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誤搭便車(5)[普](0301更新)

[複製連結]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1-21 18:05:32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創文板分類
文章分類: 現代都市
連載進度: 連載中
這是個兩個男人坐車橫越西台灣大陸的故事。

路途上,一個人放下了過去的偽裝,展現出自己緊張膽小又愛面子的個性;另一個人則坦露一直以來偷偷戀慕的心情,把對方誤會的少爺習氣洗脫乾淨,讓他看見熱誠又有擔當的自己。

也許會有一部分是大綱文,一部分是梗,但也會好好處理故事血肉的。

本文的架構形成於可可的噗,後經問卜噗浪神後決定開連載,冠名贊助商持續增加中。

內容各種腦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如有諷刺他國時政,也是巧合,泱泱大國,一定很勇敢寬容,是咩!

本文最後由 一隻眼睛 於 2020-3-1 22:37 編輯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1-21 18:06:38
顯示全部樓層
〔1〕
這個故事發生於神祕的西台灣大陸,時值入冬,幾乎所有人都在為即將到來的春節長假做準備,有的人連續加班,有的人備辦年貨,還有些已經放假的學生鎮日無聊都捧著手機在網上四處瞎看。許許多多老家在遠方的東漂西漂南漂北漂族,則在拼湊他們回鄉的車票。

家住新疆的李新民便是準備長途跋涉回返的其中一員,他剛自大學畢業不久,去年已經嘗過一回隨春運大軍流蕩的苦楚,今年早早買好機票,就等著今天帶上行李坐車去機場,瀟灑返家。但此時此刻,他卻快發瘋了!原因無他,他一直好好收在皮夾裡的身份證不見了。

在這個緊急的摸門特,居然就憑空消失?他記得昨天搭地鐵還拿出來用過的啊,怎麼會不見?向來縝密的李新民將他上班用的公事包澈底搜檢一番,身份證還是毫無蹤跡。正當他急得腦門冒煙時,手機卻響起來電鈴聲。

抱持著八百萬分之一是有人撿到他身份證所以非常好心好意不求回報打來通知他而且會熱心腸地十萬火急送到他家樓下的這種妄想,李新民接起了電話。

「喂,你現在在哪啊?」一個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聲音傳來,李新民看看螢幕顯示的一串數字,完全摸不著頭緒。

「請問你是?」拜託要是撿到我身份證的貴人!

「……我是顧爾德啦!」對面的人似乎對他的反應有點不爽,還嘖了一下。

噢,原來是他那個神奇的高中同校同學,原來不是撿到我身份證的人。李新民心情又更差了,隨之而來口氣也差:「你有什麼事嗎?我現在正忙。」三秒之內沒有要事他就要掛電話了。

「你……你今年要怎麼回去?」顧爾德沒有因為他口氣不好而生氣,反而關懷起這問題。說起來,他們是高中同學,老家自然也一樣在新疆。

「……」李新民看到牆上的時鐘,簡直想尖叫,他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回不去。但他在顧爾德面前一向都是十分高冷自持的:「我臨時弄丟了身份證,今年可能回不去了。」

搭飛機,要證;搭高鐵,要證;搭地鐵,要證。除非他能一路坐巴士轉乘還不遇到什麼臨檢,不然他今年大概是回不了老家了。

「我剛買了新車,你要不要坐我的車回去?」電話另一頭的顧爾德十分高興,這份興奮熱情都透過電波傳過來了。

這個炫耀精還真是死性不改!

李新民想起過去和他同校的三年生涯,這個有錢少爺時不時就要來他面前顯擺新買的ipad、新買的iphone、新買的遊戲機、新買的腳踏車——天知道他買腳踏車是要幹嘛,他根本不騎車上下學。

他們倆說起來不太熟,但顧爾德買了新東西要炫耀一定有到他面前的時刻。

今天大概又是顧爾德炫耀財力的許多次中,平凡的一次。

不過這回他倒是託這台新車的福,有了回鄉的一線希望。「你確定要載我?不會不方便嗎?」李新民撐著高冷的表皮,還在矜持。

「不會,多個人開車比較不無聊。你在哪?你家嗎?我去載你。」顧爾德非常積極,巴不得一秒把車開到他面前,最好可以收到十句八句稱讚,不過那是不太可能的,他也知道。

李新民皺了皺眉,「你知道我家在哪嗎?」

「是不是AA小區?我能開進去嗎?還是在門外等你?」他印象中那小區的門衛挺嚴的,雖然很想開到李新民家樓下讓他直接上車,但恐怕有點難。

聽到顧爾德真的知道他住的小區,李新民有點詫異,難道又是透過什麼同學會的通訊錄知道的?他沒有印象自己填過新的住址……「你在門外等我好了,我大概再十分鐘才會好,你也別開太快。」

「好!你慢慢來。」顧爾德怕他反悔似地迅速掛上電話,心情很好地一打方向盤,打算繞去買兩杯咖啡再回來。事實上,他現在正在AA小區門口,從一早就來等在這裡,就想拐李新民搭他的車一起回老家。

全新、白色的特斯拉電動車在林蔭下閃閃發光,風騷非常。

等到李新民提著行李輕敲他車窗,顧爾德已經擺好自認酷帥的表情,還戴上他新買的雷朋太陽眼鏡。

香車、帥哥,就差一個美人!

李新民遠遠走來就確認前面那台特斯拉應該就是顧爾德的新玩具,無他,這種充滿科技感、新能源的噱頭,就是顧爾德最會買帳的標的。更何況那台車還特別有種孔雀開屏的騷氣,顯然是特別要炫耀給誰看的。

而他想來就是那個『誰』。好吧,我看了,行了吧。

「車很帥啊!」李新民坐上副駕還是如他所願地誇了一句,就看見顧爾德喜孜孜地探過來要幫他拉安全帶。「你……不必,我自己來。」李新民連忙快手咻地一下固定好安全帶。

這傢伙怎麼好一陣子不見後變得這麼奇怪?

