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HIStory3/圈套│唐飛] 綁架犯(私生飯) [G] (9/26更新於15#)

[複製連結]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9-17 17:15:38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IStory
HIStory系列: 圈套
連載進度: 短篇完結
    [上]

    孟少飛悠悠轉醒時只覺得頭痛欲裂、噁心想吐,動了動身體發現手腳竟被侷限住,驚覺不對勁,身為警察的本能讓他快速的聚精會神機警起來。

    撐起還不舒服的頭,他發現他處在一陌生環境,雙手雙腳被綁住丟在一張床上,四周的環境非常安靜,靜的有點離譜,這是一個密避的環境,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非常不利。

    他太大意了!

    原本他在追個犯人,但追到死巷後的就不見人影,正想放棄時突然看到疑似女性被害人倒在地上,他衝上前,想也不想的就要扶起她,對方卻一臉恐懼看著自己身後,他大吃一驚回頭,卻發現根本沒人,突然口鼻被從後摀住,刺鼻的乙醚瞬間嗆的他不舒服,他大驚開始掙扎,對方力氣卻出奇的大,牢牢箝制住他,沒多久他身體一軟就失去意識,他甚至於連綁架他的人是誰都沒看到。

    起身下床,他觀察著目前的狀況,手腳雖被手銬銬住但還算能自由行走及拿東西,只是腳鐐上連著鐵鍊牢牢鎖在牆上,讓他只能在一定範圍內行動。

    基本上是間密室,沒窗,一排窄小的樓梯連接著唯一一道往上推的出口,當然以他可以行動的範圍是到不了那的,對方顯然有備而來。

    會是誰?

    曾經被他抓過的犯人?

    得罪過的仇家?

    一時之間他真的沒有頭緒,突然那唯一的出口有著動靜,孟少飛趕緊躺下假寐,全身感官高度緊戒。

    他聽到腳步聲下樓的聲音,對方似乎來到床邊就沒動靜,孟少飛知道他正盯著自己,他握緊拳頭,似乎在思考著怎麼來個出奇不意。

    可對方顯然查覺他的意圖,腳步聲快速遠離床邊接著上樓。

   「喂!你是誰?回來!」孟少飛大驚,趕忙睜開眼撐起身,卻只看到他往上離開的腳步。

    他下床快步上前,無奈鐵鍊的距離只讓他停在樓梯口五步之前,眼睜睜看著唯一的出口又被重重關上,他忿忿的低咒,回過頭一盒便當就放在床邊,他眉頭皺的更深了。




    當手機裡傳來第N次轉語音的訊息時,唐毅額際浮現青筋,手機用力摔在桌上,他深呼吸逼自己冷靜。

    孟警官人間蒸發不是第一次了,唐毅知道他很忙,也知道他認真的態度,電話沒人接是常有的事,可每次唐毅都會心急如焚、無法冷靜,因為孟少飛衝動的個性,讓他無法不為他擔心,否則他為何每回都如追妻火葬場般四處尋人,卻又每回妥協的原諒他。

    盯著手機好一會,唐毅決定放棄開始處理公事,他也不想每次找不到孟少飛就像盯妻魔人般找到偵三隊去,這會造成彼此的困擾。

    埋首於公事沒多久,唐毅始終覺得心神不寧,眼睛第N次自手機移開,最終還是沉不住氣,拿起手機決定出門去尋人。

    剛站起身突然傳來急切的敲門聲,他還來不及應聲,門就被用力推開,印入眼簾的是Jack異常嚴肅的臉,唐毅心中浮現不安。

   「老闆,孟警官失蹤了」

    在那瞬間,唐毅覺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已經不知道過了幾日,孟少飛只能由對方送餐的次數來大略推斷自己被關了多久,在這不見天日,沒有時間的環境下他已由原本的冷靜分析開始變得焦躁不安,對方似乎有意迴避他,每次送飯都只丟在他能搆的到的地方,任憑他怎麼呼喊都不回頭,他想不透他的意圖到底是什麼,為何沒有提出任何要求或者其他動作,就只是單純禁錮著他,然後什麼也不做。

    孟少飛無奈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幾天他什麼方法都試過了,就是沒有辦法解開限制住他行動的鐵鍊,房間內也沒有任何可以協助自己脫困的東西,這是個完美的綁架禁錮計畫,孟少飛徹底深深的以自身體會。

    不知道唐毅是不是找他找瘋了…

    想起唐毅每次找不到他就生悶氣卻又拿他沒辦法的模樣,孟少飛輕輕的笑了,他也不是故意要失聯,但看到唐毅心急如焚的樣子他覺得抱歉之餘總有滿足感,唐毅是真的在乎他,每次想到這點他都不禁喜孜孜的。

    只是這次他想笑也笑不出來了。

    突然聽到出入口有動靜,孟少飛立刻坐起身嚴陣以待,看著往上的出口被拉開,對方有些唯唯諾諾的身影走下來,看到孟少飛正在看他似乎有些侷促,匆忙放下手上的飯盒又要離開,孟少飛開口了。

   「你還是不願意說你有什麼目的嗎?」看著眼前略高的男子,帶著一副粗框眼鏡的斯文樣,眼神卻總是閃爍不定,面對他時總是略顯不安,他實在看不透這樣的人怎麼會綁架他。

    對方聽到他說的話略為頓了一下,但卻沒有要多說什麼的又要離開,這時孟少飛又開口了「你如果不說,從現在開始我就絕食」

    從對方照三餐送餐的態度來看是沒有要他死的意思,反而還希望他好好活著,那麼他就反其道而行,看看對方會有什麼反應。

    對方再次頓了一下,接著像是不相信他的話似的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著重重被關上的門,孟少飛無力的坐在床上,盯著不遠處的飯盒,似乎打定了主意。



    第二次、第三次沒吃,對方還不為所動的收走,但當孟少飛整整六餐都沒進食時,對方似乎忍不住了,快速的走下樓梯看著有些虛弱躺在床上已經兩天沒進食的孟少飛,粗框的眼鏡下難得帶著怒氣。

