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全職高手│喬莫] 劣質互補 [G](哨嚮設定,正篇完)

[複製連結]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3:09
顯示全部樓層

21.煉鐵成鋼

  武鬥派嚮導這個名詞雖然是謠言兼玩笑,但喬一帆個人的綜合戰鬥力不容小覷則絕對是事實。儘管準哨兵時期術科常年吊車尾,但他的基礎格鬥能力其實放在普通人之中還是超水平的,再加上擁有嚮導能力後,喬一帆不斷地嘗試著將精神力的應用融入格鬥中,除了感知他人的思緒以預判行為之外,他也開始將精神攻擊與身體格鬥合併運用,無論是在格鬥的同時鑽對手的空隙進行精神攻擊、或是利用精神攻擊使對手身上出現空隙,年輕嚮導對這方面的掌握可以說是越來越靈活了。

  就如同葉修所預期的,喬一帆真的有很不錯的嚮導資質。

  ……不過走的路子好像也不太一般。

  畢竟一般而言,嚮導是不會在爭鬥中實際加入戰局的,通常只會在後方作為哨兵精神上的支柱。偶爾會有些實際協助戰鬥的嚮導,也只是以狙擊掩護哨兵的攻擊、或是用精神力與敵方的嚮導對抗,會遇到肢體接觸的格鬥行為相當少見、甚至可以說沒有。且若對方真的突破了哨兵的防線欺近嚮導,無論對手是哨兵還是嚮導,身為嚮導最好的防身方式依然是比對方更快更準更犀利的精神攻擊。

  而喬一帆練出的攻擊模式,卻是他與哨兵一起投入格鬥之中才有辦法令情境成立並使用的招式,還是對方不知自己嚮導身份時效果最好的偷襲手段,別說遠超過「防身」的程度了,哪個嚮導會想到用這種方式「玩命」呢。

  窗邊的那兩個男人,喬一帆在剛放出感知探索時就接收到了他們的思緒,戰意並不高昂、似乎在這團體中並不屬於攻擊力的一群,他判斷自己縱使不用精神攻擊也能將他們快速擺平,因此才讓自己的哨兵去對付另一個更棘手的對象。

  而莫凡儘管不清楚箇中緣由,但也藉此明白了自己嚮導的實力在什麼程度,這才意識到先前幾次想將對方護在身後的想法實在太過幼稚,且將自己交由對方指揮的選擇又是多麼正確。

  相較於自己可能一點都不瞭解自己的嚮導,他的嚮導卻是連他腦子角落裡的思緒都一清二楚呢。

  「……」想通了什麼的莫凡沉默地喚出自己的精神嚮導,令牠不准離開年輕的嚮導後,反手將衝過來的一個人打昏,而後轉過身背對他的嚮導。

  ──面對著敵人。

  『接下來呢?』

  喬一帆呆了半秒,很快地也喚出了自己的精神嚮導,笑著背對自己的哨兵:『斑比衝向誰你就打誰。』年輕嚮導的感知範圍是放在整個據點的,這種程度的指揮並不難。

  『……斑比?』跟小鹿一起衝出去的莫凡,一邊拋出錯愕一邊按倒一名目標。

  『小鹿嘛,方銳前輩取的。』閃過刺來的匕首,喬一帆將人誘到某個方向,而後巧妙地換位,將對手交給從外頭新加入戰局的某個哨兵接手,『這麼說來,你的臭鼬取名字了嗎?』

  『……精神嚮導需要名字嗎?』避開了被唐柔打昏而倒下的男人,莫凡衝向下一個目標。

  『要相處一輩子,有名字比較方便。』不著痕跡地安撫了某個哨兵過於躁動的情緒,喬一帆見現場被壓制得差不多了,開始專注於感知是否有漏網之魚。

  『如果還沒有名字,我可以叫牠花嗎?』小嚮導不知怎麼地有點興致勃勃。

  『……隨便。』真成了小鹿斑比了。

  有了斑比的指引,莫凡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礙手礙腳,不會多事地反而造成他人的阻礙、更能確實地補上團體中出現的漏洞。而他優異的體能與五感素質更藉此完全發揮了出來,快速而精準的攻擊往往便將敵人一招放倒,且敵人還沒躺好呢、他已經出現在另一個人身邊並出手了,對方根本不曉得有人接近自己就已失去了意識。普通人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配合精準得噁心的時機掌握直覺,使旁人看來那身影幾乎有如鬼魅一般。

  最後,這次任務完成的時間,整整比葉修預估的少一半,這還沒算上預計莫凡出差錯而增加的時間呢。以至於收到唐柔傳來任務完成的回報時,待在臨時指揮室的某第一嚮導難得地傻住了。

  事後葉修聽了喬一帆的報告,哈哈大笑了好一陣,而後拍了拍年輕嚮導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勸著。

  「聽前輩一句,太寵哨兵也不太好,會讓他們嬌生慣養的,知道嗎?」

  「……欸?」喬一帆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否則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違和呢?

  「不是說這種這方式不好,只是這樣一來,如果你們任務需要分開時怎麼辦?永遠都讓你的精神嚮導帶著這絕不是長久之計。」優秀的哨兵,必須學會在任何團隊中都發揮得出一定程度的實力才行。

  「啊,我明白了,謝謝前輩。」理解地點頭,年輕嚮導頓了頓,才接著說:「不過我覺得……莫凡沒問題的。」

  「哦?」

  任務進行到後半時,喬一帆就察覺到,自己哨兵的速度似乎變得更快了──不是攻擊上的加速,而是搶先判斷出了下一個目標,在斑比做出指示前,莫凡便已瞄準了那個人、幾乎是跟嚮導的精神嚮導同時衝過去的,而且正是正確的選擇。

  「──我想,莫凡可能也在學習。」

  而且學習的速度令人訝異。

  眨了眨眼,葉修看著年輕嚮導清澈而信任的眼神,有些欣慰又有些寬心地勾起了微笑。

  「我再幫你們安排幾次見習吧……等莫凡沒問題了再讓他單獨見習試試,這方面的判斷也交給你可以嗎,一帆?」

  「是!」



  在葉修原先的計劃裡,喬一帆的存在只是為了勾起莫凡對於同伴與隊友的認知,隨後再藉機引導莫凡觀摩喬一帆的團隊配合──在這方面,年輕的嚮導簡直優秀得和他的哨兵是兩個極端──而在年輕哨兵學習的途中,葉修打算稍微施加點暗示讓莫凡逐漸增加「隊友」的認知數量、以擴大團隊合作的對象,逐步讓已孤僻習慣的新人哨兵融入團體中。

  而兩個小年輕的做法,實在是出乎葉修的意料──他真正訝異的不是想出了這個方法的喬一帆,而是莫凡竟有如此強大學習力,能讓本來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行為反而成了一個絕佳的過渡跳板。

  說起來,其實莫凡的頭腦很好,且因為堅持又有耐性所以各式訓練也學得很快,惟獨就是個性太執拗、加上不太與人交流讓人不知如何是好,因此總是需要在「說服他學習」這個部分花大筆心力,只要能開竅反而就不用太擔心了。

  或許喬一帆就是透過精神連結獨有的感知,直覺地察覺到了搭檔已經有了學習的意願,才會順水推舟也說不定……不過本人大概也沒有自覺。



  一個月後,莫凡便通過了團隊任務見習的標準,正式成為了能獨當一面的哨兵。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4:01
顯示全部樓層

