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約炮禮儀[R18]完 (祭品文)

[複製連結]
optt 發表於 2020-1-24 09:46:57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創文板分類
文章分類: 現代都市
連載進度: 連載中
這是之前的祭品文番外,

在噗上抽中的指定條件是:

千哲/cosplay(xx制服)/情趣motel

沒看過正文大概不會影響。

to看過正文的朋友:

這裡的千哲才19/18歲,遠比正文(28/27)年輕,
所以個性和正文不大一樣。
約炮禮儀.牛皮封.jpg



本篇R15



  莊瑞哲高三時的男友是吉他社OB(畢業校友),大他兩歲,正在讀大學。剛滿十八那天,男友就帶他上gay bar見世面,順便也進了同志夜生活圈子。

  圈裡人多菜也多,糜爛式社交不易維持專一的愛情,交往沒多久兩人便自然而然分了手,可這不妨礙莊瑞哲繼續泡bar、繼續滿足他對彩虹世界的探索。

  單身後的莊瑞哲沒了道德包袱,加上十八少年一支花,那年紀在圈裡炙手可熱,他頂著一張嫩菜新面孔配上恰到好處的妖氣四處走跳,沒多久就在圈裡混出了點人脈與身價。

  楊千帆,帳號妖洞洞洞,圈裡人稱妖大,臉滿分腰一流、好風度懂情調、花得起玩得開,算是各大gay店都歡迎的熱菜好屌活招牌,但凡口碑良好優菜如雲的私人轟趴,嘉賓名單必有妖大,這是莊瑞哲對楊千帆的初步印象--從酒肉朋友口中聽來的。

  莊瑞哲的酒肉朋友不少,起初有部分人是想睡他或被他睡,但莊瑞哲不常約炮也極少一夜情,倒挺有化費洛蒙為幹話姊妹情的天份,於是想和他來一炮的gay往往處久了都成為甲友、姊妹或八卦線民,偶爾聚聊的圈內事也成了莊瑞哲寫歌的靈感來源之一。

  楊千帆是在一間gay bar的迎新轟趴上認識莊瑞哲的。

  當年妖大的咖位擺在那,任何受邀進趴的小萌新都得去示個好,這叫社交禮儀。

  「是喔,你們這到底是gay圈還黑社會啊,不去會怎樣?」小大一莊瑞哲不知天高地厚,隨口問了帶自己進場的前輩甲友敦敦:「被趕出去嗎?」

  敦敦看莊瑞哲的眼神像看著白痴:「幹,難得有機會見到妖大,你不去認識一下?這樣以後他辦的趴,你用什麼理由報名?」

  「有道理。」莊瑞哲沒什麼淫亂圈子的門路,之前跑的都是菸酒團、K歌團,聊天跳舞的gay店成就已解鎖完畢,他的彩虹人生只差轟趴還沒去過,他也是好奇才拜託人帶他進來。

  那晚的妖大很忙,莊瑞哲幾次想去拜會,楊千帆不是正在幹人就是在被一堆零號圍著吹屌,後來敦敦遇上熟人就一邊happy去了,莊瑞哲自己也被幾個零號纏上,摸來摸去、漸漸摸上了火。

  所以是要做嗎?莊瑞哲有點猶豫。

  不是每個gay都愛約炮,莊瑞哲的性欲就沒大到那程度,以往他多半只和男友上床,單身時一夜情他不排斥,但對方必須很合眼緣。可他這回參加的是轟趴,被觀看的刺激感和多人輪幹的淫亂氣氛才是娛樂重點,若用平時的眼光和標準挑東挑西、不但掃興也會成為不受歡迎的對象。

  「要帶你去可以,但不能丟我的臉,」敦敦在帶莊瑞哲來之前就強烈警告過:「我知道你只是好奇、不算愛玩,可去了絕不能玩都不玩……你想想要是活動裡全是你這種純看熱鬧的,那趴還辦得起來嗎?」

  「我就站角落看行嗎?」

  「我是沒意見,但你先想想自己的等級好嗎,除非戴了面具又扮醜,不然你就算躲在廁所都會被人搭訕--先說我才不帶醜gay跑趴,你想去就給我下場用力玩。」

  回憶結束,莊瑞哲認命地摸了摸口袋裡的保險套,親身下場體驗這個淫亂世界。

  *

  畢竟是第一次這樣玩,莊瑞哲還有點放不大開,於是他選了個順眼的趴友去到人比較少的沙發區,解了褲頭讓對方先把他吹硬。

  「嘿,小莊!這麼巧?」

  莊瑞哲側頭,只見沙發另一端坐著個追了他半月,一心想肛他的屁孩爛桃花。

  「哈囉。」莊瑞哲皮笑肉不笑,心想這圈實在太小。

  「呵呵,我還想說你哪可能真那麼清純,約都不給約的,原來是喜歡多P啊……早說我就帶你來了啊,」對方看了看埋在莊瑞哲腿間的零號,一臉淫笑:「正好他吹你、我插你,等等一起來玩夾心?」

  不是不約,是不想和你約!