    無力的躺在床上,孟少飛瞟他一眼,對於終於惹怒他感到一絲的得意,也確定對方是要自己活著,短時間內死不了,他撐起身體面對他道「終於肯跟我說話了?」

   「你這是在幹什麼?為什麼不好好愛護你自己的身體」略為低沉的嗓音帶著怒氣,對他絕食的行為很不高興。

   「你有什麼資格對我這樣說?」孟少飛嘲諷的看著他,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居然還有臉指責他。

    像是被戳中弱點恍然大悟般,對方態度又開始唯唯諾諾起來,眼底的怒氣瞬間洩氣,他慌張的閃爍著眼神「總之,你不吃東西就是不行」

   「那你說,你究竟是誰?為何綁架我?你知道綁警察是罪加一等嘛?」孟少飛站起身往前一步,卻被他機警的退後一步,見他還是不開口解釋一切,孟少飛惱了。

   「你就這樣什麼都不做的關著我究竟有何意圖?如果是仇人就該狠狠揍我一頓,如果要勒索也該開個價,什麼都不說到底想怎樣?」

    對於孟少飛這種急性子的,對方這種溫吞的態度徹底惹毛他,要就給個痛快,吞吞吐吐地到底算什麼!

    還是沒打算顯露意圖,對方把飯盒推到孟少飛眼前轉身又要走。

   「他們很快就會找到我的」孟少飛突然又拋出一句,偵三隊不是省油的燈,何況還有唐毅。

    卻突然對方像被惹怒似的回頭,眼底帶著暴虐大吼「唐毅他找不到你的!」

    皺起眉,孟少飛總算明白,沉下眼看著他「你是因為唐毅?」

    發現自己露出破綻,對方掩飾的推了下眼鏡,慌忙轉身要離開。

   「為什麼要針對唐毅?你到底是誰?想幹嘛?」孟少飛咄咄逼人,看他就要逃開,恨不得衝上前撂倒他壓在地上狂揍。

    看孟少飛如此在意唐毅,他冷漠的開口「孟警官還是先擔心自己吧」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TBC-
----------------------------------------------------------
    多說多錯.多說會劇透
    所以留到下篇完結再說吧(啥)

    這篇就是想表現追妻火葬場而已XD(毆)
    下回見啦~

本文最後由 可樂加辣 於 2019-9-26 15:05 編輯

留言

只有一個字,好! 2020-6-9 22:27
綁架play來吧 我準備好了!!←關你屁事 2019-12-24 22:27
唐毅好到位 2019-12-18 15:13
好緊張呀! 2019-9-27 11:42
謝謝~ 2019-9-19 19:53
期待!❤️ 2019-9-19 07:15

投餵

參與人數 3海草 +18 收起 理由
Charl + 5 期待更新!!!
cutiemoon + 3 寫得太好了!
full + 10 您就算說了錯ㄉ我也會當對ㄉ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full 發表於 2019-9-17 20:48:24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意義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唐毅的綁架play(((
耶有新文可以蹲了≥3≤

留言

>。< 2019-9-20 17:48
我也是在蹲等full大的文啊啊啊啊啊! 2019-9-18 11:31
還有荏苒的番外!!!!另外30天也才寫DAY25,所以只能持續敲碗你了~~~ 2019-9-18 00:30
哪有結束 XD 徐徐才01,星光燭火和浪漫細胞死亡,看起來就還沒結局~~ 2019-9-18 00:28
什麼我的不是結束了>_< 2019-9-17 21:33
我也還在蹲著等full大大的文啊 XD 2019-9-17 21:20

使用禮物 檢舉

玗子醬 發表於 2019-9-17 23:39:00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欸不是推眼鏡讓我直覺想到我們的經理學長啊!
但應該不是吧(・ัω・ั)
然後我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留言

@可樂加辣 喔喔喔好吧果然是我想多了XD 2019-9-18 20:38
@玗子醬 噗,你讓我去google了,我總算知道是誰了,原諒我沒有萌他們,了解的這麼慢XD 2019-9-18 20:34
咦~眼鏡?學長??開始期待嘍 2019-9-18 19:55
@可樂加辣 經理 aka. 學長 這樣懂嗎XD 2019-9-18 11:38
咦,經理學長是誰?是我沒更新嗎XD是誰不方便說(噓) 2019-9-18 11:34

使用禮物 檢舉

machia 發表於 2019-9-18 00:16:29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接下來的劇情阿。
對方滿有把握唐毅找不到關少飛的地方
到底綁架少飛的人是誰呢?太好奇了

本文最後由 machia 於 2019-9-18 00:17 編輯

留言

可大的文章我都好喜歡喔 2019-9-26 15:14
噢,看到大家討論卻不敢說太多太痛苦了(倒)我也期待劇情發展 2019-9-18 11:36

使用禮物 檢舉

leein4412 發表於 2019-9-18 01:36:36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新文就開心! 粗框眼鏡 哈哈 突然想到今天鈞浩的mv   期待下集

留言

哈哈哈,我是更新完才看到mv的,想說也太巧了吧,鈞浩的粗框眼鏡造型也太帥了>///< 2019-9-18 11:38

使用禮物 檢舉

coco1314520 發表於 2019-9-18 01:54:26
顯示全部樓層
好棒!好期待後續(•̀ω•́)✧

留言

謝謝你~ 2019-9-18 11:40

使用禮物 檢舉

南月涼 發表於 2019-9-18 06:15:27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集!
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追妻火葬場啊嘖嘖
唐毅辛苦了快點把小飛帶回來吧

留言

我愛追妻火葬場的點XD 2019-9-18 11:42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9-18 11:29:42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full 發表於 2019-9-17 20:48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意義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唐毅的綁架play(((
耶有新文可以蹲了≥3≤ ...

哈哈,唐毅的綁架play等大大妳寫啊XD
呃…不要期待太大,只是小短篇而已

留言

噗,你怎麼說出大家的心聲了,大家搶著要收藏他~ 2019-9-18 20:37
覺得少飛被關起來有種萌點....我也想把少飛關在我的小房間裡 2019-9-18 12:20

使用禮物 檢舉

Raining 發表於 2019-9-18 12:10:44
顯示全部樓層
被綁架... 誰那麼大膽啊... 唐老大要快點找到少飛才行啊.

