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裡寫字 Written in Waters

顯示左側選單

[BL] [HIStory3/圈套│唐飛] 30題系列之男友力 [PG]

[複製連結]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3 21:06:51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IStory
HIStory系列: 圈套
連載進度: 長篇完結


雖然是男友力系列但我設定裡他們已經結婚囉ry,小BUG望不要介意。
自我設定有。
題目合併(真的懶惰QDQ)然後沒有照順序~




07.留有餘溫的外套


孟少飛有時候還是會想起,那個在山上被困住時,自己因為受傷沒有處理最後傷口感染發炎進而讓自己發燒的時候。其實他那個時候是好奇的,但隨即發生的一連串事情讓他很快就被轉移注意力,而再後來的後來他也就忘記要問這件事情。
他當下本來有問,但是那時候的唐毅還對自己抱有一定程度的敵意,所以連回答都沒回答,還給自己一個厭煩的臉。

「所以你那個時候到底為什麼要把你的外套蓋在我身上?」
「什麼?」

雖然他已經很習慣孟少飛時常會突然就冒出一句根本就不相干的事情來問他,但要跟上他飛快的思想還需要一點時間。因為他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想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問清楚,不得不說這種性子實在跟他的職業非常吻合,但也多虧了他的不放棄,自己才能夠擁有一個這麼好的人。

「那時候?」
「關鍵字是山上,有想起來了嗎?」
「......一天一夜?」
「對!」用力的點頭。
「這麼久的事情現在還要問?」
「我就剛好想到啊。」
「........不知道。」
「少來,你不管做什麼事都一定會有理由,不能說不知道喔。」

唐毅在思考了大概十秒後老實的跟他說他不知道,卻換來那人不相信的白眼。是了,的確就像他說的一樣,他做任何事情的確都一定會仔細思考後才會去實踐。但現在要他想,他還真麼不知道那時的他到底在想什麼。

可能那時候他是真的有什麼理由,但是他望向眼前這個人。
他帶著一身莽撞跟衝動像個不要命的勇者闖入大魔王的城堡般的走進了自己的生命裡,毫無章法跟秩序讓自己也亂了套,所以他合理的思考那時候他的作為應該是真的沒有理由。

所以是想到什麼就做了。

那時候應該是聽到睡在後方的那個人有了一些動靜,他回頭去看發現那人睡的並不安穩,整個身子縮在一起仔細看還有些微微發抖。也是,這裡是山上而且又是晚上,氣溫比早上還要低很多,儘管有生火但沒有蓋些什麼肯定還是很冷的吧。

唐毅回想到這才發現,他是這個時候就知道他很怕冷的嗎?

於是他站起身來走到躺著的那人面前,看他眉頭有些皺起,身體不自覺的蜷縮起來。他便輕輕的把他枕在頭下的外套給拿起來蓋在孟少飛的身上,順手幫他拉好。
他看到那個人似乎覺得這樣比較溫暖點了,但他那件飛行外套似乎沒這麼有禦寒效果。於是他大概思考了大概三秒左右吧、沒什麼猶豫的便將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也脫下來給他蓋上。動作輕的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他們在今天早上的時候還在跟彼此打架呢。

他在心裡給自己找了理由。外面實在太冷了他只好也躲進這個小空間來,然後就理直氣壯的盤腿坐在了孟少飛的腳邊。直接忽視自己其實沒有這麼怕冷所以才把外套脫下來給他的。

至於為什麼早上醒來他是靠著孟少飛睡著的這點他是真的不知道。或許是真的太累、也或許是在他心裡其實沒有真正的討厭過眼前這個警察,反正當事人也沒有看到,就讓這個小秘密一直在自己心裡面吧。

如果說出來可能又要讓眼前這個人更得意了。



「我真的不知道,那時候沒有想太多。」他只好在強調一次,不然被這個人繼續問下去也問不出朵花來啊。
「沒有想太多--嗎--?」看起來就是不接受這個理由的孟少飛歪著臉懷疑的瞇著眼盯著唐毅的臉瞧。「你一定是那個時候就對我有好感了吧!不然你脾氣這麼差怎麼可能照顧我。」

「你真的是很有自信耶。」而且居然說他脾氣差?
「當然,因為全天下我最了解你啊。」
「那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想---我啊。嘿嘿。」
「想你.........再問下去的話就把你身上的外套還我。」故意的拉長音果不其然看到眼前那個人又對自己翻白眼。沒辦法只好使出最後一招,雖然他知道他不會真的要他把剛剛脫下來給他穿的衣服要回去。
「好、好,不問了。才不還你,你又不怕冷。」語畢還緊緊的纘住身上剛剛唐毅脫下來給自己穿的外套不放,還邊碎碎念著說一下想他是有很難嗎真的是一點都不會講話耶諸如此類的抱怨句。


時節雖然已經要入冬,但台北白天的溫度卻還是高得嚇人。某個不注意天氣變化的人早上說著什麼大太陽很熱就不穿自己幫他拿好的薄外套,就著涼爽的短袖T恤就出門了。結果呢?晚上一個溫差變大冷的那個人被風吹的有些發抖,問他要不要穿外套還一直逞強說沒事。最後他只好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幫他穿上。

「你就在我旁邊了,我還需要講這個嗎?」現在想想他根本只是在等著自己幫他服務。算了,反正他也甘願。
「不一樣啦--說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雖然他是真的想不到當初為什麼要這樣做的原因,但他不能否認孟少飛其實有說中了一半。他那時的確對他沒有這麼大的敵意了。儘管那時候孟少飛的說詞是他是警察,需要保護老百姓的安危。而且他其實也不太曉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孟少飛的,等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滿腦子都是他了。

不過他也已經不需要糾結這個了。人都已經在他手心裡了,而他也會好好的抓好。






03.晚安
12.「沒關係的。」


在很久很久之前那個人生日的時候,孟少飛曾經向他借了一個願望,信誓旦旦的說今後的每一個生日我都會陪你過。

結果這個願望在唐毅出來之後的第一年就馬上毀約。

但並不是因為孟少飛的關係,而是因為唐毅從出來之後要迅速上手公司的營運及運作整個人忙得不得了,而剛好他要出差的時間就這麼剛好跟自己的生日撞在一起,對此孟少飛覺得有這麼點委屈。

一直到唐毅要出發的前一天他還是很在意這件事情。


孟少飛對於只有自己很介意這件事情有點不平衡,於是有些小賭氣的那一整天都沒怎麼搭理唐毅。
不管是早上故意不給早安吻,左閃右避就是不給親,讓唐毅無奈的只好把吻留在了他的額頭上。吃早餐時也沒怎麼講話,只有像是嗯喔好諸如此類最低限度的回應、但還是很有禮貌的在唐毅載自己到警局時說了一句謝謝。
回家時基本上也是跟早上差不多情況,唐毅雖然覺得有點好笑但也拿他沒辦法,而且還覺得這樣的孟少飛其實還蠻可愛的(被無視還居然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要是被紅葉知道了肯定會用著看稀有動物的表情看著他)。