22.新年大會

  新的一年,象徵新的開始,向來都是人們暫時放下各種煩惱、愉快地迎接並慶祝的日子。在這特別的節日,縱使是備受聯盟束縛的哨兵嚮導,若是有家眷的,也會被特許輪流回家過年,幾乎是他們整年僅有的假期。因此每接近這段時間,各塔內總是會隱隱瀰漫著一股浮躁興奮的氣氛,就算輪休代表著上工時不成比例的大批事務,仍抵擋不住眾人對這節日的期待。

  準哨兵時期,喬一帆也是每次都會回家過年的。不過今年稍微不同,由於他身份的特殊、加上那份公告給家裡造成的壓力還未減退,年輕的嚮導考慮過後,決定今年還是先不要回家比較好。而他的父母儘管想念也心疼他們的孩子,但也同樣擔心喬一帆回家後反而會飽受不知情左鄰右舍的壓力,因此也僅在短暫的遲疑後雙雙同意了。

  於是,今年,喬一帆將在塔內迎接他成為嚮導後的第一個新年。

  然而現實卻似乎還不打算讓他平平穩穩地在興欣塔裡過個舒適的好年。

  「啊,太好了,我還在想你要是回家去了該怎麼辦呢。」接過喬一帆請求留在塔內過年的申請,葉修眉開眼笑,「畢竟是臨時決定的,我也怕強人所難……這樣正好。」

  「咦,前輩,有什麼事嗎?」

  葉修抬頭看向年輕的嚮導,無論表情或心中情緒都露骨地流露出勝券在握的得意,偏偏眼神盯得對方動彈不得、像是隻被蛇盯上的青蛙毫無反抗餘地。

  「今年的新年大會,老闆娘和我希望你和莫凡能代表興欣塔出席。」

  SG聯盟C區的新年大會,也是C區的盛事之一,分為對外公開的廣場表演與對內的SG聚會兩個部分,主要目的是展示聯盟C區的軍事力量、並犒賞各塔這一年的付出,性質有點類似C區總領辦的尾牙。而通常能參加這場盛會的、各塔所派出的代表,除了各塔長與雙部長之外,就是該年功績超群、或是升官進爵需參加聚會中受勳儀式的哨兵嚮導。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各塔互相較勁、威嚇、制衡、炫耀自己戰力的場合。

  因此喬一帆完全不能理解這樣的場合怎麼輪得到自己出席。

  「怎麼不能?你們可是興欣的第一對搭檔呢,當然可以作為代表了。」葉修對於年輕嚮導的退縮嗤之以鼻。

  ……那是因為興欣塔就只有這麼點人啊,他們跟那些戰果碩碩的頂尖搭檔比起來根本只是小拇指好嗎,因為這種原因被派做代表就好像三歲小孩拿著塑膠假幣向億萬富翁炫耀自己錢多一樣啊!

  「戰果碩碩?還不就只是些老傢伙嗎,比起來,我們充滿未來的年輕人才有價值多了。」葉修繼續嗤之以鼻,還連遠方的老戰友都一起鄙視上了。

  「……」

  看著喬一帆持續欲言又止的模樣,葉修忍不住嘆了口氣:「一帆,你已經是個厲害的嚮導了──我沒理由說謊的,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這個年輕的嚮導最大的問題就是常常低估了自己,雖然不完全是缺乏自信,但確實是謙虛得太過頭了點。

  然而葉修不明白的是,在旁人眼中,應該是他自己的自信太過膨脹了才對。

  「是……對不起。」葉修如今對喬一帆來說已如師如父,因此聽到對方這麼認真地對自己說這些時,年輕嚮導竟瞬間有點想掉淚的衝動。

  「而且我說的那些也都是真的,那幾個傢伙都老了,也是找接班人的時候了……我估計今年會場上反倒會有一堆年輕人。」葉修的微笑變得狡詐:「既然要比年輕新秀,塔齡最輕的興欣怎麼能輸?」

  於是出席新年大會的人選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除了陳果、葉修、及蘇沐橙三位之外,哨兵代表派出了唐柔跟莫凡、而嚮導代表則是方銳跟喬一帆。

  本來陳果還想拉上魏琛的,但那位年長的哨兵聽了之後直搖頭,慌張地表示他想回家過年,而後假一到就立刻跑得不見人影了。

  「哼,逃避自己的徒弟算什麼好漢。」某年長嚮導如是說,「只不過是個廣播障礙嚮導,至於躲成這樣嗎?」



  *



  由於代表了塔、又是參加從小時候開始就嚮往著的傳說中的盛會、且還是他第一次以嚮導身份出席聯盟正式場合,喬一帆從大會一週前就緊張得腦子都有些打結了,自主訓練時失誤頻傳不說,甚至連吃飯都心不在焉、常一分心就打翻些什麼東西,令身邊的好友哭笑不得。

  而相較於喬一帆的失態,同樣是第一次代表塔出席正式場合的莫凡倒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該訓練就訓練,好像他的不動如山性格依然在這種時候特別發揮了效用。

  除去某隻黑色的小動物越來越常不受控制地在其他哨兵嚮導視線中一閃而逝之外,其他一切如常。

  而等喬一帆終於逐漸冷靜了下來,新年大會也近在眼前了。



  「哦,不錯嘛,果然是人要衣裝啊。」

  「那成語是稱讚嗎……是我們家這對哨兵嚮導素質好,這身軍禮服穿起來才能這麼帥!」瞪了葉修一眼,陳果卯足全力地偏心稱讚著。

  「真不錯呢。」唐柔微笑,視線毫不避諱地來回在兩人身上轉著。

  「聯盟特別訂做的軍禮服看起來就是登對!來來來,看這裡,別動,大哥哥拍幾張。」

  「唉呀,這光視覺上我們不就贏定了嗎?」

  「我說方銳,你拍是可以,別傳給老林了啊,戰前通敵可是大罪。」

  「說什麼呢,就算是老林我也不會放水的,今年這場勝利鐵定是我們的!」

  喬一帆聽著各位前輩七嘴八舌地胡說八道,臉上燒得只想在一旁挖個坑躲進去。

  啊,花跳過來了。果然莫凡也挺緊張的……

  因為思緒混亂而慢了好幾拍才察覺到哨兵的情緒也不太平靜,喬一帆趕緊快速安撫了下對方,而後便見莫凡立刻轉過頭來,漆黑如墨的雙瞳直盯著自己。

  『……很適合你。』

  『你也挺帥的。』喬一帆笑。

  年輕哨兵快速把頭轉了回去,一時也沒有餘暇把自己的精神嚮導叫回來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4:46
顯示全部樓層