留言

對啊!到底是誰那麼大膽XD 2019-9-18 20:39

使用禮物 檢舉

yichun 發表於 2019-9-18 14:40:44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啊啊啊啊啊啊(๑´ڡ`๑)

留言

+1 2019-12-16 20:27
期待 2019-10-3 07:46
敬請期待XD 2019-9-18 20:41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9-20 16:32:35
顯示全部樓層
    [中]



    唐毅站在陽台上,晚風帶著些許的冷意吹來,呼了一口菸周身煙霧迷繞,那身形顯得蕭條,眼底是化不開的愁,他不是喜歡抽菸的人,只有在特別思念某些人時才會抽一根以解的相思。

    孟少飛失蹤已經五天了,從他最後消失的身影開始,方圓五百里他都找遍了,沒有線索就是沒有,孟少飛就像憑空消失般,如此的不踏實,就連警方那邊也一無所獲,那天追查的犯人早已捕獲,但為何孟少飛還是不見蹤影?

    第一次唐毅如此害怕,害怕他真的會失去孟少飛。

    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沒看到他的人,握不住他的手,如此的不安讓他格外害怕,他唐毅從來沒有這麼在乎過一個人,也從來沒有這麼害怕會失去一個人。

    他思念他的笑、他的衝動、他的堅持、他的陽光、他的開朗、他的一切一切,少了他的日子他度日如年,沒有他的時間他如坐針氈。

   「少飛…」緊握拳頭靠在額際,唐毅輕聲的呢喃「少飛…你到底在哪裡…」

   「老闆」Jack無聲無息的出現,看著唐毅疲憊的神情,這幾天大家都不好過。

    滅了手中的菸,唐毅抬頭看他「有消息嗎?」

   「有支監視器拍到了疑似孟警官被揹走的身影」拿出手機打開視頻,Jack遞到唐毅面前。

    急切的拿過手機,雖然影片內的身影很模糊,但隱隱約約確實有像孟少飛的身影。

    少飛!

    唐毅一顆懸著的心稍稍落下,事情從一開始的陷入膠著到現在總算有了點眉目,至少讓他知道少飛還活著就好。

    把手機遞還給Jack,唐毅眼中恢復了冷靜,他快速的下達著命令「出動所有人去找,把監視器都挖出來看遍,就算把那個地方翻過來都要找到少飛」

   「是」知道孟少飛對於唐毅的重要性,Jack不敢怠忽,連忙轉身去執行。

    看著夜空,唐毅眼中再次出現了狠勁,要讓他抓到帶走少飛的人,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孟少飛看著默默送餐來又默默要離開的人,他上前把飯盒打翻,看著憤怒回頭的人,他抬起下顎挑釁著。

   「你到底是誰?到底想對唐毅做什麼?」問著這幾日不下數百遍的問題,孟少飛只要關乎到唐毅,只要想到唐毅會受到傷害他就無法冷靜。

   「孟少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連日來孟少飛的忤逆及不配合也讓他忍到極限,他開口閉口都是唐毅,著實讓他無法忍受。

   「怎麼?要打我殺我嗎?你有什麼都衝著我來,就不准碰唐毅!」已經連日未進食,孟少飛強撐著身體與他對峙。

   「不准提唐毅!」是被孟少飛激到,他氣的往前怒吼,沒察覺自己已經進入孟少飛觸手可及的範圍。

    原本虛弱的表情悄悄的聚精會神,孟少飛所用的激將法就是要把對方逼到近身的地方,見機不可失,他用盡全身力氣把他衝撞在地,接著以迅雷不掩耳的速度將鐵鍊纏繞上他脖子,從後緊緊勒住他。

    沒料到孟少飛居然還留了一手,他痛苦的掙扎著,就在孟少飛漸漸失去力氣時慢慢停止了掙扎。

    確認他再動也沒動,孟少飛鬆開他大口喘著氣,他虛弱地趴在地上,剛剛已經用盡他全身的力氣,他覺得自己已無可能再移動半分。

    少飛…

    睜大雙眼,腦海中突然出現唐毅擔憂的臉龐,孟少飛突然紅了眼眶,他大口喘氣靠著意志力爬起,顫抖的雙手在對方身上摸索,卻找不到任何可以解鎖的鑰匙,他不死心的一摸再摸,最終卻還是一無所獲。

    孟少飛洩氣的坐在地上,仰起蒼白的臉蛋,張著沒有血色的唇困難的呼吸著,手腕跟腳腕上因為多日的綑綁已經磨破皮,在上頭留下深深的烙痕,但皮肉傷卻都比不上心中的惶恐及絕望。

    怎麼辦?

    唐毅…我該怎麼辦…

    側過身看著近在咫尺的出口,明明是那麼的近卻又遙不可及,孟少飛恨透了自己的無能。

    突然,身後一股陰惻惻的氣息靠近,孟少飛瞪大眼全身汗毛豎起,還來不及反應,只聽到陰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孟警官該不會認為我會笨到把鑰匙帶在身上吧?」粗框的眼鏡下帶著隱諱不明的情緒。

    大吃一驚,孟少飛迴身就要一個肘擊,卻被他穩穩的擋下,手腕被擒拿住,才覺得吃痛,身體已被揣起扔在床上,對方重重壓了上來,他一瞬間覺得不妙。

    糟了!要被殺了!

    孟少飛看著對方猙獰的臉,心底只有這個想法,帶著絕望等著對方下手,心底只浮現唐毅心碎的身影。

    沒有預期的拳頭落下,孟少飛看著對方慢慢又恢復冷靜的雙眼,甚至又帶著一開始的唯唯諾諾,逃避似的起身,快速的退到孟少飛無法觸及的地方。

    孟少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他真的想不透對方的意圖到底是什麼。

    瞟了孟少飛一眼,又看著地上被打翻的飯盒,他蹲下身收拾著「我再去給你準備一份」

    看著不想弄死自己又別無所求的他,孟少飛心底的疑惑更大,如果是因為唐毅,他綁了自己這麼久也該有所動作了,可為何他只是單純的囚禁著他?

