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遊戲王|城之內中心] 零和賽局 [G] 10/7更新

[複製連結]
惟影 發表於 2017-10-7 19:26: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惟影 於 2017-10-7 22:42 編輯

*這是《遊戲王:次元的黑暗面(遊☆戯☆王 THE DARK SIDE OF DIMENSIONS)》之後的故事。
*城之內中心,主要配對偏遊城、王城和海城,普遍級。
*内有(因為個人太愛城之內而腦補的)私心設定。
*非常需要可以一起廚城之內的同伴!!
----------
零和賽局




城之內克也最近覺得肩膀有點重。
他懷疑是最近接的打工造成的,附近的建築工地前陣子在徵深夜臨時工,他正愁沒有足夠的預算買升級後的決鬥盤,這個難得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本來這臨時工只做一週,但工頭人很好,知道他需要錢後,缺人手時總是會第一個聯繫他,讓他最近的夜晚都過得很充實,再加上正職工作、周末的咖啡店兼職,還有一些零星的打工,存下來的錢離目標金額也越來越近了。
不過除了肩膀重之外,因著睡眠不足的緣故,正職工作時就算努力想憋住還是忍不住會打幾個呵欠,惹得他的好友兼老闆兒子本田廣也知道了。

「你是怎麼了?鈴木跟我說你最近精神不太好的樣子。」
本田夾起一個便當裡的炸肉塊,盯著坐在對面捧著便利商店飯糰的高中同窗。城之內的眼睛幾乎要瞇起來了,已經拆封的飯糰在手上搖搖晃晃,令人不禁替飯糰的安危捏了把冷汗。
他嘆口氣,將炸肉塊舉到城之內面前,「喏,張嘴。」
對面的人聽話地張開嘴巴,讓本田把筷上的食物拋了進去。
「你是不是又跑去工地打工了?是你爸又跟你要錢了嗎?」本田又夾起一塊肉放進自己嘴裡。
吃到肉讓城之內的眼睛瞬間睜開了一些些,「沒啦,我上週才剛給他生活費……他最近也有去工作的樣子,大概是沒錢買酒了吧。」
「最好是沒錢就別再喝了。」本田皺起眉頭,「還是……難道……靜香的生日快到了嗎!什麼時候!」
「上個月。」
「什麼!你怎麼不告訴我!」
告白的好機會啊啊啊啊--本田用拿著筷子的手抱著頭大聲哀嚎。城之內趁機從他的便當裡再捏走一個炸茄子。
「是決鬥盤啦,最近剛升級了。」
他邊咀嚼邊說,聲音黏糊成了一團,「海馬那個卡片決鬥痴,幹嘛不花點心思開發其他產品啊,動不動就升級決鬥盤……町內大賽快到了啊……」
拜託喔你好意思講別人是卡片決鬥痴,本田嘟囔,「真不好意思啊,我們是小工廠,薪水確實不太高。」
「欸欸,我沒這個意思喔!」
城之內連連搖頭,立起一個手掌舉在眼前。
「我才要感謝你爸媽願意讓我留在本田工廠呢!我會努力工作的!」
「反正我們家缺人手,而且老爸老媽也挺喜歡你的。只是你別因為正職以外的打工把身體搞壞,如果搞到兩邊都沒辦法工作,那就虧大了。」本田眨眨眼,揮了揮手上的筷子,「對了,站在好朋友的立場,我覺得我應該告訴靜香、」
「不可以!」
他的話立刻被拍桌的巨響打斷。
看著站起身來的好友五官全皺起來的驚恐表情,本田在內心偷笑,臉上的表情依舊嚴肅,「靜香應該會很想知道哥哥的近況吧,你有跟她說嗎?」
城之內縮起脖子,氣勢瞬間弱了下來,「沒有……」她上次聽到我去工地打工時超生氣的,他支支吾吾地說,一直說會受傷什麼的……「拜託,別讓她知道啦。」
「你還知道不要讓她擔心喔。」本田哼了哼。
「等賺到買決鬥盤的錢之後我就不會去工地了啦。」
將手中的飯糰兩三口塞進嘴裡,城之內吸了吸手指,拍了幾下手掌後站起身,「好,去工作吧!」
「午休時間還沒結束,你先去小睡一下吧你。」本田揮著筷子,作勢趕走對面的人,「對了,下週六大家約好要去御伽新開的店,你記得別在那天排打工啊!」
「知道啦知道!」
已經走到休息室門口的人背對他揮了揮手,穿著過大夾克的背影一下就消失在門外。
本田嘆了口氣,低下頭繼續享用自己的便當。