「你吃早餐了嗎?要不要喝咖啡?」顧爾德又從後座拎來咖啡和蛋糕,他知道李新民私下很喜歡吃蛋糕,這個情況下,他一定會吃的。

【喝咖啡,吃甜點,你也胃食道逆流了嗎?】

車上的廣播忽然來了這一句,一下子讓最近的確有點胃痛的李新民將伸出的手指又收回來。

顧爾德失分!

噢,顧爾德簡直想搥爆廣播,他認真排隊買來的名店蛋糕就這樣失去討好作用。

「不然你先吃,我們等會兒去買藥?」顧爾德仍不死心地遞上咖啡和蛋糕。

他這句話讓李新民在心裡翻了十個白眼,覺得這傢伙也是憑實力單身,這種沒腦的話也說得出口,但高冷的仙男不能碎嘴狂念,他接過蛋糕,把咖啡放在飲料架上說:「那這樣吧,我吃蛋糕,你喝咖啡
。謝謝你還買蛋糕。」還買這家他很喜歡的,讓他矜持不了。

看李新民還是收下蛋糕,顧爾德心情就好了起來,但他不忘方才害他失分的元凶,伸手將廣播轉台。

【央視今日報導,武漢地區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都在當局可控中,今日新增12例,現有7例重症,3例危重,4例死亡,海外也有一些疫情傳出。醫管局呼籲:雖然傳染途徑還不明確,但病毒應不具高度傳染性,民眾可以放心,不必過度恐慌……】

李新民正吃了兩口蛋糕,突然開口:「等等,我們上高速前還是先去一下超市和藥店好了。」

聽他態度正經,顧爾德也忍不住緊張起來:「怎麼了?你胃食道逆流嗎?」

逆你個公嬤啦!

李新民真的要被少爺氣死,「你剛沒聽廣播嗎?」

「有啊,廣播說不會傳染,不要恐慌……」少爺表示他很認真,有聽進去。

「噢,央視說的話要反著聽你不知道啊?」如果不是顧爾德手放在方向盤上,李新民真的很想搖晃他的雙肩。「可控就是不可控,不會高度傳染就是會,可以放心就是不可以!」

他拿起手機打開商城的app,果不其然發現口罩的價格坐地起漲,現在還很多家都缺貨。連忙掃了一批醫用口罩和酒精、消毒液,付清後寄回老家,還因為老家太偏遠又被加收郵資。

顧爾德被劈頭蓋臉罵了一頓後,見李新民急急地點著手機,好奇問他:「你在做什麼?」

李新民看他一臉純潔,便低下頭將剛才的單又下了一遍,問他:「你老家地址在哪?」這些就當作車資好了。

顧爾德連忙報上地址,這才發現他在買東西。「你為什麼要買這些啊?回去再買不行嗎?」

「你知道就我們兩個說話的這段時間,口罩一個又漲五毛了嗎?我怕接下來會大缺貨,還是快點買一買比較心安。」

「噢,你真是太聰明了。」顧爾德趕忙稱讚他,雖然他自己覺得,漲五毛也不太多啦……不過李新民還幫他買這件事實在讓他心中暖呼呼的。

在車潮中塞了一陣子後,他們終於抵達藥店和超市,李新民拿著籃子將櫃上幾種防護力強的口罩都拿了,又買了些乾洗手、酒精。就見顧少爺拿了一個盒子默默放進他的籃子,定睛一看,是胃食道逆流的藥。他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後面講了一路的防疫小知識少爺都沒管,就記得他要買胃藥。

容易焦慮的李新民還買了一堆能量棒和巧克力、礦泉水、維他命,理由是怕飲食汙染,最後兩人提著幾大袋東西上車,總算讓李新民有了點安全感。

直到上車後,李新民才從匱乏的惶恐中冷靜下來,很不好意思地向少爺道歉:「抱歉,買了一大堆,我有點太緊張。」讓少爺的新車一下子失了格調,變得像買菜車一樣。

可是顧少爺毫不在意,這是他第一次和李新民一起逛超市,雖然不是買什麼具有生活感的東西,但一起推著車拿東西的氣氛還是讓他好著迷啊!「沒關係,你愛買什麼就買,也許等等就用上了。」

少爺這句不過腦的寬慰之語,誰想到卻成為後來應驗的烏鴉嘴。
\\\\\本章由X胃服適冠名贊助,X胃服適關心您逆流的健康。\\\\\


本文最後由 一隻眼睛 於 2020-1-22 00:01 編輯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1-23 20:02:58
顯示全部樓層
〔2〕
上車後,他們隨即開向高速公路,這時春節返鄉的車潮已經開始壅塞,就算是在高速上,也開不快。

李新民無所事事,只好打量起車的內裝,不愧是少爺新提的車,座椅還有新皮件的香氣,所有表面都閃亮亮的。雖然他老覺得少爺不太聰明,不過少爺的審美倒是一直很好,每次看見他,都穿得整齊乾淨,色調搭配,不會挑特別時尚的款式,但都搭得挺出色。這可能就是人說的「富過三代才懂吃穿」吧,像自己這種毫無家世的窮人家出身,都是靠私下偷看雜誌補習穿搭,才勉強有模有樣。

說起來,剛脫離有制服的高中那時,是他最多煩惱的時候。加上離家千里遠,獨自在外上學,看似淡定其實內心容易緊張膽小的李新民,著實過了好一段時間的自我高壓期。

覺得自己在學校裡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覺得好像怎麼努力都表現得不如城市出身的同學,覺得是不是會被背後嘲笑,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卻沒人提醒他……

這些煩惱他也不知道該向誰說,他父母早逝,由奶奶撫養長大,這種少年心事,也不好向奶奶訴苦;但要他向高中的同學說這種脆弱,一秒讓他過去的高冷學霸人設塌陷,這種事他也做不出來。

