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為橘為枳(一)[PG](架空古風)

[複製連結]
江問謠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江問謠 於 2018-2-13 23:15 編輯


  • 古風,BL,沒有考據,架空。










  第一次醒的時候,眼前是一片誇張的紅,自己的身子在搖晃著,那紅也搖晃出了深淺的波浪,令他想到流動的鮮血,旋即輕微的欲嘔被搖晃加劇,偏生又頭暈不已,好不容易稍微清醒的意識又給晃昏了過去,他伸手抓住了什麼,但不多時便被掙脫……他隱約感覺自己必定忘記什麼了,然而在想起來之前,他已經昏了過去。

  第二次醒的時候,珠簾相撞的聲音規律地響著,間雜一句:「抱歉,就交給你了。」接著一陣香風從身邊硬是鑽了出去,他沒來得及捉住人,卻是抓到了一個圓……?外頭的鑼鼓喧天吵得他頭很痛,一個大嗓門的大嬸喊著:「哎呦,我的姑奶奶,別玩了。」捉著他的手,硬是把那圓形套上他的手腕。

  姑奶奶……?

  他快要再次昏過去之前,總算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他那身為太師之女的青梅竹馬要嫁入東宮了。

  現在什麼時辰了?花轎到了嗎?不對……他是怎麼回家的?

  被拉下來時,是他第三次醒來,踩著踏椅到地面時整個人都還很恍惚,只能讓人拉著一直走。但可能是空氣總算流通了的緣故,這次他總算能捉住那一線清明,抬手要揭開垂在眼前晃動的紅,卻給人抓住了手腕、硬被拗回腰側。

  他想開口,但一意圖發聲,喉嚨就疼痛不已,接著咳嗽不止。拉著他一直往前的那隻並不年輕的手總算停下,他身後卻被猛然一拍。

  「站直!病秧秧地成什麼樣子?別以為你爹娘跟我們家是遠親就能對我頤指氣使、砸我招牌啊!」接著拉住他繼續往前。

  走上漫長的石階,遇到平地後沒幾步,接著又得踩上鑲雙線金邊地毯、再上階梯去,直到階梯盡頭,旁邊氣喘噓噓的大嬸總算鬆開他的手,此時,卻有另一手遞了紅綢到他手上,他趕忙捉住那手,總覺得,要是不那麼做的話,會有什麼來不及,然而莫名的頭痛並沒有散去,他似乎還是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沒有想起來。

  尖銳的嗓音喊著:「成何體統!」

  他沒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被他捉著手的那人卻拍了拍他的手背,接著按下他的手臂示意他跪下。

  好像一直有人在說著什麼,感覺像是某種祭儀,但是聲音夾在典樂之中,他便聽不清楚對方說了什麼,就算真的大聲到很吵的程度。他只能低頭看著手裡的紅綢,繼續思考起來。

  他昨天有回家嗎?

  他記得自己去了太師府,因為是寧嫿邀他過去的,他便想著以後隔著的距離再也不只是到太師府的那段路,而是天涯海角,雖然並沒有懷著任何登徒子的心思,到底還是讓寧嫿的婢女引著他從小門上了繡樓。

  「……拜。」

  什麼?

  他還沒能反應過來那高亢的嗓音究竟說了什麼,倒是身邊的人按著他拜了,接著又聽見什麼拜字結尾的句子,身邊的人扶著他轉了半圈,又是一拜。

  同樣的情況再來一次,只差在這次沒轉到半圈,但他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思緒又因為這樣而亂掉了。

  接下來他只記得自己被一直牽著走,不曉得到底走了多久,跨過最後一個門檻,總算得以坐下,他將手往坐著的地方摸了摸。

  床……

  等等。

  在關門聲後的跫音朝著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響的當下,似曾相識的記憶如雷擊一般襲上腦海,翻湧起滔天巨浪。

