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GL] [舞-HiME|靜夏無差] Pocky Game [PG-13]

[複製連結]
Nowhere 發表於 2017-8-8 10:3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Nowhere 於 2017-8-8 10:39 編輯

Pocky Game



「來,拿去吧。記得要用應景的方式吃掉喔。應.景.的──」

一定是舞衣的笑容燦爛得讓人滿肚子火,才會忘記推掉絕對不該收下的東西。夏樹拈著不由分說被塞到手裡的Pocky,凜冽的碧色眼睛毫不掩飾老大不爽的神情,和她手上那支Pocky形成極端的對比。

嗯,極端的對比。靜留好整以暇地打量著指尖那支草莓口味的Pocky。

總之,它整支呈現粉嫩的櫻色,餅乾部分的縱切面甚至仔仔細細做成了愛心形狀。該怎麼說呢,非常直接。這種不加修飾噴薄而出到了自暴自棄程度的少女心,彷彿都能看見商品企劃必死的意氣和覺悟了。

儼然是少女心具象化的這支Pocky呢,現在就各有一支在她和夏樹的手裡(雖然是強迫中獎)。

那雙綠眸的視線無聲無息地溜過來,困擾裡頭又帶著不願服輸的好勝心。靜留先壞心眼地將夏樹拿著那支與她不協調到極致的Pocky這一幕給看夠了,才帶著促狹的笑意這麼說:

「我知道妳不喜歡吃甜的,單純交給我解決也可以哦?」
「無所謂,我奉陪。」

大抵是從靜留的話裡聯想到了什麼畫面,被勾起了莫名其妙的鬥爭心,夏樹乾脆地答應了。反正就是Pocky Game嘛,沒什麼難點,而且事到如今有什麼好在意,她想。像是附和,又像挑釁似的,拿著Pocky的右手上,鉑戒肆無忌憚地燦亮著。

儘管不喜歡吃甜食,不過一、兩支Pocky還在接受範圍內。沿著某種意味上實在脆弱得可以的橋樑(少女心好像也是這樣的東西),斂起眼,將注意力集中在Pocky上,小心翼翼地朝彼此接近的過程間,望著靜留逐漸接近的細緻臉龐,在那雙紅眸深深的凝望裡,夏樹意外也不意外地發現她們其實真的不怎麼感到害羞。

硬要說的話,就只有Pocky很礙事這點。啊,真是的,她想吻靜留。

豁出去以後,區區Pocky的長度跟遊戲的勝負就顯得很微不足道了。近得幾乎可以開始感覺到彼此的氣息時,夏樹下定決心,一抬眼,發現近在呎尺的紅灩眼睛轉瞬閃過一樣的信息,而且,基於習慣性的反射動作,雙方都下意識地前進──

下一秒,兩聲悶哼重疊在一起,夏樹和靜留各自別過臉去,摀住鼻樑。

啊,意外地對這兩個人來說是頗有難度的遊戲呢。太小心,或太貪心都是不行的啊──應該說,第一次知道單純的Pocky Game也可以有兩敗俱傷的結果。各種意味上果然都很厲害啊,這一對。

看著淚眼汪汪摀著鼻樑,有好一段時間再起不能的靜留跟夏樹,拱人去玩Pocky Game的始作俑者只是很沒良心地浮現了這種沒營養的感想。






Pocky Game Take. 2



「嗯?今天是紅茶?」

結束上午的課,學生會例會在即。和靜留會合,兩人提早到了辦公室,簡單吃過午飯。收拾完畢,回到靜留對座的夏樹辨識出空氣中微微飄散的茶葉香氣,覷了馬克杯的內容物一眼。

「是啊。」一面說,靜留悠然將手伸向一旁的側背包,摸出了一個紙盒。「就今天的點心來說,總覺得紅茶比較適合呢。」

端起馬克杯,正準備朝茶湯吹氣的夏樹看清了靜留手上拿的東西,挑起眉。「……以妳而言還真稀奇。」

放到彼此面前的是一盒POCKY。

靜留不置可否地笑了,纖長的指頭靈活俐落地拆了外包裝,自己抽了一支,然後將開了封的封口轉向她。「偶爾應應景也不錯啊。」

「不了。」啜了一口紅茶,夏樹舒服地嘆了口氣。「我不喜歡吃太甜的東西,妳應該很清楚。」

哎,這孩子就是不解風情呢。靜留惋惜地看了手上捻著的那支POCKY,然而某種意味上她的個性其實也是很不識趣的,在自己乖乖吃掉整包POCKY前,深邃的紅眸早一步亮起了促狹的光。