  莊瑞哲的屁股黏緊沙發,坐得穩若泰山:「呵,我習慣一次一個。」

  「行啊,那我排隊。」爛桃花說著就坐了過來。

  「後面還排了三個人。」莊瑞哲也沒說謊,剛一路下來確實超過三個零想被他幹,他現在寧可一路幹回去,精盡人亡都好過被這爛桃花碰。

  「那我第四,不至於每個都要做完吧。大家都輪過幾次就夠了」

  「我說過我是壹對吧?」莊瑞哲也沒說謊,他雖然自認不分,但實際只和大他五歲的前前男友交往時當過幾次零,可當時每回都沒爽到,而且兩人的性器還沒磨合夠就分手了--對他來說沒爽到的炮都不算炮,所以自稱是壹也不為過。

  「OK啊,其實我不分,當什麼都可以。阿不然夾心我做吧,那這樣我就改排第三囉,到時你幹我,剩的那個給我幹,耶!」

  耶屁耶啊,我是欠了你屌還是欠了你肛?到底為什麼非和你打炮不可?

  這位爛桃花長得不歪,身材也行,但他之所以爛就是因為超極沒眼色,莊瑞哲拒絕過不少次仍然死纏爛打。當年莊瑞哲還年輕,尚未習得圓融拒約的社交際巧,遇上這種對象委實下面頭萎、上面頭大。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太爽了,要尿出來了鳴--」「讓人家去……啊嗯!」

  伴著一聲聲香艷的淫語,一台四腳橫行的火車便當忽然開了過來。

  「借過借過借過借過!!!!」楊千帆和搭檔壹號同時插著便當、一邊向前方大喊:「廁所,麻煩開個門謝謝!」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莊瑞哲見狀立刻拉起還在吸自己雞雞的零號、把他和爛桃花送做堆:「好像有人需要幫忙,你們先玩,我去看看情況!」



本文最後由 optt 於 2020-6-30 03:04 編輯

留言

不靠app放假照的真本事(?)約炮! 2020-1-30 04:00
學到怎麼約炮了! 2020-1-29 15:07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optt 發表於 2020-1-29 09:47:44
顯示全部樓層

約炮禮儀 中 (限)(祭品文)




  莊瑞哲奔到廁所旁,火速開了門,楊千帆和搭檔一起夾著個零號以連體嬰的姿態衝了進去,只聽見零號不斷以帶著哭腔的呻吟胡言亂語著好舒服太爽了什麼的,接著就被前後兩人插到射尿,他還嗚嗚噎噎哀求了幾聲,可那兩攻一邊安撫他,一邊還繼續捅,零號叫得眼角飇淚,大概是太刺激了,後來楊千帆先拔了出來,把他雙腳放到地上,剩下那壹號則是繼續狠撞,撞到零號攀著楊千帆的腿直接跪倒,全身顫抖著不知是高潮了還是中風了。

  幹,大開眼界!不虛此行!

  莊瑞哲的心裡只有這個想法。

  直到這時,楊千帆才正式和莊瑞哲對上眼。

  「謝了,」楊千帆一邊繼續玩弄零號的身體,一邊對莊瑞哲笑道:「第一次來嗎?我沒看過你。」

  「嗯,嗨,不客氣,我來這家店不少次了,但這種活動是第一次。」

  「就說嘛……」楊千帆笑得別有深意,無差別地圖炮說開就開:「如果之前就見過你……我決不可能忘記。怎麼稱呼?」

  「呃,我是小莊,」小萌新莊瑞哲被妖大傑出的一手搞得有點飄然:「妖……」莊瑞哲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久仰大名?安安你好?

  莊瑞哲在一般聚會的清新局裡可謂健談,但這種肉欲圈子都怎麼打招呼的?身為新人該叫妖大為妖大還是妖洞洞洞?他忘了先問敦敦求教。

  「嗨,小莊,要一起嗎?」勃起狀態的楊千帆選菜從不超過兩秒,他擱下之前的搭擋和被操尿的零號,起身欺進莊瑞哲,電眼一勾、右手繞過莊瑞哲背後,姆指指甲由下而上從他左腰輕輕斜刮到脊椎線就收住,力道不重不癢,剛好足夠引起一陣顫慄,又完全沒碰到構得成性騷擾罪名的部位:「這還有空位。」

  好喔。顯然這圈子就是這麼打招呼的。莊瑞哲受教地記下了。

  莊瑞哲的條件完全符合楊千帆的狩獵範圍,對於眼前這衣衫完整只有雞雞外露的明顯新人,自我介紹根本不是重點,反正大家幹一幹就熟了,至於撞號問題,圈裡都知道楊千帆是純壹,他自然而然便把莊瑞哲也當做前來求歡的零號,遂鼓勵地邀道:「還是你想另組一隊?或和我單獨?也是OK,等我換個套就……」

  不是,這誤會有點大,他只是想藉故逃離爛桃花而己。莊瑞哲連忙婉謝:「呃先不用,各位慢慢玩……我就是常聽人說到妖大,來打個招呼而已。」

  若放在平時,楊千帆這種優菜實在沒什麼好拒絕的、另個壹號也不差。可莊瑞哲的後庭性經驗就是沒爽過,故而對當零號沒什麼嚮往,若男友想要是可以配合,但對一夜情就不那麼樂意了。

  顯然這位妖大的尺度最低就是插入,甚至可能插著插著就會有新屌加入、變成雙龍或歡樂接力幹的局面--光想就累,算了吧。莊瑞哲沒天真到以為能互尻了事,太麻煩的炮索性別約,再說自己才剛放鳥了個配合度不錯的零號,若一轉頭就和妖大搞起來,如此現實的舉動未免也太沒炮品,倒不如藉機脫身,省得剛那爛桃花又黏上來。

