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Fallout 3|男主/Charon] It's not a joke [PG-13](完結)

[複製連結]
Kharons_Shotgun 發表於 2017-12-2 20:28: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Kharons_Shotgun 於 2017-12-2 20:48 編輯

簡介:
他們追尋線索來到了鉚釘城,然後決定在走人前來杯啤酒。
這是個糟糕的決定。

一個沒頭沒尾的突發小段子。
大約是主角→→→←Charon(?

:::::::::::::::::::

附上一些不太重要的文前嘮叨:
*時間設定在主線任務Scientific Pursuits完成前
*在Fallout 3當初的宣傳片中,主角被命名為Albert,此處沿用該設定
*Charon此名源自希臘神話,是帶領亡魂渡過冥河的渡船人,每人收取一硬幣。這裡稍微玩了一下名字梗

PS. 我流主角是個走嘴砲風的混亂中立派(笑







  當Charon從吧檯折返,見到兩位痞聲痞氣的傢伙圍在鐵桌邊用誇張的語調羞辱他的雇主時,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在這個廢土上擴散速度比Raiders還快的東西只有一項:他媽的流言。

  他左手手指夾著兩瓶冰啤酒,右手則見狀掛上腰側。只要他想,他隨時都可以抽出身後的短刀嚇唬那兩個痞子,不過他正站在鉚釘城內,而不是什麼荒郊野外,惹事生非顯然不是個好選項──何況他的雇主還沒發令──於是Charon在思考了半秒之後,垂下右手,選擇從容地經過那兩個痞子,將啤酒放在桌上。

  「怎麼回事,」他問,同時把其中一瓶滑到桌子對面,甚至都沒費心坐下。

  少年聳聳肩,用桌沿將瓶蓋撬開,然後把那一小塊鐵片彈回來。

  Charon熟練地接住,將之放回左腰袋。這起因於一個玩笑──在他剛被眼前的避難所小子雇用時,曾經有好一段時間,每當他們經過又一座橋或游過又一條河,一枚瓶蓋便會往他飛來。『我不是渡河人。』Charon總會在接住瓶蓋後板著臉說。『我也不是希臘人。』少年則會笑著反駁,並在下次渡河時又丟一枚瓶蓋給他。久而久之,越來越習慣接取瓶蓋的Charon乾脆將左腰袋清空拿來裝這些鐵片,而他的雇主發現這一點之後,三不五時就賴著要Charon負責去吧檯買啤酒。

  「你猜,」少年回答,尾音消失在瓶口之後。

  Charon抬頭,看向那兩個痞子。他們容貌是如此年輕,穿著是如此標新立異,年紀大概都不超過20歲,這會正愣愣地盯著他的臉。這很正常,所有鮮少見過Ghouls的人都會有這麼一個毛病:要不是始終移不開眼神,就是永遠對不上眼神。

  呆楞許久,左邊那位青年先回神了。「哈,我就說吧!」他大聲嚷嚷,好似趁啤酒上桌這幾秒內突然領悟了什麼人生道理:「他們兩個果然搞在一起!一個屍鬼跟一個地底人──老天!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不噁心嗎?」

  右邊那個青年在聽到同夥的聲音後,也終於將自己從眼前的畫面解放,起鬨道:「嘿兄弟你可別忘了,這小子是從避難所那種漆黑地方出來的,沒見過什麼世面,八成是把屍鬼當作地上美女了!」

  話一出口,他們倆就笑成一團。鉚釘城不小,人自然也不少,好幾位聽見的居民都忍不住莞爾。只有Albert,那坐在整場笑聲正中央的少年,他面色從容地放下酒瓶,說:「Charon,介意再幫我拿兩瓶啤酒嗎?他們看起來有點渴。」

  其中一位男子停下笑聲,他揚起嘴角,不可置信地說:「怎麼,你要請我們喝酒?」

  「當然,」他聳聳肩,「坐吧。」

  另一人推了推他同伴後肩,示意拒絕,不過男子沒理他,拉開金屬餐椅坐下了。「真沒想到地底人還有點禮貌。」他說,嘴角因貪杯而翹起,語氣中盡是對免費酒水的期待。

  桌子離吧檯不遠,Charon很快就回來了。他借了一個托盤端酒瓶,避免皮膚與瓶身接觸,免得那兩位男子藉機找碴──他懶得處理這些鳥事,也懶得為了這些鳥事而逗留在鉚釘城這個破爛地方。