23.代表興欣

  「……呃、前輩,請問大會上有什麼該注意的嗎?」

  「別人問你是哪個塔的時候,『興欣』兩個字記得講得大聲一點,還有別忘了把塔徽亮給對方看。」興欣初成立不滿兩年,的確可能有些較年輕的哨兵嚮導認不出塔徽。

  「欸?」

  「啊,記得能吃的時候就吃飽點,被人纏著說話之後就不會有時間吃東西了,相信我。」方銳從旁湊了過來,語重心長。

  「……」這才第二次參加大會的陳果因為不確定這些似是而非的話到底是不是胡言亂語,竟也不曉得該不該阻止兩個老不正經的嚮導繼續誤人子弟。

  「遇到別塔挑釁的話怎麼辦呢?」也是第一次參加大會的唐柔很興奮地跟著發問了。

  「雖然我不覺得有人會在大會上這麼不理智……但對方如果先出手可以打回去,記得要後發先至。」

  「葉修!」

  「一定要對方先出手才能出手,這樣我們才算正當防衛。」

  「我知道了。」

  「……」

  「柔柔的話,應該只會被搭訕吧。」蘇沐橙忍不住笑了,看著貌似在期待挑釁的唐柔,「難道對你來說那算挑釁?」

  「我就是怕這樣,才說對方先出手才能出手啊。」葉修故意擺出一臉高深莫測,「這樣我們就能說是對方性騷擾了。」

  「……」陳果放棄了。

  「哎,快到了。」看了眼窗外,蘇沐橙笑著打斷葉修還想繼續的扯皮,拍拍略顯僵硬的年輕哨兵嚮導們,「看,那就是C區總部。」



  由於C區地廣,各塔的所在地離總部都有點距離,因此大部分的塔代表都會在新年大會前一兩天就先抵達總部、以便做好各種準備,興欣等人也是一樣的。

  因此儘管大會尚未開始,各塔的龍爭虎鬥早已在暗中打響了。

  「陳少將、葉少將、蘇中校,你們今年來得真早啊。」一行人剛踏進大廳,門邊就有個嚮導笑瞇瞇地上前打招呼。

  「我們今年來的人比較多,當然要提早一點來準備了。」似是而非的理由被葉修說得那是一個理直氣壯,還邊說邊朝對方身後望望,「倒是你們,今年不會還是只有三個人來吧,小江?」

  「怎麼會呢,我們輪迴的哨兵今年搶這名額可是搶得特別踴躍呢。」不知是不是錯覺,江波濤說著似乎還往葉修身後瞄了一眼,「不過嚮導還是只有我一個就是了,方中校回家陪老婆去了……因此還請前輩手下留情。」

  「這可不行,倒是可以接受你們戰前投降。」

  「哎呀呀,這是不可能的。」

  「話說小周呢?沒你在旁邊他沒關係嗎?」有點受不了這兩個人對話的氣氛,方銳忍不住插嘴。

  「我們的其中一位哨兵好像找他有些『哨兵的對話』要說,我不好意思待在那,才出來溜達的。」江波濤又往方銳身後瞥了一眼,微笑。

  「……沒有你,小周能跟別人『對話』嗎?」方銳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畢竟是我們輪迴的人,早就習慣了。」其實那位哨兵只是想找人聽自己說話而已,所以周澤楷反而是最適合的對象。

  而自己是因為故意亂出主意鬧得那位哨兵發窘、才被周澤楷「請」出來的這件事,江波濤當然不會說了。

  「興欣塔的各位,您們的房間在這個方向,請跟我來。」這邊的對話差不多告一段落,那邊蘇沐橙也已經辦好興欣眾人的身份確認,只見總部的人員有禮地微笑、時機正好地發話,指引著他們方向。

  「那麼,我們晚會上再見吧,葉少將。」見狀也不再硬繼續對話,江波濤行了個禮,在原地送走興欣眾人後,轉身繼續他的溜達。

  感知得到雙方的情緒、因而聽得懂對話裡言外之意的喬一帆現在是愈發緊張了。自己在這裡可是代表整個興欣塔的啊,然而別說想辦法給興欣爭光了,在這些厲害的哨兵嚮導中,自己能不能不給自己塔拉黑都是問題吧……

  「別在意剛才的對話,那跟你們沒關係。」一句安撫的話語恰到好處地在年輕嚮導身邊響起,喬一帆抬起頭,正對上葉修溫和而蘊含自信的眼神,「不用管那些示威與勾心鬥角,你們只要知道,你們是我選出來的──你們絕對有資格代表興欣。」後半句他特別揚起了聲音,視線也掃過了三名正以各種不同方式緊張的生力軍。

  「是!」



  *



  「英傑,你能管好小白嗎?我有點熱。」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劉小別有些困擾地看向從幾天前開始就一直心浮氣躁的後輩。

  「欸!對不起前輩,我沒注意到……」強硬地將自己的精神嚮導喚回精神領域,高英傑慌亂地道歉,還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別這麼緊張,新年大會沒什麼的,你就當作去見世面交朋友看表演吃東西就好了,別有壓力。」以為對方的失態是因為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盛事,劉小別很好心地安慰著。

  「啊……呃、不是這樣的……」不好意思說出真正的原因,高英傑吞吞吐吐地,話只說了一半就沒了聲音。

  「……」感知得到年輕哨兵的思緒,卻因不瞭解對方而不明白佔滿高英傑心思的那個人到底是誰,許斌也不知從何糾正劉小別的安慰,只能繼續保持沉默。

  知曉來龍去脈的袁柏青則是有些不安地頻頻往微草哨兵管理部部長的方向望。

  然而早已猜到年輕哨兵此行情緒必定會大起大落的王杰希,只是抬眼看了小後輩一眼,沒什麼表情變化,也沒有要說點什麼的打算。

  反正,該說的他都已經說過了,而他選出的哨兵、不會是那種不知輕重的孩子。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5:31
顯示全部樓層

24.重遇故人

  因為距離總部最近,微草塔的代表歷年都是掐著點到達總部的,等王杰希一行人進了晚會會場,各塔代表早已都在裡頭,哨兵與嚮導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有的只顧著和自己塔裡的夥伴加深感情、有的則是跑去別的塔那兒串門子去了,說話的聲音此起彼落、一刻都不得安寧。

  新年大會前一晚的晚會,本來就只是給各塔代表接風洗塵的招待聚會,因此不同較於正式的大會,並沒有聯盟的高層出席,與會人員還是比較放鬆的,也沒有那麼多顧忌,要不是還記得這裡是聯盟總部,大概早就鬧開了。

  剛踏入會場,高英傑的精神嚮導、一隻純白的雪貂就不由自主地出現在他的肩上,圓滾滾的眼睛望了眼自己的主人,便探頭在半空中嗅了好一會兒,這才轉回朝高英傑輕輕叫了一聲。

  而以很快的速度往會場之中來回尋找著的高英傑也意識到了。

  一帆不在這裡……他、沒有來嗎?