「不然,這樣吧。──來玩個遊戲,只賭這麼一支。要是夏樹贏了,我就自己摸摸鼻子把整包吃完,如何?」

冰綠眼睛直直地看過來,看見靜留那不懷好意的微笑,又直直地撇了開去。

「才不要。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打什麼主意。再說二十分鐘後就要開會了公然在辦公室裡玩POCKYGAME要是被撞見還想不想活啊!?」
「不久前我也才提醒過妳不要看辦公室裡沒人就突然偷襲,結果是誰都到了集合時間五分鐘前還不想放手硬是耍賴『再一下就好』──」
「好、夠了、STOP!」

馬克杯氣勢洶洶地在桌上「咚」一聲落定,狼狽之餘,甚至可以感覺頰上華麗地背叛了自己的期望正猛烈發熱,夏樹無力地扶著額,聲音彷彿瀕死般微弱。

「我奉陪,行了吧。拜託真的就一支……」

典雅的臉龐上浮現勝利者的微笑,夏樹望著優雅地將指尖的POCKY啣在嘴裡的靜留,藏在輕盈裡的一抹煽情那麼好看,她閉上眼睛,總之先懷著近似放棄的情緒在心底放聲絕叫。

叼住POCKY的另一頭,不約而同和靜留以隻手撩起頰畔的髮絲以免受到無預警的妨礙,她被靜留停在耳畔的那些修長指頭與耳廓留住了目光。

──說白了吧。根本食不知味。

視線好不容易離開她的手和那截細緻的耳廓,接著是那雙逐漸接近的,瀲灩的深紅眼睛。被靜留催促,隨著彼此開始靠近而逐步粉碎的POCKY其實嚐不出什麼味道,畢竟很快就被靜留近在咫尺的氣息,還有自己心裡洶湧而不可自抑的感情給完全覆寫過去了。

那支POCKY很快就幾乎形跡無存,幾乎。可能是起因於好勝心,或者更不可解的其他原因,只要再往前一些,柔軟的唇便能接觸到彼此,然而就是沒有人果斷認輸,選擇前進,咬斷那最後的一點連繫。

在輕微的困惑中,夏樹抬起眼睛。事實上是想詢問的,大抵也可以解讀為她想前進的暗示,可意識過來時已經有一隻微溫的、纖細的手添到頸側,然後是POCKY斷裂的感觸。

靜留稍稍後退了。幾乎還是鼻尖蹭著鼻間的距離,夏樹明白地、十足不滿地皺眉。她知道靜留看著。

不解風情的是誰啊──

才剛這麼想,便有輕巧的觸感擦過鼻尖,溫熱柔軟的唇吻湊上來,帶著熟悉的淡雅香氣舒適地遮斷一切。夏樹傾身,無聲無息攀上靜留的肩,不自覺地闔上眼。

──更正。很甜。

「怎麼樣?」

是點到即止的吻,分開時並不費力,但夏樹往後靠到椅背上時總有種跌落的錯覺,比想像中被抽走了更多氣力。覆在指下的唇還帶著餘溫,濕潤的冰綠眼睛望向對座,靜留那雙紅眸同樣帶著低斂的微漾,更鮮明的卻是讓人不甘心的好整以暇。

「果然還是不喜歡吃甜的?」而且還這麼問。

夏樹的答案是將手果斷伸向桌上那盒POCKY,又抽了一支出來。靜留依舊是向來那從容優雅的微笑,支著頰,興味盎然似地瞇起了漂亮的深紅眼睛。

夏樹叼起POCKY時,門軌滑動的聲音響了。拉門開啟,她和靜留不約而同望向門畔,以眼角餘光瞄了手上的錶一眼,夏樹站起身,端走自己的馬克杯,靈活(但不太愉快)地用腳將自己的座椅挪回應在的位置。

「莫非我應該晚五分鐘再來嗎?」反手推上學生會辦公室的門,踏入室內的黎人別有深意地苦笑。

「不,守時是好事。別想太多。」收起留在桌上的POCKY,靜留悠然喝了口紅茶,這麼回答。

紅眸餘光盡處,夏樹一個人啃光手上那支POCKY,不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 = =



連玩了兩年的Pocky Game的梗我真的覺得其實輸家比較爽(X)
然後身邊的朋友為什麼壓倒性地都是巧克力派呢草莓Pocky也很好吃啊(ry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0-18 19:05 , Processed in 0.04912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