    ♠ ♣ ♥ ♦

從工地回來後最棒的享受,莫過於洗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了。
城之內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毛巾,從工廠宿舍的公共淋浴間裡走出來,因著搬運重物而過度操勞的雙腳連正常走路都抖個不停,更別說是用腳指夾著拖鞋走路了,因此他已經習慣一手抱著衣服,一手拿著拖鞋,踮起腳尖走回自己的宿舍隔間。
輕輕關上房間的木門,城之內爬上舖在門邊地板的床墊,從旁邊的鐵架上拿起用到剩三分之一的痠痛軟膏,擠出一大坨抹在所有痠痛的部位,包括他的雙腿、手臂、背部,還有肩膀上。他邊揉捏著自己僵硬的肩頸,邊低頭看向自己逐漸變得結實的上半身,身上還有些小時候被醉酒的父親毆打留下來的疤,不過現在自己已經有足夠的力氣可以抵抗父親的暴力行為了。他彎起手臂,看著隆起的肌肉,稍稍得意的勾起了一邊嘴角,這樣也能保護好靜香了吧!
城之內突然想到,不僅是靜香,現在的他也能保護女朋友了啊!他戳著自己的二頭肌,想像自己的手臂圍在一個嬌小女孩肩膀上的畫面。他不否認自己還是挺想談一場戀愛的;但實際點說,談戀愛實在是很浪費時間和金錢的事,看那些在他打工的咖啡店裡消費的情侶就知道,兩個人各點一杯花俏度和價格成正比的花式咖啡和切片蛋糕,就可以對坐好幾個小時,那些時間換做去打工可以賺多少錢啊!
不過,撇除那些浪費的行為,有個可以疼可以寵可以交換心事的女朋友還是挺令人嚮往的呢。
--呃呃呃,不行不行,不能被那些世俗的觀念洗腦了!得到這一屆的町內大賽冠軍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需要女朋友。」他對自己說,「我有遊戲他們就夠了。」
是啊,有我們就夠了。他彷彿聽到腦袋中有聲音這樣回答。

從牆邊的小窗戶可以看見天空已經微亮,依過去幾天的經驗,他知道目前離工廠的上班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還來得及小小補個眠。城之內向後倒在床上,閉上眼睛,還來不及思考任何事情,一瞬間就進入了夢鄉。

    ♠ ♣ ♥ ♦

「糟糕遲到了!」
周六的早上天氣不太好,過多的雲讓天色看起來灰灰暗暗的,城之內邊拼命踩著自己那台老舊的腳踏車踏板,邊在嘴上默念著御伽給他的地址。那是他和朋友們約好見面的地點,也是他的好友之一、御伽龍兒自行創業的店址,他們幾個人早早就說好等到御伽的店開幕,要一起去幫忙衝人氣,也當作是朋友間久違的聚會。
但在抵達指定的地址之前,他先被街道上拉出一條隊伍的人潮給擋住了去路。城之內找了一個空位將腳踏車停好,繞過這些排隊的人小跑步到御伽的店前,愕然發現隊伍就是從這間店開始的。
「呃,還沒開門嗎?」他愣愣的看著半拉開的鐵捲門。
但他記得確實是約十點半啊……他在原地呆站了一會兒,才認命的回頭,從排頭開始沿著拉列人潮尋找熟悉的臉孔,但令他尷尬的是,隊伍裡的人幾乎都是女性,當中性別為男的只有手還牽在媽媽手裡的小朋友。
想起當年御伽在學校的超人氣,這似乎也不應該太意外。正當他摸摸鼻子,打算認命加入排隊的行列時,他聽到有人呼喚他名字的聲音。
「城之內、城之內!」
他轉過頭,看見御伽站在半開的鐵捲門前面,朝著他的方向招手。
在女性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中,城之內以棒球賽中跑者從三壘跑到本壘的速度,跟著御伽消失的身影滑進了鐵捲門裡面。