  於是莊瑞哲和楊千帆交換了個社交式濕吻,互相針對舌功吹捧了幾句,然後假裝臨時有事,便離開了這場活動。

  *

  對於年方十九、花名與玩性正盛的楊千帆來說,圈裡拒絕得了他的新人太少,莊瑞哲這招「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雖然老梗但效果非常,一不小心就稍微傷到了妖大的自尊。到圈裡稍微打聽後得知,和自己同校的莊瑞哲風趣健談好相處但難約出名,區區一個新人能有如此身價,這更引出了楊千帆身為獵人的劣習……

  於是,在X大制服日園遊會那天,一身軍裝到處賣弄風騷亂槍打鳥的楊千帆巧遇穿著高中制服、一臉清純又帶點妖氣的莊瑞哲在外文系攤位上彈吉他時,他眼睛一亮便晃了過去。

  「嘿,小莊!這麼巧?」某位gay圈的熟面孔忽然出現在莊瑞哲跟前:「原來你讀X大喔?我妹也是欸!」

  「咦,這制服!你居然是OO高中的!你叫小莊是因為你姓莊嗎?」

  幹這不是廢話嗎……楊千帆暗笑,這人搭訕的技巧爛到出名,委實該重修十八遍。

  半路殺出的程咬金阻礙了楊千帆的計劃,他無所謂地繞到隔壁系學會攤子,點了兩顆茶葉蛋和一杯阿華田,一邊豎耳偷聽,卻不聞莊瑞哲回覆,只聽到毫無間斷的吉他演奏、一曲接一曲。

  巧屁巧啊,明明是你看到我PO的表演消息才來假裝路過的吧。莊瑞哲面帶微笑地繼續彈奏,完全不打算開口--主要是這種開場白太難接話。

  這位爛桃花追了他好一陣子,從一開始想肛他到後來改口讓他上也可以,甚至前幾天連「沒相處過怎知適不適合?你覺得我哪不好,我可以改」這種話都說了,問題莊瑞哲就是對這種蠢貨一點興趣也沒有,追愈勤他愈煩、偏偏愈是拒絕對方愈想挑戰……

  「嗨,你吉他彈得真好,學多久了?」楊千帆拿著剛買的阿華田放到莊瑞哲身邊,無比自然地坐了下來:「喔你忙,我只是吃個東西,今天冷,這給你休息時暖一下手。」

  然後,楊千帆就開始慢條斯理地剝茶葉蛋。

  莊瑞哲看了看陰魂不散的爛桃花,又看了一身騷包軍服的楊千帆一眼,輕笑著停了演奏。

  「教官,有人翹課。」

  「喔,在哪?」楊千帆看了看身上的軍服,快速接受了這個設定:「教官馬上處理。」

  「……在這,」莊瑞哲擱下吉他,一手按住楊千帆正要往嘴裡送的茶葉蛋,另一手扯住對方軍服的領子,緩慢靠近:「教官想怎麼處理?」

  楊千帆和莊瑞哲四目相對,騷中帶邪的笑意浮上唇邊,兩人的嘴就這麼貼了過去,在爛桃花面前,抱緊處理。

  *

  「你是說,覺得當零沒快感,所以不想在下面?」

  圈裡都說莊瑞哲難追,他不否認,畢竟他確實不是到處約陪約抱睡的愛好者。戀愛交往後,氣氛對了船到床頭自然直,到時角色分配自有結果,所謂零壹與不分,這類術語對他來說只是性癖的標籤,沒什麼意思。

  楊千帆在莊瑞哲眼裡高檔歸高檔,但他也沒哈到願意直接開腿給幹的程度,畢竟約炮這事首重互惠,就算現在他同意和楊千帆約,可仍不想被一個非男友上,既是互惠,底線就要先講。

  「嗯,我知道你是純壹,所以先說了,我沒有想做到插入,如果你期待的是這個,可以不用在我這浪費時間。」莊瑞哲輕靠在停車場角落的某台車邊低喘,任楊千帆的手撩開制服衣襬,輕輕擰弄他的乳尖。

  「如果我說……你沒爽到只是因為沒遇到我呢?」楊千帆溫暖的唇肉有意無意地擦著莊瑞哲耳垂,「哥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快感?」

  「呃……真的不用,」莊瑞哲今天腦子一熱就搭上楊千帆純粹是為了閃掉爛桃花,可他沒忘了上次的顧慮。「我不常約,如果你接受的話,要含或用手都可,不然就算了沒關係。」

  人性本盧,這會兒都快成了,楊千帆自然期望攻略到底:「嗯……我不吹人,用手可以。但你真的不考慮驗驗我的最終兵器?」他把莊瑞哲上身壓到引擎蓋上,手滑入對方內褲裡,揉了一把彈嫩的臀肉:「吃過都說讚欸。」

  「哈……啊,」莊瑞哲扭了一下,有點不自在地按住楊千帆滑向股間的手,再度堅定立場:「或者也可以到這就好,應該還有很多翹課的學生樂意和教官--」

  這種事講究甘願,再盧下去就沒意思了,楊千帆轉移話題:「你幾公分?」

  「嗯?一七七。怎了。」

  楊千帆壓到莊瑞哲背上,垂首低笑:「呵……我現在信了,你真的很少約。」

  「蛤?」

  「我們一般問的,是這‧裡‧幾公分。」楊千帆邊回答邊挺了挺跨,一下一下,某半硬的東西都撞在莊瑞哲腿上。

  「靠……」莊瑞哲白眼。他差點忘這圈畢竟低級才是主流,立刻更正了答案:「報告教官,我們鄉民都是30起跳。」

  「好,好,都是國家幼苗啊……」楊千帆一臉欣慰地抽出右手、改往前探,掌心曖昧地在莊瑞哲下腹磨蹭,感覺對方稍微繃緊便即停住,直到莊瑞哲又喘了口氣,放鬆身體,見他沒再抗拒後,緩緩伸入握住:「乖,教官好好把你裁培成棟樑歐。」