直到睡覺前兩人有的小默契就是坐在床上聊聊天,但今天一整天都在默默生著悶氣的孟少飛腳一踩上床便立刻躺在自己的位置上把棉被都捲過去然後睡的離自己遠遠的,這就讓他有點不開心了。

床這麼大的用意可不是要讓他睡離自己這麼遠的啊。

於是他只好也跟著往他的位置靠,試圖把他專屬的抱枕給拉回來,但發現那個人就是下定決心不理就是不理,唐毅也只好從後面將孟少飛給收進懷裡。這回他倒是沒有特別掙扎,稍微喬一下位置就乖乖的窩著了,雖然還是背對著唐毅。


「欸、我去三天而已。」用手輕拍他的腰要他理理自己。
「…...。」
「真的不理我?」
「…...晚安。」
「晚安。」看著那顆還在跟自己鬧彆扭的後腦勺上彷彿寫著我還在不爽的字眼,頓時覺得有些好笑。明明是自己的生日,本人都不介意了怎麼這個人會這麼在意,隨即又轉念一定是那人什麼都是以自己為優先的關係吧。唐毅想起了左紅葉曾無意間評論他們兩個的話語。

你們兩個都在乎對方在乎到了自己隨便怎樣都可以的程度了,那你們能不能為了對方著想而對自己好一點啊。

雖然聽起來是蠻繞口的,而雖然紅葉也真的是太常吐槽他們兩個,但不知道為甚麼這句話讓唐毅記得特別深刻。所以當孟少飛在一次又一次的讓自己受傷的時候他用著幾近哀求的口氣要他好好對待自己。

傷在你身痛在我心這種連續劇裡面聽到爛的言情台詞,居然有一天還真的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他想著算了,孟少飛的小脾氣常常氣一氣睡醒隔天就會好了,反正現下是怎麼哄那人就是不理,於是唐毅就著從後面將他擁入懷的地利之便在他的後頸處親了一口當作是晚安吻便摟著他準備睡覺,畢竟他明天必須早起。

但就在唐毅已經有點意識開始模糊之際他感覺到懷裡有些動靜,而且動靜還越來越大,他撐起眼皮來看懷裡的孟少飛不知不覺轉了過來面對他,而且還對著自己一雙大眼眨啊眨的看完全沒有想要睡的意思。正當他想開口問他怎麼了嗎的時候冷不防的嘴唇就被面前的人迅速的啄了一口之後他又把身子給轉過去背對自己。

是怎麼樣?再怎麼生氣也要晚安吻的概念嗎?唐毅被眼前這個可愛的行徑給逗樂到頓時睡意全無。

討到晚安吻就又不理我了?
…...我有跟你說晚安啊。
好啦,不要為了這種事情生氣,嗯?
重點才不是這個、說好每年都要陪你一起過生日,居然馬上就毀約,我很丟臉欸。
不然這樣好了,等你生日時送我一個願望,這樣當扯平,好嗎?
………...好。

其實孟少飛早就沒什麼脾氣了,只是覺得有些丟臉所以拉不下臉來好好的回應唐毅,但又覺得沒有晚安吻又有點不划算。想說悄悄的轉過身去偷親一口(後來才發現果然人一生起氣來記憶力也會跟著走失,他怎麼就忘了那個人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醒來呢。)沒想到一轉過身就被抓個現行,只好先下手再說。
反正這糗樣已經被唐毅發現而且對方也理解的找個台階讓自己下,他也就順從的妥協了。說到底他也只是覺得明明是個這麼不喜歡生日自己過的一個人,為什麼比他還要不在意這件事情,他也老實的將這個疑問給問出口了之後得到了他之前的愁雲慘霧瞬間煙消雲散的答案。

「因為我知道不管是不是生日,每天的每天都有你陪著,這就夠了。」

所以唐毅對於生日這一天也就沒有這麼在意了。因為他知道在往後的每個平淡安穩的日子,有對方一起,那就足夠。






17.分享圍巾
06.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隻手


他一如往常的到孟少飛的警局去接他下班,也習慣的停在離警局稍微遠一點的地方,自從孟少飛無意間跟他抱怨每次停在警局門口都會被同事調侃有人接送真好之後。

唐毅看著走向自己的孟少飛總覺得跟早上不太一樣,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

「圍巾呢?」

他手上拿著一杯熱飲,準備等等給孟少飛。因為連日好幾天的的低溫特報,雖然沒下什麼雨但台北因地形的關係風是特別的刺骨,待在室外讓風吹個幾分鐘就感覺耳朵都會被凍下來一樣。連他自己出門時西裝外套外面也多穿了一件防風大衣、圍了一條圍巾。
他自己是不怎麼怕冷,但他的孟隊長就不同了。與那有些熱情的過份的個性相比那個人怕冷的程度他是覺得有些誇張了。

天氣稍微冷些又剛好是休假的話孟少飛能夠一個早上都賴在被窩裡面,然後等到中午了自己再把他死拖活拉的從被窩裡面抓出來,看著他以飛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之後在幫他披上一件外套,他才會滿意的跟自己走下樓去吃午餐。

這樣想想也難怪冬天的時候他特別喜歡往自己身上黏,原來是把自己當成了大型暖爐?

所以這幾天他為了這樣怕冷的孟少飛都會在他的衣服上面多放一條圍巾,早上還有看著他戴出門的,怎麼下班就不見了?

「嗯?喔因為我把圍巾放在桌上,然後鈺琦經過時不小心絆了一跤,她手上的咖啡就全部灑在我圍巾上了......她堅持要拿回家幫我洗乾淨,我就讓他帶回......」孟少飛一五一十的把狀況告訴唐毅,但並沒有讓對方皺著的眉得以舒展,反而越皺越深鎖「欸、人家都有男朋友了不要這麼小氣啦。」他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覺得你非常沒有身為已婚人士的自覺。正常來說是要拿回家洗吧?」他把手裡拿著的熱飲拿給走到他面前的孟少飛。
「人家覺得內疚咩,反正也沒什麼關係啦,別介意別介意。」

唐毅在內心翻了一個白眼。該說是面前這個人太粗神經還是天生情商就是比別人少那麼一點呢、又或者其實是自己愛吃陳年老醋(孟少飛語),他總是很介懷那位學妹曾經喜歡過孟少飛這件事。

欸拜託,說到喜歡吃陳年老醋的話題,孟少飛也不輸他好不好。


看著一邊擺手要他不要介意一邊喝著熱飲的孟少飛。雖然他喝著熱飲但因為室外溫度是真的蠻低,唐毅都能看見他因為要拿飲料而從口袋裡伸出來的手被寒風吹到在微微發抖,而且那刺骨的風就從他那完全沒有遮蔽物的脖頸沿著領口直接竄進去,灌進衣服裡的那瞬間他縮了縮脖子又多喝了幾口飲料,好似這樣就能夠比較暖活一些。

於是唐毅想都沒想的像是反射動作般的拉下了自己脖子上的格紋圍巾在孟少飛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把圍巾圈在他的脖子上,纏了兩圈之後稍微走近一步用著有點像是擁抱他的姿勢將雙手伸到孟少飛的脖頸後方在後面打了一個結,再將圍巾仔細整理好確保它有好好的沒有一絲縫隙待在那個人的脖子上後才滿意的往後退了一些。

「嗯,那走吧。」

孟少飛看著強行幫自己戴上圍巾的唐毅就這樣轉身走掉,他在原地愣住了大概三秒後忍不住嘴角上揚的一邊追上前面多走他幾步路的人一邊喊著欸你把圍巾給我那你怎麼辦。不冷嗎?

