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其他] [特殊傳說│無CP] 時溯與迷之陣 [G](完結,22/5/27更新番外)

[複製連結]
淵月 發表於 2020-7-20 19:31:52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be會是甚麼結局,期待be番外

使用禮物 檢舉

點滴 發表於 2020-7-21 22:44:51
顯示全部樓層
writting 發表於 2020-5-3 01:50
NE支線

迷陣之外 歧之一

真的寫的超好!超喜歡這種設定,讓人欲罷不能,我也一口氣看完了(私心喜歡這種「非背叛」的「背叛設定」,因為漾漾這麼可愛怎麼可能被背叛呢?一定都是誤會啦~)
我覺得漾漾就算不是先天能力者,他也擁有「主角光環」,依然是最可愛而容易被大家關注的主角。
好喜歡這篇文,期待更新唷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writting 發表於 2022-5-27 03:49:44
顯示全部樓層
文前提要:
     在這之前要先道歉,番外拖太久我自己都忘了差不多了。之前預計想寫的HE番外也難產沒了 此篇故事線是學長他們沒趕上,漾漾最終選擇與烏鷲一同沉睡的結局,BE預警!!!
     到此全文加上兩篇番外,此篇文正式結束,感謝各位的閱讀和留言,真的超級感謝!!!!!





BE支線      表世界

消逝之願 歧之一
彼之終



  時逢夜深,往常璀璨無垠的星空被朦朧的雲霧掩去,使得多洛索森林的景色更加寂靜幽暗。

  結束公會所發派的任務,休狄孤身一人走在漆黑毫無生氣的土地。在學院返程的途中經過多洛索的巨山,由於一年前那場陰影的風波所影響,此處土地的力量受到極度嚴重的損害,雖然事件發生的當下透過獨角獸的淨化協助才擁有復甦的可能,但日後土地的恢復程度如何不得而知,於是他才決定順勢來探勘森林情況,稍晚回報給公會判斷是否需要派其他袍級過來處理。

  沿著狹窄顛頗的山間小路,妖精的王族青年在巡視的同時也在尋找可以休息的落腳處,但沒多久他便察覺腳下的土地出現了異常。

  地面生長了稀疏的植被,而且相較於其他區域所看見的萎縮乾枯的樹木,這附近的樹叢明顯正常健康許多,大氣精靈也較為活躍,甚至能感覺到前方傳來些微清涼的水氣。

  踩在逐漸茂密的青綠草地,周圍的水氣也更加純淨,等他穿越過重重樹林之後,出現在眼前的一座小池塘,看起來與外頭不同充滿著無限生機,似乎是受到了某種祝福術法的保護而免於鬼族詛咒的污染。

  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這股力量的本源他似乎並不陌生。

  他皺著眉,靠近水池邊準備坐下歇息,沒多久便聽見不遠處的草叢發出了些微騷動,但他並不在意。早在踏進這塊區域之前他便探查過附近沒有任何需要警戒提防的存在,繼續低頭整理自己的東西,直到自己手腕傳來一股重量他才朝下瞥了眼,看見一隻松鼠扒住了袖口搖晃幾下,然後那雙黑溜溜的小眼睛與他四目相對。

  盯著這隻完全不怕生的松鼠,休狄終於想起了自己確實來過這個地方。

  至於設下此地的保護術法是誰也就不言而喻了。

  望著眼前螢光紛飛充滿寧靜祥和的水池,銀髮的王族青年嘖了一聲後隨即垂下眼眸,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

  說起來這趟任務還是拜某個黑色種族所賜,否則他也不必卑躬屈膝去處理這件原本屬於紫袍的任務。

  自從阿斯利安從那個詭異的陣法脫離,妖師陷入了永無止盡的沉睡之後。

  若不是他看到紫袍的狩人彷彿不要命似的在短時間內接下大量的公會任務,甚至連休息的時刻都沒有,他也不會多管閒事將人直接打暈,自己則代替他出發處理任務。

  先前幾次休狄便出聲質疑過對方不自量力的行為,然而所有的話語卻只換來阿利斯安的搖頭苦笑,之後仍不改其做法依舊接下一件又一件的任務。

  他曾調閱過紫袍狩人所接下的任務內容,不外乎都是與鬼族和沉睡封印的古老陣法有關。

  僅僅是一個黑暗種族的永眠,換來的卻是其所重視珍重之人的沉默與巨變。

  鳳凰族的小女孩彷彿一夕之間成長,埋頭汲取更多有關治療的術法及更為深奧的咒術。傾聽神諭的古老家族的少主褪去了年少輕狂,心思更為沉穩的同時卻又讓人感到難以親近。白精靈和天使偶爾會將目光落在黑館宿舍,身旁的大氣精靈像是回應般流洩著悲傷的氣息。

