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相棒S16|冠日] Le Mat [PG]

[複製連結]
naoya0828 發表於 2018-1-9 14:35: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naoya0828 於 2018-1-9 15:52 編輯

相棒16,冠城亘X日下部弥彦

雖然標16但完全是法務省時代的事情,過去捏造、微事後描寫注意



















  「……其實我有一點好奇……」



  先行離開了房間又再度折返,床鋪上頭的另外一人已經坐起了身,絲毫不在意因此而將大片肌膚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泰然自若地道謝、並接過他遞過去的水杯。冠城亘坐上床緣,看著仰起的項頸與因吞嚥而滾動的喉頭,漫不經心似地開口。

  聽見他這樣開口,床上的男人將喝了一半的杯子放上一旁的矮櫃,看向他,像是感覺有趣一般挑起了眉毛。

 「說吧,什麼?」

  「日下部先生……不是第一次和男人做吧?」

  「為什麼這麼認為?」

  對方如此反問,而年輕男人抿了抿嘴,瞇細了眼。

  「該怎麼說……看起來很有餘裕,一點焦急或緊張的樣子都沒有──普通來說會有的吧?而且還比我更主動。」

  「哈哈哈、」

  聽出話中帶著的彆扭,床上的男人咧嘴笑了出聲,笑瞇的眼角擠出了深深的溝紋。

  「有什麼好──笑──的──嗎?」

  一邊拉長了語音,冠城露出了誇張的受傷表情。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你那副不滿的表情挺有趣的而已。」

  「看起來像是不滿的樣子嗎?我。」

  「就算再想要掩蓋,腦袋裡想的東西還是全部都寫在臉上了——這也算是你可愛的地方吧。」

  看著對方刻意戲劇化的語氣與表情,日下部再度發笑。

  「嘛、說實在的,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是『第一次』的了。」

  聽上去像是迂迴地肯定了冠城的疑問。

  這樣的回答讓冠城眨了眨眼、微微皺起眉頭、噘起了嘴。

  「什麼嘛,這種事情早一點告訴我不是很好嘛?這樣我就省得平白緊張了啊……」

  「對我來說,讓你保持一點緊張反倒是好事吶。若是讓你太大膽冒進的話,承受負擔的可是這邊的說。」

  聽到年長的那方理所當然地這麼說,年輕男人再度咋了咋嘴。

  「真是的,心眼真壞──我看起來像是那麼不知輕重的人嗎?」

  「話說回來,你是第一次吧?和男人。」

  對冠城的抱怨一笑置之,日下部從矮櫃上拿起自己的老花眼鏡戴上,再次抬起頭,從鏡片後面與他對上目光。

  日下部對上了眼,冠城隨即轉移了視線。

  「啊咧、被看破了嗎?」

  一邊眨著眼睛,一邊伸手掩住了嘴,年輕男子作勢向後躺倒,仰起頭朝向天花板,深深地嘆了口氣。

  「還以為可以騙過去的說……」

  「不、你做得很好,如果不是剛才的態度太刻意的話,大概也不至於露餡。以你來說的話,是認真地做過預習了吧?從網路上?該不會實習了吧?」

  日下部低笑著瞇起了眼。

  「不、再怎麼說也不至於做到那種程度……只是上網多少做了點功課而已。不過只是藉由文字理解的話,實作起來總還是感覺不盡如人意吶──」

  「你的學習能力一直都不曾令人失望吶,不管在什麼方面。」

  「那個,這是在誇、獎、我、嗎?」

  冠城扁起了嘴這麼說道,而日下部挑起了眉毛。

  「是誇獎喔,當然。有什麼不滿的嗎?」

  「不不不不不,當然沒有任何的不滿……不如說,萬分榮幸。」

  從仰天的姿勢恢復到平常的模樣,冠城在溫和的質問之下慌忙地否認了所有負面評價。

  「這又太誇張了。」

  年長的男子好笑地哼了聲,轉過頭拿起自己的手機,一邊低著頭確認待機期間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新訊息、一邊繼續閒聊似地開口。

  「既然你的問題問完了,那就換我發問了吧──第一次的感覺如何?」

  「……這是在問我的感想、嗎?」

  沒想到會被單刀直入地問到這樣的問題吧,就算只聽聲音,也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冠城的疑惑與不知所措。提問者從手上的螢幕抬起眼窺向床邊,已經套上白色T恤與棉褲的年輕男人不停眨著眼,在默不作聲、又沒有任何觀眾的情況之下不停變換各種苦惱似地表情。