雖然嘴上是疑問句,但其實根本知道答案的孟少飛已經無法掩飾自己唇邊的笑意。

這幾年下來唐毅對他的各種表現已經不似以前這麼彆扭,幾乎是有些強迫症的地步只要看不順眼的地方就是直接自己動手來,尤其是他好像非常擅長照顧人。還是其實只是自己平常太不注意這些小細節了?孟少飛忍不住這樣想。他的確是沒有他這麼細心啦、但也好好的活到這把年紀了,但跟他比起來自己就好像是個粗枝大葉的人。他想起在一次的休假被左紅葉拖出去逛街的時候隨口感嘆自家哥哥的一句話--唐毅真的寵你寵的很過分耶--

嗯對,他真的覺得自己快要被寵成笨蛋了。



「真正怕冷的傢伙乖乖把圍巾戴好,有人一感冒起來沒完沒了的。」他假裝嫌棄似的看了看走在他旁邊的人。
「你說誰感冒!不要詛咒我哦,我身強體壯的。」走到了唐毅旁邊跟他肩並著肩,邊拉了拉脖頸上的圍巾,說是這樣說,但還是把臉又埋得更進去了一點。
「是嗎?不知道是誰前陣子感冒了一個多月還傳染給我,結果我還比他快好。」

他的孟隊長恢復力拔群,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感冒就會拖很久才好。雖然孟少飛這一個多月每天都被唐毅像個老媽子般的東念西管的要他多喝水不要熬夜作息要正常等等的,但那些頑強的感冒病毒彷彿是要跟孟少飛比賽一樣,誰也不讓誰,而顯然比賽還陷入了僵局,就這樣拉鋸了一個多月那些病毒才乖乖的被消滅。

然後怕傳染給唐毅的孟少飛就下達了在他好之前不准親他的規定,他自己當然也極力克制不要習慣性的直接親上去。
但還是有忘記的時候。有次習慣性的傾身要給對方一個晚安吻結果突然想起來自己還帶著感冒病毒,硬是在快要親上去的那一刻用手掌直接隔離住唐毅的嘴,吻就直接印在他的掌心上。

對此唐毅不滿極了。

「!還不是你說不怕被傳染硬要親我、還怪我......不是!話題被你帶偏了!」
「那是因為你說感冒沒有好不讓我親。別再感冒了好嗎,我不想一個月都不能親你。」


孟少飛覺得,不論是過了多少年、眼前這個人有了多大的改變,他還是會為了他有時不管是有意還無意的一些話語
直擊心臟,雖然看似簡單的問候或是關心,但他就是覺得從唐毅口中說出來特別的不一樣,有種--

有種他無時無刻每分每秒都被眼前這個人捧在心上愛著的感覺。

被寵成笨蛋又怎麼樣,唐毅喜歡就好。而他也很喜歡這種從一些小細節一點一點累積而成的情感。


兩人走到了紅綠燈前等待過馬路。此時對向燈號轉變成了小綠人,於是孟少飛便自然不過的伸出手去抓著站在他旁邊因為剛好手機響了而接起電話來的唐毅。他一手還拿著方才的熱飲,一手拉著談公事很認真的唐毅領著他過馬路以免被路人撞到。
下班下課的人潮很多,孟少飛拉著唐毅的手在那長的有點誇張的馬路上穿梭,他利索的左閃右鑚,也不忘注意被他牽著的唐毅有沒有被路人撞到。

但原本只是輕輕的拉著他的手腕,但孟少飛感覺到他手扣上他手腕的那瞬間唐毅就將自己的手腕轉了一個方向,稍微往下滑了一點用手指把他的手掌攤開,接著一把將他的手緊扣住,掌心對掌心一點縫隙都不留。

然後就非常放心的把領路這件事交給了孟少飛,自己則繼續講電話。

看著依舊專注在講電話的唐毅,孟少飛扯出了一個微笑後也緊緊的回握對方的手,一起走向了停車的地方。






15.呼喚你名字的聲音


在還沒有認識孟少飛之前,唐毅並沒有特別覺得自己的名字有什麼特別的。

因為自己身分的關係,也知曉不少警方那邊的人物。那位孟警官,他會知道他大概是因為他年紀輕輕卻有著亮眼的辦案紀錄,也許是無意間,儘管沒有跟自己打過照面,他下意識的就記住了那個人。
自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孟少飛就開始執著於自己不放,真正認識他了之後(其實也算不甘願),從一開始因為一件案子追查自己追了四年,這四年間他就像個跟屁蟲一樣,自己走到哪就跟到哪,從他口中喊出來自己的名字,每一次一次都是令人感受到氣憤與不安。

不安什麼?因為只要自己一天不講出當年的真相,那個人就沒有辦法對自己鬆懈下來,而他所在意的事情的真相也會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永遠沒有解答。

而他那時從山上被解救之後,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孟少飛,他暫時不去想自己心中出現的那股異樣的感覺是什麼,因為他沒有時間去在意這些。
當他們當了彼此的半個朋友,漸漸地深入認識孟少飛,他開始能夠分辨的出來從他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的一些情緒。

不論是依舊執著的想要知道真相喊的唐毅、還是因為很在意自己的交友關係喊的唐毅、或因為過於氣急敗壞著急於阻止自己而喊的唐毅,抑或是......

再後來他們在一起之後,他專屬於自己的叫法喊的那一聲、唐。

不管是基於什麼樣的情緒下喊出來自己的名字,那一聲聲的叫喊都能夠在自己心裡迴盪許久。



在還沒有知道唐毅是個什麼樣的人之前,他就覺得他只是一個長相還不錯的黑道而已。對於他第一次跟他會面,而他還沒以自我介紹前就對他喊出自己的名字孟警官並沒有什麼太在意。

而對於那個人了解是因為那一件案子,讓他整整糾纏了他四年的那件案子。他將他的個人檔案及其周邊交友圈甚至到了有些私人的事情全部知曉一二,而那個時候對於唐毅,也就是警察與嫌疑犯的角色而已。

再後來?一起在山上被困了一天一夜,他才真正稍微了解一點點那個人。他無意間在那閃爍的火堆之中不自覺的說出了一些話,原來這四年他所追的都不算是他所謂的真面目。因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所以當他發現唐毅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的時候,他開始想深入了解他。

