世繼承人後,這整件事才被聯繫在一起。



  列恩變成的望遠鏡幫助他能清楚的看見懸崖邊的對戰情況,14歲的少年一次次被自己的對手擊倒,然後在一旁嚴厲教官的怒斥下再次站起來繼續想辦法反擊,校服早已因為攻擊變得破爛不堪,身上也是佈滿了各種傷口,最後終於因為體力不支而癱倒在地上暫時的站不起來。



  里包恩透過望遠鏡看見拉爾恨鐵不成鋼的訓斥著澤田綱吉,然後帶著尚有餘力的巴吉爾離去,把澤田綱吉一個人留在原地,讓他獨自思考。



  教官的離去讓少年猛然的鬆了口氣,也不在乎地上是不是很髒、自己躺在地上會不會著涼就直接躺了下去,黃昏的陽光下映著少年暖棕色的雙眼流露出了對於未來的迷茫跟擔憂。



  就在前陣子自己那個八年沒回家的父親突然回到家中,自己被告知是義大利最大的黑手黨家族彭哥列的第十代繼承人,也是當初創立彭哥列的初代首領在日本留下的直系血脈,當時自己差點以為是不是下樓時撞到頭出現了幻覺。



  少年一直認為自己會平平凡凡的讀完初中、高中然後考一所離家近的普通大學,畢業後進入一間小公司成為一個社畜,或許幸運點還能娶個賢慧的妻子然後有一兩個孩子,然後就這樣過完自己平凡的人生。



  而自己明明只是一個甚麼都做不好的廢柴,卻被突然告知要去繼承一個黑手黨家族,管他是蛤蠣還是扇貝,在對黑手黨沒有甚麼好映像的情況下,加上對於父親因為身為彭哥列九代的門外顧問而八年沒有回家,丟下自己跟媽媽獨自生活這點的不滿,少年是無比抗拒要繼承這件事。



  但是不滿歸不滿,面對自己父親的說法,以及那張印上彭哥列九代首領的死炎印敕令,他最終還是咬牙接過了指環,父親也幫他找到了其他的守護者,但當他知道他的守護者時,差點沒一口氣背過去。



  先不提其他守護者的身分有多讓他崩潰,光是父親把他的同學還有學長都拖入這個混水中就直接讓他跟他的父親大吵一架了,但是那人只是冷靜地告訴他,隸屬彭哥列底下的瓦利安獨立暗殺部隊將在一個月後到達日本,作為考驗他跟他的守護者是否有資格繼承第十代首領及其守護者的位置的考核官。



  是一對一的決鬥,只有澤田綱吉一方戰勝瓦利安,他跟他的守護者們才有可能平安活命。



  聽完父親的話,澤田綱吉如同墜入冰窟般渾身發冷,看著對方的眼神,他第一次認知到,他的父親,是個合格的黑手黨家族二把手。



  沉默的接受了父親的安排,開始跟著父親的徒弟巴吉爾以及另一位門外顧問-拉爾.米爾奇進行特訓,除了體能訓練還有超死氣訓練外,甚至還要學會當初初代首領使用的零地點突破。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跟巴吉爾進行實際對戰了,但是因為體能上的不足還有對於死氣火焰的不夠熟悉而難以成功的擊敗對方,耳邊回響著拉爾離開前憤怒的喝斥,澤田綱吉現在的心情只能說是沮喪到難以形容。



44.



  明知這是自己的男孩曾經的回憶,但看著躺在地上的少年,里包恩還是不自覺的走到了少年躺著的位置附近。



  他在知道澤田綱吉就是彭列十世後,曾經利用過CEDEF的權力去探究對方的過去,雖然首領的資料是向來都是最高機密,不過在權級接近的位置上,他也是能調閱部分的資料,主要是當時他多少想了解一下自己男孩沒告訴過自己的過去,但那充其量也只是黑紙白字的冰冷紀錄,遠遠沒有親眼看見來的真實。



  里包恩看著那個從地上坐起身,然後雙手環膝把自己縮成一團的少年,他心裡開始疑惑,伽卡菲斯跟尤尼都說過,只有自己能把澤田綱吉的靈魂喚回來,但是到現在自己看到的都是澤田綱吉曾經的記憶,那澤田綱吉的靈魂又在哪?



