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FGO|奧茲曼迪亞斯/帕拉塞爾蘇斯]人性,太人性的。(PG-13)10/16番外1

[複製連結]
天涼宴 發表於 2017-10-10 12:20: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天涼宴 於 2017-10-16 06:11 編輯

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轉生記憶的現代AU,不知道有沒有後續。很多埃及梗不想標註。

可能會引發閱讀噁心請注意







  做為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日理萬機的天才建築師,塞堤一世建設集團的社長,奧茲曼迪亞斯的嗜好與其金光瑞氣的作風並不相稱。

  通俗一點的說法是宅。

  專業一點的說法是巨巨,具現化系的巨巨。引領萬千阿宅跪倒崇拜之。



  若要說真有什麼遺憾之處,那就是奧茲曼迪亞斯乃傳說中的奇形種,曬的從不是美少女手辦或廣大普通阿宅喜愛之物。



  作為建築公司的社長,他曬得是一比一完全場景還原。



  沒錯,宅什麼宅,奧茲曼迪亞斯看盡天下動畫新番好萊烏寶來烏柏林影展,只不過是想從中找些有趣的靈感來蓋蓋罷了。

  整天蓋高樓大廈多無趣,那些全都塞給底下的人了。



  他有時能得到授權合作(大部份都願意),有時不能,不能也無法阻止他買地自己蓋一棟,其名為個人收藏。然後拍照上傳討論區引領無數鄉民感恩讚嘆。



  如此順風順水的巨巨人生在今天踢到了鐵板。



  他這次選了一部舊動畫的人物做為雕塑作品,標題與前言讚嘆該角色的纖細之美,吊盡眾人胃口才發了幾十張不同角度的實體照片。



  握操巨巨終於要做女角了!預備舔屏萬萬次!



  抱著這樣美好心態閱覽照片者,

  

  看完之後,買螢幕的買螢幕,換手機的換手機,深呼吸萬萬次,



  對向來崇拜的巨巨開噴,用字極其之惡毒也不管,在他們眼中奧茲曼迪亞斯現在才是世界之惡。



  什麼美麗!!!!!!鋼之鍊金術師的妮那!!!!!巨巨你壕無人性就算了這完全人渣!!!!!!!!!為什麼你是這樣的巨巨!!!!!!





  奧茲曼迪亞斯本來預計再度接受愚民禮讚,這下他也怒了。

  奇美拉有什麼不好?阿芒還是負責吞噬罪人心臟呢!這些愚民的心臟肯定比羽毛還重!

  天子一怒,嘲諷萬書,引發無數網民爆炸。



  他看的心煩,正想關掉網頁圖個清靜。卻意外在無數負評中遇到一個點愛心的,出於好奇他看了下去。



  發言人的ID為[啪啦],內容肯定奇美拉之美並讚言奧茲曼迪亞斯之還原度。對於劇中的妮那,則表示唯一的遺憾在於製造者的做法有失,理論不全就動手,才會導致主角的不滿。



  奧茲曼迪亞斯心花怒放,可謂對這評價一見鍾情,以往各種愚民稱讚都不及這一條正中他意。





  帕拉塞爾蘇斯在自家的研究院裡,轉過身接過人工生命體端來的咖啡,回看電腦螢幕就出現一條訊息。



  會員[人人皆知我為王何必馬甲]邀請您成為好友。



  他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點了接受。





























#埃及人的審美你別問

#科學家的思考不要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作者| 天涼宴 發表於 2017-10-16 06: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EXTRA1



為什麼我要凌晨四點起來(對,不管這文什麼時候寫完,我醒來的時間是16日4:50)寫一篇番外



因為這是夢到的(爆



法老降夢不寫粗來,我這輩子大概都寫不出東西了(?????



雖然

這是一篇傻白甜(?)的不知道是不是已交往設定(爆炸

寫完我就要去睡覺了誰管錯字(身亡



















  尼托克里絲再三思量,今日應該沒有出什麼大紕漏才是。

  所以老闆您可不可以不要再盯著我了這樣會讓我覺得這個月的薪水很玄……



  「尼托。」



  「在!」



  「說起來余一直很好奇,妳頭上那兩根飄逸的紙莎草作用是什麼?」



  那並不是紙莎草……

  秘書心裡含淚,嘴上老老實實的將最近髮箍流行向老闆解釋清明,否則她很怕哪天上司找不到筆就扯了她心愛的髮箍當沾水筆畫草圖。

  她的上司雷風厲行,隨便起來不是人。









  「這是.......」年輕的研究者少有的看見建築師大袋小袋的出現在家門前,塑膠袋與對方的挺立修身的西裝很是不搭。



  「尼托跟我說是最近的流行,」奧茲曼迪亞斯難得滿臉笑容,舉手投足之間已登堂入室,將袋子放在客廳的桌上,掏出其中一個貓耳套上情人,轉過他的頭讓他看向特殊顯影的玻璃窗鏡。「你看,變成巴斯特了!」



  帕拉塞爾蘇斯有些猶疑,「所以......這樣的用意是?」



  對著鏡子,奧茲曼迪亞斯隔著髮絲蟋蟋簌簌的低語:「代表我想把你幹到懷孕?」

  研究者抬頭看他。建築師駕輕就熟地一手將人環住,一首蓋上對方的眼,睫毛撩地他有些心癢,彷彿是羽毛越過了天平,輕輕拂過心臟。

  「沒叫你研究人造子宮,人工生命體是你的小孩,也算我的,」



  「我只是,在向你求愛?」



  他滿意地看見對方屬於人類的耳垂泛紅,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有所動作之前,對方輕聲一句:





  「……喵。」





  他善解人意的美人,他的珍寶,他懷中唯一的美麗,他真該替他戴上牝牛的耳朵。

  不過今天就算了,那配上頸鍊的鈴鐺會更好。































芭絲特:拿我談戀愛,荷魯斯的兒子真是出息了,呵呵

瑪特:我的天平不是給你們拿來玩的!

哈托爾:你們這有什麼,你知道這小輩拿牝牛的耳朵美其名美麗,實際上是想玩榨乳PLAY麼(冷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2-16 19:08 , Processed in 0.04575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