他開始能夠從那個看不出表情的死人臉兼毒舌的人的口中聽出來一些情感上的流動。

在後來的後來,當他們在一起之後,對於從他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不管是怎麼樣的叫法,他都覺得自己的名字突然的變得好聽了起來。

不管是有時候想要揶揄自己時叫的孟警官(後來因為升職而變成孟隊長),還是很生氣時會喊自己的全名孟少飛,或是平常再普通不過的喊自己兩個字的少飛,他雖然沒有特意的要求要怎麼叫他,但他總是能夠聽得出來他每一次叫自己的時候大概會是什麼事情。絕大部分時間他能從那人口中喊出自己名字時而感覺到的是寵溺。

名字雖然是僅僅作為對一個人的代號罷了,但他們呼喊彼此的姓與名時,那深深藏在文字裡滿溢而出的愛戀,讓這些字體被賦與了更重要的意義。






27.比你還要了解你
05.「只要你要。」
04.讀心術


「少飛,你有看到我的戒指嗎?」

唐毅有些急燥的走到正在客廳翻看公文的孟少飛的面前。早些時候因為孟少飛賴在沙發上看資料時隨口喊了一句好想吃波蘿油喔--。他聽到便放下手邊正在收拾要出差的行李,用手機稍微查了查食譜後就開始準備前置作業。也幸好家裡的材料都蠻齊全的。

等到唐毅大致上弄好前置作業時忽然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孟少飛的話語給影響,如果被紅葉知道她又要念他太寵孟少飛了。


只是他因為需要徒手揉麵糰怕會弄髒戒指,所以先將他拔了暫時放在調理台上,等到他揉好麵糰做好前置作業把麵糰拿去醒之後就又走上樓去繼續收行李。但他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發現手上有些違和感,仔細看了一番才發現他忘記把戒指戴回去。

於是他就又走下樓在廚房上找尋他的戒指,但怎麼找都找不到,怕被自己一時失手掃進流理台他連濾水網都找了,儲藏櫃跟垃圾桶也都翻過了那枚有些愛玩躲貓貓的戒指卻怎樣都不肯現身。

於是他有些焦慮又不太抱希望的走去客廳詢問那個一直待在客廳的孟少飛,畢竟那個人一直待在客廳應該不可能看到。


「你弄丟了?」
「剛剛揉麵糰時把它拿下來了,應該在廚房但我找不到。」
「喔~那可真是糟糕耶。」孟少飛有點幸災樂禍的一手撐著下巴抬頭望向那個人,雖然臉還是那個死人臉但孟少飛知道他內心一定很焦燥。看他為了一枚戒指而久違的表現出有些心急的模樣他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想當然換來了唐毅皺得更深的眉頭。

「欸、如果被你的部下們知道平時在公司一絲不苟、萬年冰山死人臉高高在上的唐總裁私底下居然是個忘東忘西的人,他們會怎麼想啊?」決定不再鬧他,不然照他的個性肯定會把廚房整個都掀起來找個遍。半開玩笑的揶揄還不忘將剛剛去廚房倒水順便從調理台上回收的戒指從被公文蓋住的地方拿出來,放在他眼前晃啊晃的。

「...你真的是......」
「很緊張啊?」
「你說呢?」沒好氣的看著孟少飛。
「好啦、沒有不見,乖,不要生氣吼。」笑笑的將站在自己面前的唐毅的左手給抓到自己眼前,幫他把那枚離家出走的戒指給戴回去,還安撫性的就著牽起來的手在戒指上面吧唧的親了一口再笑嘻嘻地把他的手給放開。

回到主人手上的那枚銀色戒指隨著唐毅把手收回去的動作發出了淡淡的銀光。

唐毅非常無奈的看著把自己當小孩哄的孟少飛,那人還露出了很頑皮的笑容看著自己,每次想對他發難的時候看到孟少飛露出那傻呼呼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會很快的妥協,變的又好氣又好笑。而他此時臉上寫滿了我又幫你找到東西了快點稱讚我的臉。

是了,唐毅得承認,雖然他做事有條有理又謹慎,但這個是只有跟自己最親近的紅葉還有相處多年的孟少飛才知道的一個小小毛病--


他不像孟少飛常常把東西丟三落四(他雖然喜歡到處亂丟但總是能馬上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唐毅覺得這簡直是項特殊技能。)他都會放好,只是、只是有時候會忘記它放在哪裡。

還記得被孟少飛得知了這個小小的毛病之後他很沒良心的先大笑了一番,說什麼這人設跟你外表超級不搭的之類的鬼話。笑到唐毅覺得他太陽穴上的青筋已經開始有點突突跳的時候面前那個人終於收起玩笑的臉,很認真的對自己說、

沒關係啦、以後有我幫你找,儘管把東西弄不見吧!
...雖然弄不見東西不是我的本意,但你看起來好像蠻可靠的?
當然,我這麼優秀!

孟少飛非常從容的接下了這個讚美,笑得非常的得意。




「謝謝。」
「少了一個就不是對戒了嘛。」
「真的不見再買一對就是了。」
「不要浪費錢啦,當初知道這對戒的價錢之後好陣子我都超怕被砍手的耶。」雖然應該也沒人能砍的到他手就是了。拜託、他身手這麼好。

「......你怎麼會知道價錢?」他記得他沒有跟他提起啊。
「還不是你的好妹--呃.......唐毅你不是要收行李嗎,我幫你一起收比較快走走走。」話到口邊又突然急煞車硬是把話給吞了回去,雖然他覺得關鍵字都被他說出來了,孟少飛在心裡很沒誠意的跟左紅葉道了個歉之後就快速的站起來拉著唐毅的手往二樓走。

左紅葉千交代萬交代不可以跟唐毅說她在孟少飛的軟硬兼施下跟他說了那對戒的價錢後他的確有好幾天都一直盯著自己手上戴著的那枚戒指瞧--深怕下一刻手就要不見似的,還在想要不要乾脆拔下來好好收著,但一定會被唐毅東問西問就打消了這念頭。

唐毅反正已經聽到了大部分他說溜嘴的話但也沒有要繼續跟他周旋的意思,也就順著他跟他一起走上二樓繼續收拾行李。


「其實我剛剛一直想找領帶找不到。」反正孟少飛很會找也習慣幫他找東西所以唐毅也就直接的跟他說。
「?深藍色那一條嗎?我記得前幾天有看到...你等等。」
「我都還沒說你就知道是哪條?」
「你出差都是帶那一條啊。」理所當然地回答後就又繼續往他記憶中的地方找去。「在這啦。你又把他放在不屬於他位置的地方了。」
說完便在衣櫃的第二層抽屜裡找出那條捲得整齊的領帶,拿起來放在唐毅的眼前。

「...謝了。」唐毅接過領帶後發現孟少飛用著一種想揶揄又有點不懷好意臉看著他。「怎樣啦。」
「沒。平常都是你念我,反過來的機會真的不多耶哈哈。」
「你看起來蠻開心的喔?」假裝有些不悅的挑起一邊的眉毛。