就像他表妹說過的,「表哥就是偶像包袱兩百斤。」

這種來自鄉下的自卑突然解除的時刻,好像就是少爺來學校找他玩的那天。

同一間高中畢業還考到同一個城市,基於同鄉的情懷,不少本來只是點頭之交同校同學都會因此而變熟。他們高中考到蘇州的寥寥無幾,除了李新民和少爺就只有兩三人,為了互相照應就拉了個小群,一開始大家還比較有興致在群裡閒聊,但開學不久後和各自同校同學混熟後,群裡幾乎就沒人冒頭了。

大家都展開了新的人生,好像就我還留在原地。

李新民正少男維持著煩惱,就看見少爺傳來私訊,問他有沒有空,想去找他玩。李新民原本和少爺不太熟,但在這低潮時刻,少爺像是踩著雲頭來救他的天兵天將,他便說:「好啊!」

那個週六,少爺準時出現在他們校門口,一身卡其風衣內搭牛仔襯衫和黑色修身長褲、高筒靴的帥氣,一路招來高回頭率。

少爺笑著說:「久等了!」

他的欣喜也傳染給好一陣子深受自卑之苦的李新民,讓他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們兩個搭上公車去走網上說是「便宜有趣」的當地景點:逛動物園。愈是接近動物園,公車上的小孩和嬰兒車就愈多,兩人已經把座位都讓出來,緊挨著彼此站在人群中。

「你去過動物園了嗎?聽說它們才剛整修過。」李新民想說點話,免得兩人太生疏,他卻沒想到在這麼近距離下說話,他的氣息直接拂搔在顧爾德耳側,直撩得身邊人快要心搏過速。

顧爾德努力深呼吸,在心裡數數,設法讓自己的「症狀」消停些。他沒想到今天出來居然會得到這種親密接觸的機會,心中又驚喜又害怕,都沒聽進去李新民在問他什麼。

李新民見他不答,以為他沒聽見,又貼近他耳邊再問了一次。這下讓顧爾德更加衝擊,耳朶都忍不住紅了。不過這回他聽清楚李新民的問題了,「沒去過。」如果不是李新民說要去,他都不知道這城裡還有動物園。

「那正好,我也是!」李新民怕少爺早就去過待會兒會無聊,既然他也沒去過,那等等應該不會冷場。他盯著顧爾德,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你怎麼有點喘不過氣?臉也好紅,是不是車上太悶了?」

顧爾德能說什麼呢?他總不能說他正在勉力對抗人類原始的衝動,只好點點頭說:「有點不通風,我有點暈。」

李新民便拉著他,穿過車上擁擠的人潮提早下了車。這裡恰好在動物園前一站,是個商業步行街,因為假日的緣故,也有一些逛街的人。

「你好點了嗎?我看我們就吃個午飯再走去動物園吧!」李新民打量著這陌生的街區,發現前面有間書店,便向少爺示意想去。

顧爾德自然是跟著他。兩人進店後,很快就走向不同的區塊,顧爾德雖然想跟上李新民,但李新民直往專業書的方向走,他一起過去也太假,只好留在雜誌區順手拿了幾本當期時裝雜誌看。

一個年輕帥哥低頭看雜誌的身影,吸引了不少原本就在店裡的妹子,她們三三兩兩聚集在不遠不近的距離,偷拍的偷拍,悄悄討論的也有。待李新民從專業書區轉一圈回來時就發現這個奇景,妹子們小聲說著「好帥啊」、「腿真長」、「氣質好好」,他這才發現少爺就算在蘇州也很吸引路人注意,一點也不比城裡人差。

這個認知突然解開了他心結的一小角,讓他僵固的肩膀不自覺放鬆了許多。

他走過去拍拍少爺的肩膀,問:「你在看什麼?」

顧爾德連忙闔上雜誌,答道:「沒什麼,就看看大衣的介紹。」快入冬了,他也該買些新的大衣,這裡和新疆天氣差太多,很多冬衣要重新買過。

李新民瞄了眼他手上的雜誌:「你也會看雜誌啊?」他以為少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穿衣有人買。

少爺理直氣壯地說:「當然啊,自己的風格自己決定嘛!」他直接盜用自家姊姊訓過他的話。

「去結帳吧!我們去吃飯。」李新民默默記下少爺手上雜誌的名稱,決定也要學學少爺在這方面的認真。

飯後,兩人終於抵達原訂的出遊目標——動物園,在午後人潮較少的園中道路上閒晃著看動物。每個獸欄還是有幾撮人群,動物懶洋洋地曬著冬初的暖陽,也有些自顧自地掛在樹上,或吃著水果。

他們正停在象區,裡面的大象正用象鼻捲起樹上的枝條,折下來吃,看得圍觀人群一陣歡呼。

「不曉得牠們成天讓人看著,心裡會不會不舒服。」李新民感嘆著。

「應該不會吧……」少爺擺弄著他的手機,正嘗試錄影。「看也不會少一塊肉,喜歡不會多加一餐,討厭也不會就趕牠們走,所以,應該No mind吧!」少爺將心比心地回答,又繼續連拍大象抽水。

「……」李新民聽了一時不知怎麼接話,少爺說得很有道理,說起來,他所有畏懼的「會不會」都沒有實據,卻一直用來把自己綁得透不過氣,這方面他還不如少爺。「你說得對。」

少爺收到難得的誇獎,十分開心,笑得酒渦都出來,說:「No mind is good!」

這句文法完全零蛋的英文,後來悄悄變成李新民用來為自己打氣的魔法咒語。

李新民從久遠的回憶中回神,開始和少爺閒聊。開長途車,副駕駛的責任之一就是幫駕駛提神:「是說,你怎麼會想買特斯拉?」雖然他理解特斯拉這種看起來高科技又酷炫的產品對少爺向來有吸引力,但他以為少爺會喜歡更貴氣的,比如瑪莎拉蒂跑車之類的。