  「唔,在、在這裡?」莊瑞哲看了看左右,面露難色。就算在角落,陌生人的車蓋上還是太突破人生尺度了:「別吧,誰知道車主是何方大德,萬一搞到我們系主任的……哈啊啊,嗯--!」

  「喔,放心,你趴的這台是我的,」楊千帆放開莊瑞哲剛被他玩硬的屌、掏出鑰匙,嗶一聲開了鎖:「上車吧。」






*同場加映 之 貴圈真亂*



程碧風:等等,我當年也被騷怎用指甲刮過腰!
        原來那是性暗示喔?我還以為只是不小心用到!

楊千帆:…………。

林以杰:我也被刮過腰,然後當天就約出去了。原來這招的出處是妖大……

莊瑞哲:畢竟是真的好用……

孫佑凱:我也被刮過。

楊千帆:…………。

莊瑞哲:我就說了,好好的同婚合法慶功宴,到底為什麼要玩真心話大冒險,
        而且還不讓我選大冒險?

林以杰:因為你臉皮夠厚,大冒險根本整不到你。

孫佑凱:而且這題是你自己出的,抽中了怪誰啊?

秦軒:(忽然出現)刮什麼?抽什麼?你買了彩券嗎?

莊瑞哲:嗯對,可惜沒中。(CPU100%的迷之甜笑)

程楊孫林:呵呵。





留言

好好看,期待後續!! 2020-1-30 17:45

投餵

參與人數 3海草 +23 收起 理由
克里斯 + 3 這是Charl桑餵錯到我這的海草
Charl + 10 催更一下!
夕顏 + 10 寫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optt 發表於 2020-4-21 08:05:49
顯示全部樓層

約炮禮儀 中二




  「我說教官,這會不會太鋪張了點?」

  莊瑞哲確實不太約炮,但對於菜色決定房錢這種現實也是略懂略懂。

  一般大學生打野食不是在gay店廁所、公廁、U●電影館,要不就去炮友家裡,開房有預算限制,要AA制還是哪一方付錢真的就是看臉、身材……或屌。

  他聽聞過妖大出手大方,但這種一看就是開情趣轟趴的房型還是太扯了,他們才兩個人,而且最多就是互尻或69。

  那個游泳池是幹嘛用的?

  還有那個八爪椅?

  從牆面鋪到天花板的鏡子?

  我有這麼帥嗎?有人會對一個頂多互尻或69的炮友開這種級別的房間?

  ……感覺這炮打完連腎臟都會被挖走,莊瑞哲的危機意識瞬間暴漲。

  「你確定沒選錯房型?先說這種房我真的開不起,就算攤帳也是NT500不能再高……」

  「放心,我沒在讓床友付錢的。」楊千帆笑。

  「我也不喀藥不SM、不喜歡會旋轉振動的床--」莊瑞哲補充。

  「拜託,你在想什麼啦……」

  「我在想我的長相配得上這等級的裝潢嗎,裡面有沒有什麼準備活人生吃的埋伏--」

  「靠,」楊千帆掐了一把莊瑞哲的臀肉:「同學,不要害教官笑到軟掉……」

  他摟著莊瑞哲的後腰把人按在牆上:「我今晚本來就有辦趴,所以房間已經訂了,現在算是先來自肥一下,放心。」說完又在莊瑞哲的頸子上吹了口氣。

  「嗯……」溫熱的穌麻感由後頸擴散,莊瑞哲的右肩顫了顫,也開始心猿意馬。

  「這裡做完要清要泡澡什麼的都很方便……喔對,晚上的趴要是有興趣,你也可以留下來參加。」楊千帆嘴上說明著,動作卻沒停,不安份的雙手開始亂竄,由莊瑞哲的側腰滑過,又伸入學生制服襯衫裡,食指繞到肚臍周圍畫了兩圈。

  「怎樣,可以安心了嗎?」

  「哈啊,」

  莊瑞哲無處可退,他已經感覺到身後的硬物隔著褲子在腰臀附近亂蹭,楊千帆輕輕啃著他的左耳:「接著想讓我摸哪?往上?往下?」

  「……先往右可以嗎,明明有床為什麼要一直站著?」莊瑞哲不甘示弱,他兩手推牆,藉力用全身的重量往後躺,屁股和楊千帆的下身因此貼得更緊,但楊千帆也不得不停下挑逗先接住他,免得雙雙摔倒。

