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排球少年│及岩] You are not there [G](完結)

[複製連結]
woundlike 發表於 2017-12-2 21:52: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與其標及岩更想標阿吽。
※雖然有種種糾結,總之還請多指教。





    剛結束發球練習,及川覺得渴了,一面走到球場邊緣找自己的水壺一面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
    他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自己的水壺,放在角落裡。
    打開瓶蓋,他仰頭喝著水,聽見一旁二年級的學弟交談的內容。
    「咦,岩泉學長不在嗎?」
    「聽說好像是生病了所以請假。」
    「欸,要不要緊啊?岩泉學長會請假還真少見。」
    「我也不清楚……」
    把瓶蓋鎖緊之後,及川把水壺又放回原位,輕輕的咳了幾聲。那兩個交談的學弟這才察覺到他的存在,連忙又回到球場上加入練習。
    及川站在原地看著在球場上練習的隊員們,不禁有點出神。
   「休息?」
    花卷滿頭大汗,直接把毛巾蓋在頭頂上,手上抓著一瓶運動飲料湊了過來。
   「嗯,也看一下大家練習的狀況。」
    及川這麼回答。
   「還真像隊長啊。」
    花卷說著,一面轉開了瓶蓋。
   「真過份,我本來就是隊長啊。」
    及川轉過頭,抗議道。
    花卷喝了口運動飲料後才又開口:
   「畢竟平時有更適合做這種事情的人在嘛。」
    及川淺淺的笑了笑,稍微轉了轉肩頸,有點像在聳肩。
   「來練習扣球吧!」
    他跨步走進球場,對著離得有點遠的幾個隊員這麼喊道。


    晨練時岩泉就沒出現了。
    及川原本以為岩泉大概是睡過頭,但晨練結束後教練叫住他,告訴他岩泉今天因病請假。
    「好像是感冒,發不太出聲音,所以傳了簡訊給我。」
    溝口這麼說。
    「嗯,我知道了。」
    及川應酬式的笑著答道。
    回教室的途中,及川查看了下手機。沒有新訊息的通知,也沒有未接來電的顯示。感到難以言喻的煩躁,及川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快步的走回教室。
    「及川學長!」
    經過樓梯轉角,幾個二年級的學妹熱情的和及川打招呼。及川楞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擺出慣用的面對女孩子的表情。一個學妹遞了一小包餅乾給他,似乎是自己烤的。及川一如往常若無其事的道謝收下,並送上女孩子最喜歡的那種笑容。送餅乾的女孩子滿臉通紅,簡直像煮熟的章魚似的。
    和那些學妹們告別後,及川拎著那包餅乾繼續走回教室。
    他腦子裡不由自主的想著:如果是喉嚨痛的話,應該沒辦法吃餅乾吧。
    但又想:才不要分給阿岩。
    回到教室後,第一堂課還沒開始,及川彷彿洩恨般拆開了那包餅乾,就這麼吃了起來。學妹給的餅乾做成星星的形狀,每一塊都有五個角,顏色看起來有點焦,但味道還不算太壞。
    「及川,那是你今天的戰利品嗎?」
    坐在他隔壁的男同學習以為常的問道。
    「剛剛有女孩子給我的。」
    及川一面咀嚼著餅乾,一面說。
    「受歡迎的傢伙真好啊,可惡。」
    男同學笑著說。
    及川沒再說話,只是無比認真的嚼著餅乾。
    把那些甜甜的、微焦的星星狀餅乾,一一啃噬殆盡。