「因為被依靠的感覺很好啊~」

唐毅在聽到孟少飛這句話時,不解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一直都以為是自己在依靠著孟少飛的,雖然在生活上看起來比較多都是自己在照顧他。

而孟少飛也的確雖然是屬於比較大剌剌不拘小節的人,對比下來自己就像個龜毛的老媽子。但他其實心思很細膩,而且善於聆聽也善於給意見,反倒是自己有時候因為公司的一些問題而顯得非常煩躁的時候(想到這他又不得不佩服孟少飛總是能從自己沒什麼表情的臉色判斷出自己的心情),總是會立刻察覺到然後跟他講講話、緩和一下情緒。但他本人卻很少在他面前提起工作上的事情。


「為什麼會覺得平常都是你依賴我?」
「哪有為什麼?你都幫我打理好生活的一切搞得我超像笨蛋的哈哈。」
「那是我喜歡這樣做,我說過了、」
「我知道啦、因為你很愛我。所以我也不想輸給你啊。」

在很久很久之前他尚未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後徹底淪陷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知道自己輸了,他已經沒有辦法也無法放下眼前這個人,即使在耀眼在炫目他也選擇回抱這個不顧一切強行衝進自己生命裡的人。

「......我早就輸給你了。」

但又如何,他早就甘願了。






02.「我一直在這裡。」
23.安靜的傾聽者


今天的孟少飛有些異常的焦慮。

因為跟自己的約定所以他將案子帶回家裡來整理了,但不論自己怎麼三催四請,這人還是埋頭專注在他的案子裡面無法脫離。唐毅知道這是他的壞習慣,一旦專注在某件事情上除非他自己理通了,不然他就會一直執著在那件事情上面鑽牛角尖,而且是怎麼勸都勸不開的那種。

唐毅看著掛在客廳上的時鐘短針已經快要指向三的位置,嘆了一口氣。

「少飛,很晚了,先休息吧?」他靠在樓梯邊,還是出個聲讓那個坐在沙發與矮桌之間的人發現自己,不然他都站在那好一陣子了那個人居然專心的連他都沒發現。
「??我吵醒你了嗎?抱歉抱歉但這份結案報告這兩天就得交,快寫完了你先去睡啦。」孟少飛以為是自己打電腦或是翻找資料的聲音太大聲而吵醒了大概三小時前他就要他先睡的那個人。
「但抱枕不回床上,我也沒辦法睡耶。」聳了聳肩,用著開玩笑的口氣但沒有一絲責備的意思。他的本意只是想讓孟少飛因此而暫時結束掉手邊的工作早點休息。但他知道扯上工作的事情他也是不會輕易的對自己妥協的,兩個人固執的地方不同,這幾年也是慢慢互相磨合理解來的。所以他也就走到了他旁邊的沙發上打算陪他。

「唉唷...抱枕現在有點事,等等就回床上給你抱--欸欸欸!你要陪我喔??」看著唐毅緩緩朝自己走過來直接在他旁邊坐下來,有些驚訝。

「因為我覺得你好像需要有人陪你講講話?」

孟少飛有些訝異為什麼唐毅會特別這樣說,但隨即了然的將他自己也沒發現那已經皺在一起的眉頭給舒展開來,將頭歪向一邊順勢的把頭靠向唐毅的腿上。肯定是自己從回家之後在整理報告時有些凝重的氣場讓他發現了有些不對勁了吧,他也覺得今天--是昨天了,過的有些漫長,每次一個案子的結束他都會有這種鬆口氣的感覺,但有些時候他卻會覺得非常的疲累,那種脫力感是會持續好幾天的那種。

他想這也是這個職業所帶來的傷害吧,不只身理,心理也是。


「......你願意聽我講嗎?」

「說什麼傻話。」他怎麼可能不願意。他用手輕輕的將他靠在自己腿邊的髮絲給梳開。眼前這個人明明一直叫自己坦率點想說什麼就直接說,但是自己遇到事情的時候卻像個......他以前是這樣形容自己的、蚌殼?選擇悶在心裡,不去問的話他絕對不會跟自己講。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個雙重標準了吧,只准自己把心事擱在肚子裡,憋到內傷也不管。

他選擇做一顆溫暖別人的太陽,卻忘了自己內心的幽暗也需要被照耀。儘管唐毅不是一顆太陽,但他也能當一抹柔和的月光,能夠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帶來一絲光亮。

儘管亮度不似太陽光,他也想努力的為他驅走黑暗。




孟少飛跟唐毅簡單講述了關於這次他負責的這個案子,把它當做一個故事。雖然這拿來當睡前故事是過分沉重了些。唐毅大多時候都是皺著眉頭聽,因為老實說他其實並不是個算是會安慰人的人。儘管他知道他不擅長,而他能做的事情也只有在孟少飛說到某些情緒激動的時候將他的手緊緊握住,時不時用大拇指摩娑他的皮膚,好似這樣能夠傳達到依些安撫的作用。

「我明明能夠做的更多,為什麼我當時不在多留意一點呢?」
「你已經做的夠多了。不要糾結在這個上面,好嗎?」
「如果我做的夠多為什麼還是會有悲劇發生?」
「你盡力了。如果你沒有發現的話事情會更糟的。」
「我沒有盡力,因為我根本誰都沒有救到,事情還是一樣會發生,我沒有辦法改變他!」

「....孟少飛,你冷靜一點。」

唐毅看著面前越講越激動的人,聲音也越來越大,他很想盡力去安慰他但顯然已經有點超出他能控制的範圍,這人的執念某種程度上來說跟自己也很是相像,會在一個地方鑽牛角尖、在同一個地方轉圈。幸運的是孟少飛大多數的時候都能自己從那糾結的繩結裡自行脫出,但一旦被打上了死結要自己把他掙脫就有些難度了。

就像現在。他很少看到孟少飛這樣,但卻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他也很高興孟少飛肯跟自己分享他所遭遇的故事,因為也許他沒有問的話,那人搞不好還是會選擇自己默默爛在心裡,他知道孟少飛是不想要把不開心的事情帶回家,但唐毅希望他能夠多在依靠自己一點。於是他把已經激動到站起來的孟少飛給拉回沙發上坐好,與他平視,手則輕輕的牽住他的。

「看著我。我是誰?」
「...........你是唐毅啊,幹嘛啦。」他不懂為何要問這種問題?
「在你面前就有一個被你拯救過,而且現在過得很好的人,你要否定你曾做過的事情就是在否定我。」
「我才沒、」
「你可以難過,但不要自責,因為你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扛下來。」他用雙手捧住孟少飛的臉頰,要他認真的看著自己,「而當你難過的時候,我會在。」

我會在。

孟少飛在聽到唐毅這樣說的時候像是有如大夢初醒般的醒了過來一樣,剛剛因為太過沉浸在自我迴圈內,而且還越陷越深,隨然說以他的個性來說他應當能夠自己脫出,但無可避免的有些案子還是太過於沉重,尤其是當遇到跟生死有關的事情。