在鐵捲門後面,是一間以黑紅白三種顏色為主的店鋪,後方的吧檯、店內的六張大方桌和高腳椅、一半貼磚一半塗漆的牆面、甚至掛在牆上的無數字時鐘,無一不是使用這些配色;不過比起裝潢,更顯眼的是立在店鋪中央的玻璃櫃,裡頭展示著各式桌上遊戲,御伽自己研發的怪獸龍門骰也在其中。
他也在店裡見到了自己的朋友們:武藤遊戲、本田廣、貘良了,還有方才引起高分貝尖叫的御伽龍兒。御伽和貘良站在吧檯裡面,遊戲和本田則是坐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兩人面前都各放著一個杯子。
「你也太慢了吧城之內!」
本田不客氣的直接用食指指向他,「早知道我就先去宿舍叫你起床啦。」
「你來也沒用,我早上去送報啦。」
城之內回嗆,走到遊戲和本田中間的空位坐下,「看這麼多女生在排隊,我還以為進來之後會看到很多絨毛玩偶還是小動物呢,看來還真的全衝著御伽來的。」他看著跟御伽一樣站在吧檯內的貘良,「貘良,你該不會也在這間店工作吧?」
看見兩位朋友聽了他的話後互看了一眼,城之內倒抽了一口氣,「不會吧,還真的啊?那我懂外面的隊伍是怎麼回事了。」
「我只是個假日來打工的學生而已。」貘良笑著遞出一份菜單,「你先看看要點什麼吧,我跟御伽要去準備開店了。」
城之內接過菜單,一頁一頁的看,上面只有咖啡和茶一類的飲料,沒有任何可以填飽肚子的餐點,「御伽,你店裡沒有吃的嗎?」剛剛送完早報後就直接騎腳踏車過來,他覺得自己快因為血糖過低而死掉了。
「你沒有吃早餐嗎?」旁邊的遊戲皺起眉頭,「這樣不行啦,城之內,會把身體搞壞的。」
「遊戲你多罵他一點,我唸他太多次他現在都不理我了。」另一邊的本田笑嘻嘻的,像是在看好戲,馬上換來當事人的勒頸攻擊。還沒有開始營業的店裡頓時像是擠滿了客人一樣吵鬧,遊戲幾乎可以感覺到鐵捲門的另一端開始騷動起來,不過店長御伽似乎不在意。
「你可以點漂浮咖啡喲,城之內,這是店裡的招牌飲料。」走到店鋪另一端的貘良向他推薦。
「漂浮咖啡不算食物啦!」
「冰淇淋上面會插一片巧克力威化餅。」這次回答的是御伽,「我幫你多加一片,算是特別招待。」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
放開正在大笑的本田,城之內啪一聲闔上菜單放在桌上,兩手跨過雙腿抓住椅墊,將自己坐著的高腳椅轉到另外一面,看著兩位員工正各自將預訂席的牌子擺在左手邊的兩張方桌上,還在牌子旁邊各放了一款桌上遊戲。
這勾起了他的興趣,「你們店裡還可以玩桌遊嗎?」
「應該說,桌遊才是我這間店的主要商品。」
御伽走向店舖正中間的玻璃櫃,「這是我從世界各國蒐集的桌遊,全都是我自己玩過覺得有趣並且容易入門的,只要付基本消費,這裡的桌遊客人都可以試玩,如果要買某一款桌遊,我也可以幫忙訂購。當然,要購買怪獸龍門骰也很歡迎。」他打開玻璃櫃,拿出擺在最上面的三個盒子,回到吧檯將那些盒子放在三人面前,「這些是德國今年的最佳年度遊戲大獎決選入圍,你們可以挑自己有興趣的試試看。」
哇!三人同聲驚呼。
遊戲是最先動手的人,他先打開擺在最上面的紙盒,稍微看了擺在最上頭的設置說明紙,再動作輕柔的從盒子裡拿出上頭畫了許多六角型圖面的紙板、一包卡片和一包木製配件。他研究了一會兒紙板上的圖樣,沒多久就將它們拼成了一塊圖版大陸。城之內和本田在旁邊想要幫忙,但又不知從何幫起,兩個人舉著雙手的姿勢看起來像是被逮到後舉手投降的犯人。
「不愧是遊戲。」看著很快就將地圖佈置好的朋友,御伽吹了聲口哨,「你們先玩,我跟貘良招呼完第一批客人後再過來。」