  「同學……」楊千帆看來是頗喜歡這種玩法,抱住莊瑞哲跌跌撞撞走了幾步才剛站穩,又故意朝對方身上挺了兩下:「你平常很常這樣頂、撞、教官嗎?」

  「教官才是……」莊瑞哲抓住楊千帆的手猛地轉身一扯,兩人便一起倒在超彈超大還圍了半圈紗帳的圓床上:「很常這樣靠制服誘拐單純少年嗎?」

  楊千帆的左手被壓在莊瑞哲身下抽不出來,他笑了笑:「真的不常,」

  「喔?」莊瑞哲也笑著挑起眉,正想回嘴,冷不防就被楊千帆湊近在唇邊輕咬了一口。

  「教官誘拐少年全靠實力,不靠制服。」起不了身也無妨,楊千帆用剩下的右手開始慢慢解莊瑞哲的扣子:「你介意穿著做嗎?」

  「你有這麼愛學生服?」

  「也還好,最愛的是看人穿我的衣服被幹。」

  「那教官和我換換衣服?」說實話楊千帆這身軍裝還挺好看的,莊瑞哲對他品味予以肯定:「但我說了不做到底,最多用腿,如果要含的話我們先洗澡。」

  「唉,同學,沒在趕時間的,不用這麼急,」楊千帆這時才解到第三個鈕扣,淺淺的春色漸漸從愈來愈低的領口透出,他愉快地伸入兩指,夾住對方因接觸冷氣而硬起的乳粒。

  「唔……」莊瑞哲哆嗦了一下,

  「這件其實是臨時買的情趣軍裝,不算是我的衣服,你要想穿也可以借你……但你穿高中制服很好看,」而且還是真的綉了名字的學生制服,完全激發世人挑戰校規的變態欲望:「先這樣來一次,嗯?」

  ※

  兩人在床上互摸互脫玩了一陣子,內褲外褲都被扔到一邊,身上只剩半開的襯衫勉強維持邪佞教官與清純高中生的身分。調情調夠了,楊千帆正要撕開潤滑液的包裝,卻發現莊瑞哲一直在偷看旁邊的情趣椅,於是便笑著把人拉到上頭:「沒用過?」

  「還真沒有,」莊瑞哲左右看了看,完全不知道手腳該放哪:「我沒開過這種價位的房,這個真的好用嗎?」

  「有些姿勢不用大動作,可以省點力吧,好比說這樣……」楊千帆把莊瑞哲翻成背後位,往前一靠就輕鬆擠入他的兩腿間,充血的陰莖貼著他的囊袋不輕不種地摩擦,這高度確實方便抽插。

  「呃……」莊瑞哲因著快感縮了縮身子,但找不到著力點的體位令他有點沒安全感,他回頭往後看:「你確定?感覺會摔下去耶,」

  「那是因為上面還沒瞧好,」楊千帆繞到外側熟練地轉動卡榫,把椅背調到四十五度,示意莊瑞哲放鬆身體趴上來,椅背上有兩個凹槽,正好方便他雙手抓住。

  「原來手是要放在這!」

  莊瑞哲看著楊千帆又不知從哪抽出兩片魔鬼粘,把自己的手腕按在椅背上束住,他不斷發出各種開箱式嘆詞,嘖嘖稱奇。

  「其實八爪椅的重點是正面仰躺兩腿大開,想解鎖全部體位嗎?教官可以幫你……」楊千帆邊解說邊示範,人又回到了莊瑞哲身後。

  「不用了,人生還長,我就留點樂趣以後慢慢探討……」

  莊瑞哲還趴在椅子上嘴炮,楊千帆的右手就穿過他跨間,往前握住了他的下體:「同學你太大意了,現在開始教官說了算,由不得你決定了。」

  「嗯?」

  「啊、唔唔唔啊,你……先不要……啊!」該死,剛剛的前戲根本只是在玩,此時楊千帆卻是以意圖尻射的力道和手法在對待他的性器,那隻手不知何時沾滿了潤滑,套弄起來順暢無比,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還不時輪著在頂部的小孔上磨弄,爽是很爽沒錯,但若這樣單方面被摸到先射,莊瑞哲會有種輸了的不悅感。

  「不要什麼,這樣?」楊千帆隔著制服在莊瑞哲背上咬了一口,同樣沾了潤滑液的左手則向前覆上他的胸口,來回搔弄:「還是這樣?」

  「嗯啊、」

  當炙熱的硬物開始貼著臀溝律動,莊瑞哲發現上當已經太遲。

  他的雙手完全受制,而楊千帆就站在他兩腿中間,他甚至踹不了楊千帆,除了乖乖被上之外只能死命夾緊--但那多半只會讓楊千帆更爽而已。

  「教官,最多用腿……」好吧,莊瑞哲發現自己真的太嫩。如今他只能祈禱楊千帆的炮品夠好,能維持說好的底線。雖然就算真被上了也沒什麼損失,但這事若傳出去多半不是他被笑就是人們覺得他賺到,還是會很不爽。