雖然他身為刑警最常接觸的就是死亡與離別,但卻常常面臨到的是與他內心所希冀的正義背道而馳的不公不義。他常常想,為什麼不該死的人死了,該付出代價的人卻還是依舊逍遙法外。他常常因為需要翻查資料而看過大量的卷宗,非常多因為未解決而過了追溯期而失效的案子,就這樣成了懸案,他感到心痛、也為那些受害者感到不平。但就像唐毅說的,他沒有辦法把所有事情都扛下來,如果每件事情都這樣糾結的話,那麼他就會止步不前。

但他知道面前這個人很努力想要把自己從那深不見底的泥沼拉出來,就如同他曾經用盡一切在阻止唐毅犯錯一樣。唐毅也希望自己能朝著幾所認知的正義前進,但又不希望他因此而迷失了方向,所以儘管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但以唐毅的標準來說,他用這三個字告訴孟少飛,只要一轉身,他都會在他視線所及的地方。

如同那時他對自己的全盤的信任以及陪伴。



孟少飛聽完之後愣了好一會,似乎像是在思考什麼。突然眼睛一眨一眨的抓住唐毅撫上自己臉頰的手,緩緩了拉到唇邊在掌心上面印了一個吻。他那簡單的一句話就突然的讓自己內心的烏雲瞬間消失,他不應該忘記的。不應該忘記他已經有個人能夠讓他再陷入那些永遠解也解不開的結的時候,將他從那個迴圈拉離,如同他曾經也對唐毅做過的那些事情一樣。

因為愛他、所以看他這樣自我糾結只有滿滿的心疼。他想對於唐毅來說也是一樣的意思吧。


「但我可是很麻煩的喔。」
「從認識你那天我就知道了。」意有所指地笑唇角上揚了一些。
「喂你什麼意思!說清楚喔!」
「想親你的意思。」不輸給孟少飛的行動派直接用另一隻沒被抓住的手扣住他的後頸一個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過來接吻。兩個人嘻嘻哈哈地在沙發上鬧了一會後像是忽然想到自己走出房門的真正原因,收起玩笑的臉握著孟少飛的手將他從沙發上拉起「還有你真的該睡了。」

「呃可是我的結案報告、」
「明天再寫。不然我就讓你明天直接請假。」不容反駁的將他給拉回房間。
「欸你真的很不講理耶。」雖然是說著抱怨的話但卻是笑著說的。
「反正你愛就好?」

對啊,很愛很愛。






26.貼在皮膚上的柔軟的嘴唇
28.索取和給予
08.肩膀


不知道為什麼,孟少飛對於唐毅脖子與肩膀交界處的那一塊皮膚特別的喜愛。

也許是因為身高上剛好對著,又也許是因為在情動的時候眼前剛好地利之便就是那塊肩頸的皮膚,他就是很喜歡對著那塊皮膚又咬又舔的。

唐毅倒是無所謂。因為比起那來他在孟少飛身上留下的痕跡簡直是每每做完後會被各種抱怨的程度。

尤其有一次不小心留在他的後頸處,而孟少飛也看不到就沒有去留意,直到快要下班了鈺琦才用著有點害羞不知道該如何啟齒的表情拉著他進休息室怯怯的小聲提醒他之後,他帶著應該是窘迫又有點羞恥但試圖用氣噗噗的情緒蓋過去,哀號了好大一聲後馬上拿出手機也不管唐毅有沒有重要的事情劈哩啪拉的就念了他好大一頓,後者一接到電話非常冷靜地先把手上的事情全數停擺後安靜的等他念完--

雖然孟少飛看不到,但他露出了如果此時被左紅葉看到的話肯定會被嫌棄的罵沒救的微笑。



但他忍不了,他總是會想要用他製造出來的痕跡去蓋過那些不管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別人而受的傷疤。傷口會隨著時間痊癒,但傷疤不會,那些疤痕就是頑固的在那邊隨時提醒著他......
不、其實並沒有。顯然好了傷疤忘了疼的這句話就是說給孟少飛聽的,所以他總是會更用力的在那些疤痕上面覆蓋自己製造出來的痕跡,即使力度大到那人有些疼的程度,但唐毅知道孟少飛不會阻止自己的。

這也算是他對那人總是不愛惜自己的小小懲罰吧。

不過他倒是覺得孟少飛這個行為分明就像是準備吸人血的吸血鬼,那個地方還剛好是動脈。但孟少飛聽了則表示他可是很貼心的特地留在那塊地方,因為襯衫領子剛好可以遮得住,就算把領帶鬆開了也看不太到,簡直完美對吧!

這不就是標準的做壞事急需別人來認同嗎。不過唐毅也並不介意他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跡就是了,這樣想來他只喜歡留在那裏可能是因為那很久之前的事了。



唐毅的刑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孟少飛固定每星期會去探望他,探望到櫃檯的人到後來連要他出示證件都不用簽個名跟時間就放他進去了。雖然說每星期都會見到,聊聊天講講話能夠舒緩彼此的心情,但那種只能隔著一層玻璃的想念就算是見到了人也逐漸無法滿足他。
他想要、他多想要打破眼前這片薄博的玻璃然後衝上前擁抱住他、親吻他。就算是只有能摸摸他的臉或是握握他的手,都可以。

他想要碰觸他想要的快發瘋。

就因為有著那些想念到快要發瘋的日子,才導致於在唐毅終於刑期滿了出獄後的好一陣子他都像個肌膚飢渴症的患者一樣,常常沒理由的就是想要碰一碰孟少飛各種沒有被衣服遮蔽到的皮膚、也會很主動的就去牽著他的手。孟少飛那陣子都有些不太習慣如此主動的唐毅(畢竟在那之前都是自己主動比較多),但他當然是從善如流地給予他回應就是了。

孟少飛當然對於碰觸的飢渴程度也不亞於唐毅,他從來就是很簡單明瞭的衷於自己的需求,想親就親想摸就摸,反正都是自己的人了有什麼好害臊的。

當唐毅出獄的那天,對彼此肌膚碰觸的慾望達到最巔峰,半推半拉的被帶進房間後關上門的那瞬間孟少飛就被唐毅給壓在門板上親吻。彼此都對於這個吻想太久了,就算是有些用力近乎撕咬的親吻也不在意。

從這個吻開始就能想像到後續的發展,應該說彼此都有些迫不及待,一路磕磕絆絆的雙雙摔到床上,將彼此身上的衣服全數扯開,有些急躁但都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彼此的唇在對方的身上遊走,彷彿是場競爭一樣誰也不讓誰的急於在對方身上留下些什麼。
因為可能是覺得有些不真實吧,這些年以來只能隔著玻璃的人現在卻確實實的能夠碰觸到了、也能親吻到了,像是要彌補這幾年的空白一樣。

雖然動作上可能有些粗暴,但唐毅也沒有因為這樣而打算讓孟少飛受傷,雖然自己有些忍不住了但還是仔細的幫孟少飛放鬆。當他用沾著潤滑液的手指深入孟少飛時他能感受到身下的人身體不自覺的僵硬起來,久未經歷難免不適應,他邊親吻他的脖頸一邊用另一隻手邊撫摸他滲出汗的皮膚安撫著,慢慢的幫他擴張。

