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あんスタ|2wink/てとひな/ゆうしの]黃金週的一年級生 [G]

[複製連結]
azusa94i 發表於 2017-5-17 00:45: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azusa94i 於 2017-5-17 00:47 編輯

黃金週時,平行時空的雙子、鐵日、裕忍發生的事。



太陽雨

悶熱的氣流,彷彿無形的壓力桎梏著一切。
零散落下的細雨打在鼻頭,葵日向才發覺下雨了,頭頂卻還是一片灼人的刺眼日光。

「太陽雨……?」他抬頭望向天空,隻手掩去讓人難以直視的陽光,順便抹去沾濕了額頭的雨水。
從葵日向心裡升起的焦躁感,無非來自這股沈重的濕熱,山路不太好走,身上出了一層薄汗,他拉起貼在皮膚上的T恤,試圖減緩黏膩的不舒服。再來就是葵裕太和他走散了,讓他不禁心煩意亂起來。

黃金週,葵雙子和幾個關係要好的同學來到山裡度過這段難得的假期,平時忙碌慣了、全身心投入在成為頂尖偶像練習的他們確實需要好好放鬆。因此他們租了位於半山腰的山中小屋,打算過幾天清靜的山林生活,呼吸一下自然的空氣。

距離晚餐的烤肉大會還有一段時間,靜不下來的葵日向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就跑出小屋說要去到處晃晃,總是形影不離的葵裕太也趕緊收好個人物品跟著出去了,一方面他也擔心葵日向跑到太危險的地方回不來。

結果卻是他們兄弟倆在一個山路的轉角走散了。
仔細想想好像正是開始下起太陽雨的時候。

「明明只有一條路的、裕太君到底在哪……」
照理來說適合觀光客上山休憩的地方,山路也是相當清楚的單行道,沒道理會走到太離譜的山區才是。葵日向將視線投向有些陰暗、被許多落葉覆蓋的歪曲山道,不明顯,但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在轉角處有條較舊的道路,猶豫了一下他便跨步往那裏走去。

舊山道的樹林較為密集,雨水時不時滴落在頰上,葵日向一面注意落腳處的泥地是否太濕滑,一面四處張望、找尋著熟悉的身影。
「裕——太——君——?」
『鈴!』
他一震,轉身試著辨認傳來聲音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似乎聽到些吵雜聲。從在遠一點的樹林裡。

等到發現的時候身周已經瀰漫了一層薄霧。
白霧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人的輪廓,並且有愈來愈多、並排成行的趨勢。唯一讓葵日向感到疑惑的是,那些人的頭上似乎多了什麼……獸耳?

正當葵日向準備往那個方向走去,卻突然被人摀住口鼻摁在旁邊大樹上。
「笨蛋大哥……!要是被發現怎麼辦……!」
「嗚…嗚嗯……(裕太君)。」
溫熱的氣息近距離的傳來,給不知何時體溫開始變得冰涼的皮膚帶來一絲暖意,那樣喝斥他的語氣葵日向再熟悉不過,是葵裕太。

想開口卻被葵裕太壓制住,從他身上感覺到難得的慌亂和緊張,葵日向也跟著安靜了下來。兩人緊貼著身子靠在樹幹上,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熾熱的吐息。本來應該曖昧的距離,卻因為此刻詭譎的氣氛而凝重起來。

「那是狐狸娶親啊、大哥……你之前跟我說的。」讀懂葵日向的眼神保證他會小聲一點,葵裕太才鬆開了掩住他口鼻的手。
「啊?」葵日向不解的歪頭,「裕太君真的相信了那個嗎?」
「跟現在的情況很符合啊!太陽雨和起霧的森林!」對於葵日向茫然的反應,葵裕太顯得有些焦躁,一半是出自於他對怪談的恐懼,一半則是害怕傳說成真,被發現的話會再也見不到他最珍視的哥哥。

見弟弟這麼緊張的樣子,葵日向心裡多少也有些底,當時他只是想逗逗葵裕太才說了這個傳說的事,卻沒想過會遇上這麼相似的情況以致於弟弟將傳說信以為真。
葵日向思考了片刻,還是決定先順著葵裕太的想法去,否則現在和他爭論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有太大意義,趕緊在薄霧中一起回去小屋比較重要。