    步上階梯,他又回頭看了孟少飛一眼「你逃不掉的,能救你的只有神」言下之意就是警告孟少飛不可再有方才的動作。

    看著他似乎信誓旦旦,孟少飛不悅的沉下眼,接著又挑釁的抬起下顎。

   「唐毅就是我的神!」

    孟少飛一句自然脫口而出的話成功的惹怒要離開的人,只見他狂暴的回頭衝下階梯,對著孟少飛怒吼「放屁!唐毅他什麼都不是,不准再提他!」

    看著對方三番兩次聽到他提到唐毅時就憤怒的表情,孟少飛開始覺得自己的猜測似乎有誤,他試探性的再開口刺激他「為什麼不提?你不知道我跟他在一起嗎?我老公救我有錯嗎?」

   「住口!」似乎被老公這兩個字徹底激怒,他衝上前朝孟少飛腹部狠狠揍了一拳,讓他痛得再無法開口。

   「孟少飛!你知不知禮義廉恥?你一個警察居然跟黑道搞在一起,你的那些正義清廉去哪了?」

    孟少飛痛的倒在床上無法言語,但從他的話語裡他更確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對方不是衝著唐毅,而是衝著他來的。

   「唐毅他是黑道,你是警察,黑白不兩立你不知道嗎?唐毅他、他憑什麼玷汙你,你是那麼的、那麼的光明磊落、正氣凜然…怎麼可以…」

    講到最後似乎在胡言亂語,他呆滯的望著孟少飛,似乎透著現在的他在看著以前的誰。

    孟少飛緩了緩氣,掙扎的坐起身,他對他說著自己的推測「你不是因為唐毅綁架我吧?」

    看著對方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孟少飛繼續道「你是因為想讓我跟唐毅分開才綁架我的,對不對?」

    聽著孟少飛的推測,他突然慘澹的一笑,回神似的看著他「孟少飛,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你怎麼可以墮落到與唐毅在一起呢」

    聽到關鍵字,孟少飛鍥而不捨的追問「你以前認識我?」

   「我何止認識你…」看著孟少飛,他似乎陷入了回憶,破天荒的他透漏了自己的秘密「你以前…救過我…」

   「什麼?」孟少飛摸不著頭緒,他當警察這麼多年,追過很多犯人,當然也救過很多無辜的人,一時間他根本想不起來。

   「那時候…你超英勇,徒手對付歹徒,把我從刀口下救下,看著自信滿滿且充滿正義感的你,我只覺得整個世界都在發亮,從那之後我以你為榜樣,努力地成為更好的人,可是…」

    原本看著孟少飛憧憬的眼神突然變的怨恨,崇拜的語氣直轉而下變的狠戾「可是你居然跟唐毅那種人在一起,你難道不知道他是黑道嗎?黑道作姦犯科沒有一個好東西,你們根本不是同路人,你怎麼可以因為他放棄自己的光明前途,虧你還有臉身為警察!」

    這下子總算明白了真相,孟少飛久久無法消化這個事實,他設想過各種可能,但卻沒想過是這樣的結果。

    話雖如此,但卻不能以這樣的藉口綁架他,就算理由再怎麼正當,綁架就是不對,何況唐毅不是他說的那種人。

   「你誤會了,唐毅不是作奸犯科的人,行天盟已經漂白,他現在是正當的商人,你…」

   「住口,黑道就是黑道,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事實,你這麼說到底是想為他開脫,還是想為你自己身為警察的正義清白開脫!」

   「什麼?」聽到這種意有所指的話,孟少飛為之氣結「我跟唐毅在一起光明磊落,不需要旁人指指點點,他不會覬覦我什麼,我更不會圖他什麼!」

   「是嗎?你就這樣繼續安慰自己好了」對方似乎已經恢復冷靜,退後幾步回到樓梯口「我不會放你出去跟唐毅在一起的,唐毅找不到你,時間久了就會忘了你,到時候你又是那個正義清廉、光明磊落的孟少飛了」

   「我們深愛著對方,不可能會忘了彼此的」孟少飛看著他自信滿滿的說著,他跟唐毅愛的刻苦銘心,怎會輕易忘了彼此。

    看著孟少飛的雙眼更趨冷漠,在離開前他輕慢的落下一句「假如他忘不了你,那你就永遠待在這裡吧!」

    瞬間覺得毛骨悚然,孟少飛看他的眼神是認真的,他突然覺得自己真可能無法逃出生天了。





    -TBC-
-----------------------------------------

    呃...不知道為何寫著寫著字越多
    啊啊啊啊!!一定是唐飛給我下了魔咒(啥)
    總之就是分成了上中下了 = =
    下篇一定完結.我發誓!
    沒完結我就讓少飛當面叫唐毅老公!(毒誓啊!)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覺一些端倪了XD
    啊...多說多錯.我還是不說了
    下篇完結見~

    來張美顏鈞浩~
本文最後由 可樂加辣 於 2019-9-20 16:39 編輯

美顏鈞浩.jpg

留言

讚讚讚!!! 2019-12-16 20:37
愛,支持著少飛,加油! 2019-9-27 11:45
好刺激!!!!!唐毅快來有變態!!!!! 2019-9-21 19:06
希望唐毅趕快找到少飛! 2019-9-21 02:47
竟然是個神經病把少飛綁了... 2019-9-20 23:16
這張黑框眼鏡圖,是怎樣,哈 2019-9-20 21:52
有變態!!!!!? 2019-9-20 17:51

投餵

參與人數 1海草 +2 收起 理由
coco1314520 + 2 寫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full 發表於 2019-9-20 19:28:23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是少飛的偏激私生粉ㄇ
我的偶像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怎麼可以被玷污!!!放的屁都是彩虹味ㄉ!!! 本文最後由 full 於 2019-12-18 17:01 編輯

留言

圈套2就加入這個劇情吧!(誤 2019-12-18 15:18
彩虹味XDDD 2019-9-24 08:39

使用禮物 檢舉

machia 發表於 2019-9-20 21:38:37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人是正義魔人哦?怎麼那麼變態
正義少飛的狂熱份子
但一定要相信愛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9-26 15:04:02
顯示全部樓層

    [下]



    孟少飛躺在床上呆望著天花板,從那之後不知道又過了幾天,這幾天他終究進食了,不僅僅是身體受不了,自從知道對方綁架他的原因後,沒理由的他覺得自己無法氣他、無法怨恨他,甚至還有些可憐他。

    曾經的自己是他崇拜學習的對象,卻因為他愛上唐毅而變了調,導致現在誤入歧途,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