  啤酒上桌。兩位男子伸手就要取,卻被攔下了。「等等,」少年往口袋一掏,拿出一個金屬瓶,「為了表達善意,讓我幫你們加點好東西吧。」

  「什麼好東西?」

  他不語,取過那兩瓶未開封的啤酒,以及遠處Charon那瓶,打開手中的蓋子,往四瓶酒內都倒了些綠色稠液,然後才開口:「我們地底人跟屍鬼一樣百毒不侵,能吃的東西可多了。這玩意是我們昨晚殺的那隻變種人的腸液。味道有點腥,但風味十足。既然你們對地底人與屍鬼這麼有興趣,那絕不能錯過我們的美食。」說完,他將裝有腸液的小瓶子往桌上一放,又將其餘酒瓶推回原位,示意眾人開飲。

  Charon認出那一瓶是他們昨天在野炊時熬剩的豆泥湯,面無表情地喝了,但他們的新朋友可就沒這麼從容了,紛紛露出倒胃的表情。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其中一人推翻酒瓶,氣沖沖地站起來,酒水灑了一地。

  Charon斜眼看向少年──他的雇主不動,他就不動。

  少年不語,輕瞥一眼氣急敗壞的兩人,拿過自己的酒瓶暢飲。他表情紋風不動、手指平穩,轉眼啤酒已去掉半瓶。

  兩位找碴的傢伙發現對手根本就沒有要搭理的意思,頓時更加氣惱。可不等他們再次出言譏諷,船艙的巡邏隊員就出現在視野邊緣。他們見狀互視一番,在稍微衡量情況後選擇吞回怒意──巡邏隊與眼前的兩位外來者都有槍械,他們孤身二人卻只有兩把小刀,這贏面微乎其微──最後雙雙氣悶地離開了。

  放下酒瓶,Albert皺起眉頭。「老天,豆泥配啤酒實在是太可怕了。」

  Charon無視少年,把自己那一瓶飲盡。作為一個屍鬼,他們缺乏食物時連輪胎皮都能吃,區區豆泥啤酒又算什麼呢。

  少年見自己的護衛又不理人了,無奈地嘆一口氣,順道把自己那大半瓶推給對方。「你就沒有什麼話說嗎,我的渡船人?」

  「我不是渡船人,」Charon回答,拿起少年的啤酒。

  「這不是重點,」少年向椅背一靠,「你瞧瞧他們都說了什麼──我真不敢相信這些人。我是說,"搞在一起"這個詞是怎麼回事?他們實在太有想像力了。」

  「也許這就是都市人會做的事,」Charon聳肩,不以為意道:「被困在一個巨大的鐵盒裡,他們只剩想像力。」說完,他秉持不浪費的精神,將第二瓶酒液倒進嘴裡。

  「是啊,可惜他們猜錯了,」一抹微笑出現在少年嘴角,「"搞在一起"這個階段離我們太遠了,我還停留在追求你這一步而已呢。」

  Charon一口啤酒嗆進了鼻腔。雖然他也沒鼻腔可言,於是只能狼狽地用手掌擋住流出的酒水,將之抹在袖子上。

  即使是鉚釘城,紙巾這玩意仍然太高檔了。他們也沒錢像個小姑娘一樣帶手帕出門,他們唯一會特地花錢購買的布料只有特殊纖維製造的防彈衣甲。話雖如此,少年還是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抽出了一塊乾淨碎布遞給他。Charon沒接,他不需要這種玩意,於是那塊碎布又被塞回了某個口袋裡。

  「這不好笑,」是Charon清空鼻腔後給予的評價。

  「這又不是笑話,」則是少年的回答。

  此話一出,他能感到四周的人都看向此方、試圖用肉眼注視這場離奇的對話。Charon下意識地去摸腰間散彈槍柄──他不喜歡這個地方,太大、太多活人,太少逃脫路線。倒不是說他會真的給每一位心懷敵意的人腦袋各一個槍孔,只不過要是他們臨時決定把這兩位世俗不容的外來旅客扔進海裡,他不介意稍做反抗。

  要知道,散彈槍碰了水可是很麻煩的。它比其它類型還多一支槍管。

  所幸空氣雖稠如瀝青,卻無人起身行動,他們仍穩穩地坐在酒吧小桌邊,像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物種。最後是少年先敗下陣來,他舉起雙手示意投降。「好吧,這笑話的確不好笑,」他說。

  瞬間,凝固的氣氛被這一串音節溶解還原;喝酒的人轉頭繼續喝酒、巡邏的人邁步繼續巡邏,做買賣的攤位則朗聲繼續攬客。只有他們坐在原位,直視彼此,心思迥異。

  「我不喜歡這個地方,」最終,Charon百無聊賴地說。

  少年前傾、輕敲了一下桌板,「李博士見過了,酒也喝過了,那我們走吧。」

fin.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2-18 11:26 , Processed in 0.04750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