  他記得他和太師未出閣的千金梁寧嫿在繡樓敘舊,他還奇怪怎麼只留了一個婢女,照理來說他們是該避嫌的,雖然他進了閨女的繡樓總算是於禮不合,但他還是不願意有什麼對青梅竹馬不好的傳言流出。寧嫿那時見他顧忌還笑他說怎麼那麼迂。

  接著,也是這樣漸漸大聲起來的腳步聲,後面的事情,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除了頭部的劇痛。

  他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腕,腕上有一只玉鐲子,那是寧嫿從小就一直戴著的,小時候,她手腕還不夠大,所以是串了紅繩、戴在脖子上的,從他們第一次相遇以來都是如此,自從戴得下那鐲子後,寧嫿便沒再從手腕上拿下來,直到她的婚訊傳來,他們不能再見為止的最後一面都是如此。

  紅色,紅色是……婚禮的顏色。

  第二次醒來時從身邊竄過的那聲抱歉,是寧嫿的聲音。

  一個令人驚恐的猜測頓時閃現,讓他完全不敢深想就想從腦海中抹去這個念頭,然而接著,此前被禁止撤下的紅,總算被挑開。

  在光芒乍現時定然有的不適過後,他瞪大眼睛看著眼前也不能說熟但是絕對不是不認得的面孔。

  那人微微側頭看他,將他端詳過一圈後,舉起手,嘴唇才剛開啟,他立刻不顧略麻的雙腿,衝上去捂住對方的嘴。

  接著果不其然,因為腿麻而無力支撐,順勢將對方推倒了。

  當下他腦海一片空白,到了下一秒出現了唯一一句話不斷反覆、無限綿延下去:「完了!」比尖叫聲還震耳欲聾,讓他完全動彈不得。

  最不恰當的敲門聲,恰恰此時出現,伴隨著那在紅絨鋪著的高臺上聽見過的高亢聲音:「殿下,吉時已到!」

  頭痛。更加頭痛了。

  身下的人戳了戳他的手臂,他僵硬地將迴避已久的視線轉過去,那人便輕輕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鬆手。

  「吉時已到!」門外的人又喊了聲,並敲了敲門,小聲又說了句:「吉時到了,殿下。」

  過沒多久,「殿下?奴才進去了?」

  他一驚,手上力度頓時也鬆了下來,旋即門被推開的聲音也跟著出現了。

  ──會被抄家,完了。

  瞬間腦子裡閃過了過往的一生,那是從被寧嫿拉起手來,和她一起玩以後,完全被壓得死死的人生,雖然很短暫,後悔的事情也不少,但是這也沒辦法……雖然他還是很想跟殿下說一句,草民真的是被逼的,不過這樣寧嫿要是被抓到了,立場會更為難,雖然為什麼他到現在還要為她著想呢?果然被吃得死死的啊。

  他嘆了口氣的瞬間,身下的人說了句:「別進來,知道了,已經在做了。」

  「唉,奴才僭越了,還望殿下恕罪。」還沒來得及開一縫的門隨即被關上。

  做什麼?殿下剛剛做了什麼?為什麼危機解除了?

  他還愣著,身下的人又補了一句:「別想偷聽啊,全都撤了。」

  「但是殿下,這是要記檔……」

  「都快沒錢養你們了,你們還有餘裕記檔?別鬧了,你們該幹嘛幹嘛去,不要領乾薪,都散了,不散的都扣薪餉,聽見沒有?」

  不多時,門外的腳步聲總算遠去。

  「嗯……所以你可以讓我起來了?」

  他將視線從門上移回來,看著那張看不出情緒的臉以及自己被按下來的手,正巧抵在殿下胸口,接著是,他整個人一身喜袍、跨坐在同樣一身紅的殿下腰上,他慢慢收回手,接著起身、後退了幾步,迅速跪下。