    綁架本來就是重罪,更何況是綁警察,就算他不追究,也逃不過法律責任。

    想到這裡孟少飛有一絲的愧疚,並不是否認他與唐毅相愛的事實,每個人的選擇本來就不一樣,也不可能都達到別人眼中完美標準,但不可否認對方是因為他才開始走上錯路,下意識的他覺得自己該負些道義責任。

    這幾天對方還是準時給他送飯,但已沒了當初的唯唯諾諾,每回只冷淡的放下就轉身離開,好幾次孟少飛想與他溝通卻都被置之不理,看著一次又一次被關上沉重的出口,他開始絕望。

    如果真照他所說的,他無所求,就只是關著自己,在人前照樣像正常人一樣過活,那他被找到的機率真是渺茫,警方根本不會查到善良市民身上,而唐毅根本也不會料到他會被一個崇拜自己的人綁架,想到真的有可能永無天日,孟少飛覺得害怕。

    長時間沒照射陽光的肌膚顯得蒼白,無法自由動作的限制讓他的肌肉無力,前段時間的絕食磨的他身體虛弱,他根本就無法承受這些,這比直接殺了他還痛苦。

    唐毅…我好想你…

    想到唐毅一定找他找瘋了,甚至…可能還會用非法的手段,孟少飛一陣心痛,他不希望唐毅重蹈覆轍,但人在被逼到一定程度時會做出什麼事情沒人可預料。

    側躺在床上,孟少飛把自己捲成蝦米狀,內心的不安持續擴大。

    突然身後那道往上的門有些不尋常的動靜,可正處於自我哀憐的孟少飛也懶得轉身去查看,然後是門被往上拉開的聲音,孟少飛只以為是送飯時間到了,根本動也不想動。

    只是那往下的腳步聲有些小心翼翼,孟少飛正覺得疑惑,身後卻傳來他這輩子以為再也聽不到的聲音。

   「少飛…?」

    渾身猛然一陣,孟少飛不敢置信的回頭,卻見唐毅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雖然氣喘吁吁、灰頭土臉、帶著些狼狽,但卻真的是唐毅本人。

   「唐毅……!」愣愣的站起身,孟少飛還以為自己在作夢,覺得恍如隔世,唐毅卻已大步朝他走來,下一秒緊緊的將他揣在懷裡。

   「少飛!」失而復得讓唐毅激動萬分,他必須牢牢的把他抱在懷裡,親身的感受他的溫度他的人!

    在看到床上動也不動的人時,唐毅心臟差點停止,一度以為自己慢了一步,還好現在活生生的人就在他懷裡,見到他的人、觸碰到他的溫度,唐毅這些日子以來不安的心終於落下。

   「唐毅!」孟少飛紅了眼眶,想緊緊抱住他,無奈雙手被銬住,他只能緊緊的靠著他,感受著他的溫度,感受著唐毅就在他身邊這個事實。

    身體被勒的生疼,孟少飛感受到他微微的顫抖,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終因這個擁抱得以釋放壓力,落下喜極而泣的淚水,他知道唐毅也哭了。

    沒有比孟少飛好過,這些日子以來唐毅每天提心吊膽深怕收到壞消息,還好現在終於將人緊抱在懷裡。

    Jack發現那支可疑的監視器有孟少飛的身影後,警方比對了那附近上百支監視器的畫面,尤其是趙子,幾乎不眠不休的看了三天的監視器,縮小的範圍之後,他立即展開地毯式的搜索,最後到了這個看似一般住宅區,本來不抱希望,但當他誤踏觸這間密室上頭的地板時,沒理由的他就是覺得奇怪,看上去就像一般的木質地板,卻不甚踏實,於是他仔細的摸索著,卻沒想到讓他發現了奇蹟。

   「事不宜遲,我們不可逗留」唐毅說著就要去拉扯孟少飛的手銬,卻看見他紅腫的手腕,加上消瘦的身形,唐毅心疼的再度紅了眼眶,臉上露出了狠勁。

   「沒用的,沒有鑰匙根本打不開」他不會唐毅折手的功力,鐵鍊又牢固如石,他們沒有鑰匙,根本打不開。

    拉了拉手銬及鐵鍊,唐毅拿出預藏的手槍想試試是否能打斷,身後卻突然響起巨大的關門聲響,吃驚的回頭卻見對方拿著球棒攻擊過來,快速的推開孟少飛讓他倒在床上,一個閃身上身躲開他的攻擊,卻被擊中手臂掉了槍。

    沒讓唐毅有反應的時間,對方又連續揮著球棒攻擊,唐毅舉起雙臂左右的擋開,腳步連忙退後,空隙間他抓準機會迴身踢了他一腳,才讓對方停下連環的攻擊。

    踉蹌的退後幾步,他緩緩的放下球棒,黑框眼鏡下帶著陰狠看著唐毅,咬牙切齒的開口「久仰大名,唐毅」

    唐毅看著眼前就是綁架孟少飛的人,墨黑色的眼瞳升起怒氣,原本落在身側的手慢慢握緊了拳頭,臉上出現了狠戾「你居然敢綁架我的人!」

   「笑話!你有什麼臉說孟少飛是你的人,少自以為是了!」聽到這刺耳的宣告主權,就如同孟少飛那日唐毅是他的神的言論,他怒火沖天,唐毅跟孟少飛默契好到讓他作噁,眼前的人憑什麼站在孟少飛身邊!