  像是感覺到男人的存在,原本把頭埋在雙膝間的少年猛然抬起頭,有點驚懼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在害怕。」里包恩拉了拉自己的帽沿,俯視坐在地上少年,語氣淡然的卻一語直接戳中少年內心的極力隱藏的情緒。



  「嗚啊!你是誰啊?」14歲的少年有點慌亂地向後一仰差一點就又躺倒在地上。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害怕自己的力量、害怕自己沒辦法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男人微微的瞇起雙眼,言詞間皆是犀利且毫不客氣的直接劃開少年給自己設下保護圈的內心。



  「我...我!我一點都不想把其他人給拖進來啊!我明明是個甚麼都做不好的廢柴!這樣的我該怎麼保護同伴?為甚麼非得是我要面對這些!」少年內心的情緒被劃開了一到裂痕,痛苦跟崩潰洶湧而出,他失理的對著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喊出了他本不該對他人說的心情。



  「廢柴又如何?你不也是有想保護的人嗎?」男人向前踏了一步,瞇起雙眼看著這個剛對他崩潰的少年,「你只是否認自己,卻沒有拼命去做,沒有拚了命的去做怎麼會知道自己做不到?你嘴裡口口聲聲說的保護只不過是讓你自己不那麼內疚的藉口。」



  「蠢綱,你不是英雄,你也沒有那麼偉大,所以不需要發下那種要保護所有人的願,因為你想保護的人也跟你一樣正在努力著,不要把你的同伴都想的跟你一樣廢柴。」



  殺手的語氣越發嚴厲,尖銳的言詞就像離弦的箭把澤田綱吉釘在原地,斯毫不留情的把少年連諷帶貶的損了一番,強硬的扒開了少年那薄弱、毫無用處的自己以為。



  「你既然想保護你的同伴,你就必須學會相信自己、不去害怕使用自己的力量。」



  少年坐在地上,仰著頭愣愣的看著嚴厲的對他說教的陌生男人。對方粗暴的把自己內心最不堪的一面扒出來訓斥,自己本該感到羞恥跟難堪的,但是不知為何被那人說教之後,原本充滿頹喪情緒的腦子,像被人一棒敲醒般,甚至一開始還茫然的眼神有漸漸的變堅定。



  在黃昏的陽光下,里包恩透過小少年的眼神彷彿看見了23歲的澤田綱吉,果決、堅定、下定決心,甚至跟自己原本模糊記憶中的那雙眼重和。煞然間他聯想起了尤尼還有白蘭說過的,澤田綱吉曾經進行過時空穿越,那麼是不是他能假設,那個曾經在他記憶中出現過的暖色雙眸就是自己的小男友呢?里包恩微微楞神了想著。



  空間再次的發生了變化,有的上一次的經驗,里包恩站在原地等待著這種像水墨渲染開的變化停止,原本黃昏的並盛後山景色跟站在他眼前的少年也跟著變化的空間一起消失不見。



  兩段記憶的停留時間都不算太長,但是始終沒有找到澤田綱吉靈魂的第一殺手也開始感到有點焦燥。



  該死的,蠢綱的靈魂到底跑去哪了?



  而空間像是聽見他的心聲般,不斷扭曲變形,在長達一分鐘的空間變換後,整個空間變成了他可以說是十分熟悉的場景。



  澤田綱吉在米蘭讀書時的住處,也是當時他們兩人交往時最常待的地方。



  站在住所的門前,里包恩發現大門是沒關上的,就像是故意留門等他進去一樣,殺手突然有一種感覺,他的小男友的靈魂就在這間屋子裡。



-tbc-



更新遲到(爬

剛剛忙著修羅禮拜六的道具差點忘記要更新...

下一章就要完結啦,真的是有夠刺激((屁

這幾天依然是忙到要上天,更新完我就要去睡覺啦

大家晚安//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坑裡一顆草 發表於 2020-10-8 23:32:42
顯示全部樓層
【R27】聽說你是我前男友45-47(完結)

*殺手R X 首領27

*狗血愛情喜劇(x

*不定期更新




45.