  即便是血統高貴的半精靈也無法倖免。



  回想起幾日前他將從紫袍打暈丟到醫療班,準備回途路過某個迴廊的時候,偶然碰上了冰炎殿下和紫袍巡司的對話。

  「我是來找你談的,過幾天我準備把漾漾帶回原世界。」

  「妖師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嗎?目前醫療班人手與資源已經開始進駐,而且對特殊法陣及詛咒的術士也在幾天後趕到支援,我不建議在這個時刻將褚轉移到其他地方。」

  黑髮的紫袍女子望著眼前為了自己弟弟四處奔波的混血精靈,冷豔銳利的黑眸越過了他眺望遠處那棟純白色的建築物深處,那裡設下無數隱匿與反探查的結界,而在那之中沉睡著她在這世上最為親密的家人,她收回視線後嘆息著,向面前的半精靈輕聲說道:「我會把原世界有關漾漾的訊息和情報全數清理乾淨,把漾漾帶回妖師本家後,妖師一族將斷絕與現世的連結再次隱蔽於時間軌跡之下。」

  「沒有任何一方勢力能夠打擾,無論是白色種族還是鬼族,即使是精靈族的王也無法觸及。」

  「亞那的後代,你為他做得已經夠多了。」

  「至少在最後,讓漾漾回到他熟悉的家吧。」



  被手邊的動靜給打斷回憶,很快地回神之後休狄往下一瞥,看著依舊緊扒住自己衣袖不知死活的那隻松鼠,像是注意到王子的目光,牠動作俐落地竄到他的手臂上,抬起頭用那雙黑溜溜的眼睛毫不畏懼地回望著,無禮又囂張的態度簡直和那個愚蠢的妖師如出一轍。

  不懂得高貴的王族與低賤平民的差距,連最基本的白與黑之間的種族隔閡也一無所知,毫無紀律的將白色與黑色兩方的對峙立場全部攪亂,讓守持秩序種族使命的奇歐妖精實在是無法容忍!

  更別提在妖魔地被對方搭救和療傷,簡直是奇歐王族的奇恥大辱!

  僅僅只是最低程度的治療,居然還耗盡了那個妖師的所有力量,真是愚蠢!

  當時的休狄臉色極差的將治療術法狠狠地朝黑髮妖師的身上拍,等到治療結束後他才隨手扔了一件毛毯蓋住對方,接著挪到遠處開始起火處理食物。

  之後等到他醒來後自己餘火未消直接把烙餅砸過去,然後沒多久得到從對方傳來的好吃到超級感動的目光讓他更加火大。

  後來在水塘邊的相處也不過是個意外。

  聽著那人腦袋微傾正絞盡腦汁努力回憶自己所知曉的故事,裡面飽含的情緒不是畏懼害怕,也並非低下的討好或諂媚,眼底閃爍著如雨後星空般的純淨與美好,無須太多語言描述。

  黑夜裡從海上吹拂而來的風,輕柔地撫慰著未眠之人充滿疲憊與沉重的思緒,少年稚嫩的嗓音輕聲訴說著屬於亙久以前的另外一個世界尚未完整形成的古老傳說。

  但所有事物終將成為泡影。

  就如同偶爾夜半流入夢境裡那些不知何來的畫面,有時是他與狩人和妖師一同出任務的經歷,也有他與妖師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對峙場面,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祥和平靜的午後時光,與平時膽怯懦弱的表情不同,少年的臉龐上少見地帶著寧靜滿足的溫和笑容。

  或許世界上妖師一族能夠持續傳承直到世界之終的降臨,但是會為了自己的朋友即便是對立的種族也奮不顧身的愚蠢妖師已經不復存在了。

  單膝著地,休狄將手掌往下拍在青綠的草地,隨著地面冒出來的點點螢火,一顆通透晶瑩的綠色水晶緩緩浮現,裡頭的守護與淨化的祈禱術法正在不斷運作。

  若僅是單純感受眼前散發的淡白色光芒以及溫暖的祝福之意,又有誰會知道施術者居然是黑色種族之首的邪惡妖師。

  彈了下手指,幾個泛著紅色的光點落在綠水晶的周圍,像是在守護著中間所運作的術法,隨即地面浮現暗紅色的圖騰,閃爍幾下形成強力的固壁之後便消失了。

  望向自己的掌心,再將視線轉移到剛才被加強的保護術法,休狄沉默許久,最終冷哼一聲,像是對著誰又或者是自己低喃著。

  「愚蠢至極。」




本文最後由 writting 於 2022-5-27 03:54 編輯

留言

@祭祭國王帶你飛 你能喜歡真是太好啦XDD謝謝!!! 2022-5-27 14:05

投餵

參與人數 2海草 +13 收起 理由
喬亞加 + 3
祭祭國王帶你飛 + 10 QAQ寫得好好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7-7 03:02 , Processed in 0.07449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