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Kingsman│梅蛋]The Day[G][單篇完]

[複製連結]
liushui 發表於 2018-2-11 23:49: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liushui 於 2018-2-11 23:49 編輯

The Day



所以,就是那個人了吧。

伊格西抱著一袋狗飼料站起來,慢條斯理地放進推車裡。他在轉身之際掃了一眼這排貨架的尾端,果不其然看到一個倉卒隱身的男人。拙劣的跟蹤技巧,這才只是他離開裁縫店後來到的第一個地點,這麼快就曝光了。

他推著推車往反方向走,來到零食區抓了幾包薯片,並到冷藏櫃拿了牛奶和布丁。接著他漫無目的在貨架間瀏覽商品,突然又像想起什麼似的180度轉身邁開大步,男人來不及躲藏,他在內心笑著快速經過他身旁。

伊格西結帳的時候已經察覺不到跟蹤者的氣息,不過仍然不能掉以輕心。

當他在停車場將採買的物品搬上車時手機響了。

「媽?怎麼了?」

『我忘記今天和別人換班上晚班,你能幫我去接黛西嗎?』

「我知道了。」

『三點,記得。我七點下班。』

「好。」

伊格西坐上車,那股被監視的感覺又出現了。他看了一眼手錶,還有足夠的時間。這很簡單,反跟蹤的訣竅在他加入金士曼前就知道了,而金士曼的訓練又讓他更為熟練。他開車來到托兒所附近把車停在路邊,下車展開行動。

先是迅速穿過車流與分隔島到對面的人行道上,跟著人群往地鐵站的方向走,往下走幾個階梯後又利用幾位高窕男士的身材阻擋走回地面,在路口轉進另一條路,經過一間咖啡廳後迅速拐進巷內。

他聽著門外從遠而近、又逐漸遠去的跑步聲,打開一道門縫確認剛才他拐進來的巷弄空無一人後,放心從廁所的正門走出,經過咖啡廳的儲物間,到櫃檯外帶一杯美式咖啡。

在三點整到托兒所迎接黛西。

在三點二十四分回到裁縫店把黛西和美式咖啡交給彼得,隨後到樓上準備聽取梅林對他的讚賞。

「怎麼樣,梅林?我知道你派兩個人跟蹤我,天啊我差點就要失敗了。我通過這次的考核了吧?」

「表現得確實不差。」梅林坐在會議室的主位上,面前是他工作時永不離身的記事板與看起來像加拉哈德個人紀錄的文件。「那間托兒所的老師喜歡你。還有,我喜歡那間咖啡廳的覆盆子蛋糕。」