拉開鐵捲門,加上將門口的牌子翻轉到營業中,完成這些動作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坐在吧檯的三人親眼見識到一間店從空蕩瞬間變成客滿的過程。還有許多客人一進門就先往吧檯走來,在看見吧檯區唯一的三個位置已經被他們三人占住了之後,才悻悻然的走去尋找其他坐位。
才開店沒幾分鐘,御伽就又走到門口掛上了「客滿」的牌子。
這是當然的啊,隊伍都排成那樣了。城之內看著店內滿滿的人潮想著,將椅子轉回吧檯,接過貘良端給他的漂浮咖啡。
「這會不會太大杯了?」除了御伽說好要插在冰淇淋上頭的兩片巧克力威化餅之外,光冰淇淋就堆了三球,咖啡都快溢出來了耶!城之內的驚呼換來對方將手指比在嘴前的制止舉動,貘良偷偷瞥了一眼正在門口招呼客人的御伽,對他露出小小的笑容。
「別告訴我老闆。」
他忍不住跟著笑開了嘴,「謝啦--喂!」
「給我吃一口。」
本田的湯匙比說的話還快,城之內還來不及阻止,一口冰淇淋已經進了本田的嘴裡。
「你!跟沒吃早餐的人搶食物對嗎!」
「一口而已哪有差?」
「當然有差!警告你,兩片威化餅都是我的!」
「真是小氣耶,大不了我的拿鐵給你,整杯喔。」
「少在那邊裝大方,你根本都喝完了啊!」

「哈囉,整間店的客人都在看你們囉。」
回到吧檯的御伽比了比城之內和本田的身後。
爭吵的兩人瞬間閉嘴,發現原本充滿談話聲的周遭不知何時都安靜了;他們沒有膽量往後看,只能瞪著貘良偷笑的臉。幾秒鐘後,店內才漸漸恢復原本人聲嘈雜的狀態。
「御伽真厲害。」遊戲正在研究第二個盒子,那是一款以紙牌為主的桌上遊戲,「能夠將自己喜歡的遊戲推廣給更多人,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工作了。」
「還早呢。」
御伽雙手抱肘,看著正在享受桌遊的客人和他的朋友們,嘴角微微上揚,「我希望能讓桌上遊戲在這個國家更加普及。除了推廣其他國家的優秀遊戲之外,我也在努力研發更貼近日本人喜好的桌遊,怪獸龍門骰只是個開始,我想讓更多人體會到桌遊的樂趣。」
「記得這是御伽的夢想嘛。」城之內一手端著漂浮咖啡,另一手拿著小湯匙挖著上頭的冰淇淋,「對了遊戲,你的開發計畫怎麼樣了?我可是迫不及待要玩你設計的遊戲了哪。」
遊戲點點頭,露出有些靦腆的微笑,「目前正在調整第一版,之後要先測試,看需不需要調整遊戲規則或其他細節。」
「喔!我們可以幫忙測試啊,第一批試玩的名額就交給我們了,對吧?」
「沒錯。」
「是啊。」
「交給我們吧!」
城之內的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同。
「有需要空間的話,可以用我的店。」御伽提議,「周三是公休日,可以在那天過來,我再幫大家開門。」
遊戲搔了搔臉,「謝謝你們……不過離能進行第一次測試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空間的話可以用爺爺的店,反正那間店也沒什麼客人。」
啊剛剛的話不要跟我爺爺說喔,遊戲急忙補充。
「雙六爺爺最近還好吧?」城之內問,「對了,我最近覺得肩膀有點不太舒服,應該向爺爺請教一下。」他扭著手臂咕噥著,「那個老人家的毛病叫什麼、五十肩?」
本田搥了一下他的背,「太誇張了吧你。」
「我們都還沒到法律上成年的年紀呢。」
遊戲也忍不住笑了。