  日下部像是被逗笑一般無聲地咧起嘴,推了推滑落的眼鏡,用故作儼然的聲音回答。

  「當然了,就算是我也會顧慮到對方的感受的。到了這個年紀,已經沒有『年輕』這個優勢了,這樣的話就不得不從其他部分進行補足,不是嗎?為了這個目的,對方的回饋就變得非常重要的了吶。」

  「唔哇,日下部先生說了很不得了的話啊。外表看不出來,實際上意外的是花花公子吶。」

  「這可輪不到你來說吶。」

  自然吐出的感想被對方這樣反駁,冠城用力地搖了搖頭。

  「不不不──真過分吶,我啊、雖然看起來和誰都很要好,實際上對交往對象可是很專一的喔?而且啊、比起身體的關係,我更重視的還是精神上的戀愛──」

  一番辯解的話語還沒結束,日下部便稍稍抬起手,打斷了冠城的演講。

  「雖然沒有特別想要聽你的戀愛觀,不過倒是聽到了有趣的話啊。你啊,既然是自稱對關係專一的人,那還像這樣和我上床了?」

  看對方饒富興致地揚起了眉頭,順著他的話拋出尖銳的問題,冠城半是尷尬、半帶赧色地和日下部對上目光,接著若無其事地轉向。

  「……說出來也不怕您見笑,我現在是單身的狀態,而且在被邀請的時候,也自然而然地覺得『如果是和日下部先生也不妨一試』……」

  年長的男人促狹似地輕笑出聲。

  「是嗎,那就好。所以、初體驗的感想如何?不用客套、想說什麼就說全部說出來吧。」

  「……真是的,到這個年紀了還被問初體驗的感想……簡直像是回到國中的時候啊。」

  看對方似乎是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的意思,冠城無可奈何地仰起頭,抬起頭捂住自己的嘴巴,嘆了口氣,再度看向半坐在床上、一副愉快從容地仰著下巴勾起嘴角的男人。

  老花眼鏡後頭半瞇著的那對眼睛,在這番對話的不久以前還蘊滿了快感的水光,順著眼尾的皺紋溢出、被他用拇指抹去;而現在他所對上的卻是幾乎回復了平常那種聰慧、沉穩,並且隱含著懾人威勢的目光。

  若不是那個人正坐在他的床上,枕靠著純白寢具的胴體上頭還帶著情事後的痕跡作為提示,即使是他都或許會錯過了對方態度中的好意──然而,半是源自於直覺,冠城亘打從一開始就不覺得對方找上他,只是為了一個方便的床伴。

  「感覺很好喔,不是客套。像是開啟了新世界──且,也因此學到了一些新東西。」

  「喔?學到了什麼?」

  以極力稀鬆平常的語氣回答了問題,並且故意留下了引導後續話題方向的詞句,果不其然地對方似乎對此格外地興致盎然,依照著他所預料的形式繼續追問。

  冠城亘在心裡小小得意地歡呼了聲,惡作劇成功一般燦爛地露齒而笑。

  「那個嘛……」

  他抬起手臂到自己的面前,像是清點著什麼似地掐起了手指。

  「『和男人做起來是什麼感覺』……嘛、這方面的確是沒有過的經驗,就像是任何事情都會有第一次。不過──」

  「──日下部先生被這樣那樣對待的時候會做出什麼反應、比較喜歡怎麼樣的方式,還有覺得舒服的時候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發出什麼樣的聲音……這些事情,在其他地方可是學不來的吶。」

  他刻意以用稀鬆平常的語氣與表情,吐出極其私密、且幾乎可以稱得上猥褻的話語──期盼著這麼做的話,眼前的男人或許會流露出一點動搖也說不定。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日下部仍然維持著可憎的從容。

  「喔?幹得不錯嘛,你的學習能力果然是值得期待的。」

  「……本日第二次被您這樣誇獎,真是不勝惶恐。」

  自己的小小詭計並沒有奏效,冠城也索性不掩飾、毋寧說是刻意表現出了沮喪的表情,然後假意恭謹地對著男人垂下了頭。不過在沒有達成目的的情況之下,這樣的鬧劇也應該落幕了。

  「所以、學會了這些事情,對你有什麼幫助嗎?」

  這一番擬似威脅的言行演出全然是詼諧與惡作劇性質的,以日下部對他的熟稔程度必定能夠理解,但是在對方對此的興致與容忍隨著情事後的餘韻喪失之前,他還是必須將這個有些失禮且出格的玩笑──雖然這與他們的親密關係沒有直接的關聯,但這個男人畢竟還是屬於雲頂上的住人──妥善地收尾。