顧爾德忽然有點語塞,不曉得要怎麼答,他又不能說實話。實話就是他想載李新民,而且要讓他平平安安地坐他的車。他之前看了特斯拉駕駛穿過加州大火的影片,覺得這車實在太酷了,連在那樣的連天漫火都可以開出一條生路,所以毫不猶豫就買了一台最新款。

「……就、就覺得它很炫啊!」少爺胡混了過去,連忙轉移話題:「欸,我們今晚應該得在武漢投宿,你先訂一下房間。」

李新民聽到要在武漢過夜,眼睛都睜大了:「為什麼我們要在武漢過夜?」少爺是不是沒把他上高速公路前的防疫宣導聽進心裡,現在還要直奔疫區……

「因為……因為車要加電,人要睡覺?」少爺不懂這個為什麼會讓李新民生氣。就算不是加電的車,也是要下去加油啊。

身為不會開車又失去身份證的無濟於事同胞,李新民沒有立場去指責車主兼駕駛的顧爾德同學,可是要去疫區過夜這件事真的讓他很恐慌。

「……好吧。」李新民在心中不停默念No mind is good,拿起手機開始搜武漢的住宿,要找一個離充電站不遠、星等也不要太低的飯店。

等他過濾出適合的選項,訂房網站上卻只剩一間雙人房了。他不死心地連換幾個APP,都是相同結果,只好咬牙下訂。武漢畢竟是交通要道,九省通衢,又是春運這個大遷徙時節,沒有事先訂,還有一間已經要偷笑了。

「我訂了,但只剩一間雙人房,應該沒關係吧?」李新民怕少爺貴氣,不習慣和別人同住。

只剩一間雙人房簡直是巨大喜訊!顧爾德笑得盪漾說沒關係,心中開始謀畫晚上要怎麼才能更親近新民一點。

\\\\\本章由特X拉汽車冠名贊助,特X拉汽車帶你逃離危難\\\\\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1-24 02:48:39
顯示全部樓層
〔3〕
等他們下了交流道,進入武漢市區後,發現這城市充滿了年節氣氛,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和燈火通明的店鋪,一點都不像新聞中說的疫區。

而且,路上的行人都沒戴口罩,看得李新民都疑惑起來,他們早上聽見的廣播難道是作夢?可是手機上兩筆購物帳單又赤裸裸地提醒他,各地都在搶購口罩和消毒用品,新型肺炎並不是他的幻覺。

如果是夢,拜託要免單。

他們在預先看好的充電站將車接上電後,就前往飯店,打算晚餐直接叫客房服務吃一吃,也免得在公共場所待太久。

「歡迎光臨,請問有預約嗎?」飯店櫃台是一位綁著馬尾的妹子,李新民終於在武漢見到第一位戴口罩的人,但是……妹子戴的是棉布口罩。

「我們是在X程網上訂的,訂單確認號是13538。」戴著口罩的李新民向旁邊的顧爾德要來身份證,遞給櫃台登記。

櫃台迅速登記完,遞給他們兩張房卡,還很親切地指引他們電梯方向。

李新民忍不住開口道:「小姐,妳怎麼戴這種口罩呢?這防護力不夠啊!」

櫃台妹子聽了有點害羞,說:「本來主管還不讓戴,說會讓房客觀感不佳,看不到我們的笑容。這是我自備的。」

「妳還是快去買一盒醫療口罩吧,每天換。快去買!不然要缺貨了。」李新民見她也算有警覺心,友善提醒她。

櫃台妹子感激地點點頭,又對他們微微鞠躬。

李新民這才拿出包裡的酒精噴瓶,往剛才遞出的身份證和手機上狂噴一氣。

「新民你真的很謹慎。」顧爾德一路亦步亦趨,除了扛行李和遞證件,就沒有需要他的事。一切都交給新民,他也樂得安心當條跟腿小狗。

「我真的希望我們能平安到家。」說著他又朝電梯按鈕噴了一下後才按。

兩人打開房門後才發現,這是一間雙人房,但不是李新民想像中的雙單人床,而是顧少爺想像中的雙人大床,幸好口罩遮掩了雙方的表情,彼此都沒發現對方的情緒。

李新民示意少爺先不要動彈,拿起酒精快速把門把、扶手、電話等容易觸碰到的地方都消毒一遍,才放下行李,安置東西。

「你先叫一下晚餐吧!我先洗澡。」李新民顧不上少爺可能不喜歡用別人用過的浴室,先強硬地指派他去點餐。

顧爾德毫不介意,拿起菜單就打給服務台,將他印象中李新民喜歡的口味都點了一些。

蔡亦帆在飯店裡當廚助已經三年了,他平日起早貪黑,非常認真上班,就希望年後評考績可以升上正廚。為此,他簡直不敢多請假,有點發燒咳嗽的,也都會撐著來上班。

最近已是年節時期,飯店每天都要花時間製作客人訂購的年菜,還要應付原本的自助餐廳、客房叫餐,人手更是緊張。所以,他雖然已經發燒兩天,還是站在爐前炒菜。有時忍不住咳嗽兩聲,他也會速速用手掩著口鼻,儘量不讓其他人發現。

他怕這時不識時務上班會被資遣,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很重要,家裡老小都指著他這份薪水呢!