  「呦,大眼,你們今年還是這麼準時啊。」

  就在沮喪的情緒逐漸由心底升起、包圍微草塔的年輕哨兵時,一聲慵懶的招呼正巧自他們身後的門口處傳來。



  *



  待時間差不多了,才在各自的房間換上軍禮服,並與興欣的眾人在約定好的交誼廳會合時,喬一帆已經重新收拾好心情,不再是緊張得差點連自己都不認識的狀態。葉修先前的那番話語是一劑強心針,而穿上了這套自己從未想過會這麼早穿上的軍禮服,則是讓他真正理解到自己確實能站在這裡的定心丸。這套衣服所象徵的認同與承認,不只來自自己的前輩與上司,更來自塔內的夥伴、來自整個SG聯盟。

  他是興欣的嚮導。

  踏踏實實地認知到這個事實,反而讓年輕嚮導的心情平靜了下來。他還是緊張的,但並不慌亂,而是轉化成一種帶著興奮的蓄勢待發。

  搞不好是被唐姐傳染了也說不定。

  感知到不只是唐柔、連莫凡都湧起了差不多的情緒時,喬一帆忍不住笑了。

  ──直到他在接近會場時,感受到了一股他只感知過一次便記憶猶新、熟悉又陌生的溫柔思緒,喬一帆的情緒才又出現了變化。

  「……英傑?」



  儘管早在葉修說各塔今年應該都會派年輕一代作為代表時,喬一帆就有預期到自己的好友有很大的機率會出席,但他實在沒想過再相會的方式竟然這麼突然、令人毫無心理準備。

  「一帆!」

  就算不透過感知,他也能從對方那一望見他便瞬間亮起的雙眸中感受到好友的欣喜,那彷彿從雲後透出陽光的情緒實在是太過耀眼,令年輕嚮導完全反應不過來該說些什麼當開場白,更在意識到之前、對方便已撲進了他懷中。

  「……」

  除了相擁的兩個人,在場的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一旁的某個年輕哨兵瞬間僵了一下。

  而喬一帆直到花爬上了自己的頭頂、和對面的白色小傢伙互瞪時,才反應過來現在這樣好像不太妥當。

  「……英傑,好久不見了。」稍微對好友施加點暗示讓對方無意識地放鬆力道,喬一帆巧妙地脫離對方的懷抱,握著高英傑的雙手,「真高興能再見到你,我……」然而年輕嚮導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段時間裡,實在發生了太多事,無論是自己、或是對方……到底該從何說起呢?

  再加上、聯盟的那份公告……高英傑不知道他轉化的真相,儘管目前他感受到的仍是朝自己投來的大把正面情緒,但誰知道對方對於那件事又是做何感想呢?

  喬一帆早有覺悟,那份謊言會讓自己踏入這場大會時引發不少猜測與議論,但他實在沒把握若眼前的好友也做出相同的行為時,自己能不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這個事實。

  不過喬一帆這瞬間的糾結,身為哨兵的高英傑當然不會察覺的:「我也是!見到你真高興,一帆。我好想你──」

  「嘖嘖,大眼,你們不帶這樣的吧,一來就想把我們興欣的嚮導拐跑啊?」

  「……在我看來,是你們拐了微草的明日之星才對。」突然被扣上了奇怪的罪名,王杰希卻一點都沒有動搖,很平淡而流暢地頂了回去,還順便幫自己家的哨兵載高帽子:「而且不懂得主動追求嚮導的哨兵不會是好哨兵。」言下之意就是眼前高英傑的行為是經過身為部長的他默許的。

  「不懂得適時交出主動權的哨兵才不會是好哨兵。」葉修也照樣造句得相當迅速。

  「這方面我們永遠達不成共識,還是停止吧。」

  兩位部長略嫌幼稚的拌嘴,恰到好處地提醒了高英傑方才的行為有些失態,令微草的年輕哨兵不禁微紅了臉。但他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更率直地望向那如今已是位嚮導的好友,反過來握住了對方的手。

  「一帆……那個、自從知道你是個嚮導之後我就一直在想……

  「──你能、做我的嚮導嗎?」

  「……欸?」

  「……」

  「……王大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要臉了。」

  「還沒你厲害,好說。」

  「欸、等等、等一下,英傑。」儘管有預想過好友可能對自己產生的排斥、卻沒有料到對方竟是提出了這樣完全相反的請求,喬一帆一下子被嚇得有點呆。反射性地透過精神連結安撫莫凡並拜託他別當場發作後,年輕嚮導半恍惚地將肩上的花抓至懷裡摸了摸,才終於感覺到自己腦中的結通暢了點,「英傑……你是因為看過那份公告才會這麼說的吧?但是……為什麼?」

  「……我一直都看著一帆,所以雖然不確定那份公告和那些謠言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我知道一帆因此受到多大傷害。」可能是沒想到好友竟會如此反問,高英傑露出苦笑:「一帆你感覺得到我的想法吧,怎麼會這麼問我呢?」

  他當然感知得到。

  高英傑打從提出邀請後便對他撤了表層的精神障蔽,因此喬一帆對於好友在這件事上所抱持的想法一清二楚。

  他的好友非常瞭解自己當初對於成為一個哨兵的嚮往,因此也最明白轉化成嚮導的打擊對喬一帆而言有多大。對於承受著這樣傷害的好友,儘管只是想像著,高英傑便感到焦急且心疼,他不希望對方繼續獨自擔著那些傷害。

  想要保護那個人。

  想要替他擋去傷害。

  想要跟那個人在一起。

  想要實現那個並肩戰鬥的夢想。

  想要成為他的搭檔、他的哨兵。

  想要……我喜歡他。

  就連高英傑自己也說不清這些心情是在這段時間受思念與擔心催化而生的,或者根本是早就埋藏在心底、只是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然而,那些原因也早已不重要。

  他想要對方成為他的嚮導。他只要確定這個就夠了。

  然而喬一帆卻沒有預料到自己的好友竟會產生這些想法,直到如今感知著對方的思緒,他才意外自己竟然沒有往這方面去想過。

  的確,他的好友一直都是如此溫柔、一直都是如此為他著想,再加上那個他們曾經一起仰望過的夢想,對方會產生這樣的結論其實並不能算是出乎意料。

  但喬一帆不僅從未有過類似的想法,甚至在聽見對方提出這樣的提議、感知到那些一如往常溫柔的思緒時,他也未曾有一丁點認同。

  他們的想法沒有交集了……究竟是因為自己改變了、還是對方改變了,或者是他們彼此都變了?

  「……我瞭解了,謝謝你,英傑。」

  「一帆……」

  「但是,對不起,我不會答應。」

  「欸?為什麼、一帆──」

  「英傑,我有搭檔了。」喬一帆勾起抱歉的微笑,放手讓心情終於變好了的花爬上自己的肩膀。

  「咦?」

  錯愕地眨眨眼,高英傑看著那隻自己一直以為是好友精神嚮導的臭鼬,見牠那副針對自己面露不善的模樣,才恍然大悟他誤會了什麼。

  可能、不是他太遲鈍而誤會,只是他不願往那方面猜想。

  全憑直覺,微草的年輕哨兵準確無誤地望向了好友身後那面無表情的年輕哨兵,對上了那以漆黑的表象強行壓抑著激動情緒的視線,四目相接。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6:21
顯示全部樓層

25.我的哨兵

  SG聯盟規定的軍禮服樣式,哨兵為黑色的短版西裝、嚮導則為白色的長版西裝,且各區皆有各自固定的設計。然而為了禮遇已搭檔的哨兵嚮導,聯盟特別允許每對搭檔在軍禮服做相同的修改,算是獎勵他們的配對成功、也是迎合哨兵嚮導天性讓他們宣示主權的方式。

  而經過精神連結的短暫溝通後,喬一帆與莫凡幾乎是瞬間就達成了修改的共識。

  直到正眼看向那名從未出聲的年輕哨兵,高英傑才發現對方的軍禮服雖然是黑色的、但卻是與嚮導軍禮服相同版式的長西裝。而仍然對自己溫柔地笑著的嚮導好友,身上穿著的白色軍禮服則是哨兵的短版式。

