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Unlight│cp內詳]而我曾經如此愛你[G][完結]

[複製連結]
dear_estel 發表於 2018-2-11 16:08: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dear_estel 於 2018-2-11 16:10 編輯

UL女性向二次創作
星幽界背景,極短篇,阿貝爾、利恩、傑多、阿奇波爾多,三人(以上)的修羅場
靈感來源:徐珮芬<我曾經是個亡命之徒>










  「做了喔。」利恩坦率地說,興許是他臉上的表情太過驚愕,惹得對方忍不住笑了。

  「喂喂,你幹嘛這麼驚訝,這不是什麼稀罕的事吧?我不信你從沒看過,在軍隊裡這種事也很常發生吧?」

  他夾在指間的菸燙了手,他煩躁地扔在地上踩了踩:「不,可是,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不是?」利恩挑眉笑了:「阿貝爾很好啊,身材體力什麼的就不用說了,臉也長得很好,做的時候也很溫柔,是我喜歡的類型。」

  最後那一句話刺痛了他,他啞聲說道:「我以為你喜歡我這一型的。」

  利恩斂去笑容,看著他,他撇過頭,經受不住那樣的眼神,只聽利恩的聲音說:「你一直都知道,但是你從來不說,一點點回應也不給我。」

  「你不懂,你那個時候才十六歲──」

  「十六歲已經成年了──」

  「十六歲還只是小鬼!」他忍不住大吼,利恩看著他,抿著嘴沒說話,看著他口沫橫飛彷彿看著一場鬧劇:「你不懂,你還那麼年輕,天真又不怕死,在軍隊裡生活還能對未來懷抱希望,你比起害怕更多的是期待上戰場。你那個年紀有熱情,不合理的東西加在你身上你也能一邊抱怨一邊接受,你甚至還笑得出來,能因為擊中靶心而得意洋洋,你不知道子彈有多輕又有多重,每一顆子彈都是一條命,每一次扣板機都要有背負一條命的覺悟,你沒有,你因為擊中不會動的人形靶而沾沾自喜,完全不知道那背後象徵的是什麼。你愚蠢得可笑,擅長用近戰武器卻花了大把時間練槍,又纏著我學你根本不懂原理的劫影攻擊,你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些事情上頭,只為了想討好我,想接近我──」

  他哽住了,而一直看著他的利恩居然微笑起來。

  「你這不是都知道嘛,阿奇波爾多,嗯,我也不算白做了那些。」

  「你不明白……」阿奇波爾多搖搖頭,近乎戲劇性地,絕望地,「你不明白,利恩,你那種天真──那種鮮活的熱情,那種殉教似的狂熱,我沒有辦法──我不敢碰你,我不能碰你。」

  「或許我真的不懂吧,那時候只想你為什麼不看我,就算拒絕也好,為什麼要無視我,真的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啊,拖延著不願意承認不被愛這個事實。我不懂為什麼你在愛面前有那麼多猶豫,要就接受,不要就拒絕,假裝沒看見到底算什麼。但是也都過去了,對吧?」

  「是,都過去了。」

  「不要這種臉啊,現在才說愛我已經太晚了喔。」利恩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因為你愛他嗎?」

  「不是,這是我應該給他的──嗯,尊重。」

  「我不懂你的意思。」

  「欸,不懂嗎?這大概是世代差距?」利恩將劉海勾到耳後:「我也不是很清楚傑多在想什麼,他這個年紀的小鬼怎麼會喜歡上阿貝爾,而且看起來還挺認真的。」

  「……傑多嗎?」阿奇波爾多麻木地想著你在那個年紀還不是喜歡上我。

  「是啊,他不是跟你有淵源的人嗎?」利恩說:「他如果付出真心的話遲早會受傷的,阿貝爾是認定了就不會變的人。」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變?他也有可能喜歡上傑多。」

  「因為在這方面他跟我是一樣的人。其次,如果他喜歡上傑多,那會是比當年我喜歡上你更悖德的事,阿貝爾不是能將感情跟欲望分開看待的類型。」

  「那你呢?」

  「我嗎?我以前也不能,但是現在無所謂了。你現在問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呢?我不會跟你上床──」

  「我沒有要求這個──」

  「──也不可能再愛你。」利恩說,看著阿奇波爾多灰藍色的眼睛仍像年少時一般感覺到難掩的悸動:「我就是這麼愛過你,所以我沒有辦法再承受一次這種愛的重量,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阿奇波爾多說:「我明白的,利恩。」

  「都已經死了,我們好好生活好嗎?」利恩說。

  阿奇波爾多因為他前後文的矛盾笑了一下,點點頭:「好。」




  FIN.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同人板

GMT+8, 2018-2-20 05:26 , Processed in 0.05683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