將鍋裡的蟹黃豆腐倒在盤上,擦淨盤緣後,他打響服務鈴,叫前台服務生來送菜。

李新民洗完澡出來看見桌上的蟹黃豆腐、清炒時蔬和海鮮粥時,覺得顧爾德的口味和自己出奇相似,怎麼也喜歡海味和軟爛的口感。馬上喜孜孜地坐下來吃遲來的晚餐。

「我點的菜你還喜歡嗎?」顧少爺忐忑不安地問道。

李新民又吞了一口粥,難得不矜持地說:「喜歡啊,還滿好吃的。」

西台灣大陸的電視新聞上沒有什麼關於武漢肺炎的消息,倒是因為住五星飯店有外國頻道,在上面看見鄰近幾國出現了數例確診,都開始在機場開始設立檢疫關卡,攔檢發燒的乘客。新聞上也開始教民眾如何防疫、出現症狀如何通報。

兩人看著外國新聞,很認真地記著重點,然後恍然想起,這又不是他們的政府,就算記住了通報熱線,他們也通報不了。

「欸,我們如果發現病例要通報誰啊?」少爺比較了一下長短有無,忽然問道。

「嗯……」自稱防疫小能手的李新民想了一下,很不確定地說:「大概只能報警吧……」

「那可以在網上警告大家嗎?」

「哈哈哈,過五百轉可能會被認定造謠,抓去警局喝茶哦!」據說當年出面洩漏SARS真實疫情的蔣彥永醫生,後來就被軟禁監視。

聽見李新民這樣說,少爺完全失了多管閒事的想法,他怕自己被警察抓走,就不能完成載新民回家的承諾。

「我待會兒就要睡了,昨晚也是加班,今天又起得早,滿累的。你開了一天車,也早點睡吧!」李新民邊將桌上的碗盤收攏好,放在餐車中推出門外,邊向顧爾德宣告他打算要睡。

兩人同住就是這點麻煩,作息互相干擾。

等顧爾德洗好澡出來,房間裡已幽暗得只剩一盞床頭燈,還可聽見床上李新民微微粗重的呼吸聲。這景象是顧爾德夢想中出現過的,彷彿兩人一起生活起居的場景,他忍不住微笑,還用手機偷拍了李新民的睡臉。

此時已是深夜,走廊上卻還有人聲,一直不停有人開關門、拉行李、按電梯。顧爾德慶幸李新民先睡了,不然這麼吵,他又該睡不著了。

天真沒警覺心的顧爾德發現隔牆的住客騷動也沒想過去問,也就從此錯過第一時間開車逃出武漢圍城的機會。

武漢市官方半夜發布交通封鎖消息,正式將武漢成為管制疫區的事實擺在毫無準備的市民面前。

隔日,顧爾德是被走道上的哭叫聲吵醒的,對這五星級飯店的隔音效果十分惱怒,怎麼可以從昨夜吵到今早。

那些在走廊上大聲喧嘩的人也很沒公德心!

不過,五星級畢竟還是有它的價值在,顧爾德只聽見有人大聲摔門、奔跑和喊著什麼,沒法聽見喊話內容。他看了旁邊睡得臉頰紅撲撲的李新民一眼,決定出去警告那些沒公德心的住客。

「快點!你還有多少東西要拿,快來不及了!」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對房內怒吼。

「你怎麼這樣?你怎麼可以丟下媽?我們走了媽要怎麼辦?」房內是女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哭喊。

房內還隱約傳來咳嗽聲和說話聲,隨著咳嗽聲次數增加,門前的男人又後退了幾步。「妳不走,我走!」男人說完後,便倒轉腳跟走向電梯,急急按著向下鍵,像是想逃離這個地方。

女子則拖著腳走到房門前忍不住跪倒,大聲哭了起來。

走廊上的情況讓顧爾德一頭霧水,只好關上房門,打開電視看看消息。央視新聞正在播主席和D、F兩國談合作的消息,一直到末尾才有武漢肺炎的報導,確診的病例數量似乎比他昨天聽新民說得多了不少,最後還鼓勵民眾不要擔心,本國已與A國一起合作開發疫苗,加緊的話,約一年後可以產出。

聽起來好像很快,但一年後懷胎十月孩子都落地了呢,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顧爾德搖搖頭,拿起手機開始刷新聞,他這才看見斗大的「武漢封城」。

他馬上想到昨天半夜不尋常的騷動和剛才急著坐電梯走的男人。連續刷了幾條發現政府居然趕在夜裡發布了消息,早上十點後就封禁所有的公車、地鐵、鐵路、機場,接著就會封高速公路了。

現在已是上午九點多,要走就要快。

顧爾德連忙到床邊搖著李新民的肩叫他,這才發現新民的臉紅得不太正常,他將手擱他額上一摸,新民正在發燒!

這嚇得顧爾德三魂掉了七魄,聯想到新民昨天在車上講的那些染病徵兆,差點就要哭起來。

「不行,不行,我要振作,要照顧新民,愈是這時候才愈能看見我可靠……」顧少爺喃喃自語為自己打氣,鎮定下來後去將昨天帶進房的行李打開。幸好李新民未雨綢繆將藥店買的防疫藥品也帶上一份,少爺拿出退燒藥、酒精、溫度計,先試著幫新民退燒。

李新民燒得迷迷糊糊地,勉強睜開眼睛,就看見床邊幫他換額上溼布的顧爾德,隨即怒眼圓睜,打了他手一下。

顧爾德不明所以,還安撫他:「新民是想吃東西嗎?我再叫點東西來吃好不好?」

結果馬上被打了第二下。

看見少爺呆呆的表情,李新民真是氣得差點又要再燒上幾度,他勉力開口道:「……我沒戴口罩,你也沒戴!」他講的防疫知識都被狗吃了嗎?「現在也不能叫客房服務了,我有帶乾糧,你幫我泡個麥片。」

他的聲音嘶啞,講著講著,忍不住要咳嗽,便用自己的衣袖擋著,不讓飛沫散出去。顧爾德連忙取來口罩幫他戴上,自己也戴了一個。

李新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又說:「你手剛才消毒了嗎?沒消毒不能拿口罩戴。」

小狗顧少爺連忙聽令,消毒、戴口罩、泡麥片,兜兜轉轉做完,才發現李新民傳了一個訊息給他。他狐疑地點開,發現是新民列出的照護方針,從飲食、服藥到清潔方式都寫得很清楚。