  不得不說,這樣的修改其實非常適合他們。在這幾個月裡,正在生長期的喬一帆已經長得跟莫凡差不多高了,身材也成長為更加漂亮的比例,再加上那謙和卻精明的氣質,較為幹練的短式西裝更是襯得他整個人英氣非凡;而莫凡那在哨兵中偏纖瘦的體型縱使受這段時間的訓練依舊沒有多大改變,相較於略顯單薄的短式西裝,長版西裝反而更為穩重,配合那孤僻到幾乎生人勿近的表現,原來的不近人情便突然變得霸氣了起來。

  儘管兩名小年輕之所以會這麼決定的理由,只是喬一帆不喜歡長西裝的累贅、而莫凡覺得布料多一點比較有安全感,並沒有想那麼多,但這特殊的決定確實使人眼睛一亮。

  且高英傑也因此稍微理解了喬一帆拒絕自己的理由。

  身為一個哨兵,他捫心自問,自己是不會接受這種修改的。

  ──所以他不會成為喬一帆想要的哨兵。

  「原來如此……」高英傑忍不住喃喃自語。

  感知到了好友的思緒,在意外對方竟因此解讀到了這麼多自己都沒意識的事情同時,喬一帆也不禁稍微鬆了口氣,精神力溫柔地探向了對方的精神領域,給予一個恰到好處的輕巧安撫後,他透過精神連結示意莫凡往前站到自己身邊,輕輕地做了個深呼吸。

  「──英傑,他叫做莫凡,是我的哨兵。」



  *



  本來只是接風洗塵的普通招待晚會,卻因為一場小年輕們的修羅場,變得有趣了起來──這是那天晚上所有晚會參與人的感想,當然、是除了當事人之外。

  由於哨兵們強大的聽力、及嚮導們特殊的感知能力,儘管喬一帆與高英傑的對話全是發生在會場外,場內的哨兵嚮導們仍都一字不漏地觀賞完畢,而為普通人的塔長們也都在下屬的直播轉述中完整得知了來龍去脈。因此當興欣與微草代表終於踏入會場時,全場立刻不自然地安靜了下來,而後在幾個小年輕感受到大把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剎那,那些目光又突然很有默契地一同移開,場內再度恢復了原來的嘈雜,彷彿他們感受到的那瞬間只是個錯覺。

  不過那當然不是錯覺。仍感知得到在場人們的表層思緒,喬一帆知道那些人還在談論著他們──尤其是、身上本來就充滿話題的他。

  部份高層是知道他和莫凡轉化的真相的,因此只對於他們兩人竟成了搭檔充滿訝異、並揣測著興欣派他們作為代表的用意,而那些只能透過公告與謠言來推測事實的,則是毫不掩飾地朝年輕嚮導投來了猜疑。儘管大部份有一定地位的哨兵嚮導都對聯盟的行事方式有深刻瞭解,因而對那份公告的真實性抱持懷疑的態度,但喬一帆由準哨兵轉化成了嚮導也是事實,在無法得知真相的情形下,他們也不免多作聯想。

  就算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實際直面地接收那些思緒,還是令年輕嚮導不由自主僵硬了起來。

  「……」

  就在此時,另一隻戴著手套的溫暖掌心、握住了他的。

  喬一帆反射性地抬頭。他的哨兵還是一如往常地不言不語也沒表情,甚至連眼神或精神溝通都懶得(?)傳達點訊息給自己,好像就只是待在那兒、並沒有其他特別的用意。但年輕嚮導還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他在這裡,就待在這裡。

  原來,這麼簡單的一件事,竟可以讓人如此安心。

  同時感知到其他人此時才慢幾拍發現他們兩人軍禮服的特殊修改,因而引起另一波不同的驚訝與議論,一個晚上情緒就經歷多次變化的喬一帆,這時反而有些想笑的衝動。

  他好像可以理解自家嚮導管理部長對於今年新年大會如此期待的原因了。

  感知到一大群優秀哨兵嚮導們錯愕意外的情緒,確實挺有趣的。



  *



  「哎呀,年輕人開竅得挺快啊。」感知到喬一帆的情緒變化,葉修在放下心的同時,也有些欣慰與感嘆。

  「真不愧是我們興欣的嚮導,就是有資質!」方銳非常滿意。

  「有什麼資質?不要臉還是猥瑣?葉修你們別帶壞了聯盟的未來與希望行不!」本想來套一點小年輕的八卦,卻馬上接收到了猥瑣二人組志得意滿的思緒,張佳樂忍不住吐嘈。

  「把他們養得和我一樣怎麼能說是帶壞呢?我可是聯盟第一嚮導呢。」

  「呸呸呸,自己說不害臊啊。」

  「比你自己說四亞嚮導好一點。」

  張佳樂放棄對話,直接給了葉修兩根中指。

  「把他們養得和我一樣怎麼能說是帶壞呢?是吧老林。」早就感知到老搭檔的接近,方銳很迅速地複製貼上。

  而林敬言還沒開口接話,張佳樂便急躁地先插嘴了:「老林你可不能倒戈!」

  「說什麼呢,老林站哪邊還不知道呢,哪能說是倒戈,這說法也太不公道了。」葉修很不諒解似地搖搖頭。

  「就是就是。」方銳很堅決維護自己哨兵的位置。

  「咳,我只是想說,」終於找到時機說話,林敬言慢條斯理地把剛擦乾淨的眼鏡戴回去,「如果要養幾個像方銳這樣的嚮導,勸你們最好也要準備幾個像我一樣的哨兵才行。」有著斯文氣質的哨兵微笑。

  「……」

  葉修和張佳樂一齊轉頭看向另一位嚮導。

  而興欣的猥瑣大師當機了。

  「啊,對了,我來是有些話想跟方銳說的。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那我們就先失陪了。」還是笑著,已有些年紀的哨兵就這麼順理成章地將自己的嚮導帶離開現場。

  「……」

  看著兩人走遠的背影,這時的葉修和張佳樂突然變得有默契了起來。

  「「……該燒啊這是。」」

  對單身狗放閃,太不人道。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7:07
顯示全部樓層

26.突發狀況

  「你好啊,你是興欣的喬一帆對吧?我是雷霆的戴妍琦。哎呀終於有年紀差不多的嚮導了呀,我還在想來這裡的年輕人都是哨兵該怎麼辦呢,太好了,我們來聊天吧!」

  「欸?啊、你好……」

  「妍琦,注意素質!」一名年紀和蘇沐橙差不多的男性哨兵走過來按住了嚮導女孩的肩膀。

  「明明是部長自己說可以在晚會上多多跟別人交流的啊……」

  「但也沒叫你忘掉女孩子的矜持啊。」

  「我有記得嚮導的矜持不就行了嘛。」

  「……」

  經由感知判斷出眼前這兩人儘管尚未連結、卻存在著奇妙的火花,喬一帆趕緊在兩人鬥嘴轉變成吵架之前有禮地告辭。

  雖然花還在自己肩上,但莫凡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得不見人影了……就算透過感知確認對方還在會場裡、所接收到的情緒也依然平靜,然而有鑑於自己哨兵那拒絕與人交流的個性,喬一帆還是覺得沒見到人就無法放心。