「喔操!」伊格西完美表現出驚訝得張大嘴巴的樣子。「你怎麼……」

「事實上我派了三個人跟蹤你,第三個就是我本人。」

「這不公平!」

「你說的對,所以你還是通過考核了。」梅林在文件上打了個大大的勾。這時蘿西敲門走進來。

「我通過了嗎?」

「是的,雖然我並不讚賞妳的方法,但那很有用。他叫尼古拉斯,我的得意門生——現在沒那麼得意了。」

蘿西入座之後,梅林從他的記事板抽出兩張橫線計算紙分別放在兩位特務面前。

「完成這個後你們就能回家了。請寫下你們希望金士曼提供的道具或幫助,以及希望金士曼改進之處。」

「這是某種員工滿意度調查嗎?」

「寫就是了。」梅林緊皺眉頭說。他用空著的那隻手按摩自己的後頸,額頭上的皺紋似乎比伊格西剛認識他時多了好幾層。「寫完交給安德魯就行了。」說完就離開會議室。

「他看起來像一星期沒睡好。」

「差不多吧,有爆炸多的事需要他處理,所以他才會訓練新的內勤。」

「你是指跟蹤我們的那些人是內勤嗎?我以為內勤只需要坐在電腦前。」

「內勤不只是駭客或分析員,基礎技巧像是跟蹤與反跟蹤、武器、防身術等等都要學。」

看見自己同期的好戰友好同事沮喪地趴在桌上,伊格西好奇問她是如何擺脫跟蹤。

「我放倒對方。」

「用麻醉針?」

「用這個。」蘿西舉起拳頭。

伊格西不禁敬畏起眼前這位目前唯一的女騎士,並祈禱梅林不會要他們兩人對打當做訓練。

「你呢?」

「妳知道嗎?梅林竟然安排兩個人外加他自己來跟蹤我,不公平!」

「我倒覺得很公平,你的反跟蹤能力比我好啊。」

「真是謝謝哦。還好沒甩掉他不算失敗。」

「你知道嗎?」蘿西振作起來開始在計算紙上畫出她想像的道具說明圖。「我覺得他很偏愛你。」

「因為我是他摯友推薦的人嗎?」

「我覺得是因為你很優秀。」

「你也是啊,親愛的。」

伊格西還在思考該寫下什麼回答,最後他寫下「希望內勤滿意他們的工作內容與環境」,讓彼得自己開車回家,自己牽著黛西的手踏上回家的路。


幾天後。

加拉哈德的眼鏡鎖定約莫八十英呎外提著銀色行李箱的女人,好讓遠在總部螢幕前監控的梅林能搜尋她的身分資料。

這場任務中他需要偽裝成目標的交易對象,獲得那只銀色行李箱帶回總部給梅林。至於他手裡的鉅額美金,梅林似乎安排了其他方法拿回來,就不是他要關心的。

『確認目標身分。開始行動。』

「梅林,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太一樣,怎麼了?」

『沒事,專心。』

任務進行得很順利,如同事前模擬過的一樣,目標很快就相信他是要購買機密資料的軍火商的會計。他聽著耳朵裡平穩的蘇格蘭口音說出的指示,遞出自己的行李箱,目標拿出一疊又一疊的鈔票仔細確認後闔上,對他滿意一笑。

「好久沒有遇見這麼爽快的交易對象了。」

「我的老闆辦事不喜歡浪費時間。」

目標拿起腳邊的銀色行李箱疊在上方,打開之後將內容物轉到他面前,他看到的畫面立即傳送到總部的螢幕上。

只有一顆隨身碟。

「費雪女士,容我詢問您不准我攜帶電子產品赴約,我怎麼能確定這隨身碟裡有我的老闆想要的資料?」

目標起身拿起隨身碟,插在行李箱內部右上角一個不明顯的插槽裡,行李箱立起的那側立刻亮起螢幕,顯示出隨身碟內的檔案。

「只有用這台筆電才能讀取。」

「啊哈!」他做了個誇張的佩服手勢。

『點開檔案讓我確認。』

他點開一份文件拉動卷軸。

『看來沒問題。準備收工。』

「真是太感謝您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伊格西提起傘,與目標握手並在一群人注視下走出飯店房間。他從容地轉進樓梯間,確認沒有人跟蹤自己後迅速將行李箱內外檢查過一遍,沒有任何竊聽器或發信器,不過卻發現底部藏著一組小型的定時炸彈,時間剩下四分十秒。

「操!梅林!」

『我看到了。』

「那該怎麼辦!」伊格西用手電筒照著炸彈好讓梅林看得更清楚。「時間來得及讓我拆解嗎?」

『我先疏散人群。』

梅林話才說完,飯店內就響起火災警報的聲音,沒多久後開始有人群在飯店人員指引之下往樓梯間逃生,目標那夥人也跟著走進來,與他對上眼。接著他們似乎看穿伊格西的計畫,開始越過人群往伊格西的方向追。

「梅林,我曝光了。」他護著行李箱努力在人群間穿梭。「八個人,都有武器,我該去哪?還有炸彈……」

『冷靜。』

伊格西能聽見耳裡傳來比平常急促幾分的呼吸聲,他等著梅林下一個指示。

『二十六樓的宴會廳淨空了。到那裡去,盡量撐久一點。』

在短暫的槍戰後,他躲到一根柱子背面。只解決了兩個人,而他的手槍子彈只剩一發,傘幫他擋了一些子彈但也只有這樣了。剩餘的武器只有行李箱底部的炸彈。

『時間。』

「正好三十秒。」

『與出口的距離。』

「呃……還蠻近的,我想。」

『好,盡量把他們聚集在一處,聽我的口令把行李箱丟出去。』

「梅林!我們好不容易才拿到這份資料!」

『她一開始就不打算讓我們拿到手。只好重新來過了。』

「可是…」

『聽著,雖然你第一次出任務就拯救世界,但是更多時候我們努力換來的是一場空,你得學著習慣。』

伊格西不得不同意梅林的話。他躲在傘後移動到離出口更近的一根柱子,接著在梅林的倒數下往敵方丟出行李箱,爆炸威力不是非常大但也損傷敵方數人,他趁著空檔逃出宴會廳拚了命往上爬,跌進在頂樓待命的金士曼直升機離開。