第一組結帳的客人打斷了他們的聊天,身為店長的御伽趕緊移動到收銀台去幫忙結帳,貘良則拿起抹布去收拾喝剩的飲料杯子和提供試玩的桌上遊戲。
城之內挖了一大口快融化的冰淇淋放進嘴裡,邊含著湯匙邊看著遊戲正在打開第三個盒子,平時看起來有些傻氣的孩童模樣現在卻因為對手中事物的專注而有種大人的成熟感。
想想雖然在法律上還沒成年,但他們也已經十九歲,是可以合法結婚的年齡了。就他所知,這群朋友們應該還沒有人有交往對象;不過像御伽和貘良這種帥哥鐵定很多女生追,交女朋友也是早晚的事,本田雖然外表條件沒這麼優,好歹也是工廠繼承人,應該也不愁找不到對象。而遊戲……還喜歡著杏子吧?
或許到最後就只剩他一個人單身了。可惡!果然還是需要女朋友啊!
自己在腦中聽到的承諾只是個自我安慰的幻覺吧。算了,交女朋友什麼的還是先放一邊,先買決鬥盤獲得參賽資格再說,城之內甩甩頭,把那些想法和幻覺都甩掉,或許贏得冠軍後就會有喜歡他的女孩子出現也不一定,對!就是這樣!

城之內拿下嘴巴叼著的湯匙,「是說,這一次的町內大賽快到了,大家一起報名怎麼樣?這樣比較有伴!」
「城之內你真的是卡片決鬥痴耶。」這次本田直接說出了口,「難道你不怕冠軍被我們拿走啊?」
「哼,就算對手是你們,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決鬥吧!」
「走著瞧,你就準備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吧!」
似乎忘了剛才被全店客人圍觀的尷尬場面,本田和城之內又纏在一起打了起來,其他人在一旁笑成一團。
「我退出,卡片決鬥不是我的強項。」御伽率先擺出投降姿勢,「倒是歡迎你們到我的店裡來練習,不過最低消費要點杯飲料啊。」
聽起來很不錯的提議,想不到城之內馬上拒絕,「你的店這麼多女生,在這裡練習太尷尬了啦。」
你這是什麼處男發言啊,本田馬上嗆聲,立刻被回了一記拐子。
「我的卡片都送給別人了,如果你們參賽的話我會去加油的。」貘良笑著舉起手,做了一個加油的姿勢。
城之內想起貘良的幽靈牌組,忍不住抖了一下,他最怕那種東西了,「希望我不會碰到接收你卡片的決鬥者……」
「我不會參加比賽,不過可以陪你練習,這對遊戲研發也很有幫助。」遊戲也跟著半舉起手。
喔喔喔!城之內跳了起來,「有遊戲幫忙,奪下冠軍就不是夢想啦!」
「我沒這麼厲害啦。」遊戲連忙擺擺手,「而且城之內本來就蠻厲害的啊,我想應該沒有多少人會是你的對手,要留意的強敵大概只有海馬吧。」
「那個少爺怎麼可能會來參加這種等級的比賽啊。」
本田嗤了一聲,「他只要不停升級決鬥盤,賺你們這些卡片決鬥痴的錢就好了。」
「海馬那傢伙根本不缺這些錢吧。」城之內嘟囔,「對喔,他為什麼不直接把升級後的決鬥盤送給每個參加者就好了,反正他沒差吧。」
御伽搖頭,否定了城之內的看法,「海馬畢竟還是商人,怎麼可能會將自己公司的商品免費贈送呢。」他用手指敲著桌子,「我不懂的是他的公司擁有的技術已經可以做出如此逼真的虛擬實境了,卻不拿來做更有價值的商品,始終專注於決鬥盤的升級,就算海馬本人再怎麼喜歡卡片遊戲,這樣只投資單一商品,而且還是只擁有特定顧客群的商品,公司的營運遲早有天會出問題吧。」
「他才不管公司會不會賺錢,他只是想跟遊戲決鬥啦。」城之內攤了攤手。