  畢竟莫凡其實挺表裡如一的,情緒反應也和外在表情一樣不明顯,有時碰上嚴重狀況時也不一定會起很大波瀾……因為他本人並不認為那是強忍,而是真的不在乎。

  這種幾乎什麼也不在意的冷淡反而更令人擔心。

  由於會場中幾乎全是較高階的哨兵嚮導,各自精神障壁的架設自然也都相當嚴實,流露在外的思緒較少,因此對於年輕嚮導感知的壓力反而沒有平時在興欣塔中的大。就算有些刻意朝自己投來的輕巧試探、免不了干擾到他的心神,在這種環境中喬一帆理應仍能更快找到他的哨兵才對。然而不知怎麼地,他透過精神連結朝對方探過去的感知卻尋不著準確的方位,彷彿對方的精神圖景像是一幅被打了馬賽克的畫作、朦朧而捉摸不定。

  探了一段時間後喬一帆也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他並沒有掩飾精神力探詢的動作,莫凡應該會察覺搭檔正在找自己的。但年輕哨兵並沒有任何動作,不僅沒有透過精神連結傳來的回應,甚至連精神波動都沒有任何起伏,完全半點反應都沒有。

  正常活人的思緒不可能平靜到如此地步的……難道說,莫凡又對他架設了精神障壁?

  由於花並沒有消失、這次感知到的感覺也與之前的精神障壁不同,因此喬一帆剛開始並沒有想到搭檔架設了精神障壁的可能性,況且對方也實在沒有在此時此刻做這種事的理由。

  但當年輕嚮導進一步朝搭檔的精神領域釋放精神力、卻觸碰到一面宛如毛玻璃般的障礙時,他幾乎能百分之百確定那是精神障壁沒錯了。

  比起又一次被搭檔架設精神障壁的打擊、更擔心莫凡是不是遇到什麼狀況的喬一帆不禁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正蹭他脖子蹭得很歡快的臭鼬:「花,莫凡怎麼了?」

  然而向來很機靈的花此時卻好像沒聽懂年輕嚮導說了什麼,聽著聲音抬頭看向主人的搭檔,圓滾滾的黑眼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半晌還伸出舌頭親暱地舔了喬一帆一下。

  雖然年輕嚮導向來都不介意被搭檔的精神嚮導如此親近,但以莫凡的個性,應是不會讓自己的精神嚮導如此「放肆」的,也就是說現在花的行為並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無論是沒有餘力、或是沒有察覺,都代表哨兵可能陷入了某種自顧不暇的狀況。

  喬一帆的心沉了下來。

  「花,你現在還能找得到莫凡嗎?」

  臭鼬的小眼睛又眨了幾下,而後歪著頭,竟靠在喬一帆的臉旁邊打起了瞌睡。

  「……」精神嚮導反映著其主人的內心與精神狀況,見到花如此失常的狀態,讓年輕嚮導更擔心他的搭檔了。

  正當喬一帆思考著這種狀況放斑比出來找自己的搭檔不知道有沒有用、同時有些盲目地在會場中找人時,他的肩膀突然被人從後方拍了一下。轉過頭一看,對方是位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哨兵,臉上帶著明顯不安的神色。

  「喬一帆、對吧?……呃、我是霸圖的宋奇英。抱歉,你的哨兵出狀況了,能來一下嗎?」



  *



  縱使宋奇英比著的地方黑壓壓地站著一群年輕的哨兵,喬一帆依然很快地便從中找到了他的哨兵,視線定下目標,前進的腳步也因焦急而快了起來。

  「莫凡!」

  除了不知道什麼原因而低著頭的莫凡之外,在場所有哨兵都在聽見這聲呼喚後一齊轉頭望了過來。見到由宋奇英帶著的喬一帆後,所有人臉上突然都露出了鬆了口氣的表情,然而仍掩蓋不住他們各自表露出的抱歉心虛與愧疚不安的情緒。

  不過這時的喬一帆根本沒有心思分析其他哨兵產生這些情緒的原因,他眼中只剩下狀況似乎比他預想得還糟的、他的哨兵,甚至慌張到連某種味道鑽進了鼻子裡都沒意識到。

  「莫凡你怎麼了?為什麼對我設下精神障壁?發生什麼事了?」他蹲下身想看清搭檔被頭髮遮蓋住的臉,卻沒想到才剛對上那漆黑的雙眸,便馬上被莫凡強硬地推開了。

  「……別過來。」

  「莫凡?」年輕嚮導有些錯愕。

  「呃、抱歉……大概是、我們的錯。」站在喬一帆身後的宋奇英搔搔頭,有些尷尬地開口解釋:「因為見大家都是差不多年紀的男哨兵,莫凡又是唯一有搭檔的,所以一不小心就開玩笑開過火了……」

  「誰叫他說什麼都沒反應,才會以為沒關係的嘛──」年紀看起來最小的的哨兵忍不住弱弱地抗議,隨即被隔壁的哨兵一記打在頭頂的手刀敲斷話語。

  「閉嘴小盧!」

  「曾哥你幹嘛打我!這明明是你說的!」

  「也沒叫你在人家嚮導面前說啊!」

  這時才透過感知分析在場哨兵的思緒,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的喬一帆有些又好氣又好笑。就算哨兵們把玩笑的內容遮蓋住了,他還是能猜出大概是哪類沒有營養的話題,畢竟自己以前在準哨兵訓練營也經常聽到。

  但就算知道了原因,被莫凡精神障壁阻擋在外的年輕嚮導還是無法確定搭檔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又為什麼推開自己、為什麼要架設精神障壁──

  「……咳,我猜,他可能是今晚受太多刺激了。」

  被幾個小年輕不知不覺弄得有點大的動靜給吸引了過來,連多位哨兵都沒有察覺他就站在後方的葉修尷尬地咳了聲,在幾名年輕人驚嚇著想行禮之前擺手阻止了他們,並看向自家有些慌亂的年輕嚮導,慢條斯理地說出自己的推測:「看這樣子,大概是結合熱。」

  喬一帆這時才反應過來,充盈著自己鼻腔的,正是他很少聞到、卻從不曾遺忘的青草氣息。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28:51
顯示全部樓層

27.心意相通(正篇完)

  「結合熱?症狀不符啊。」就在現場的小年輕們全都因為葉修一句話而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時,他的身後又傳來另一個較為嚴肅冷靜的聲音。