「總之我們小聲一點,趕快離開吧————」拉起葵裕太的手,葵日向就想往來時的路回去,卻沒注意腳下雜亂的落葉和枯枝,而踩出了樹枝斷裂的聲響。

『啪嚓!』

「誰?」
從那層霧中,行進的隊伍忽然停下,傳來嘶啞的說話。
這下連葵日向都不禁開始心底發毛了,他本來沒有把葵裕太的話放在心上,但被這樣異於常人的聲音叫住,他也要對傳說的真實性害怕起來了。
記得那個傳說是怎麼樣的?被打擾了的狐狸非常生氣、會遭報應?
他反射性地將葵裕太護在身後,兩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霧中有著奇異外形輪廓的人似是抬起了頭,大力嗅聞著什麼,然後才又傳來那道聲音。
「人類的孩子……雙生子?」他拉長了尾音,復而繼續道:「不同的身體、一樣的靈魂,難怪會誤入這裡。」

「那麼、你們要付出什麼作為代價?」

這是葵雙子在森林中失去意識前的最後記憶。



流星雨

烤肉大會結束後每個人都在忙碌著收拾,大致快整理完畢時只不見南雲鐵虎和葵日向的身影。
估計是看收得差不多,跑哪去納涼了吧,葵裕太沒怎麼在意,反正剩下的事情不多,加上自家哥哥把麻煩事丟給他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事實和葵裕太猜想的相去不遠,如果他走到距離他們屋子有一段距離遠的山坡上,他就會發現葵日向鑽上了本該被封鎖起來的別墅天台,還拉著南雲鐵虎一起。
因為房屋有些舊了,房主又懶得找人來修繕,通往天台用來看風景的天台就被封了起來,卻被葵日向找到縫隙跑了出來。

「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喔~我在SNS上看到的☆」葵日向連跑帶跳地在天台上到處觀望,被他踩過的木板發出受到擠壓的聲音,好似下一秒就會斷裂崩塌,看得跟在後頭、被半強迫帶來的南雲鐵虎一陣心驚膽跳。

「日向君不要到處亂跑啊……我們這樣隨便跑上來真的沒問題嗎?」一屁股坐在靠牆的角落,南雲鐵虎很想把那好奇心過盛,跑來跑去的人拉到自己身邊,因為是難得的出遊、並且葵日向說有個好地方可以觀賞流星雨,他才上鉤傻楞楞地跟著來的。否則南雲鐵虎才不會穿越封閉的入口,來到這裡。

當然不能否認的、這確實是個可以獨處的好地方。

「沒~關係的嘛,不會有人發現的、嘿嘿。」像是終於膩了、看遍天台各處,葵日向跑到南雲鐵虎身邊跟著坐下,明明旁邊還有很大的空位,卻硬是要擠在他邊上,和他並肩湊在一塊兒。
從肩上傳遞過來的些微涼意,讓南雲鐵虎不由得在意起來,或許是自己慣於訓練,體溫較高的因素也說不定?

但隨之傳來的噴嚏聲說明他的猜測是錯的,山林間與平地不同,本就較為涼爽,夜晚的氣溫更是下降到會感到冷的程度。葵日向僅僅穿著一件短袖上衣(他目測裡面或許還有件背心),和寬鬆、方便行動的短褲,白天或烤肉大會那樣窩在烤爐邊時是挺合適的,現在就過於單薄了。

天台很寬敞,也沒有什麼遮蔽物,山風吹來更添幾分寒冷,葵日向下意識地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試圖升高體溫。

「日向君會冷吧?著涼的話就不好囉。」
「唔~忍一下就好,難得都上來這裡,要是因為下樓找外套錯過流星就不好了。」
葵日向乾笑,換搓起自己的掌心,然後抱著自己的膝蓋縮成一團,好像這樣就會溫暖起來一樣。見狀,南雲鐵虎一把拉過他的肩,讓他半靠在自己胸前,試著將自己的體溫傳遞給他。
「這樣的話就會溫暖一點了吧?當作帶我來好地方的回禮~!我南雲鐵虎可不能讓日向君生病!」