  推開半掩上的大門,殺手緩步踏入室內,反手關上門站在玄關處。



  室內的擺設果然一如當初他跟澤田綱吉還住在這時的一樣,走入客廳眼尖的殺手瞄見了幾處不和諧,客廳裡多了一兩個他未見過的擺飾,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矮櫃上的月曆,這個時間點是自己離開澤田綱吉後的第五個月。



  微微的皺起眉頭,這是澤田綱吉的記憶,但如同前面兩段經歷般每一處都清晰仔細的像是真正的現實,如果不是自己足夠清楚這是蠢綱的記憶,恐怕也會陷在這些回憶中。



  客廳理只有遺落在沙發上的外套,廚房桌上被放了兩杯咖啡。里包恩端起來甚至能聞到香氣,還是自己喜歡的義式雙倍濃縮。



  推開了澤田綱吉的房門,不大的房間裡卻是空無一人,書桌上攤著幾本經濟學的書,文具、草稿紙散亂的鋪開在書籍上,床上的棉被卻是疊的整齊,在他們交往的時候,殺手知道他的小男友向來不愛疊棉被,交往後被子幾乎都是殺手先生自己在整理,本以為自己離開澤田綱吉後,這床被子就再也不會有整齊的時候,但是他的男孩在他離開後學會自己疊被子了。



  澤田綱吉的房間還連通了一個小小的陽台,落地窗是開著的,窗外的風吹開了微微籠罩著窗的簾子,窗外是一片漆黑。



  里包恩走到落地窗前,他看見了他的小男友穿著那套筆挺的修身西裝背對著他站在陽台,仰頭看著外面漆黑到幾乎能吸收所有光芒的黑暗,而澤田綱吉身上微微的散著暖暖的橙光,卻像是整個人要融進黑暗中一般。



  找到了。里包恩看著對方有些單薄的背景想到,他總算是找到了蠢綱的靈魂。



  「這是你突然消失的第五個月又12天的夜晚。」像是感覺到自己的到來,澤田綱吉背對著他,語氣淡淡地說到。



  殺手只是沉默的看著青年的背影,一時間也不明白青年為何要提這個,而青年似乎也不打算聽男人的回應只是自顧自的又說:「五個月又12天前,你出了門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沒有留下任何隻言片語、連一聲道別都沒有。」



  「起初我以為你像之前一樣,可能幾天後就又會突然出現,但是我在這裡等了又等,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都等不到你回來,我甚至以為你是不是任務失敗死在不知道哪個角落了。我曾試圖想找你,但是我卻發現我沒有任何你的消息,甚至想幫你收個屍我都做不到。」澤田綱吉轉過身,棕色的雙眼了流淌過痛苦、哀傷跟被人拋棄的受傷。



  「蠢綱...」里包恩語塞,當時一言不發的離開了確實是自己的錯,也是自己讓澤田綱吉無故的等待了這麼多年。



  當年的自己總認為這世界上沒有任何能難的倒自己的任務,終歸還是年輕氣盛,才會被鐵帽子欺騙被迫成為阿爾克巴雷諾、被迫變成讓人恥笑的幼兒然後還必須以生命為代價保護彩虹奶嘴。



  「如果不是這間房子裡還有著你曾經生活過的痕跡,我幾乎都以為我跟你交往的那段時間都是我自己的幻想。」幽幽的語氣中充滿的澤田綱吉對於里包恩曾經在人間蒸發這個行為的怨氣。



  「那時候我就在想,或許你根本沒死,只是厭棄我了所以乾脆甚麼都不說的離我而去,而我,澤田綱吉,一個甚麼都做不好的廢柴是不是就這麼不值得被人留念。」幾乎是用力的把一字一句從牙間擠出來,他克制著不讓自己再次因為這件事崩潰,但是在這個地方、這個他們曾經相處過那麼長時間的小家,所有的回憶都像洪水般撲面而來直接把他淹沒。



  里包恩消失後,他曾經氣過、哭過也怨過,甚至哀嘆自己人生的第一段感情居然是這樣被單方面的無疾而終;明明當初追自己的是那個男人,到頭來拋棄自己的也是那個男人,果然是追到手了就不珍惜了。



  他都快忘記那段時間他是怎麼生活過來的,每天像是喪失靈魂的軀殼,只是上課、下課、讀書、寫報告,再也不會有人在自己讀書讀到睡著時把自己抱到床上睡覺,也不會有人突然興致來的把自己拖出門去兜風,更不會有人在自己迷茫時敲醒自己,那時候自己感覺像是突然間被抽去了靈魂的一半,失去了自己半身。



  養成一個習慣只要21天,那時的他習慣了有里包恩陪伴的日子。明明在遇到里包恩前自己也是一個人這麼過日子的,但在對方驟然消失後,他被迫用無數的21要天去習慣沒有對方的日子,可他不論用了多少個21天,都無法習慣沒有里包恩的日子。



  就好像一個習慣使用右手的人,怎麼都沒辦法在失去右手後去習慣使用左手一樣。



46.