  「你懂什麼呢張新杰,我們興欣的哨兵本來就比較特別!」

  「……」

  「新杰,別聽他胡說。」一道霸氣威武的嗓音伴隨著面容粗獷的男人出現在張新杰的身邊。

  「就是!葉修的話誰信誰倒霉!」張佳樂站到了另一邊。

  「信我的話你早就不會是四亞了好嗎,張佳樂。」

  「我呸!」

  「韓部長、張部長、張少將!」直到宋奇英快速而標準地行了個禮,在場的年輕哨兵嚮導們才反應過來這一串來的都是些多麼可怕的大人物。

  「沒事,別緊張。我們只是看到奇英和興欣的嚮導在一起,所以跟來看看情況罷了。」最被人畏懼的韓文清卻最先擺手阻止了年輕人們的補行禮,並開口解釋。

  「差點以為你們霸圖換了風格,也想來拐走我們興欣的嚮導了。」

  「呸,以為全世界都跟你一樣不要臉嗎!」

  「我這是能曲能伸。」

  「別耍嘴皮了,你們哨兵的問題還沒解決呢。」實事求是的張新杰忍不住打斷了兩名老嚮導的鬥嘴,「怎麼回事?真是結合熱?」

  「我感覺到的是這樣沒錯。」終於換上了稍微嚴肅點的表情,葉修視線轉向自家的年輕嚮導,「一帆,你呢?」

  「莫凡擋住我了……」精神力在哨兵的精神障壁外繞了幾圈、又幾次試圖靠近對方卻都被強硬地驅趕,喬一帆有些不知所措。

  「別管他,硬闖就是了。」葉修的回答接得非常快。

  「……」聽著興欣的嚮導們這幾句對話,其他人都有點茫然了。

  一般而言,進入結合熱的哨兵是較不理性的,儘管不至於像狂化那般理智全失、六親不認,但也很少能像莫凡現在這樣乖乖待在原地、且自己的嚮導就在眼前還能忍住沒動作的,有餘力保持著堅固的精神障壁那就更少了,需要超乎常規的自制力才有可能做到。

  然而就這番對話來看,這個哨兵不只建了精神障壁、還連自己的嚮導都擋在外頭……這已經不是自制力強不強的問題了,這、有可能嗎?

  只有興欣塔的成員才會明白,如果是莫凡的話、這麼做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只不過他不是靠自制力、而是靠著難以理解的固執。就算對象是自己的嚮導,這名年輕哨兵依然堅持不能讓對方看見自己的「失態」,即便那些在哨兵嚮導之間只是再尋常不過的普遍狀況。

  既然葉修都這麼說了,本來就考慮突破哨兵精神障壁的喬一帆立刻二話不說伸手強迫莫凡抬起頭,將額頭貼上了對方的。

  「莫凡,不要拒絕我,拜託。」

  還想再推開嚮導的年輕哨兵不禁一僵。

  而就只這一瞬間的停頓,喬一帆的精神力就已鑽入那片有如描圖紙般薄的精神障壁,闖進了哨兵表層的精神領域,並感覺到對方那些意料中與意料外的思緒透過精神連結朝自己沖刷過來。

  對於高英傑擅自出手的憤怒、對於自己沒能當場做些什麼的不甘……自己的嚮導正承受謠言傷害,而自己除了握住對方的手卻什麼也做不到……他的嚮導是如此堅強,而身為哨兵的自己又做到了什麼……那是他的嚮導,你們憑什麼開這樣的玩笑!……想獨佔這個嚮導,卻又覺得這樣的想法十分可恥……

  他不知道自己夠不夠資格。

  他想告訴全世界那是自己的嚮導,但又怕他的嚮導會像拒絕另一名哨兵一樣拒絕他。

  他們的連結本來就只是意外。

  他有資格獨佔對方嗎?他連保護對方都辦不到。

  對方不需要他保護。

  所以對方也不需要他──

  『莫凡,你是我的哨兵。』

  急急忙忙將精神溝通送進去打斷哨兵這幾乎是鑽牛角尖的思緒,被莫凡的想法搞得眼框裡盈滿淚水的喬一帆用力眨眼,心情複雜地對上哨兵呆愣的雙眸,嘆了口氣。

  『我明明就說過的啊,你就是我的哨兵。』

  跟最開始的那個意外沒有關係。

  跟他們都是精神力解析儀的誤差沒有關係。

  跟自己承受著聯盟謊言的壓力沒有關係。

  或許某些事物成了他們更接近彼此的契機,但那些並不是原因。

  只是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認定了這個外在與內心都沈默寡言的哨兵,已經認定了這名不常表達與交流、卻會默默接受自己意見的哨兵。

  雖然他也是剛才意識到的。

  『莫凡,你是我選擇的哨兵。

  『──你願意讓我繼續當你的嚮導嗎?』

  他的哨兵只是看著他,仍然沒說話也沒表情。

  幾秒後,才伸出因各種原因而顛著的手,將自己的嚮導擁進懷裡。

  『當然。』



  *



  喬一帆突破莫凡的精神障壁、分析了哨兵那些複雜而深情的思緒、再透過精神連結與對方溝通,這些動作其實也花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因此在其他人眼中,看到的就是年輕嚮導捧起哨兵的臉貼上對方的額頭,低語幾聲後,年輕哨兵突然艱難卻堅定地伸手抱住他的嚮導。

  在場的眾年輕單身哨兵瞬間都覺得自己好像快瞎了。

  ……如果說這就是亂開玩笑的現世報的話,也未免來得太快了點。

  雖然不能明確知道自家這對哨兵嚮導在哨兵的精神障壁裡詳細溝通了什麼,但能感知到在場所有人情緒的葉修,在對後輩稍微放下心的同時,也被其他年輕哨兵們的思緒逗樂了。

  「一帆你就先和莫凡回去吧,反正晚會也不是什麼重要聚會。莫凡今天受到太多刺激,需要完整一點的安撫。」結合熱雖然退了,但莫凡的精神領域卻還不是很穩定,恐怕就算留下來也不能做什麼、反而還有復發結合熱的疑慮,倒不如早點回去休息。

  「欸?是的,對不起,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緊張而不失態地朝各位長官行了個禮,喬一帆急忙伸出手讓自己的哨兵借力站穩,待莫凡也行禮告辭後,才帶著已爬到自己頭上搖頭晃腦的臭鼬、和努力讓自己保持正常的哨兵離開了會場。



  「我說,你就讓他們自己回去沒關係嗎?」張佳樂意有所指地看向兩個小年輕離開的方向。

  雖然喬一帆與莫凡已經是登記在案的搭檔,真要從精神連結跨進另一個領域聯盟也不會管他們,但年輕嚮導畢竟還未成年、且兩人現在還是代表興欣出席新年大會的身分,時間地點似乎都不只一點點不妥當,也難怪張佳樂會假挑釁實擔憂地向葉修確認了。

  「你是指什麼?總部的保全可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如果是其他問題你就不用操心了,他們可是我們興欣的人呢!」葉修神色與情緒中都寫滿了自豪,令張佳樂當場翻了個大白眼,覺得自己的好心被糟蹋。

  不過葉修當然也不是毫無根據地對自家的年輕人們如此放心,只是他比在場所有人都了解莫凡奇妙的執拗而已。除非真的情非得已,莫凡是絕對不會讓本能與感性主宰自己的──有的時候連葉修自己都覺得他們的這個哨兵真是特殊得太過頭。

  「不過,你們的這個嚮導,的確挺不錯的。」在喬一帆使用精神力時便毫不客氣地感知並分析了年輕嚮導的操作,不管誇獎或責備從來都是實話實說的張新杰,毫不避諱地表達了讚賞。

  無論精神力的速度、精細度、準確度或判斷力都已經有了一定的水平,在這個年紀的嚮導中是相當難得的,雖然仍不清楚對方的感知範圍與精神攻擊能力如何,但已能判定其未來的成長應該有很高的期待值。