但末尾寫了一句:「但是,如果可以,你就把我送到醫院,就快點離開武漢吧,這樣對你比較安全。」

顧爾德急急走向床邊道:「我才不要走,我要留下來照顧你!」

\\\\\本章節由X程網冠名贊助,X程,就是連疫區都有房\\\\\

====
我本來沒想更這麼快,因為寫得也不快,又沒有積稿。但現在不快點寫,我覺得快從虛構文學變成紀實文學了……改個bug~
本文最後由 一隻眼睛 於 2020-1-24 20:29 編輯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2-7 15:33:23
顯示全部樓層
〔4〕
李新民想勸他又讓自己咳得喘了起來,邊咳還要拍開顧少爺想幫他拍背的手,讓他更累,好不容易停息下來,他決定還是仰賴科技的結晶溝通。

【做為朋友,你已經幫我夠多了,我不能讓你面對更多風險。】

顧爾德看了訊息,眼眶都要紅了,說:「難道我要丟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嗎?不可能!」他鼓起勇氣坐上床沿,用力抓住李新民的手,「而且我才不想當你的朋友!」

李新民見他又抓住自己的手,連忙要掙脫,聽見他這句,又好氣又好笑。

【不想當我的朋友,你是想當我的死對頭嗎?】

「不是……」顧爾德臉上的紅暈已經泛過口罩上緣,整個人像熟蝦一樣。「我是想、是想……當你男朋友……」

李新民吃驚地瞪大了眼,忘了要打字:「你說什麼?」

顧爾德乾脆一不作二不休,閉著眼睛坦白了一切:「我從高中時就喜歡你了,但是不敢說,一直都很想告訴你……」

不,我不是想知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李新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掙開少爺拉著他的手,打了一個訊息:【我想靜靜。】

顧爾德只好一步三回頭地離開床邊,去沙發邊假裝鎮靜。他其實非常不安,高中時代,李新民周圍也不乏有一些女孩追求他,但他都說學業為重,沒有和她們發展什麼關係。至於新民大學時代有沒有交往對象,這個他沒有掌握到,因為那時他們關係不親近,又不同校,就算他天天在網上偷看新民發的消息,也看不出什麼來。

根本不曉得新民喜歡男生還是女生,唉。

顧爾德向天祈禱李新民和他一樣喜歡男生,或者至少是雙,這樣他還有一點機會。

李新民則在高燒和呼吸困難的混沌中,勉力保持清醒。突然發現他以為的小夥伴並不單純,真的讓他嚇了一大跳。並不是他歧視同志,只是從沒想過少爺對他存著這種心思。

難怪他們不同班又沒什麼交集,少爺卻常湊上來硬要加入對話;莫名喜歡來他面前炫耀,也許是少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話題想和他聊天;來蘇州念書……莫非少爺來蘇州念書也是追著他?

李新民盯著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看起來很喪氣的少爺,覺得這個推測的可能性很高。

不然就憑少爺家的財力,大可以在北京找間二等大學念,來蘇州這個沒有地理優勢也沒有親人在的地方才真正奇怪。

拼湊著記憶裡那些原本莫名其妙,如今開啟意義的片段,加上少爺這兩天的表現,李新民覺得他好像沒有想像中排斥和少爺在一起這件事。

難道這是吊橋效應嗎?但現在的情況是他本人才是那座會使人失足的吊橋。只要少爺不走上來,快點離開,那不感染新型肺炎的機率就高不少,平安健康的機率也是。

他們在靜默中各懷心思,而時針終於過了十點。

顧爾德走過來床邊對著李新民說:「我不會走的,而且現在也走不了了,武漢封城了。」

看見李新民再度吃驚的臉色,顧爾德緩緩解釋:「飛機、火車、地鐵、公車全都停了,船也停了。估計高速公路也要封了。」

李新民連忙打開新聞網站,一搜,哇!竟然真的出現封城新聞;他又上了某博,也有幾個飄紅熱搜,封城消息下面依省籍不同各有立場。人在武漢的焦急憤怒哭天喊地,人不在武漢的則叫他們要乖乖接受封城,千萬不要跑出來害人。

好像封城令一下,在裡面的千萬人都瞬間得病,可以傳染似的。

李新民看看新聞宣布的時間,很是無奈地看向顧爾德,這傢伙算準了時間到才和他說封城消息,真是鐵了心不打算走了。

李新民嘆了口氣,將訊息傳給顧爾德:【我現在沒力氣出門,你能一個人去超市搶一些餅乾、泡麵和漂白水嗎?】

顧爾德見新民改了趕他走的心意,傻笑著點頭說:「我可以的。」

【那你出門要帶著酒精和口罩,不要拿下來,不要摸口鼻,手在進車前都要消毒。要是能去藥局,就再買一些口罩、酒精、手套之類的。】

顧爾德在新民千叮萬囑中出了門,門外已是一片寂靜,絲毫不能想像早上的情況,他皺了皺眉,不曉得要不要向飯店通報這一層有病人的事。

在按下電梯鈕前,少爺突然長了心眼,拿出口袋裡的酒精噴瓶噴了一下才按,進電梯更是把整個面板都噴過一次,自助助人。

街道上的人與昨日相比都有點行色匆匆,而且開始戴上各式口罩。一有人咳嗽,旁邊的人立刻倒退三步,彷彿非常危險似的。

等顧爾德到超市,現場和年貨大街現場相比也不差多少,人山人海,都在搶架上的生活必需物資。超市的訂價也飛快反應需求,蘿蔔、白菜都破百,但還是有許多人在搶。

顧爾德哪經歷過這個,少爺過去上超市的經驗寥寥可數,他被大媽大爺的人浪沖來沖去,繞了超大一圈才接近已經被搜刮得七零八落的泡麵區。此時也不管什麼口味了,能拿的就搬一些。

少爺還非常機智地去扛了能量棒和冷凍食品,等他左挑右扛地出了門,這間超市也快被還留在武漢的人搬空了。

他離開飯店前曾經問新民為什麼要叫他去扛泡麵,新民是這樣說的:

【因為人遇到這樣不可控的事情時,如果不是否認,就會陷入恐慌。恐慌的人為了讓自己更安心就會囤積他們認為的救命物資,比如說口罩、酒精這些東西,搞不好也有人覺得SARS用板藍根,現在也買些比較安心。還有食物,我們也要考慮。如果疫情真的爆發,人人自危,誰會去下田?誰會去工廠上班?誰會送貨?如果都沒有,那我們吃什麼?對我們這些旅客來說,吃泡麵是最簡單的了。】

從今天攻占超市的人來看,新民說對了。大爺大媽們無不扛著白米、油和菜肉,就他一個人風景特別不同。

少爺經過超市一役,等他再進入情況更艱鉅的藥房時,多少靠著先前的經驗值不再容易被擠後退了。

但要想買到口罩和酒精宛如天方夜譚,兜兜轉轉好幾家店都如此,少爺只好摸摸鼻子開車回飯店。

房間裡光線昏暗,李新民又埋在被中睡了過去,可臉上仍有發燒的紅暈。回來後洗過一遍澡的顧爾德擔心得不得了,連忙擰了毛巾幫他降溫。

是不是帶新民去醫院看病比較好?

醫院現在有單人房的床位嗎?可以住院嗎?

顧爾德上網一搜,病人擠滿候診室連走廊都沒位置的照片、深夜院外仍然大排長龍的照片、哭訴醫生不肯寫確診證明,無法有床位的文,接二連三。看得他冷汗直冒,又愧又悔。

如果不是他說要到武漢住一晚,這些事可能都不會發生,新民不會生病還不能看醫生,他們不會受困愁城,也許現在都到新疆準備要過年了。

都是他的錯。

可他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和新民一起說說話,最好新民可以對他產生一些好感,他們可以從此更加熟稔,讓他更靠近他一點。

不是像現在這樣,新民被他連累出了事,而他無能為力。

顧爾德喪氣地坐在沙發上,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起。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一隻眼睛 發表於 2020-3-1 22:37:17
顯示全部樓層
〔5〕
來電顯示是「太后」,顧爾德連忙接起來,不敢讓太后等待太久。

「弟弟啊,你怎麼還沒到家?不是前幾天就出發了嗎?」

顧爾德經過這兩天急轉直下的生活,再聽見媽媽的聲音,一時間居然有點哽咽。他不曉得是否該據實以告,怕他們會太擔心,又或者身在新疆老家的父母並不知道武漢發生疫情的消息。

思考了一下,他還是決定告訴家人現況:「媽……我、我和我朋友現在困在武漢。」

手機那端突然傳來咔啦喀啦的雜音,過了一會才又傳來顧媽媽假作冷靜的聲音:「沒事、沒事,手滑了一下。你們在那邊錢有帶夠嗎?情況怎麼樣?」

媽媽還會問他情況,看起來武漢疫情的消息也傳到新疆了,顧爾德看看床上昏睡的李新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照實說,他不想聽到媽媽叫他自己先想辦法離開的話;瞞著家裡,又怕萬一出了事。

見另一頭居然答不上話,顧媽媽也沉默了,「……情況不好,是不是?」

「是……我朋友他發燒了,可現在沒辦法去醫院,醫院外隊伍排得老長,根本看不上病。」

顧爾德心裡好想問媽媽他該怎麼辦。

顧媽媽聽見這回答,也開始心急上火,不過新疆離此太遠,她再急也沒用,氣得連連拍打身旁大兒子的背,恨不得背生雙翅飛去幫顧爾德處理這些事。

砸錢行不通,就多砸點錢。

金石所致,精誠為開。

「你等等啊,弟弟,媽這就去打電話,我們試試看啊!媽一定想辦法把你弄出來!你萬事小心,照顧你朋友也要小心,一定要平平安安回家來。」顧媽媽說著說著,聲音忍不住支離,在掛斷之前,顧爾德懷疑他聽見了一聲嗚咽。

媽媽不好過,他也很難受。他不停幫李新民換頭上的溼毛巾,幫他擦身體,在網上搜各種替高燒降溫的方法,恨不得馬上就生效。

夜裡,他躺在沙發上,聽著李新民短而帶喘的呼吸聲,充滿恐懼,難以入睡。

他在腦中清點著他和新民的物資數量,企圖想從充足的各種食物藥物口罩中得到一點安慰。有一個堪稱安穩的巢,能幫他在搖搖欲墜的現實中,攀住支架不掉下去。

朦朦朧朧中,天已發白,他忽然聽見窗外傳來接連不斷的金屬敲擊聲,傳自稍遠的別棟建築,似乎有人拿著鍋在陽台上瘋狂敲著,還一邊大喊著什麼,鄉音濃重,加上距離遠,他也聽不清楚。但聲音裡的憤怒和哀傷卻無須言語,那人就這樣一邊敲一邊喊,直到嗓子啞了,手痠了,那求生的聲音才衰弱下去,終至停息。

顧爾德呆坐在沙發上,覺得很冷很冷,於是移到床邊,握住因為發燒而滾熱的新民的手。

他的動作吵醒了本就因為發熱而睡不安穩的新民,新民看見少爺眼眶發紅手足無措的狼狽模樣,勉力掙出他的手,慢而笨拙地拍了拍少爺的頭。

顧爾德的嗚咽聲終於再也忍不住,從口罩後傳來。他低下頭想遮掩,不想讓新民看見他這麼不可靠的脆弱。

「……嘿,你聽我說……」李新民努力發出聲音,「你現在害怕了嗎?後悔沒有早點走了嗎?」他現在說話像刮擦黑板一樣難聽。

顧爾德聞言瘋狂搖頭,他才不是因為這種原因落淚,他的害怕不是怕他自己出什麼事,他害怕新民出事,害怕家人擔心,他是哭自己的無力。

「你留下來,就足夠勇敢了。」李新民又拍了拍少爺的狗頭,「別怕,也許我們要見證傳說呢……」

「還有,快去洗手消毒,別到床這邊來。」

少爺煮了當早餐用的泡麵,還別出心裁地在裡面放了乾燥高麗菜,對烹飪毫無概念的少爺自然不知道光用泡麵三分鐘的熱水不足以將菜葉浸軟。「我還想加個蛋,但我想應該不會熟吧!」