    午休時間,及川在從合作社回教室的路上碰到了松川跟花卷。
   「看到你只有一個人好不習慣。」
    松川這麼說。
   「什麼意思嘛。」
    及川笑著駁斥。
   「沒想到岩泉也會有病得這麼重的時候,我還以為他這輩子跟感冒請假之類的事情無緣哩。」
    花卷這麼說道,又啜了口手上拿著的果汁。
   「哈哈。」
    及川乾笑了下。
   「收到訊息時我真是嚇了一跳,還想說岩泉是不是被盜帳號了。」
    花卷又說,笑了出來。
   「什麼嘛。原來阿岩有傳訊息給阿卷哪。」
    及川笑著說,把原本只是提著的牛奶麵包換到另一手握著。
   「我也有收到喔。」
    松川也開口。
   「欸,是喔。」
    及川笑了笑,感覺嘴角有點僵硬。
   「及川學長!」
    這時從背後傳來女孩子的聲音。及川回過頭,不忘擺出自己引以為傲的微笑。三四個女孩子見他回頭就走了過來,散發著甜甜的氣味。
    屬於女孩子的化妝品的氣味。
   「那我們就先走啦。」
    花卷這麼說,而松川輕輕拍了下及川的肩膀,兩個人就先離開了,留下被女孩子包圍住的及川。
    「及川學長,今天我們也會去看排球社的練習喔。」
    「及川學長超帥氣的!我們會用心加油的!」
    女孩子七嘴八舌的說著,看起來有點興奮。及川沒來由的覺得好餓,但也只是抓緊手裡拿著的牛奶麵包,沒說什麼。
    明明是已經相當習慣的女孩子的氣味,但為什麼今天聞起來格外令人不舒服呢?及川思考著這個問題,但始終沒有得到答案。


    練習結束後,及川換好衣服,收拾著東西,這才看到手機顯示有未讀訊息。他點開來看,是岩泉傳來的,問球隊的事情。及川讀完訊息,啪的打了一大堆字,但始終按不出送出,最後又刪除得一乾二淨,只簡單的回了什麼事都沒有。
    岩泉過了好一會兒才又回答:那就好。
    及川看見這個回覆頓時覺得理智斷線,立刻又回覆:一點都不好!
    「你為什麼對著手機咬牙切齒的?」
    松川已經準備要回去了,書包已經背上,這麼問。
    及川抬起來,表情有點茫然:
   「咬牙切齒?我有嗎?」
   「看起來超可怕的喔。」
    花卷說著,一面把外套穿上。
    手機振動了下,岩泉回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及川快速的回應:等等去你家。回完後立刻把手機收了起來,然後喊道:
    「好啦,我要鎖門囉。」
    離開學校後,及川熟門熟路的走到岩泉家。已經去過不知道多少次了,或許閉著眼睛走他都能走到,只是這一次心情格外的不愉快。
    和岩泉的母親打過招呼後,及川走上階梯,門也不敲就這麼打開了岩泉房間。
    岩泉坐在床上翻著雜誌,一旁放著手機,額頭上還貼著退熱貼,表情看起來有點錯愕。
    「阿岩。」
    及川這麼開口,從門口走向床邊。
    岩泉卻像是抗拒般的轉過頭不對著他。及川感覺到放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一下。岩泉傳來了訊息:不要太靠近,會傳染。
    及川嘆了口氣,拉了張椅子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坐下。
   「所以真的發不出聲音?」
    岩泉點頭。
   「看起來真的很嚴重。」
    及川說。
   「就是說啊,跟小學那次很像吧。」
    岩泉的母親端了飲料上來,遞給及川,一面回憶道:
   「那次也跟學校請假了呢。不過這次連聲音都沒了真的有點可憐。」
    及川想了一下,好像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而且那時還傳染給小徹,後來小徹也請了好幾天假呢。」
    岩泉的母親說完,又確認了下岩泉的狀況,才離開房間。
    剩下及川和岩泉待著的房間,突然變得很安靜。
    「吶,阿岩。你還記得那時候的事情嗎?」
    過了好一會兒,及川才問。
    岩泉傳了訊息反問:什麼意思?
   「小學的時候,有次你重感冒,後來還傳染給我。」
    岩泉遲疑了下,點頭。
   「是嗎?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及川笑著說,然後起身走近床邊。岩泉見狀連忙又轉頭躲避,用原本在看的雜誌蓋住臉。
   「就算被傳染也無所謂,但我討厭最後一個知道阿岩發生什麼事。」
    及川彎下腰,在岩泉的耳邊輕聲的說。
    岩泉用雜誌遮蓋著臉,所以及川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雜誌遮不到的耳根發紅得厲害。及川笑了下,又繼續說:
    「下次要記得第一個告訴我喔,阿岩。」
    過了好一陣子,及川才察覺到自己手機振動了下。岩泉發出的訊息:
    知道了,笨蛋及川。
    及川輕聲的笑了笑,伸手撓了撓岩泉的頭髮:
   「快點好起來吧。阿岩不在的球場總感覺好奇怪啊。」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2-18 11:27 , Processed in 0.04572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