  「那當然,哥教出來的嚮導怎麼可能會差呢!」

  「新杰,你別誇獎他,這傢伙不需要。」張佳樂努力忍住揍某聯盟第一嚮導的衝動。

  「我不是在誇獎他。」張新杰一本正經地糾正。

  『那名哨兵的自制力和精神力也異於正常哨兵……會是跟精神力解析儀誤差有關嗎?』不想被葉修解讀成稱讚、想要討論的內容也不太適合當場說,韓文清乾脆就透過連結和張新杰交流起來了。

  『不清楚,資訊還太少。』張新杰頓了頓,只保守地下了一個結論:『不過可以理解為什麼葉修會無懼聯盟那份公告帶來的壓力、依然派他們作為興欣代表了。』



  *



  隔天發現興欣的那對哨兵嚮導並沒有結合後的信息素變化、昨晚似乎真的什麼也沒發生時,不只張佳樂跟在場的幾名年輕哨兵,大部分有注意到當時那個角落發生了什麼事的人都有點吃驚。

  「真能忍啊!太不可思議了這還是正常哨兵嗎!該不會是有什麼隱疾吧?但是看起來不像啊。還是那個嚮導特別冷血殘忍?我看還真有這個可能畢竟是葉修教出來的嘛!文州你認為呢?」

  「少天,」沒能在新年大會上見到本來期待會見到的對象的藍雨塔嚮導管理部部長微笑,「別增加我感知的壓力好嗎?」

  藍雨塔哨兵管理部部長難能可貴地閉上了嘴並嚴實地蓋好精神障壁。

  除了早已習慣的鄭軒之外,所有位置被排在藍雨附近的嚮導都在心中感激涕零地為喻文州點上幾百個讚。



  然而關於這對年輕哨兵嚮導的發展,別說是別塔代表了,連拜託蘇沐橙確認過的陳果自己都有點訝異。

  比起是否會在新年大會上顯得失態,興欣的塔長在意的是這兩個小年輕的連結畢竟起因於一場意外,儘管葉修轉述過他們已經確認彼此的心意,但兩人還年輕、尤其喬一帆還沒16歲呢,真要這麼早就肉體結合她還是會替他們擔心。

  然而知道他們並沒有進一步發生什麼也沒有讓陳果就此鬆口氣,反而轉為擔憂這對年輕的哨兵嚮導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嫌隙,該不會感情其實並沒有葉修說的那麼好、果然一開始就不該把他們的精神連結放著不管……

  「……老闆娘,你也擔心太多了。」感知到上司的思緒,儘管正處於陪同C區總領進行廣場閱兵的環節,葉修仍忍不住開口吐嘈,並意料之中地接到對方丟來的一記瞪視,「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你看他們倆現在不是還挺好的?這樣不就夠了嗎?」

  陳果轉頭看向正並肩站在他們斜後方、沒有言語就令畫面如此和諧的年輕哨兵嚮導。

  「……你說的對。」遇上這類事情時,他們塔的招牌嚮導總是對的。



  *



  「所以你們真的什麼也沒做就回來了?」事後聽說了新年大會時發生的事情,安文逸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好友,語氣明顯帶著責怪的意味。

  「……是要在總部裡做什麼……」被方銳用同樣問題質問過的喬一帆用手蓋著臉,不明白為何他們塔裡的人都是這個樣子。

  「莫凡也完全沒出手?」羅輯覺得很不可思議。他是曉得莫凡的個性固執悶騷,但沒想到連這種方面也能撐。

  「該不會是你拒絕人家了吧。」安文逸興師問罪。

  「……我才沒有。」天啊我們可以換個話題嗎。喬一帆努力忍住奪門而出的衝動,畢竟要是出了寢室狀況八成會比現在糟一百倍,「……而且我總感覺被拒絕的是我……」後面這句講得很小聲。

  但在這基本上是互相挨著的距離,話講得再小聲都很難不被聽見。

  「什麼!怎麼回事!說詳細!」安文逸激動了。

  「什麼意思!說清楚!」羅輯眼裡綻放出他在面對戰備數據時才會出現的閃光。

  於是喬一帆豁出去了。

  「簡單來說就是我想在上位但莫凡好像還沒想到這方面所以就不了了之了!」他拍桌而立。

  啊,感知到別人被嚇得一瞬間腦子一片空白的感覺真爽。



  另一端的興欣訓練場,正在跟包子對練的莫凡突然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噴嚏,被包子逮到空隙一個過肩摔摔出了場外,再度追平稍早被莫凡超前的比分,兩名哨兵的戰績正式累積到了100:100。





──正篇完──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留芳.伊 發表於 2020-4-24 16:31:47
顯示全部樓層

【外篇】人生贏家

※喬一帆X莫凡


※有點喬帝總攻傾向


※不是本子中收錄的番外,是寫正篇時因為離題而刪掉的小短篇


※某年為了慶祝電腦磁碟壞了還能救回所有資料而公開(?








  人都是八卦的動物,因此新年大會上喬一帆與莫凡所發生的小狀況很快地便傳了開來,兩人一點也沒有進展的原因也成為了大家最好奇的部分。

  這不是,一回到興欣塔,早已被方銳逼問過的喬一帆立刻便被他的兩個嚮導室友架回房間談人生。

  相較之下,莫凡那方,由於興欣塔的哨兵們都很瞭解他的個性,因此儘管對新年大會的事情再好奇,也沒人會想浪費力氣去問詳細。

  不過興欣塔之外的哨兵們就沒有這種認知了。

  那晚一起被興欣的年輕搭檔閃瞎眼的年輕哨兵們,事後懷著某種惺惺相惜的心情創了個群,不知不覺就又討論到那晚的事情上了。然而這種沒有解答的事情不管再怎麼討論也不會有結論,因此玩開了的小年輕們想了想,抱持著半是惡作劇半是好奇的心態把當事人莫凡也給拉了進來。

  似乎完全不記得那天晚上現世報的慘痛教訓。

  『快!說!那天晚上到底怎麼回事!都已經近水樓臺了還不得月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哨兵嗎!』人剛加入,盧瀚文就迫不及待地以這般「熱烈」的臺詞歡迎對方。

  莫凡:『……』

  負責拉人的宋奇英趕緊發了個抱歉的表情。

  『小盧你害我準備好的臺詞都用不上了……』已經想好該如何旁敲側擊套話的蓋才捷只想飛去藍雨塔掐死那個小哨兵。

  莫凡已經完全明白自己被「新生代的各位友好相處吧」這個群名給騙進了敵陣的陷阱裡。

  但他當然不會沒有動作的。

  『大家好?唉呀真沒想到也有莫凡主動拉我的一天。』興欣的年輕嚮導一進來就先對自家哨兵的「進步」感嘆了一番。『話說回來這個群是新生代的各位都在嗎?怎麼我只看到哨兵?』

  然後其實早就跟莫凡透過精神連結連線溝通過的喬一帆也送出了邀請。

  『大家好,我是微草的高英傑。』很有禮貌的微草明日之星規規矩矩地先做了自我介紹。

  『你好。』莫凡趁著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攻擊的時候快速而友好地打了招呼。

  被搭話的高英傑雖然回覆慢了幾拍,但依然好好地回應了:『你好啊,莫凡。』

  不知怎麼地,其他的年輕哨兵們總覺得自己在看一篇炫耀文。

  作者是喬一帆,標題叫《我成功讓愛我的兩個哨兵友好相處了》。

  人生贏家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恨的生物。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7-7 04:15 , Processed in 0.038890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