   「是不是自以為是輪不到你這旁人來評斷,馬上放了少飛」唐毅陰沉的瞪著他,他瞄了一眼被拋的老遠的槍,盤算著該怎麼搶回。

    沒漏看唐毅那細微的動作,他輕蔑的扯起嘴角「你該不會以為你進來了這密室還能夠出的去吧?等你那紅頭髮的手下找到這時,你就已經是具屍體了」

   「你想幹什麼?」沒等唐毅反應,孟少飛自床上站起身狠狠的瞪著他。

    側過頭看著孟少飛,他臉上帶著恨鐵不成鋼,陰惻惻的說道「既然你忘不了他,我就讓他永遠消失在這世上,這樣就沒人會玷汙你了」

    瞇起眼,唐毅沒料到他有這種狗膽想要他的命,也隱約猜到他綁架孟少飛的原因了。

    趁他分心,突然迅雷不及掩耳暴虐而起,唐毅繃緊了手上的肌肉用力的揮著拳頭,發狠似的攻擊。

    大吃一驚,舉起球棒左右的擋著攻擊,這次換他狼狽的閃躲退後,慌亂中他結實的挨了唐毅一腳,吃痛的跌坐在地。

    見機不可失,唐毅正想給他重重一拳,拳頭卻停在孟少飛的叫喊聲中。

   「唐毅!」孟少飛在一旁看的心驚,知道那人的目的後,沒由來的他並不想他真的受傷,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讓唐毅犯下無可挽回的大錯。

    依唐毅以前的性子抓到人之後絕對不會手下留情,雖然已經洗白,但因為事關乎到自己,孟少飛都不確定唐毅是否能夠控制得住。

    在孟少飛叫喊自己的瞬間,唐毅突然清醒般,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沒有再把拳頭往下落,明白孟少飛的用意,唐毅瞇了瞇眼,最後只生硬的吐出兩個字「鑰匙」

    趨於下風並沒有讓他顯得害怕,他只是有些驚訝唐毅明明可以一拳把他擊斃卻沒有那麼做,隨後想起是孟少飛的原因他又嗤之以鼻。

    狠狠的瞪著唐毅,他出奇不易的朝他扔出了球棒,在唐毅閃躲之際他已一把跳起,接著訓練有素的拳擊朝他猛攻而去。

    唐毅吃驚之餘卻也俐落的閃躲,他不能被他打中,那拳風之猛可能會讓他站不起來,於是他把全部的心力放在防守上。

   「唐毅!」孟少飛看的很著急,他行動被限制住沒辦法幫助唐毅,只能趁他專心在對付唐毅時從後破壞他的攻擊。

    看他進入他可搆的到的範圍,孟少飛使出全力用肩膀狠狠撞上他的背,瓦解了他的招式。

   「孟少飛!」踉蹌的退後幾步,他轉頭惡狠狠的瞪著他。

    趁他不注意,唐毅飛快的上前操起地上的槍,一轉眼子彈已上膛。

   「唐毅!不要!」孟少飛看著唐毅槍口已對準他,害怕他真的會為了他開槍,孟少飛吃驚的大喊。

    瞄了孟少飛一眼,唐毅惡狠狠的與那人對峙著、瞪著彼此,雙方都想把對方置於死地,卻因為孟少飛,最終是唐毅收回了槍放回身後,握起了拳頭擺出即將攻擊的姿勢。

    瞪大雙眼,他不敢置信看著唐毅放棄了可以一把置他於死地方法,轉而要正正當當的跟他打一場,做一個君子之爭,這一切都是因為孟少飛嗎?

    雖如此,他卻也不會感謝他,反而更激起他的怒意,一個箭步上前,雙方開始你來我往的攻擊。

    知道對方有些底子,唐毅不敢大意,疾步向前,揮出的拳頭每一下都用盡了全力,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在防守的當下也全力做出反擊,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兩人臉上身上都掛了彩,但卻沒人甘願先敗陣下來。

    孟少飛在一旁看的心急,他恨自己的無能,恨自己沒辦法幫助唐毅,他有多希望能跟唐毅並肩作戰,而不是只能靠他保護自己。

    而他也恨那對唐毅出手的人,恨自己沒辦法開導他,恨是自己的原因讓他誤入歧途,他到底是該如何是好。

    看著兩人氣喘吁吁狼狽不堪,攻勢卻有越來越激烈的趨勢,孟少飛害怕萬一有什麼差池,可他卻無法保護唐毅該怎麼辦。

    無意間瞄到唐毅藏在腰間的槍枝,孟少飛心中浮現了一個想法,沒讓他猶豫太久,他趁唐毅因防守而退到自己身前時,伸出手抽出了那把槍,毫不猶豫的對準了那人,迫使他們停下了打鬥。

    沒料到自己會被從後偷襲,唐毅擋下他一拳後,回頭看到孟少飛的動作,他不解的皺眉「少飛?」

    看著對準自己的槍口,他也瞬間停下了動作,拉開與唐毅的距離,他喘了一口大氣,勾起嘴角輕哼「孟警官是想以正當防衛這理由對我開槍嗎?」

    孟少飛沒有說話,只是眼神異常執著的盯著他看,蒼白的臉色上緊皺著眉頭。

    唐毅看著他,知道孟少飛身為警察,使用槍枝是國家賦予他的正當權利,但他能不開槍就不開槍,剛才他們還算不相上下,卻沒想到是孟少飛耐不住了。

    看他們都沒說話,他又嘲諷的開口「也對,畢竟你開槍就天經地義,唐毅開槍就是犯罪,你為了維護他,當然不惜弄髒自己的手」

    唐毅不悅的沉下眼,所謂做賊的喊抓賊,眼前的人可表現的淋漓盡致。

    看著依舊沒說話的孟少飛,似乎打定主意他不投降真的會開槍,他瞬間爆怒「孟少飛,你真的為了唐毅寧願弄臭自己嗎?」

    就在那人口不擇言的瞬間,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孟少飛手握著槍枝反手將槍口對準了自己。

   「少飛!」唐毅心驚膽跳,他不明白他的用意,卻怕他傷了自己。

   「你知道因為種種原因,如果我對你開槍會有愧於你,所以你打定主意我不會對你開槍是吧?」孟少飛把搶口抵在自己心頭上,經過這些日子,他或許已經看透他在想什麼了。

    瞪大眼,他不敢置信看著孟少飛,什麼情況都有可能,他卻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

    有愧於他?