  啊啊,早知道就別約了,莊瑞哲覺得他疑似體會到某種小粉絲被大明星強上的有口難言感。

  試到這裡,楊千帆再盧也知道莊瑞哲是真的不想被插,他笑了笑,安撫似地撕開莊瑞哲右手的束縛:「放心,說了不進去就不進去……除非你同意。」

  也就是說他還是會繼續勾引的意思。

  「……你就這麼想壹零?」莊瑞哲用右手撕掉束住左手的魔鬼粘,人也轉回正面--雖說危機暫時解除,但他還是覺得別一直用屁股對著楊千帆,免得對方狼心又起。

  「我只是樂於和床友技術共享……」楊千帆還是笑得淫蕩:「尤其是潛力股。」

  講白了就是喜歡搞陌生開發啊,莊瑞哲再度翻白眼。早知道就不要承認自己後面沒爽過,這事顯然更激發了自命高手的征服欲。

  「都說了技術共享,哪能讓教官一個人忙呢?」然而對方既沒用強,莊瑞哲便也沒那麼抗拒了,只要情勢不居下風,他不排斥循序漸進:「先這樣來一次吧。」

  莊瑞哲挺起身貼進對方下腹,先在陽千帆胸上舔了一口,然後握住兩人碰在一起的性器動了起來。

  ※

  「呼、呼……」

  從情趣椅上邊摸邊玩,接著又玩到按摩浴池,他們時而接吻、時而彼此揉弄挑逗,互尻這種事畢竟有點較勁的意味,誰都想看對方忍不住先射。

  「同學手痠了?教官可以代勞。」楊千帆自認還忍得住,他一直沒用全力,想等的就是莊瑞哲休息時接手主導。

  莊瑞哲自然知道楊千帆打的主意,可他還有嘴,比起不動口的楊千帆,他有的是機會先尻射對方,池水已經淹到腳背,他笑了一聲,便把楊千帆扯到水裡。

  浸濕的布料難免綁手綁腳,楊千帆索性把軍服脫了躺入浴池,片面欣賞起莊瑞哲濕身半透的制服模樣,並要求對方穿著繼續。

  「不急,我先幫教官洗乾淨……」莊瑞哲倒不介意在視覺上滿足對手的性癖,只拆了包入浴劑,從楊千帆的胸口淋了下去:「這樣更省,都不用潤滑液了。」

  「呵,我車上還有一堆,省那做什麼……我還以為你是想玩泰國浴那種殘廢澡。」

  「其實可以,如果教官保證殘廢到底的話,」莊瑞哲掬了捧水往楊千帆身上潑,開始製造一堆泡泡。

  「這個沒辦法,教官真的不殘不廢,還是一起洗吧……」楊千帆說著便也把莊瑞哲往自己身上扯,雙手開始搓揉對方的臀瓣。

  「喂喂喂……會滑--」莊瑞哲真的不想摔到水裡,只得半跪在楊千帆腰側,雙手勾住楊千帆的頸子。

  「那不是剛好?」楊千帆原本就是穩穩地仰躺,這時更享受地視姦身上看似騎乘體位的濕身莊瑞哲……白色的高中制服真好。讚讚讚。

  池水漸漸漫到腰部,蒸氣和泡泡帶出更多朦朧的情色感。

  莊瑞哲原想洗過澡再替楊千帆口交,可現在的體位只能潛水才找得到楊千帆的屌了,楊千帆拉他下水又故意不起身,他只得真的玩起泰國浴--在水裡用臀部去滑動著蹭對方的性器了。

  「手可以進去嗎?就手而已。」

  果然,這就是楊千帆的陰謀。

  唉。





--
你們這炮到底是要打多久啦!(摔鍵盤)

投餵

參與人數 2海草 +5 收起 理由
克里斯 + 2 這是Charl桑餵錯到我這的海草
angelny + 3 好期待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optt 發表於 2020-6-21 18:12:17
顯示全部樓層

約炮禮儀[R18](下) (祭品文)end




  偏偏莊瑞哲吃軟不吃硬,人家也算是好聲好氣地問了幾次,目前為止的調情也皆是合意互惠,基於約炮禮儀,莊瑞哲覺得對一個風度夠的純壹是可以稍微讓步了。

  「……好吧,但要慢一點,我真的……不確定行不行……呃啊,」

  楊千帆完全不等人說完,中指就帶著池水刺了進來。

  莊瑞哲顫了顫,那地方真的不常用,他只能僵著腰部等待適應。

  楊千帆的手指很賤,絲毫不給人喘息的時間就一戳到底,直接沒入到指根,在莊瑞哲就要飆出髒話的同時,另一手勾下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嘴。

  「……」

  指尖還停在狹窄緊澀的深處,楊千帆一面舔著莊瑞哲的上顎、刺激口腔內敏感的黏膜,對方喉頭反射的收縮就像無措卻又無奈地接受──很少有人能抗拒楊千帆到這種程度,莊瑞哲這時的示弱對楊千帆來說算是戰果也不為過了,簡直美味至極。

  楊千帆繼續品嘗似地吮吻,勾住頸部的手則力氣慢慢放柔,在莊瑞哲放鬆底抗時改用掌心順著背脊滑下,然後停在後腰的凹處,安撫似地畫圓、摩挲。

  「哈……」終於,他鬆了口讓莊瑞哲喘氣,這時莊瑞哲已經沒那麼想罵人了。

  一插到底確實比慢吞吞推進爽快得多,邊痛邊安撫是情侶情趣,而站在約炮立場完全不需要,這種過程愈短愈好,可以省去很多疼惜暈船之類的假象。

  ……但也不能完全省去。

  一場爽炮的精髓就是介於有點暈又不會太暈的氛圍,從插入開始的楊千帆完全沒再和莊瑞哲抬槓,甚至沒有揶揄他稍嫌稚嫩的表現,只專注於開發他、滿足他。

  這就是純壹和不分的氣場之差?