一番話讓葵日向瞬間整張臉都熱了起來。
哪還需要別人的體溫,南雲鐵虎有時總會突然冒出讓葵日向招架不住害羞起來的話,他幾乎可以說是把頭枕在身邊人的肩上,半個人靠在南雲鐵虎的胸前了。
分不清楚熱的究竟是南雲鐵虎的體溫,還是他因為害羞而升高的溫度。

「鐵君的神經太粗了。」
「欸?為什麼要突然罵我——日向君?」
「什麼都~沒有!」
面對南雲鐵虎困惑的疑問,葵日向搖了搖頭,仰起漂亮的下顎,安心地把自己的重量壓在南雲鐵虎的身上,望著閃爍星光的夜空。

他們就維持這樣的姿勢,靜靜等待流星雨的降臨。


雷陣雨

太陽開始自天空正中緩緩下移的午後,山區裡下起了雨,毫無預料的大雨。
刷啦刷啦的午後雨快速的拍濕了葵裕太和仙石忍輕薄的衣服,雨水連同乾燥的舒適感一起帶走了他們的體溫。
倉促地收拾了一下在河邊捉到的魚,他們立刻準備回去住宿的山中小屋。當小屋進入可視範圍時,可以看見葵日向正站在屋簷處四處張望,顯然是擔心雨中還未歸的他們。

「裕太君!忍君!」
「大哥、別那麼擔心啊……我們回來了。」
葵裕太趕在自家哥哥要跑出能避雨的屋簷迎接他們前,先一步小跑進了屋,將手中提著的幾隻河魚遞給葵日向,另隻手仍牽著仙石忍。
「這些先交給你處理了,我跟忍君去換件衣服,全身都淋濕了我擔心忍君會著涼。」

雨水拍打在木屋上,身在其中感到雨聲更加震耳欲聾了,因為山路濕滑而一路被牽著走回來的仙石忍難為情的想告訴同班同學的葵裕太可以放手了,自己的聲音卻無法順利的傳達給對方。
「裕太君……裕太君——。」
「……嗯?忍君怎麼了嗎?」
終於察覺仙石忍在呼喚他的葵裕太,開門時順帶回過頭去看了看他,然後鬆開交握的手去翻自己的行李有沒有額外多帶的換洗衣物。
……結果還是被牽回了房間,仙石忍說不出原本想的事,只好無奈回道:「沒、沒事是也……。」

被雨水徹底浸濕的衣服貼在身上很不舒服,從行李中拿出換穿的衣物後葵裕太便在置物櫃取下別墅主人準備給他們的大毛巾來擦拭,然後很快地換上乾淨的短袖連帽上衣及短褲。
見仙石忍持續在行李中翻找的動作,他湊上前關心地問:「忍君沒有多的衣服了嗎?」
「嗯、……恰好都拿去洗了是也,傷腦筋啊。」

現在這樣的天氣,正在陰乾的衣服恐怕也沒那麼快乾。

葵裕太歪頭思索了片刻,從自己的行李中又掏出了一套乾淨的衣服遞給他。
「忍君不介意的話先穿我的吧。」然後順手將手中的毛巾披到仙石忍溼漉漉的髮上,輕輕的擦拭起來,完全忘了自己的頭髮也還在滴著水珠。
「欸!?那、那麼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是也……!」仙石忍微微抬起頭,向眼前總是對他釋出善意的葵裕太表達感謝,晶亮的橙黃眼瞳閃爍著喜悅,看得葵裕太的心臟不禁漏跳一拍似的緊張起來。

好像、有點不妙啊。

被雨水浸透、有些透明地伏貼在肌膚上的衣物,和那由下而上望著自己的純淨目光,葵裕太都要覺得下意識替仙石忍擦拭起頭髮的自己是否心懷不軌起來。
在他的想像中,這樣的場合似乎正剛好,雙手扯著毛巾的兩端,將仙石忍拉近自己,然後趁機封住他一張一合的唇。大概會是相當冰涼的雨水味吧,他想。

「裕太君先去把頭髮弄乾吧?在下可以先把衣服換好是也!」
然後葵裕太被從自己羞於啟齒的妄想中被拉回到現實。




***
貼貼ICE4場上發放的極短小無料,最近太忙都沒時間好好碼字qwq
很短不知道在幹嘛,但想寫寫看這樣的他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12-16 18:50 , Processed in 0.04225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