「尼古拉斯。」駕駛座上的內勤人員轉身向伊格西伸出手,伊格西順了氣與他握手致意。

「我知道你,你是被蘿西打暈的那個。」

尼古拉斯尷尬地笑了一下。

「喔,抱歉…梅林說你是他的得意門生。」

「還好啦,我有太多東西要向他學習,只是他最近要忙的事太多,而且三天兩頭就往醫務室跑,不能好好教我們。」

「他怎麼了?」

「我只知道他說喉嚨痛、吞嚥也會痛,他看起來沒吃飯又沒睡覺,我都不知道他多少天沒離開總部了。」

他們這幾天一直在追蹤目標與相關人士的消息擬訂計畫,為今天的任務做準備。

結果什麼也沒拿到手。

『更多時候我們努力換來的是一場空。』也許就如梅林說的,特務工作大部分的時間要面對等待與落空,不是天天都有想要毀滅世界的壞蛋需要他們對付。

而他想到梅林負責所有特務的任務監控,他面對的失落是九倍大。

不知道他是怎麼調適心情的。


§ § §


「張開嘴讓我看看。」

「啊——」

黛西的扁桃腺又紅又腫。

「吞口水會痛?」

她吞了口水立刻皺起眉頭。「對,很痛。」

「伊格西,你今天放假對嗎?」米雪兒詢問。

「是啊,媽。」

「量體溫了嗎?」

「超過39度。」

「我已經向托兒所請假了,你帶她去診所,看是什麼問題再打電話給我。」

「媽,妳不必擔心。」伊格西搓了搓米雪兒的肩膀。「我會照顧好她的。」

「愛妳,黛西。」

「媽媽掰掰。」

醫生檢查過後說是感冒引起扁桃腺發炎,開了藥叮嚀了注意事項後就讓他們回家。黛西因為喉嚨痛吃不下東西,伊格西帶她去買冰淇淋當作飯後甜點。

除了吃飯的時間她幾乎都在睡覺,到了米雪兒下班時燒已經退了。

由於醫生說在痊癒之前最好別去托兒所避免傳染,隔天伊格西請假繼續照顧黛西,她的精神好多了,他為她念了繪本,陪她畫了一下午的圖。

「伊格西,你被炒魷魚了嗎?」

「沒有哇,我是要照顧妳因為妳生病了。我這兩天都在家陪妳開心嗎?」

「開心!可是我也想去找朋友玩,我喜歡和大家一起玩。」

黛西將她畫好的畫放在伊格西面前。「送給你。這是伊格西,」她指著畫的最左邊穿藍色西裝的人說,接著依序介紹,「這是彼得,這是蘿西,這是我。」

伊格西將畫轉到正面,推測黛西畫的應該是那天他帶她到裁縫店見到的人,驚訝於她的記憶力。

「大家都很開心。」

「謝謝,我也很開心。」

「我還可以去找大家嗎?」

「等妳痊癒之後就可以。」

伊格西想起身體微恙的梅林,在那次任務之後他們還沒見過面,任務回報是以書面提交的,希望梅林也只是小感冒。

「伊格西,我可以再吃點冰淇淋嗎?」

「好吧,但只能吃一點點。」

他挖出一球冰淇淋到碗裡遞給黛西,接著他想到一個好主意。


隔天,他帶著自己做的蛋沙拉三明治和布丁出門,到梅林提過的那間咖啡廳外帶覆盆子蛋糕和咖啡。然而梅林不在裁縫店,也不在總部的監控螢幕前或是他老待著的研發部門。

他以為梅林總算想到要給自己放個假,沒想到詢問後才知道梅林住進病房三天了。

一踏進病房,梅林就放下手中的書不太高興地看著訪客。

「禮儀…」

「敲門,好啦,我知道。」

梅林換上了病人服,左手肘插著針連接到點滴,他在寬敞的病床裡竟顯得瘦弱,不是那個嚴厲得能用目光嚇唬訓練生的軍需官。

「老天,怎麼嚴重到得住院?」

「我拖太久,細菌引起的扁桃腺炎,得打強力抗生素至少一星期。」

「都是因為那個任務,而我還搞砸了。」

「嘿、嘿,別自責,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就只是我白痴不重視身體健康。」梅林用右手捏了捏伊格西的手臂安慰他。「這感覺真奇怪,通常我才是站在床邊照顧特務的那人。」

「你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吧。」

伊格西將食物全拿出來到床邊的矮桌上。

「我的最愛。」梅林拿起蛋糕。

「是啊,而且蛋糕冰冷又柔軟,我想你會比較吃得下去。黛西也是扁桃腺發炎一直想吃冰淇淋。」

「我在心情低落的時候會瘋狂想吃甜食,城裡有名的蛋糕我都吃過,最喜歡這間。」

「其實,那天任務失敗後我回到家,想讓自己不要沉浸在低潮中,就努力回想V-Day結束後的興奮給自己來一發。」

伊格西說完就立刻後悔了,他摀著臉哀號蹲到地上。「天啊我到底……我真的不是……喔……」

「每個人都有自己處理情緒的方法。」

「忘掉我說的,拜託。」

他們一起品嘗蛋沙拉三明治,聊了書籍、電影和餐廳。雖然以往也常在裁縫店一起用早餐,但此刻他們不僅是特務與軍需官,還有一種更加親密的關係。

「這三明治真好吃。」

伊格西聽了立刻欣喜地說:「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常常做飯帶來給你。」

「這是你做的?」

「是啊。」

「那好啊。」

那天在回家之前伊格西又去探望一次梅林,梅林說自己全身痠痛到睡不著,於是伊格西讓他趴在床上從頭到腳按摩他全身的肌肉,結束時發現梅林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他將梅林翻身並掛好他的點滴,為他拉上棉被,揉開他眉間深刻的皺紋。

這時候他還不知道這是他愛上梅林的起點。

而在許多年以後,當尼古拉斯成為下一任梅林之後,他們會在廚房一起製作甜點,互相親吻對方沾到奶油的臉頰,為開心的一天劃下甜蜜的句點。


Fin.

之前和梅蛋好夥伴們出的梅蛋本內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同人板

GMT+8, 2018-2-20 05:30 , Processed in 0.04591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