    唐毅聽出了其中異樣,在不了解原委的情形下,只能靠著片段資訊拼湊著事情的真相。

   「沒錯,我確實不會對你開槍,但也不代表我跟唐毅就要任由你擺佈糟蹋」孟少飛一字一句說的鏗鏘有力,他受夠了他口中那些狗屁倒灶正義,那根本與他的理念不符,聽來就作噁。

   「我再說一次,我跟唐毅如何不用旁人來評論,我倆相愛問心無愧,你少把你冠冕堂皇面目加諸於我們身上」

   「警察愛上黑道,你不會覺得太可笑嗎?」仍然堅持的自己的理念,對於孟少飛口中的愛他嗤之以鼻。

   「你說唐毅是黑道,為了維護我的正義而要殺了唐毅,請問你了解他嗎?你憑什麼給唐毅安汙名?」看他仍堅持己見,孟少飛已不想多費唇舌與他爭論「既然你執意的這樣認為,而我也不會再讓唐毅弄髒自己的手,那就由我自己來了結你口中所謂的正義清廉!」

   「孟少飛!」唐毅狂暴的怒吼,聽到這唐毅已明白其中的原委,但他絕對不允許他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微微歛下眼,再度抬眼看向唐毅時,孟少飛眼中只有柔情似水,他淡淡的一笑,那笑容裡蘊含的意義撞擊著唐毅的心,幾乎讓他無法負荷。

   「孟少飛!你瘋了嗎?」黑框的眼鏡下是震驚,他無法想像怎會有人傻到這個地步,他開始懷疑自己加諸在他身上的東西是否真的清廉正義。

    再度看向那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那沒有自覺的樣子,孟少飛覺得被打敗「再怎麼瘋也沒有你瘋」接著他抬高了下顎,露出他慣有的自信笑容,手指就要扣下板機…

   「孟少飛!」

    說時遲那時快,唐毅箭步上前,大手一把抓住槍口往外一扯偏離孟少飛的心臟,連帶扭曲了他的手腕,趕在子彈沒射出前讓他吃痛的放手,赤紅的雙眼怒氣衝天。

   「孟少飛,你信不信我抽死你!」唐毅氣炸了,孟少飛膽敢真要開槍,任何人都不准傷害孟少飛,包括他自己!

    看著擋在槍口前的大手,孟少飛抬頭看著他,也瞬間紅了眼眶。

    來不及感傷,唐毅眼角瞄到人影揮著球棒靠近,下意識的就將孟少飛護在懷裡,要以他寬闊的背膀為孟少飛擋下一切的災難。

   「唐毅!」孟少飛撕心裂肺,害怕唐毅終將為他犧牲。

    等了許久沒有預期的疼痛落下,唐毅疑惑的回頭,卻見那人只是紅著眼眶瞪著他們,球棒緊握在手上沒有高舉,也沒有落下,卻顫抖的可以。

   「你…?」唐毅跟孟少飛看到他眼中的猶豫,明明這是可以下手將他倆都制服的最佳時機卻沒有動手,這是不是代表他已有悔意?

   「你們兩個都是傻子嗎?」看著他們兩個不顧自己的安危,只一昧的要為對方擋去所有災難,他突然覺得自己長久以來的堅持在他們面前似乎顯得可笑。

    唐毅…確實是配的起孟少飛的那個人…

    看著他似乎動搖,孟少飛趁勝追擊「你聽我說,我很榮幸你因為我,而想要成為更好的人那份理念,只是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正義的尺,你的只是比較長,你不需要追求我的,你只需要對的起自己的那把正義之尺,對的起自己就好」

    孟少飛說服著他,眼底含著渴求,他知道這人並不壞,只是想法扭曲罷了,他可以做那導正的人,就如同當初他對唐毅一樣。

    唐毅看著他,心底無奈的嘆氣,他的少飛總是這樣,為他人著想之餘都不會顧及自己,可是就是這樣的善良熱情才讓他深深愛上他並無法自拔,時間久了讓他竟然也被影響。

   「不肯放下的執念,只會是給自己設下的圈套,那遺憾就只是遺憾了」撇過臉,唐毅淡淡的吐出這句孟少飛曾經跟他說過的話,那都讓他藏心底,一字不漏。

    愣愣的看著他,孟少飛想不到會從唐毅的口中聽到這類的話,側頭看他似乎被打動,緩緩放下了球棒,臉上盡是愧疚跟悔意,孟少飛終於鬆了一口氣,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終於結束。




    大批的警車包圍了寧靜的社區,警察進進出出,忙的不可開交,唐毅跟孟少飛在救護車旁讓醫護人員檢查傷勢,唐毅的沒什麼大礙,孟少飛除了手腳皮肉傷烙下傷痕,還有脫水及營養不良的情況,但他卻堅持不肯去醫院。

   「少飛,為何不去醫院?」唐毅無奈的看著他。

   「這點小傷不用啦,我想回家」孟少飛雙眼濕漉漉的看著唐毅,難得顯露脆弱,自由後的第一件事他只想回家,回到他與唐毅的家。

    他覺得身體虛弱,手上腳上的烙痕也不舒服,但他卻不想再與唐毅分開,這些日子以來擔心受怕,害怕無法再見到唐毅,現在他只想感受他的溫暖。

    大手撫上孟少飛的臉頰,唐毅心疼極了,沒再勸他去醫院,他現在只想急著帶他回家,反正他們有個專屬的醫生可以到府服務。

   「更何況你會做好吃的幫我補,不是嗎?」露出調皮的一笑,言下之意就是吃定唐毅了。

   「你這樣子像剛劫後餘生的人嗎?」唐毅輕點他的鼻子,對於他無時無刻的樂觀總覺得不可思議。

   「不然要哭哭啼啼嗎?」這不是他的人生觀,人沒事就好,何必太在乎細節。

   「是不用」唐毅搖搖頭,隨即想到什麼似的話鋒一轉「但你以後如果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保證陰曹地府也絕對會追去狠狠打你一頓屁股」

    唐毅露出嚴肅的閻王臉,稍早的情形現在想起都後怕,他無法失去孟少飛,絕對不能!