  趁著低頭之際重整自己的情緒與表情,冠城抿了抿嘴,再抬起頭時放棄了一切的矯作,略帶難為情地咧嘴而笑。

  「──剛才玩笑開得太過頭了,對不起。與這件事情有關的一切都不會洩露出去、更不會用來做任何不利於您的事情,我可以發誓,請不要擔心。」

  「只不過、如果還有機會的話,這一次所學到的技巧或許還可以派上用場、彌補這一次的不足而已……啊咧、這樣是不是太厚臉皮了?」



  一瞬間他看到年長的男人驚訝似地睜大眼睛,但這絲細微的反應在下一秒就全無蹤影。

  大概是想不到冠城會自己主動提出近似於維持關係的提議吧。

  就剛才的一番對話,除了透露日下部對於同性性愛的熟練,可以知道對方目前大概沒有固定性愛對象、也並不是太在乎對象的固定與否──雖然對於他這種地位的官僚而言,如果有這個意思的話,包養一、兩個固定的情婦或情人絕對是不成問題的,而之所以沒有那麼做,或許是對他而言不固定的對象反而比較不會產生麻煩;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換句話說,冠城大概也不過是他的複數選項之一。然而認知到這個可能倒也沒有讓他受到太大的打擊,只是讓他在自己對於日下部彌彥這個人的認識之上多添了一些新的訊息。

  ──並不只是國家的頂尖菁英裡頭特別有趣的一名。

  說起來,冠城之所以接受對方曖昧的邀請,正是被對方偶爾流露出的那種與其高級官僚身份不相襯的大膽、或說是對於慾望的忠實所吸引;而對方或許也是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些什麼,才會在身週眾多未來有望的年輕官僚當中與他對上目光。

  雖然不至於因此而產生自卑,然而從各方面而言,這個人的才能與手腕都是冠城亘一生也無法比肩的,即使如此日下部還是看中了他;與那樣的人互相吸引、被視作特別的存在,說沒有因此而產生優越心是騙人的,他還是止不住好奇。在還沒有釐清原因以前,他並不希望這段關係輕易地斷送於一次的性。

  正因為是這個人,所以他不會甘於做為一次性的消耗品。

  為了這個目的,由自己先手出擊顯然是提升勝算的最佳手段。



  冠城直直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而對方半瞇起眼,同樣審視著他。沉默、或說是相互評估的僵持持續了不到五秒,接著日下部燦然破顏而笑,以莫可奈何、又彷彿帶著期待的愉悅般的語氣開口。

  「……你啊,到底想要進步到什麼程度啊?」

  「這種事情有所謂的盡頭嗎?」

  他挑起眉,而對方嗤笑出聲。

  「如果你把這種幹勁用在工作上的話,前途肯定不可限量吶。」

  「啊咧、聽起來像是我在工作上不夠用心似的。我啊,工作上也是幹勁滿滿喔──」

  「啊啊、對了,跟你借一下浴室、可以嗎?」

  無視於他的抬槓,日下部將眼鏡摘下放回櫃上,感到乾澀般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嘆了口氣。聽了對方這麼問道,冠城從床邊站起。

  「請便,在房間出去右手邊。需要浴袍之類的嗎?」

  「有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將乾淨的客用浴袍交給對方,而年長的男子就將之披在肩上、沒有特意攏起下襬便下了床。冠城看著他踏出房間的背影,揚起聲音。

  「洗完澡就要回去了嗎?日下部先生。現在已經很晚了說?」

  對方停住了腳步。

  「不,我有點累了,洗完澡之後打算先睡一下。已經和司機說了,早上六點會到這裡。」

  聽見這樣的回答,冠城亘咧嘴笑了出聲。

  「這麼早嗎?官房審議官也還真是嚴酷的工作吶──」

  「很囉唆啊、你。還是得要保留回去換衣服的時間吶。」

  「是、是。總若是不嫌棄我家的床有些狹窄的話,在天亮之前請好好休息吧。雖然不到日下部先生那種程度,不過我明天也要早起,就先睡了喔──晚安。」

  「……晚安。」



  男人低而遲疑的語音落下,接著浴室的門關上的聲音便傳入房間,冠城愉快地用鼻子哼起歌,重新從櫥櫃裡拿出了新的枕頭,並為唯一一張床鋪換上了乾淨的棉被。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同人板

GMT+8, 2018-1-23 20:00 , Processed in 0.04885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