  面對澤田綱吉的怨氣,里包恩是啞口無言,只能繼續沉默地看著眼前的青年。



  見男人沉默澤田綱吉也不想表示甚麼只是繼續說到:「我曾經以為我可以漸漸放下跟你有關的事,但是就在我快要能放下時,你又出現在我面前,以阿爾克巴雷諾被詛咒的型態。」



  「那時候我很生氣,我以為阿爾克巴雷諾的你是你的私生子,你一句分手都沒有的消失,最後卻是弄出了個私生子來我面前,這不是存心膈應我嗎?」想起當時可以說是烏龍的錯認,澤田綱吉忍不住苦笑,但嘴上卻是毫不留情地抱怨。



  里包恩也想起當時被當作是自己的私生子的這個疑似自己綠自己的天大烏龍,忍不住也感到一陣無奈,畢竟當時那個狀況被蠢綱當成自己的私生子確實是百口莫辯。



  「後來你又突然變了回了原本的樣子,我很生氣的跟你打了一架,然後冷戰了很久,但其實在打完架後我就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我只是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道歉,畢竟當初是你連再見都沒說就消失了。」看著里包恩英俊的臉,澤田綱吉平靜的說到,但他卻在里包恩要開口時搶先制止對方開口,「你先聽我說完。」



  見男人緩緩的點頭,澤田綱吉轉動著手上的大空指環繼續說:「在你去馬德里後,我受到七的三次方的影響,被拉近一個特殊的空間。」



  聽見了關於七的三次方的事,里包恩微微蹙眉,對他來說跟七的三次方扯上關係的都沒什麼特別好的事,他的男孩居然還直接被七的三次方影響。



  「我在那個空間裡看見了平行時空的自己在14歲時的經歷,在那個時空身為晴之阿爾克巴雷諾的你是14歲的我的家庭教師,陪伴著那個14歲的我渡過了很多難關。而我也是透過那個時空知道關於你在回來後一直極力隱瞞我的事。」微微的嘆了口氣,澤田綱吉其實挺羨慕那個14歲的自己的,畢竟那個14歲的自己身邊有著里包恩一直陪伴著,也因為有了這位家庭教師,他的身邊才聚集了許多不同的同伴。



  里包恩從澤田綱吉的語氣裡聽出了,他內心其實在羨慕另一個自己的這件事,他從沒想過原來自己的離去會對自己的小男友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七的三次方、海虹貝、彩虹之子的詛咒。在我知道你因為彩虹之子的詛咒變成小孩後,我心裡一直很不安,甚至在得知另一個世界的你在10年後因為非七的三次方射線而死亡時,我真的感到無比的慌張,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會因為這個見鬼的詛咒又再次離我而去?」



  無力的抬手遮住自己的雙眼,像是回想起當時知道這件事時的慌亂,一把無形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就懸在里包恩的頭上,什麼時候會傾斜墜下沒有一個人知道,會不會當自己知道的時候,就要面對自己愛人的死訊?



  盡力的克制住了曾經的恐慌感瀰漫上來,澤田綱吉穩了穩情緒後又接著說:「所以在尤尼跟白蘭找上我,告訴我只要找到奶嘴的替代方案伽卡菲斯就會解開你們身上的詛咒時,我告訴我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拚盡一切的讓你擺脫詛咒。」



  明明沒有進入超死氣狀態,里包恩還是在澤田綱吉那雙暖棕色的雙瞳裡見到了像是燃著橙紅色大空之炎的堅定火光,那是一種內心受到衝擊的震撼,他的男孩為了他可以不顧一切去拼命,甚至可以不固危險的進行穿越時空這件事,就為了能解除他身上的詛咒。



  原以為自己長年在灰色地帶遊走的殺手生涯會繼續的遊戲人間,卻沒想自己就這樣栽在這雙溫暖、堅定的雙眸中,自己冰冷的內心也被炙熱絢爛的大空火焰包容著。



  他的男孩,遠比他想像中的更堅強、更值得自己去憐惜。



47.