   「好啦!對不起啦!那是逼不得已的下下策,我保證絕對不會再用」舉起手發誓,孟少飛知道自己做得太過火了,但當下已別無他法。

    無奈的抓下他的手,唐毅把他緊緊摟在懷裡,每次只要孟少飛一撒嬌他就沒轍了。

    在他懷裡吸取著唐毅久違的氣味,孟少飛眷戀的深吸一口,雙手也環抱著他,想起他最後的那句話,他略帶調侃的道「沒想到你也會說出那樣的話」

    知道他是在說哪句,唐毅微紅了臉,不自在的輕咳了聲「那也是你孟警官的開導有方啊」

    淡淡一笑,孟少飛覺得欣慰,倒也沒抬頭看他,把尷尬的時刻留一點給他。

    突然門口一陣喧鬧,孟少飛抬頭一看,發現是那人被上銬帶出來了,往前站了幾步,孟少飛似乎想說什麼,那人卻發現了他們。

    停下腳步看著孟少飛,黑框眼鏡下帶著清明乾淨,似乎有話想說卻欲言又止,孟少飛見狀上前靠近他。

   「所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孟少飛笑著問,就像多年不見的老友般,一點都沒自覺自己前不久才被他綁在地下室不見天日。

    愣了愣,對於孟少飛的行為覺得鼻酸,他輕笑一聲,覺得這人真是傻的可以。

   「我叫…吳承洋…」他覺得就算報上名字孟少飛也一定不認識他,可從今以後能在他回憶中留下一點痕跡,那也不錯。

    還陷在記憶漩渦中,孟少飛努力回想這名字是否在哪聽過,對方卻先呼喚他了。

   「孟警官…」看著孟少飛帶著問號的臉,吳承洋輕笑「對不起…也謝謝你」

    點點頭,釋懷的一笑,孟少飛退開方便讓同事帶他離開。

    臨走前,他對站在不遠處的唐毅點了點頭,接著便瀟灑的離開,勇於去承擔,彌補自己所犯的過錯。

    看著警車漸漸遠離,唐毅來到孟少飛身邊,牽起他的手緊緊的包覆在自己手心裡。

   「回家吧!」

   「嗯!」




    -End-
----------------------------------------------------------

    停停停!想罵我的先罵一罵再繼續往下看

    很多人都猜到了.就是私生飯沒錯
    原諒我都沒回覆你們(跪)
    就在這篇一起解決XD

    前陣子看到有人說鈞浩的私生飯太超過,過度騷擾了鈞浩,讓人不舒服,連鈞浩本人都反應了,所以有感而發寫這篇,私生飯真的不可取,但回頭想想覺得大家都是出自於愛鈞浩的
    鈞浩說他跟少飛像的地方就是覺得對的事情就是對的,我自己覺得還有他們一樣富正義感且善良,鈞浩身為藝人應該早有自覺會遇到這種粉絲,當下可能會覺得不舒服,但聰明的他一定很快就能調適,這就是我們最愛的那個徐鈞浩
    另外最後的那個綁架犯,我一直在考慮是要用承洋的名字還是大三元裡的阿凱,最後還是承洋勝出XD衍生劇我不習慣用架空人物,會侷限了我想像力,所以就用了大家都知道的角色了
    請不要打我(跪)我絕對沒有影射誰跟那私生犯是同類人的意思,只是劇情需要而已

    前幾天重溫了韓國場的求婚.唐飛就是美好啊
    鈞浩在黃奕儒演唱會的造型真是絕了
    盛世美顏阿~~~~~
    看到當下就暴動了~~
    那下回見~

留言

我差點被氣死 2021-6-23 08:48
私生飯真的超可怕QAQ 2019-12-30 22:44
寫得太好了,整個意猶未盡!! 2019-12-21 01:04
韓國場求婚真的美好啊! 2019-12-18 15:30
對不起!我看到「吳承洋」我笑了出來 2019-10-28 18:58
不要生氣就好XD 2019-9-27 13:05
我看到綁架犯的名字真的笑出來了~不過我喜歡這樣的結局還有你最後加的附註 2019-9-26 20:03
你的只是比較長 2019-9-26 15:45

投餵

參與人數 2海草 +15 收起 理由
南月涼 + 5 吃我水草!
玄在夜空之上 + 10 寫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投餵紀錄

使用禮物 檢舉

full 發表於 2019-9-26 15:49:45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承洋的名字我愣住耶

但不管是不是出自於愛,跟蹤騷擾狂的私生飯我只想拿槍射他們的手腳XDDDD

留言

哈哈(乾笑)私生飯真的很討厭.為何總有這種為所欲為.自以為是的傢伙呢 2019-9-27 12:32
哈~竟然是承洋^^ 2019-9-27 11:51
「更何況你會做好吃的幫我補,不是嗎?」露出調皮的一笑,言下之意就是吃定唐毅了。 吃定唐毅了,吃定了唐毅的哪裡,唐毅的哪裡要被吃了?? 2019-9-26 16:52
(跪!)想罵我打我踹我都來吧!!私生飯真的討厭啊! 2019-9-26 16:05

使用禮物 檢舉

machia 發表於 2019-9-26 18:51:09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名字叫吳承洋真的是有嚇到阿
私生真的好可怕,都不擔心搞瘋自己的偶像嗎
少飛那槍對這自己也嚇到我
害怕他對自己開槍XDD 本文最後由 machia 於 2019-9-26 18:54 編輯

留言

私生飯真的不可取.愛鈞浩就要尊重他.連家人都騷擾了真的很過分 2019-9-27 12:27

使用禮物 檢舉

傲嬌的飛飛 發表於 2019-9-27 11:25:36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寫得真好~我要為你大力鼓掌

留言

謝謝你~ 2019-9-27 12:16

使用禮物 檢舉

Raining 發表於 2019-9-27 11:55:27
顯示全部樓層
本來很好的看著文.. 結果一個名字我瞬間爆笑了...

留言

哈哈.還好大家都是覺得搞笑.要是有人生氣我就糟了XD 2019-9-27 12:14

使用禮物 檢舉

leein4412 發表於 2019-9-28 02:02:27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飛飛對自己開槍還蠻帶感的 喜歡這邊的劇情 , 最後老吳亂入真的好好笑 很有趣。  藝人必經過程 走紅自然會有私生飯這種問題 (尤其鈞浩真的很善良親切 ) 當然譴責這樣自私變態愛的粉絲 但在明在暗 藝人真的只能自我保護 真的辛苦他了 相信桃園小聰明一定可以順利找到調適心情

留言

是阿!太紅也有困擾.私生飯真的不可取.但鈞浩一定沒事的~桃園小聰明我笑了XD 2019-9-30 13:59

使用禮物 檢舉

南月涼 發表於 2019-9-30 06:54:29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中間那段兩人互相心疼彼此的部分把我眼淚逼出來了啦ಥ_ಥ寫得太好了!

留言

謝謝你XD那段我也寫得很有Fu~ 2019-9-30 15:19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5-29 13:14 , Processed in 0.083017 second(s), 10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