回應他的是李新民有點無力的點頭。

他們打開電視,卻見上面播報的新聞一片歌舞昇平,春運的情況仍然是今天的新聞熱點,播報的消息多半是哪兒回堵哪兒十分通暢,只在最後的三分鐘稍微提了一下武漢封城的事,但強調疫情可防可控,武漢有最高級的P4實驗室,這裡絕對有實力處理後續治療藥物和疫苗的研發和檢測。要民眾不要聽信網上謠言,恐慌混亂。

微博上消息宛如燎原野草,一歲一枯榮,春風吹又生,武漢的各種影片、照片和文字敘述傳上去又被刪,只有精通關鍵字搜尋與備份者可以在上面打撈到一點真實。

【你手機有裝梯子嗎?】李新民打字問少爺。

「什麼梯子?」顧爾德滿臉困惑,不曉得這又是什麼神奇app。

李新民用手打了自己頭一下,自己真是高估了少爺,這種違法又複雜的事,少爺一向是沒興趣的。但他自己之前都仰賴公司的VPN,剛出社會口袋也窮得很,付不起穩定VPN每個月的月費。現在想要翻出牆外看看,卻一時沒有辦法了。

李新民向少爺解釋了梯子為何,智商有缺但錢不缺的少爺馬上開通了VPN。新民叫他在境外幾個常見新聞網站刷消息,特別是鄰近國家和台灣的新聞,遇到這種隱然要發展成大疫的情況,周邊國家一定最緊張,台灣有那麼多台商在武漢,消息應該可以繞道傳出去。

《武漢醫院路倒病患無人聞問》、《武漢火葬場24小時運作,死亡數低報》、《醫護口罩防護衣不足,民間物資堵塞》、《紅十字會分配物資失能》等等訊息突然映入眼簾,叫少爺一時無語。

還有一篇路倒集錦的,搜羅了武漢傳出牆外各種莫名倒在路上的拍攝影片。這些脫序行為和物資緊缺使少爺更緊張,「就沒一台報點好的,台灣的新聞怎麼這麼仇中!」

【如果本來就不做好事又 一直威脅對方,是要如何讓人家報好的?】長期翻牆的李新民對台灣有同情的了解,也不會責備台灣向來自由自在的新聞取向。翻牆了還拿牆內的尺子要求所有人,簡直滑稽又可笑。

少爺又翻了翻英語系國家的新聞,結果寥寥,除了少數幾國有中國遊客發燒確診,其他新聞都還圍繞在政經時事,僅分了一些篇章探討中國封城這個手段之激烈,是否過當。

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也和中國新聞差不多,都說疫情沒有SARS那麼嚴重,群眾不要過份恐慌。

少爺看完後一臉複雜,不知道怎麼和新民說他讀到的內容。

【你怎麼啦?】新民看他表情怪怪的,於是問他。

「我有點懷疑我英文能力,是不是讀錯了?」說完他把世界衛生組織的最近的公告念一句譯一句,又詢問地看向新民,「我沒譯錯吧?」

新民好歹也是不錯的大學畢業,現在又才剛畢業沒多久,英文還沒完全還給老師,粗聽了一遍也沒什麼錯處,然而這才是最詭異的地方。

【等一下,你查看看世界衛生組織現在的頭兒是哪國的。】

顧爾德連忙查詢,「是衣索比亞的。」

【那難怪了,是仰賴我們政府援助的帶路國家啊,怪不得堂堂一個國際組織的說法和我國這麼像。】

公信力呢?信譽呢?這些虛華都不值錢的,中國讓世界知道錢才是真的,其他都可以再談談。

少爺繼續在牆外網上流連,試過各種關鍵字,爬到一篇台灣的熱燙剛出爐新聞,說是因為先前有開發同為冠狀病毒的MERS奈米疫苗經驗,有望加速開發製程,後來居上,在90天後進入動物實驗。

90天,這可比先前A國說和我國合作,一年之後才能完成的那個疫苗快多了!

顧爾德興奮地搜起這個奈米疫苗的相關訊息,可惜新聞太新了,並沒能找到。不過,他發現這新聞迅速地被搬運到牆內,並且開始引發罵戰。

「快把技術交出來給國家量產啊!」

「一個省有什麼好驕傲的,現在還不出來共體時艱!」

「收歸國有+1」

「不給就核平!」

先前台灣宣布禁止口罩出口一個月時,網上也有一波腥風血雨,在中國境內買不到口罩、被抬價的怨恨,通通透過網線砸到台灣上,一種「憑什麼他們有」的嫉妒眼紅化為汙言穢語,微博一時都是仇恨文字。

現在這個可能最快速研發成功的疫苗曙光,再次點燃了人民群眾的激憤,

顧爾德一點也不敢笑別人,他此刻真的真的非常想要那個疫苗來救新民,在心底他明知道這等於強搶,卻沒有去計較它的餘裕。

可能人到窮處就會這麼面目醜陋而卑劣吧,屈就於唯一執著的渴望,放棄諸如理性、禮貌、文明之類的東西。

少爺的手機突然又響起,太后終於再次打來!顧爾德滿懷期望地接起電話,希望母親已經用錢砸出一條血路。

「弟弟啊!媽和你說!媽通過你舅舅他客戶的姊姊的妹夫終於想辦法聯絡上武漢軍中的人了,給了一筆錢,說可以接你們去軍醫院。」

\\\\\本章節由X師傅方便麵冠名贊助,X師傅方便麵,加了水就像有師傅替你煮了麵\\\\\


=====
作者現實忙碌中,儘量努力周更。
回覆

使用禮物 檢舉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註冊新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0-12-1 13:33 , Processed in 0.035867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