  回想起在穿越時空時遇到了兩個時期的愛人,澤田綱吉忍不住勾起了一個微笑,「我一共進行了三次時空穿越。」



  「第一次我遇到了還沒成為第一殺手的你,我幫你甩開了追兵還幫助受傷的你包扎。」



  聽見澤田綱吉提起的穿越時空,原本在腦海中模糊的景象居然逐漸的清晰了起來,像是記憶被解開封印般,在那個巷道中,陽光灑落在青年棕色蓬鬆的髮絲上、肩上,眼神中的擔憂跟歉疚好似又再次浮現在自己眼前。



  「第二次,我遇見了孩提時期的你,那是你第一次動手殺人,我幫你毀屍滅跡並送你離開了卡塔尼亞。」



  硝煙味、血腥氣,青年無條件的信任跟幫助,靠在對方肩上被帶著趕路的安全感,那把放到自己手中沉甸甸的CZ-75,一幕一幕回憶像是再次經歷般席捲自己的大腦。



  曾經有人問過自己,為什麼都習慣用CZ-75,自己原以為是自己長久以來的習慣,但現在他可以回想起來了。當時,那個溫暖的青年把裝滿子彈的CZ-75交到自己手上,並告訴自己,相信手上這把槍同時也是相信自己的內心。在離開卡塔尼亞之後,自己用著那把捷克製手槍在殺手界裡闖出了屬於自己名號也成為了里世界的第一殺手。而青年給自己的那頂禮帽也成了自己的標誌之一。



  原來,自己跟澤田綱吉早已是兩條相互交錯的牽線,自己會遇上澤田綱吉亦或是澤田綱吉會遇上自己,都像是冥冥中被注定好的。



  在自己楞神的同時,自己的男孩已經說完了他在第三次穿越時空時遇見的事了。哪怕是早在受到彩虹之子詛咒之後就不抱著可以平安終老的念頭,在知道彩虹之子的結局是被剝奪奶嘴後死亡或是變成復仇者,里包恩還是心裡感到一陣不爽,感覺自己帶著蠢綱的靈魂回去後還是要好好"感謝"一下伽卡菲斯。最後還是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還好詛咒已經解除了,這樣至少自己還能繼續陪在蠢綱身邊,陪在這個為了自己連靈魂都差點弄丟的小蠢蛋身邊。



  「而且,不知為何,你在這裡對著曾經年幼或是少年時的我說過的話,就好像曾經出現在我過去的記憶中一般,是你這段穿越時空的訓話把當年14歲的我從迷茫中敲醒。」伸手點了點自己頭腦的位置,澤田綱吉微微笑對著里包恩說到。



  他自己也沒想過,原來自己曾經對於里包恩的熟悉感居然是源自這裡,就好像是一個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一樣,究竟是里包恩先認識自己?還是自己先認識里包恩?這是一個循環亦或是一個未解的問題?但是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希望的是里包恩可以陪在他身邊。



  「我很怕,我很怕你又離開我,或是又再次一聲不吭的消失。」澤田綱吉微微的歛起眼簾語氣裡滿是苦澀。



  說到底,自己終究還是當初那個害怕寂寞的膽小鬼、那個什麼事都做不太好的廢柴綱。



  「我很抱歉當初什麼都沒說就離開。」里包恩看著情緒低落的小男友,終於走向前伸出手把青年拉進自己懷中,任由對方緊緊的篡著自己的西裝、把臉埋在自己的頸窩,他伸手在澤田綱吉毛茸茸的腦袋上安撫般揉了揉,「當初我也以為我很快就能回去,但卻也沒想到自己會被變成彩虹之子。」



  「我不在乎你變成什麼樣子,里包恩。只要你還是你,只要你還在我身邊,你變成什麼子我都不在乎。」澤田綱吉下巴緊緊的扣在里包恩的肩上,在這個自己習慣的懷抱中,他終於忍不住鼻頭一酸,眼淚慢慢地滑落,四年零二個月又四天,自己終於能再次回到這個熟悉的懷抱中了。