這番他認為當然的結論,卻得到眾人詫異的眼神和當事人尷尬的表情。成了眾人目光焦點的少年苦笑著搖手。
「城之內說的不是我,而是另一個我。」
「啊,」本田槌了一下自己的手,「是那個法老王嗎?他叫做、叫做、呃--」
「亞圖姆。」
遊戲回答,臉上的笑容很輕很柔,「他的名字是亞圖姆。」
他們畢業前夕,在海馬娛樂集團打造的決鬥場內,原本已經離開的法老王再度回到遊戲的身體裡,用卡片決鬥贏了藍神,救了在場的所有人。這是他們共同的回憶,而這件事距離現在大概也只是一年前的事而已。
「那個遊戲……亞圖姆不是離開了嗎?」貘良問。
遊戲點點頭,「是啊,他已經回去他應該在的地方了。」
城之內注意到遊戲在提到亞圖姆的名字時,總是會將雙手舉到胸口,像是摸著過去掛在脖子上的千年積木一樣;他突然有股衝動,想去握住那雙空著掌心的手,但很快就打住了念頭。
這太突然了,他在內心對自己說。
他很快將話題拉回那個討厭的傢伙身上,「海馬就是因為從來沒有贏過亞圖姆,才會這麼執著於卡片決鬥,就像小孩子一樣。」城之內用大拇指比向自己,一臉得意,「像我就是個會往前看的大人啊!」
「不知道是誰每晚打工只為了買新的決鬥盤噢。」本田在一旁噓聲補上。
「少囉嗦!」
兩人又不嫌膩似的纏打在了一塊。

在此同時,店長和店員已經無暇顧及那兩位沒長大的朋友,為了準備結帳和新進場的客人各自忙碌去了;剩下惟一能制止他們的人,也是最有經驗的人採取了行動。
「各位,我們一起玩這款桌遊吧!」
遊戲打斷了兩位朋友的打鬧,指了指剛才御伽給他的其中一盒桌上遊戲,「這款桌遊是少見的即時制合作遊戲,我一直很有興趣呢。」
「喔!」城之內馬上停下反折本田手臂關節的動作,「那來玩吧!」
「城之內……你還真聽遊戲的話。」本田甩著被折痛的手臂,頗不是滋味的抗議。
「因為遊戲是我朋友嘛。」
「我也是你朋友啊。」
「你是損友啦損友。」
故做不屑的對本田哼了兩聲,城之內接過遊戲遞過來的盒子打開,看到許多畫著箭頭的紙板、幾個塑膠棋子和一個小沙漏,「這怎麼玩?」
「這是、」
「我教你們吧。」
還不等遊戲回答,拿著抹布的貘良即時加入話題,「這款桌遊我有買,一個人也可以玩喔!」
「一個人……」
他們想起剛認識貘良時,他說過因為與他親近的人都會陷入意識不明的昏睡狀態,因此一直不敢交朋友。
而造成這個怪異現象的禍首,就是來自貘良戴在身上的千年輪,遊戲、城之內和本田的靈魂都曾被隱藏在千年輪裡的邪惡意識給封進了TRPG的角色人偶中,導致他們的肉體陷入昏睡狀態,差點無法醒來。除此之外,那個邪惡意識還藉著貘良的身體幹出許多毫無人性的惡劣行徑,讓許多人包括貘良自己的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但被利用的本人卻對這個意識和其做過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像貘良這樣溫柔善良的人竟然還要一個人玩桌遊,這實在太沒道理了!城之內吸了吸鼻子,大力握住貘良的手,「你不用一個人玩,我們陪你一起玩!」
「是啊,我們都是你的朋友,一起玩吧。」本田拍拍他的肩。在另一邊的遊戲則將四個顏色的塑膠棋子放在他手上,對他露出燦爛的微笑。
「大家……」
貘良哽咽著聲音說,很快的清了清喉嚨,對著他的朋友們敞開雙手。
「那麼!遊戲要開始了!」

