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Thor│錘基]Wayward Brothers [NC-17] 夜行動物AU

[複製連結]
sora0512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sora0512 於 2018-2-13 19:02 編輯



1


Sif 從櫃檯端來兩個托盤,兩杯熱咖啡與四塊貝果。她用腳挪開椅子,放下托盤時發現食指上的墨水痕,在打開糖包前把手指舔乾淨。Thor在她對面嫌惡地看著這一切,一把抓過屬於他的那份晚餐。

「那真噁心。」Thor說。

「我們在美術館工作,又不是醫學院。」Sif喝起咖啡,滿不在乎地說。「不會死人的。」

Thor決定不去與Sif解釋藝術與醫學有多常使用到相同的化學藥劑,就像他很早就放棄和Sif溝通所謂充滿設計感和雜亂僅有一線之隔。他七年前和這女人共用一間辦公室時就試過了,幾年相處下來除了無數次的失敗,他也看清Sif身上的幾項特質:口齒伶俐且工作效率一流,總能從堆積如山的雜物中找到需要的東西。Thor Odinson最後在Jane的勸導下,與自己的強迫症達成共識:退下吧!無名燃起的怒火*,將工作與友情放在潔癖前頭,學習眼不見為淨的藝術。

想起Jane的同時,Sif也正好提起她。

「你們以後會有些尷尬嗎?」Sif嚼著貝果說話。「我是指,這裡走到校本部只要十五分鐘,她常來這裡的公園,也常來這間店。你們相遇的機率挺高的。」

「事實上,我等一下就要去接她下班。」Thor對著Sif的疑惑表情兩手一攤。「拜託,那是協議離婚──你又有什麼資格露出那種表情?妳跟一個男人結婚。」

「那不是一個男人,那是Fandral。」Sif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他可沒在意跟一個女同志結婚。」

Thor聳聳肩,把剩下的貝果裝進紙袋裡。

這習慣從他認識Jane以來一直都沒變過。週五的巴爾的摩美術館提前閉館,Jane的週五則被暗物質理論研究和學生實習占滿,連午餐都沒時間吃,Thor與Sif會在下班後到愛因斯坦,享受晚餐前的點心,Thor會順便外帶夜間打折的貝果,一路閒晃進到大學裡,等約翰霍普金斯最年輕的副教授下班,讓她在回家的車程上能有東西果腹。

這是他最後一次載Jane回家,但在校園附近碰到面卻是Thor最不擔心的事情。他的意思是,Jane是個聰明、體貼又充滿幽默感的女人,他們用疊疊樂來決定誰能帶走客廳沙發,邊看《險路勿近》邊簽離婚協議書,收拾行李到一半跑去院子拿水管互噴,你又怎麼會擔心她會對結束一段婚姻有怨懟呢?Jane總是知道她想要什麼,也從不畏懼去爭取所愛,Thor十分確信她會找到更加幸福快樂的方法。

「所以你離婚後的第一個週末要幹嘛?」Sif問。「要不要來我家?我們可以把Hogun和Volstagg都找來,喝光一整櫃的酒。」

「改天吧,我得幫Jane搬完剩下的東西。」Thor喝完他的咖啡,看了手錶一眼。「我得走了。」

「老天。」Sif不可置信的說。「我真是搞不懂你們兩個。」

Thor擺出淺淺的微笑,他拿著貝果袋起身,低頭在Sif的臉頰留下一吻,和她道別後踏出店。

他其實不用這麼早離開的,Jane的實習討論課通常會拖過下課鐘聲,而Sif是他少數能談心的朋友,但在討論與Jane的關係上,Thor總是感到十分彆扭,當你和一個天才天體物理學者結婚,人們的疑問排山倒海而來,問共同喜好、打算生幾個小孩、娶一個學歷比你高很多的太太會不會壓力很大──最後一個問題出現的頻率高到不可思議,Thor不懂大家的腦袋在想什麼,而離婚引發的騷動勢必也會讓他更加頭痛。