  「所以,」沒有繼續被壓著的人也沒馬上站起來,反而順勢屈膝坐在地上,支頤著問他:「你不是梁寧嫿,那你是誰?」

  他還是只能看著地面,止不住全身顫抖,好半晌才揣著「反正不說,對方也查得到的,不如乾脆點」的決心,強迫自己用還沒完全恢復的嗓子道:「草民……」

  「欸欸,停一下,你的聲音怎麼這樣啊?喝口水吧。」說著說著,那人便站起身倒了杯茶,遞給他:「喏。」

  「謝、」

  「好了,虛禮略過,喝了茶以後身家快報一報,我要睡了。」

  他只得低著頭,最大程度維持跪姿,並喝下那杯食不知味的茶水,接著輕咳了幾聲,方跪了回去,「啟稟殿下,草民,宰相、龔季敏之子,龔峒柚。」

  「喔,我好像有印象。」看龔峒柚跪回去,殿下也跟著坐回地上,換了一手撐頰,漫不經心地問:「那梁寧嫿呢?我的太子妃。」

  龔峒柚一時弄不清楚對方話中話的意思,只得訥訥回道:「草民不知。」

  「你不能這樣回答。」殿下點了點龔峒柚的肩膀,接著戳向他額頭,讓他抬頭看自己,「也許我該自我介紹?我叫連宣焰,忝居東宮一職。雖然你叫我殿下沒錯,但自稱錯了。」

  「敢問殿下……那該如何自稱?」

  「妾身。」

  「殿、殿下?」

  「太子妃何事?」

  龔峒柚一臉錯愕地,總算直視了連宣焰。

  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回應,連宣焰便說道:「明天還有很多儀典要進行,早點睡吧。」接著起身,也拉起龔峒柚,拍去兩人身上的塵土後,褪去了自己的外衣。

  龔峒柚嚥下口中的唾沫,艱難道:「敢問殿下、莫非有分桃之好?」

  本來已經走到床邊的連宣焰回頭看了對方一眼,無奈與鄙視兼有:「親愛的太子妃,我只是想睡覺,我沒有全身髒污著也可以上床睡覺的習慣,浣衣局的宮女們很辛苦的。要是你有穿著外衣入睡的習慣……也請擔待一下夫家經濟狀況可能不夠好。」接著將大紅外袍略略摺好放在椅背上,解下冠帽置於椅上。

  龔峒柚完全沒能跟上對方的思緒,他明明該被押入大牢甚至未審先判直接行刑的,然而對方卻叫他「太子妃」?

  遲遲等不到龔峒柚的回應,連宣焰逕自脫靴上床,「我要睡了,你好了就把燭火滅了,然後上床睡覺,我不習慣有光。」接著翻身面牆。

  頭疼之癥還沒完全消失,龔峒柚躊躇許久,仍舊無法好好思考,最終只得想著,一定是自己還在做夢未曾醒來而已,撤下那身織工精美的喜袍,放在連宣焰的外袍旁,猶豫地吹熄燭火,接著又躊躇許久,才說服自己這一定只是個怪誕的夢境並上了床,卻在黑暗中被一扯,扯往裡面,有手將他塞進被窩中。

  「父皇說,娘子要睡內側。」

  他似乎從連宣焰那裡聽出了點什麼情緒,但又不太確定,便轉頭過去看對方,雙眼卻被掩住。

  「睡覺,不然你明天只會被人笑說『侍兒扶起嬌無力』。」

  這句話是這樣用的嗎?

  龔峒柚很想繼續思考,但不知為何身體卻如連宣焰所說,整個軟了下來,身子暖暖的,他不多時就睡了過去。

  聽見身邊的呼吸聲漸趨平穩,連宣焰才撤下蓋在對方眼皮上的手。

  太子妃……有點笨啊,怎麼辦?連睡覺前要散開髮飾也不懂。

  連宣焰想著,又將被子往龔峒柚肩上拉了一些。









待續。








總之先放出來試看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同人板

GMT+8, 2018-2-20 05:25 , Processed in 0.05274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