  「我很抱歉。」聽著對方帶著哭腔的聲音,里包恩內心感到一陣愧疚,他讓自己的男孩等太久了,甚至差點就要失去這個這個深愛自己的青年,「我來帶你回去了,我們回家吧,綱。」



  「恩。」聽見回家,澤田綱吉終於忍不住閉上雙眼,任由黑暗再次把自己吞噬。



  迷茫的靈魂終於在熟悉的臂彎中得到了永生。



-

  病房內,躺在病床上的兩人緩緩地睜開雙眼,里包恩一個側身把躺在他身邊的澤田綱吉攬進懷裡,一手撥開他額前的碎髮,在他的額頭上烙下一個吻。



  靈魂剛從記憶中回歸的澤田綱吉還有點茫然,任由里包恩摟著他,然後像是回到當初還在大學時,每當里包恩親吻他的額頭時他都會回吻對方的嘴角。



  長久的分離跟對於彼此洶湧的情緒,一個落在嘴角的吻變成一個長達一分鐘的法式熱吻,兩人的唇舌交纏的難分難捨,一直到旁邊傳來川平故意製造的咳嗽聲,這個火熱的吻才被終止。



  澤田綱吉這才注意到病房內還有其他人,一瞬間臉脹紅的像燒紅的烙鐵,鴕鳥般把臉埋進里包恩懷中。



  「嘖,你們還在啊。」里包恩抱著懷中試圖假裝自己不存在的青年,斜睨了還在病房內的其他三人,語氣間充滿了對這幾個不識相的燈泡的嫌棄。



  「......川平大叔啊,我覺得我們被嫌棄了~」白蘭一手遮著尤尼的眼睛,一臉笑咪咪的對川平說到。



  「是啊。我們在這邊等你們平安沒事,你們卻一回來就餵我們吃狗糧,人間不值啊。」川平一臉無所謂的陶侃到。



  「嘛~反正他們本來就不直了。好了既然他們都醒了,這裡就沒有我們什麼事了,我們先走啦!你們請繼續~」白蘭聳了聳肩,帶著一臉好奇的尤尼出了病房,留下川平一臉稀鬆平常的看著還在床上黏在一起的兩人。



  「有事?」里包恩微微的瞇起眼看著川平,他對川平一直都沒有什麼好感,如果不是只有他能幫自己把蠢綱的靈魂帶回來,自己根本不想跟他再有任何交集。



  「澤田綱吉的靈魂是帶回來了,但是穿越時空造成的震盪還是得好好養一陣子,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的。」川平不嫌不淡的說完之後就也出了病房,還好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這是我能休假的意思了嘛?」澤田綱吉見人都離開了,終於肯把頭從里包恩懷中抬起來,他一臉希冀的看著男人。



  「彭哥列還不至於短時間內沒了首領就亂了套。」里包恩勾起嘴角,親了親男孩的額頭回應到。



  還好,自己沒有錯過,自己的珍寶還是在自己懷裡。看著靠在自己懷中興高采烈的說著要去哪休假、去哪拜訪的澤田綱吉,里包恩想著。



-END-



終於完結了,其實還有一個我自己的後記,但是我後記寫了一千多字我也不知道我為麼話這麼多,後記就收下一篇吧((抹臉

其實後記跟本子裡是一樣的,最主要是那邊後記是我剛完結時寫的,那才是我當初最真實的感覺,現在發的都是存稿了

這邊公開的都是未修版本,完整修完稿的都直接收在本子裡,所以如果在這裡看到甚麼邏輯漏洞是很正常的233333

最後,謝謝看完這篇據說是都市狗血愛情故事的你,我要去收拾東西準備這周的展子了qaq

留言

好暖好暖阿QQ 2021-2-2 12:06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坑裡一顆草 發表於 2020-10-8 23:38:04
顯示全部樓層
【R27】聽說你是我前男友  後記



  首先感謝讀到這裡的你(比愛心


  從5月開始寫這篇到最後完結大概經歷了4個月,中間除了寫文我還經歷了一些生活上的變動,剛開始寫文時我還是個等待畢業的大學生,等我寫到完結時我已經是一個自己接案工作的苦命社畜(。


  最開始其實沒想過會寫這麼多,原本只是想要為R27產個糧,殊不知我居然完成了人生第一篇完整完結的長篇小說,至於為什麼書名會是這麼沙雕的名字呢?其實只是因為我剛好腦洞大開,在思考什麼情況下R爺會是27的前男友,然後這篇的文就誕生了((登愣


  原本預計大概5萬字左右完結,結果中途我調整了後半的大綱,字數就開始一路爆炸,最後修完稿居然爆到8萬5;番外一開始也只預計大概5千字左右就好,一寫就又開始字數亂爆,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寫這麼多字......