  「嗯,等等,」感覺身後有第二根手指想擠入,莊瑞哲又開始緊張──以之前的經驗,做到這階段再不用潤滑就真的會很痛了。

  「再忍忍,」楊千帆又在莊瑞哲的胸口蜻蜓點水似地啄了幾口,「簡單清一下,我們就回床上。」

  還好楊千帆只是換了根手指繼續活動,不是兩指齊插,先不說之前當過幾次過零號,但身為好壹本來就該懂接下來的過程……所以莊瑞哲很懂。

  他覺得他會被約炮禮儀這四字害死,也不知道做人太有炮品是會有什麼好報,總之為了不掃楊千帆的興,他還是配合著忍住不適,盡量放鬆臀部讓楊千帆的手進進出出、以池水清洗腸道。

  「這裡?」

  「唔……」

  雖然還在清理階段、甚至還沒開始潤滑擴張,但由對方身體的反應便可約略探知這副身體哪裡覺得舒服、哪裡容易敏感,即使對方立刻就忍住了呻吟。

  楊千帆勾起下唇,陌生開發的樂趣就在這裡。

  未成年就開始混gay圈的楊千帆,不少菜色人種都已試過,如果圖的只是活塞運動的舒暢與射精那幾秒的爽度,那性愛這事未免有些淪於無聊,不符合他的生活美學。依床友特性引出對方最誘人的樣貌,這才是他享受與收獲的重點。

  「嗯,啊啊啊啊、停,會痛……唔!」莊瑞哲才剛習慣手指的侵入感,正覺得有個地方碰到時會產生異樣的騷癢,穴裡的手指就忽然開始加快抽動。之前的步驟已初步清洗了黏膜,這時被快速帶入的少量溫水令腸道開始有些略帶澀度地刺痛,莊瑞哲抗議了兩聲楊千帆手還不停,他一火大,就把楊千帆的頭尻進了水裡。



  。○。oO。O。。oO。。嘩啦──咕嚕──噗嚕嚕嚕──

  咕嚕咕嚕咕嚕嚕──嘩啦噗嚕嚕嚕──

   。o○。。Oo。。OO。○



  「幹,咳咳咳咳……呸,」「咳咳、靠,」

  楊千帆攀住浴缸邊緣不斷喘氣,劫後餘生。

  剛剛是真的差點淹死。真的。

  「殺人喔你!」

  然而這名兇手還坐在他腰上,人生第一次,楊千帆在約炮時萌生海扁炮友一頓的念頭。

  拎盃妖大欸!

  「Sorry……」莊瑞哲歪頭吐舌,毫無歉意。

  「到底是要不要做啊?」

  「做啊,但就會痛啊!」

  「……是不會忍一下?當零號不就這樣嗎!」

  「我就不是零啊妖大,聽人說話!」莊瑞哲無奈地重申:「我只讓男朋友上,既是男友也就不大介意有沒有爽到了。至於炮友……如果明知不會爽,那約這個炮幹嘛?」

  楊千帆徹底被刺激了:「呵呵,你起來。」

  「嗯,那就這樣,謝謝妖大的招……」莊瑞哲跨出浴缸,正要告辭,又發現身上的制服全濕:「啊糟糕,抱歉,可能要再待一下,我把衣服弄乾就走。」

  「走什麼走,沖一沖回床上,放心,我保證你沒求我就不插。」在莊瑞哲滿眼的問號中,楊千帆放話:「不可能有人和我睡過不會爽。」

  「…………」啊啊,我就不該說實話。

  莊瑞哲反省了自己的話術,隨後嘆口氣告訴自己:約炮禮儀、約炮禮儀。妖大大至少在床上還算君子,莊小小只好捨命陪君子。

  ※

  沖好擦乾回到床上後,一切都變了。

  莊瑞哲原本還懷著乾脆假高潮充飽楊千帆的自尊心以利脫身的打算,但他錯了。

  大錯特錯。

  在楊千帆有意為之的神手下,高潮根本不用假。

  「啊啊、哈啊啊啊……」充足的潤滑與擴張後,臀間兩根手指已然進出順暢,楊千帆不但把莊瑞哲的腸道裡外都摸了個透,而且準確找到了敏感點在哪。

  「這裡?」

  「嗚,好像……咦,啊啊,好奇怪……」莊瑞哲是第一次被人用手在後面服務到這種程度,以往的經驗都是擴張差不多了就進入正餐,畢竟是男友,就算技巧不足或稍有不適也得用愛的buff補到滿格,但這次……

  「嗯,這吧。」楊千帆的手摸到一塊相對凸起的部位,挑眉一笑就按了下去:「痠嗎?」

  「啊嗯──」莊瑞哲的腰一彈,過電的感覺讓他反射性想躲。

  「要不要我進去?」

  「什麼、哈啊,」陌生的快感令人墮落,約炮約到強手的情況確實舒服得可怕,但莊瑞哲不是太喜歡這種被人掌控的感覺。那些什麼前列腺高潮居然都是真的,難怪有一堆後庭專用按摩棒要做成奇怪的形狀,原來是為了戳這裡。

  「還說不是零?光用手就操到出水了。」楊千帆用著有些戲謔的口吻,指腹磨弄莊瑞哲的尿孔,那裡的肉又嫩又敏感,不斷泌出的腺液弄得他滿手都是。

  「不……」莊瑞哲又抖了一下,才勉強直起腰,硬是躲過了楊千帆惡意騷刮的攻勢,楊千帆索性抽出了濕淋淋的手指,由後方摸著他的小腹、又上滑到乳尖。

  他把和了腸液的潤滑全抹在莊瑞哲胸口,配合莊瑞哲直起的腰身,整個人由後方貼了上來,兩腿卡進莊瑞哲的跨間,雙臂收緊,炙熱的陰莖一跳一跳,充滿引誘地扺在莊瑞哲的會陰處,驟失填塞的穴口才剛嘗到甜頭,正渴望被更粗更熱的東西進入。