雖然不願意往那邊想,不過貘良說這句話的腔調同時間勾起了三人不好的回憶。印象中從那個邪惡意識口中也聽過類似的台詞,是巧合嗎……
「對了,」貘良拿起一枚上頭貼了短劍的角色棋,對著城之內微笑,「如果要組一個TRPG的冒險隊伍,我覺得城之內很適合當劍士唷。」
TRPG的冒險隊伍,那不就是、那個嗎--
「那個、貘良,我想我們還是不要玩遊戲了……」
「各、各位?怎麼了?為什麼都離我這麼遠?」

    ♠ ♣ ♥ ♦

領到今天在工地發的薪水後,存下來的錢應該就買得起決鬥盤了!
城之內壓抑住在公共淋浴間哼歌的慾望,快速將身體沖乾淨後胡亂擦乾,連毛巾也不圍了,光著身子抱著衣服就奔回自己的宿舍隔間。
一進房,他立刻從髒衣服裡翻出今天穿的褲子,把剛拿到的現金從口袋裡掏出來,再抽出床底下的餅乾鐵盒,打開盒蓋,一張一張將皺巴巴的紙鈔在手上整理攤平,連著今天的薪水仔細的清點。
剛、剛剛好!
他捧著手上自己所有的財產,在狹小的房間裡小幅度的轉著圈圈。

一個小小的噴嚏提醒他現在不是轉圈圈的時候,雖然興奮,但明天早上還是要乖乖去工作才行,他將錢仔細的收進信封袋裡,再將信封袋放進夾克口袋,看了一眼小窗戶外泛白的天色,輕輕在口袋上拍了兩下。
「再忍耐幾個小時就好!」他用氣音對著口袋說。
穿好衣服躺在床上,城之內對著天花板揮了一拳,隨後閉上眼睛。

他再度睜開眼睛時,鬧鐘還沒響;房間內的光線與他閉眼前相比,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城之內看了一眼床邊的鬧鐘,呻吟了一聲。
現在不是失眠的時候啊!是要遠足的小學生嗎!
再兩個小時就要上班了啊……他抱著棉被在床上翻過來又翻過去,試圖尋找一點睡意,但似乎成效不彰。
他又闔上眼睛,開始在腦中操作自己的牌組。他想像自己戴著升級後的決鬥盤,手上有三張攻擊卡和兩張魔法卡,場上還覆蓋著一張陷阱卡,抽牌!他看了一眼抽出的卡面,太好了,是真紅眼黑龍!這個回合先採取守備,等下一個回合再--
他抬起頭,看向另一端的決鬥者,卻看到了令他意外的對手。

「遊……遊……遊戲?!」城之內嚇得坐起身子,連話都快要說不出來了,「不對不是遊戲,你是另一個遊戲,不對你也不是另一個遊戲,你叫做……叫做……亞圖姆!」
站在面前的亞圖姆向他點了點頭,嘴角的弧度微彎,看起來很愉快的樣子。
他指著對方失控的嚷嚷,「你不是消失了嗎?遊戲說你回去你應該在的地方了啊?」
『我確實是。』
對方開口,但聲音卻不是從對方那裏傳過來,而是直接出現在城之內的腦中。
『但上次與藍神的決鬥似乎影響了我所在時空的穩定性,於是我回到這個世界尋找暫時棲身的地方,就是你的身後。』
「我的、身後?」
城之內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背。雖然很少這麼做,但他可不覺得自己的背有長翅膀什麼的。「所以……所以……」他思考了很久才想到那個詞,卻掙扎著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光是想,冷顫就從腳底傳到頭頂。要知道他可是最討厭那個啦!
「所以……」他用手指直接指著對方,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禮貌了,「你現在是、我的背後靈、之類的?」
『背後靈?』
這詞對亞圖姆來說還挺新奇,他想了想後點頭,『可以這麼說吧。』

「所以你是背後靈,嗯,但背後靈、不就是、鬼──」

城之內白眼一翻,暈倒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2-18 11:14 , Processed in 0.04369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