  家庭教師教這部作品我最開始追的時候才國小,後來時隔10年、整整10年,我在今年年初又再次回到童年這個美好的牆頭!一腳摔進R27這個香到不行的坑裡面,師徒組怎麼可以這麼香這麼讚!解除詛咒的R完全是一個長在我審美點上的男人啊!綱吉小天使真的是可可愛愛的大寶貝!


  我一直很喜歡最後代理戰的時候27為了R不顧一切、拚進全部都要讓R活下來的那份決心,最後的那個無翼天使真的是直接爆擊心臟;對我來說R跟27他們兩個的關係真的很難以簡單、簡短的文字去形容,如果真的要寫我的後記估計真的會炸字數XDD


  這篇的大部分設定其實就是跟原著差不多,但我還是修改了一部分,加了一點我自己的設定跟各種狗血進去,算是半架空吧!寫到一半都有種我其實是在寫哈利波特同人的感覺((請反省


  文裡設定的R跟27年齡相差只有5歲,因為彼此曾經的人生經歷不同,兩人在處理事情的方式也不同。我嘗試塑造了一個不同於原作那麼萬能、老練的R,在這篇文中的他還沒經歷過那麼久的彩虹之子詛咒,在人生經歷還沒那麼充足的情況下,他也是會出錯的,不論是在彩虹之子這件事上或是在處理對於27的感情上,希望我多少有描寫出一點R爺屬於人的部分(?);27我則是想如果他沒有在14歲時遇見R,那他的人生會變怎樣?但是後來仔細想想,在我心中27始終是那個溫暖堅定的少年,不論是不是在14歲時遇見R,他依然會是那個溫柔善良的小天使,而也終將會遇見這個跟他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男人。


  不論身分為何、不論命運多舛,里包恩跟澤田綱吉注定會在彼此的生命中相遇。


  也是呼應了我寫在本子封底的:世界上最契合的兩道弧線,相交在一起成了一個完整的圓。


  他們擁有最契合的靈魂跟最相近的心靈,R27師徒愛情我可以再吹到下一個十年(嘆息

 
  謝謝從一開就一路聽我唉唉叫到完結的阿璇,催稿、審稿、寫G文齊聚一身,我能順利寫到完結真的有你的一份功勞!沒有你我可能真的會開天窗嗚嗚,G文我真的好喜歡,看完差點笑到從椅子上摔下去XDD

  謝謝群山太太在一開始幫我完善了這個腦洞,能夠霍霍R真的是一件讓人身心愉悅的事((被槍斃

  謝謝鬧鬧太太幫我畫了這麼好看的封面!不管是色彩的運用或是光影的呈現都超級美妙的,看著封面我都能心情愉悅好幾天((比心

  謝謝竹子幫我這個錯字大王校對嗚嗚,對不起我錯字超多''的得地''還常亂用,校我的稿真的是辛苦你了!!

  謝謝阿見大佬,讓我用點圖的方式約G圖,我在畫圖上最好的請教對象,愛你一輩子<3

  謝謝R27群裡的各位太太,雖然我們就是個鴿子窩,還各種愛立flag,但是能有一群人一起喜歡一個CP、一起為CP添磚加瓦、一起口嗨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最後,感謝看完我的廢話連篇的你,希望看完我的小說能有個開心的一天=))


  2020/10月 莉莉絲

留言

@瓔珞姬 謝謝~達摩克利斯之劍是一則源於古希臘文化的軼事中出現的人物形象,也是一個寓意。 2021-7-15 22:11
達摩克利斯之劍!K? 很好看 2021-6-24 14:48
很好看,要是有車就更好了! 2020-11-5 00:04

投餵

參與人數 1海草 +8 收起 理由
aratayu + 8 謝謝您的文章,很喜歡!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1-12-7 22:31 , Processed in 0.06828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