  「同學,教官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楊千帆不再用詞低俗地揶揄,改為近似深情的誘哄,這意思很明顯了。妖大從不強迫人,願者上勾:「乖,你也想要的,對吧?」

  「呼……」莊瑞哲喘息著任楊千帆半推半就地動作,有些虛弱且遲疑地開口:「呃,不然我幫你吹……」

  「……好吧,不用吹了,這裡就好。」

  楊千帆沒再勉強,他揉了揉莊瑞哲的兩片臀瓣,合上對方的腿,把性器擠入結實的兩腿間。反正自從莊瑞哲發出第一句爽到的淫叫聲時,他就已經贏了。

  如今對方不管是為了原則還是面子之類的事而不肯做到底,對楊千帆來說也不重要了。壹零沒共識,那大家就射一射好收工,也不用浪費時間了。



  ……結果他們又浪費了半個小時,雙雙使盡手段但誰都沒射,還都漸漸冷卻了。

  「…………。」

  「…………。」

  「我看這樣好不好,」莊瑞哲手痠腿痠嘴也痠,明明沒射,卻覺得他已經變聖人了。「我們……今天就當沒約過?」

  「嗯……」楊千帆也是愈做愈沒勁,這一炮的開局太精彩,衝高了他的期待度,結果莊瑞哲堅持不讓他幹,導致收場時雙方都有點在假高潮。

  約個炮而已,是要不要這麼累?

  「教官別生氣,今天我沒準備好,等我練夠體力再來找教官上課……」莊瑞哲設了台階,以免妖大記恨自己不配合,還差點淹死他。

  「也是可以,下次養好洗乾淨了再來找教官哈。」楊千帆承了這個情,又補了一句:「還有藉炮殺人真的很不可取,下次不要這麼調皮了。」

  「好喔好喔。」莊瑞哲滿嘴稱是,虛心受教地跳下了床。生平初次吸那麼久雞雞還吸不出東西來,現在他只想來口菸思考一下人生。

  「喔,你抽卡五?」楊千帆看著莊瑞哲的菸盒,另外開了個話題:「我好久沒抽Caster了,和你換一根。」

  於是莊瑞哲翻出打火機,把楊千帆給他的LUCKY STRIKE和楊千帆手上的卡五一併點了,兩人開始抽起沒成事的事後菸。

  「你衣服還沒乾,等等留下來一起玩啊。」

  「哈哈沒關係,我自己回去,衣服吹風機烘一下就好,祝教官炮火連天……」

  後來,這事他們非常默契地完全沒人提起。

  畢竟都滾到床上了,妖大攻略失敗的事說出去太駁人面子,也太往莊瑞哲的屁股貼金──「妖大欸。連楊千帆都不行,是要屌上鑲鑽的才能給幹膩?」莊瑞哲完全能想像帶他入圈的敦敦知道了會怎麼罵他。

  他其實有爽到,妖大也不是技術不好,純粹是人家愈想上,他就愈不想稱了人的意。

  楊千帆之後暗示性又約了莊瑞哲幾次,並毫不意外地沒有下文。接下來幾年他們各自風生水起,漸漸成了娛樂場合中各自發光的點頭之交。

  很久很久以後,莊瑞哲終於明白做人有炮品的好報,就是真愛會以剋星的姿態悄悄來到。

  那時的楊千帆還不知道未來莊瑞哲會送他兩個真愛,而他則會成為莊瑞哲愛情火葬場的見證者(兩度)。

  那時的莊瑞哲也還不知道,直屬孫佑凱會在大四那年被楊千帆氣到出國療傷、並找自己代班,而自己又為了代班時唱的一首歌和某個酒客從此糾纏七年。

  「買一送一啊,有沒有!」某天夢迴前塵,莊瑞哲叼著菸感嘆。

  「我有必要包紅包給凱嗎?」莊瑞哲的男友得知此事,認真地如是詢問:「就是因為他請假,我才有機會認識真正的你……」

  「真要感謝,你怎麼不先包給你姊和你外甥?」莊瑞哲回了秦軒一個白眼:「他們才是促成你和我首次見面的牽線人呢,呵呵。」

  約炮禮儀 完




約炮禮儀 無料小說本 (2020大選祭品)
CWT55 場領印調+封面預覽
https://forms.gle/4To4FNsmrHV5pduS8



xdCWT55.jpg

投餵

參與人數 2海草 +8 收起 理由
瑞塔哇 + 5
克里斯 + 3 寫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克里斯 發表於 2020-6-22 00:58:37
顯示全部樓層
我、我第一次介於有萌到和友情好可愛可是他們配對好萌可是最後又好好笑的友情昇華感(錯亂)

留言

好的,Charl桑,5根海草幫您轉餵給作者了。對不起,是我在這裡留評論造成您餵錯樓。作者也對不起QAQ 2020-6-23 23:15
辣個……Charl桑,您海草給錯樓了QAQ(驚)我只是路人,等等,我看能不能轉餵給作者 2020-6-23 23:09
XDXDDDD有萌到就好,我自己是超萌這種明明沒有愛情但又嘴炮得熱火朝天的講義氣損友感XDDD 2020-6-22 02:47

投餵

參與人數 1海草 +5 收起 理由
Charl + 5 終於完結啦~~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5-25 02:05 , Processed in 0.130453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