但可能是節奏有些太慢讓急性子的孟少飛有些受不了這慢慢廝磨的過程,他一方面是覺得有些忍不住了一方面是覺得這樣慢慢的反而是種折磨,於是皺著眉催促他上方的唐毅不要磨蹭了直接進來,唐毅本來沒有要搭理他還是堅持不想讓他受傷惹的孟少飛有些不高興的想要起身乾脆自己來---

想當然還是被有些哭笑不得的唐毅給壓回去,最後還是順了他的意,壓開他的腿直接將自己的全數挺了進去。

也許他是想要用痛來證明自己所感受到的都是真實的。


這一瞬間的刺激讓孟少飛整個人身體弓了起來,伴隨著被用力撐開的不適跟些許酥麻的感覺,他很難去形容這詭異的感受,只能弓著身子意邊喘氣試圖讓自己接納這有些過大的刺激。
他覺得他現在有點喘不過來,雙手抱著唐毅的後頸像是塊溺死的人抓住眼前求生的浮木一般的用力,臉整個埋在他頸邊,他迷茫的看著在他眼前的那塊也跟著他一樣滲著些許汗水的皮膚不知怎地就突然很想咬下去看看是什麼味道---

然後他就真的咬下去了,用力的像是要抒發他所承受的刺激一樣。也許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咬得多大力,但隨著唐毅以一種拆吃入腹的氣勢動作越來越大,力道也越來越兇猛時他還是咬著那塊皮膚不放,他意識已經有些因為伴隨著有些痛楚又帶著快感而開始渙散,當他終於肯放過那塊皮膚的時候發現已經被自己咬出兩排相當深刻的齒痕。


而這也是他們雙雙喘著氣躺在床上平復呼吸的時候,他才意識到的事。唐毅側著身體躺在他旁邊,他眼睛盯著那塊被自己咬出來的咬痕顏色好像有些深過頭了,他爬上前看個仔細發現居然開始滲出點點血絲,著實的把他嚇到了。

「那個......好像流血了欸.....。」他有些無言的盯著那塊被自己咬出血的皮膚瞧。
「......我看看。」

不過顯然完全誤會了孟少飛的意思。還沒等到他反應過來唐毅已經用手撐起身體迅速的覆在孟少飛的上方,抓起他的左腳踝往上一抬高就要去檢查剛剛那個被頻繁進出有些紅腫的地方。他剛剛用摸的就覺得蠻腫的沒想到真的流血了嗎.....?

「不是、不是我啦!!不要拉我腳--!」馬上明白唐毅想到別件事情去的孟少飛現在因為已經清醒過來了,被直接這樣盯著私密部位還是有些羞恥,他有點窘迫的趕緊把被抓住的腿給收回來。
「不然是哪裡?」有些疑惑的問。
「你的肩膀啦,我剛咬太大力好像在滲血......」被孟少飛這麼一說他才覺得肩膀上有一些刺痛,隨手摸過去還真的有一些血絲附著到手指上,他有些傻眼的看手指上的血笑著揶揄道「你是吸血鬼嗎?」

「要也不吸你的,你的血搞不好很難喝。」
「這你咬的欸。不負責止血還在那邊嫌我血難喝?」

於是孟少飛就看似心不甘情不願的真的當了一回他口中的吸血鬼。他對著那個還在緩緩滲出血珠的齒痕又舔又吸的,看來是蠻享受這個過程讓唐毅有些覺得他好像應該拋下他那僅存的一點理智再將眼前這個明擺著在撩撥自己不怕死的傢伙壓回床上再做一次。
但隨即又想到剛剛其實算是幾近粗暴的將他拆吃入腹又有一點愧疚,最後還是只能妥協的任由這個人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點火,而自己只能認命的幫他按摩剛剛被自己折騰的腰(他就不說其實看到孟少飛移動過來自己身旁的時候就有些行動緩慢,而且頻頻皺眉頭)。

至於報仇呢,反正來日方長。






好多親親啊~(鈞浩式感嘆

真的不是能開車的料RRR這是極限惹。
看看見面會完能不能把我卡著的承鈞給寫完XP

好你可能會覺得怎麼都是老大單方面的男友力,因為劇中幾乎都是少飛比較主動,所以我也想讓他被寵一下嘛 ~但也可能是因為作者私心想要有人寵寵他。
少飛很會找東西是因為職業病來著。>.^

依舊是寫得蠻開心的~雖然文筆欠佳卡字的時候很痛苦XP
歡迎聊聊哇~也可直接到噗浪聊XP



本文最後由 rinkawa1206 於 2019-8-14 23:01 編輯

留言

滿滿的KISS~ 2020-2-1 01:09
好甜呀~ 2020-1-24 22:09
甜甜甜甜 老大怎麼這麼賢慧(欸 2019-12-26 14:36
謝謝分享~ 2019-11-12 18:17
好喜歡 2019-11-12 16:58
好甜啊啊啊啊啊啊~ 2019-11-12 16:44
唐毅=安全感 2019-11-3 13:03
@m55362 也是希望有機會少飛也能展現一下男友力(? 2019-9-15 18:50
男友力只專屬少飛阿!甜甜的 2019-9-12 18:42

使用禮物 檢舉

毛豆 發表於 2019-8-13 22:08:04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最愛老大的男友力寵少飛了~~~好甜啊

留言

看到寵文真是愉快~ 2019-8-23 18:10

使用禮物 檢舉

玄在夜空之上 發表於 2019-8-14 09:34:25
顯示全部樓層
老大本來就應該要寵飛飛!
看看我們飛飛為老大受了多少委屈!
寫得超棒!好喜歡啊!
飛飛跟老大都可愛

使用禮物 檢舉

asqu 發表於 2019-8-14 17:19:06
顯示全部樓層
滿滿地男友力。很喜歡唐毅跟少飛之間花式疼寵對方的氛圍,已經不是自己丟失的那根肋骨而是自己的半身了,超喜歡

使用禮物 檢舉

ycsnow 發表於 2019-8-15 01:39:53
顯示全部樓層
好甜蜜喔 >//////////////////////<

幸福的飛唐夫夫生活,生活中的每個小細節都充滿愛愛愛愛愛~~

希望大大卡著的承鈞可以順利寫出來,然後PO文和大家分享!!!!!!!(跪求~~~)

使用禮物 檢舉

machia 發表於 2019-8-15 08:13:12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太好看了呀
少主真的是滿滿男友力
寵少飛無極限呀
兩人就是要這樣甜蜜蜜的才對

使用禮物 檢舉

full 發表於 2019-8-15 09:34:58
顯示全部樓層
我被甜到心臟爆烈了
真的豪喜歡唐毅各種寵少飛xDDDDDDDDD
劇裡的親親其實看不夠(
雖然鈞浩說有好多親親,但播出來的只有一咪咪啊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44:42
顯示全部樓層
毛豆 發表於 2019-8-13 22:08
最愛老大的男友力寵少飛了~~~好甜啊

雖然也想寫個少飛的男友力
但我只想他被寵寵XDDDDD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45:38
顯示全部樓層
玄在夜空之上 發表於 2019-8-14 09:34
老大本來就應該要寵飛飛!
看看我們飛飛為老大受了多少委屈!
寫得 ...