走進校園的路上颳起大風,Thor抬頭看天上的烏雲密布,他立起外套的領子,將紙袋塞進懷裡,加快走往研究大樓的步伐。第一滴雨在他踏上大樓台階時落下,幾秒內轉成暴雨,他聽見學生們帶著煩惱與愉悅的尖叫,踩著濕透的腳步狂奔躲雨。Thor走進大樓,點亮大廳燈光,被幾個正在背包裡尋找雨傘的學生認出,Thor和他們微笑道晚安,轉身往右手邊的走廊直走,停在唯一還亮著燈的大講堂門外。

Thor把頭探進屋內,看見Jane Foster靠坐在講台前,認真聆聽學生的簡報。黑板上是她前一節課留下來的筆記,關於黑洞、暗物質與星系團,還有一堆Thor永遠無法理解的名詞與公式。Thor就這樣倚在門外,看著Jane專注投入討論當中。他喜歡Jane投入她喜愛的事物時的模樣,眼神充滿熱情,充滿探索未知的瘋狂,面帶微笑去接受任何挑戰。

幾乎讓人懷念起──

「Thor!」

Thor對Jane微笑,側身進到講堂裡,Jane簡短的向學生交代下周作業,讓他們收拾課本與電腦準備離開。Thor對幾位和他點頭致意的男孩們道別,接過Jane手上厚重的書和筆記本,Jane看起來鬆了一口氣,她抓過Thor遞過來的紙袋,隨意拍掉手上的粉筆屑就伸手抓食物。Thor皺眉表示不贊同,但沒對此多加評論。

「我叫他們抹雙倍的醬。」Thor說。「猜你又跳過午餐了」

「這學期最後一個噩夢星期五,他們之後會重新排課。」Jane做了個鬼臉。她稍微停頓了一下,搖搖手中的紙袋。「這個也要跟著結束了吧?」

「大概吧。」

Thor說話時帶著歉意。這毫無道理,離婚甚至是Jane提出來的,在一個與今天截然不同的晴朗早晨,他們在同一台車上,一樣是Thor負責駕駛,Jane在旁邊閱讀會議資料,在通過第三個綠燈時她摘下眼鏡,說我們結束這個吧,Thor手握緊方向盤,直視前方,想都沒想就答了一句好啊,事情就這樣敲定了。但出於某種原因,Thor認為這段婚姻未能撐到三週年,很大部分是要歸咎到自己身上,他或許忠誠且誠實,內外在都還算是個好男人,但善於偽裝也是他的特質之一,Jane也十分清楚。他們都以為自己能夠撐過去。

Thor覺得可惜,但也不怎麼後悔。

他們的車在路上塞了一陣子,總算在肚子重新餓起前回到家裡。Thor在冰箱裡翻找食材,他負責今天的晚飯,讓Jane有時間收拾剩下的東西,好在週末將新家的一切安頓好。他打算做一道作法繁複的泰式料理,Thor個高體壯,但做起菜來十分細膩又有耐性,他的朋友們和Jane經常誇讚他這一點。Thor總是自謙地微笑,要他們省省拍馬屁的力氣,閉嘴乖乖吃飯。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手藝是怎麼練出來的。

做菜時沒有足夠的注意力是十分危險的,Thor今天又的確胡思亂想至極,他在放空狀態打開椰奶的鋁罐,結果湯匙插的太過用力,翹起的鋁蓋邊緣割傷他的食指,鮮血瞬間湧出。Thor咒罵一聲髒話,把湯匙丟到旁邊,打開水龍頭沖洗傷口。

Jane走到廚房門口,一臉擔憂看著他。

「你需要幫忙嗎?」Jane問。

「幫我拿塊OK蹦。」Thor說。「書桌上的第三格抽屜。」

Thor關掉水柱,聽著Jane咚咚上樓跑進他的臥室,不久後手拿優碘和OK蹦出現在廚房,在Thor處理傷口時捲起袖子,走到他的身邊。

「我來弄吧,這我記得怎麼做。」Jane說。

「謝謝。」Thor說。「今天有信件嗎?」

「有一個寄給你的包裹,我放在客廳桌上。」

Thor用沒受傷的那隻手打開冰箱,拿了罐啤酒進到客廳。

Jane口中的包裹用厚重牛皮紙包裝著,寄件人只寫了郵政信箱的地址。他這次格外小心,從牛皮紙的黏接線拆起,避免再莽撞地多添一道傷口。他將裡面的白色紙盒拿出來,打開盒蓋,裡面裝的是一本書,不是市面上能見到的書籍,像是自行創作出版的印製品。上面沒有出版商的資料,沒有裝訂,只有用迴紋針夾著的厚厚紙張。