真的!!!
俗話說的好,各人造業各人擔,他為你擔多少你將來就要還多少(喂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47:39
顯示全部樓層
asqu 發表於 2019-8-14 17:19
滿滿地男友力。很喜歡唐毅跟少飛之間花式疼寵對方的氛圍,已經不是自己丟失的那根肋骨而是自己的半身了,超 ...

他們兩個人之間肯定喜歡彼此喜歡到恨不得將對方融入骨血裡了吧:)
花式疼寵我笑了XDDD
被對方捧在心上寵事件很好的事呢~(但是會變笨蛋XD

留言

很喜歡 2019-8-15 23:09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48:35
顯示全部樓層
ycsnow 發表於 2019-8-15 01:39
好甜蜜喔 >//////////////////////<

幸福的飛唐夫夫生活,生活中的每個小細節都充滿愛愛愛愛愛~~

喜歡寫一些小小的細節,
因為從小細節就可以看出兩人對彼此的愛戀藏在裡面:))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49:53
顯示全部樓層
machia 發表於 2019-8-15 08:13
太好看了呀
少主真的是滿滿男友力
寵少飛無極限呀

反正後面沒演到的我自己來腦補XDDDD
希望未來他倆能夠很幸福的一起生活下去:DDD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8-15 21:53:11
顯示全部樓層
full 發表於 2019-8-15 09:34
我被甜到心臟爆烈了
真的豪喜歡唐毅各種寵少飛xDDDDDDDDD
劇裡的親親其實看不夠(

對啊!!!花絮太少了!!!500次親親呢!!!(冷靜
我就不說看到花絮那個親親我看了500次XD
到底為什麼NG還可以親這麼久~呢~~~
花絮都比正劇甜了(呃

來人點播一首寵上天!

使用禮物 檢舉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8-29 00:17:07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好甜的男友力啊,飛唐就是該這麼甜蜜
老大就是該寵老婆
想當初的追妻火葬場,想到就樂呵呵XD

留言

快要被寵成笨蛋的少飛 2019-8-29 05:01

使用禮物 檢舉

s2s2s2guy 發表於 2019-8-29 20:15:50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唐毅各種方式寵少飛真的很甜耶,他們好幸福喔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9-15 18:53:25
顯示全部樓層
可樂加辣 發表於 2019-8-29 00:17
好甜的男友力啊,飛唐就是該這麼甜蜜
老大就是該寵老婆
想當初的追妻火葬場,想到就樂呵呵XD ...

真的是追妻火葬場XDDD
我就只是想讓少飛被寵寵,誰叫在劇裡實在是不夠QQ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9-15 18:55:51
顯示全部樓層
s2s2s2guy 發表於 2019-8-29 20:15
唐毅各種方式寵少飛真的很甜耶,他們好幸福喔

有機會也想要讓少飛展示一下他的男友力(?)XD
希望他們一直都可以這麼幸福:D

使用禮物 檢舉

Debby0106 發表於 2019-9-15 21:52:29
顯示全部樓層
也好想看看少飛男友力的那面啊~
自己的老公自己寵

使用禮物 檢舉

空音 發表於 2019-9-15 22:23:34
顯示全部樓層
每一篇都很有溫度的甜蜜,看得心暖暖的w

我也超喜歡在森林躲追殺時,唐毅將西裝外套蓋在少飛身上,而且還靠著他睡一晚的劇情。明明之前說不睡覺還被少飛戳破是不敢睡的唐毅,居然能睡得如此沉,可見當時他就覺得在少飛身邊很安心了吧,想想就覺得很甜w
從外套Raining連結到少飛怕冷,唐毅將外套脫給他穿,真是男友力十足(大拇指)

生日也很甜w
就算生日當天沒有陪在身邊,但每天每日一直到永遠都會在一起w
冷戰發脾氣的少飛也好可愛w

圍巾這篇好棒!感覺得到唐毅滿滿的寵溺,少飛真的好幸福喔~~
最後領路到牽手這段情感表達好細膩,
唐毅完全放心交給少飛就像他願以把生命交到少飛手上一樣,無言訴說滿滿的信賴,
唐飛的感情如此溫潤不誇飾,真的就像圍著圍巾般暖心w

唐毅和少飛叫對方的名字時真的充滿感情,
少飛就不必說了,每次喊唐毅時眼神都充滿愛,
唐毅叫少飛的情況比較少,最有印象的應該是語音留言PLAY吧(笑)
那句「少飛......你在哪裡.........」真是甜到心坎裡w

波蘿油wwwww
孟少飛警校第一名畢業可不是浪得虛名哪w
找戒指和領帶這一篇裡的少飛簡直賢妻(大笑)

怕自己太多話XD

從文中感覺得出大大對唐飛滿溢的愛,
真的好多親親喔(笑)但很棒,越多越好w
男友力十足的唐毅好帥,寵溺著少飛的每一刻都是溫馨與甜蜜,
謝謝~~

使用禮物 檢舉

原作者| rinkawa1206 發表於 2019-9-16 20:30:11
顯示全部樓層
空音 發表於 2019-9-15 22:23
每一篇都很有溫度的甜蜜,看得心暖暖的w

我也超喜歡在森林躲追殺時,唐毅將西裝外套蓋在少飛身上,而且還 ...

是空音太太!!!!!!!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他們在山上那一段,他們被逼得只能被迫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但拜這一天一夜所賜,不可否認從這時候開始兩人關係才漸漸變好XD
我只能說我私設一大堆太太不嫌棄就好XPPP(就是腦內妄想太多想滿足一下)

其實因為正劇裡少飛都沒什麼被寵到,就是想滿足一下我個人的想望XD但可能把少飛寫得太笨了(?)什麼都要老大幫他弄好好~
就因為劇中一直喊唐毅唐毅的,他一定可以分辨出現在喊的唐毅是什麼心情~
正劇真的叫少飛的次數大概不超過一隻手吧TT

語音留言PLAY我其實邊看邊笑,因為真的太羞恥PLAY了(幫他尷尬的概念XDDDD
到最後真的是用求的覺得老大突然很可愛(嗯??

謝謝太太的留言~~有感受到甜蜜就好~~~畢竟苦的都過去了,希望後面只有滿溢出來的幸福。
也因為正劇實在糖有點不足,姨母猴急只好不專業的下海來XD

我也是一枚話嘮留言越多越好的不用介意!!!!
希望太太也能繼續寫他們:D

使用禮物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在水裡寫字

GMT+8, 2022-1-22 16:42 , Processed in 0.119387 second(s), 1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