它有一張簡單的封面頁,上面印有兩行黑體字。


The Tragedy of Asgard
Loki Odinson

Thor感覺心臟凹了一塊下去,剛才的傷有被重新鑿開的錯覺,抽光身體裡的所有血液,讓他失去正常呼吸的能力。Thor顫抖著拿出那本書,腦裡一片空白,只有在遙遠回憶裡常被提起的名詞,和他一輩子都不會忘的名字。他等待短暫的恐慌退去,意識到紙盒內還夾著一張信紙,用深藍色墨水的手寫字跡,Thor認得這個,就像他也認得紙盒裡香氛的氣味。

Thor把信紙取出,緩緩地讀著他弟弟親手寫的信。


親愛的哥哥,

你還記得母親為我們所取的名字,讓我們的童年多了多少奇怪的綽號嗎?我們被困在北歐神話的奇異遐想裡,幻想能夠召喚雷電或變出魔法。身為藝術家,我們居然都沒能想到要對此大作文章。

我把我腦海裡的故事寫下來,這與我們還在一起時的劇情有所不同,你給了我很多靈感,而我希望讓你第一個讀到它,所以寄了一份樣本給你。這是其中幾個章節,我希望能找到適當的方式完結這篇故事。希望你會喜歡。

我會在馬里蘭州待幾個月,如果能夠有機會和你碰面,那就太好了。

你誠摯的,
Loki Odinson


Thor幾乎能聽見,他弟弟溫柔、清楚又帶笑意的聲音,朗誦寫給他的信,像打在耳膜上的鼓聲,讓他的耳際隆隆作響,每個單詞都像一把短刀,將Loki寫下的刻進Thor的血肉裡,刨出Thor許久未想起的那些過往回憶,和他早就疲憊到所剩無幾的情感。

他不禁為此感到恐懼。Loki用一封信就能將他徹底擊潰,而這次他附上一整本的故事。

「Thor?」Jane的聲音從廚房傳來。Thor回到現實。血液又回來了。「你要自己調味嗎?」

Thor深呼吸,將信件和書放回紙盒,連著包裝紙恢復原狀。他走向沙發後面的白色書櫃,那裡騰出了近一半的空間,因為Jane的藏書量驚人,Thor的書也幾乎是來自她的贈禮。他把Loki寄來的包裹放進去,擺在音響與一小束乾燥花旁邊,不確定自己何時才會再有勇氣開啟它,閱讀Loki所謂來自他的靈感。

他需要時間。和Loki有關的事情總是耗掉他很多力氣與時間。

Thor重新找回他的招牌微笑,聞著咖哩香氣走進廚房。Jane看起來沒造成廚房大浩劫,她把火關小,示意Thor自己來嚐嚐味道。他們之間有幾秒鐘的沉默,Thor拿著攪拌匙舀湯,而Jane盯著他後腦杓瞧,在以為Thor沒注意到的時候,像在思索該問哪個問題。最後Thor抬起頭,Jane接過他手上的餐具,假裝不經意的開口。

「你的臉色糟透了。」Jane問。「一切還好嗎?」

「不好。」Thor說。在Jane再次開口前,Thor指向那鍋咖哩。

「你沒加椰奶。」Thor一臉委屈的說。「我可是為了開那罐東西而負傷的。」

Jane瞪大眼睛,接著噗哧笑出聲,和同樣大笑的Thor重新把話題轉到食物上,嘗試拯救他們在家裡共享的最後一頓晚餐。

TBC

*李爾王第二幕第四場:Hysterica passio! down, thou climbing sorrow!Thy element’s below.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同人板

GMT+8, 2018-2-20 05:34 , Processed in 0.06663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