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あんスタ│つむ夏つむ] 雨中 [G]

[複製連結]
Nanashi 發表於 2017-5-14 22:38: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Nanashi 於 2017-5-14 22:38 編輯

  ※つむぎ暫用「紡」作為對應

  -
  「咦——夏目!夏目剛剛是不是說了我的壞話?」

  這個傢伙果然很煩人。

  逆先夏目往前走過幾步,最後還是停了下來,回頭望向釘在原地不動的人。那傢伙兩手扠著腰,表情該說是生氣嗎……但是一點脅迫感也沒有。因為太過習慣了,每當突然要深究的時候,他總是得不出結論,到底是因為自己不怕對方呢,還是對方本來就沒有半點「前輩」的架子。

  夏目搖搖頭,回頭繼續往前走。每次只要碰上對方的事情,思緒好像就會跟著複雜化了。

  「直接忽視我走掉了?明明剛剛視線有對上的……等等我啊夏目!」

  聽見後方略急促的腳步聲,夏目又加快了腳步。

  既不是組合練習也不是社團活動,今天的行程只是純粹的,正好和青葉紡一同來到商店街買東西而已。對於今天的行動無法在兩者間歸類,讓夏目覺得很不痛快。

  依照原本的模式,出來買東西的成員應該是宙和紡學長,但宙似乎是突然碰上什麼不能推掉的事情,只好由他代理。

  若不是要買宙期待已久的新遊戲,夏目八成會把紡晾在一旁讓他自生自滅。

  夏目抬頭看了看天空,剛來的時候還看得見太陽露臉,現在則是有幾片雲在空中盤踞,原本他只是要買遊戲片的,但同行人的購物清單上,格子才剛被勾號填滿。雖然夏目不覺得自己買遊戲片需要花多少時間,但還是不免擔心起來。

  「夏目剛剛確實說了吧?好像說了很過分的話。」
  「吵死了啊捲毛眼鏡。」
  「又說了一次!」
  「那只是直接說出你的特徵罷了,」

  轉頭看了一眼使勁用手指梳理自己頭髮的紡學長,專注的模樣好像即使面前有根電線桿,也會毫不猶豫(毫不注意)地撞上。夏目突然覺得用那個叫法來稱呼對方,變得比以往更為困難了。

  「還是說,紡學長果然還是喜歡『學長』這種能展現身分的稱呼呢?」
  「比起捲毛眼鏡那樣輕蔑的稱呼,能叫我『學長』當然是更好?不過如果要說的話——」
  「我要在這邊買宙拜託的那款遊戲,紡學長就先回家吧。」
  「咦——」

  *

  玻璃的自動門向一旁移動,外頭略帶濕氣的空氣立刻灌了進來,夏目踏出商店,嘆了一大口氣。如果要問原因的話,就是他手裡的塑膠袋吧。

  「夏目今天也是大豐收呢。」
  「可以的話請先閉嘴,紡學長。」

  夏目對自己的失態感到有些鬱悶,明明顧著天氣,想著買完遊戲就要馬上打道回府的,沒想到被店員推薦了同公司的其他遊戲,又在貨架上看到已經停產好一陣子的作品,結果一待就是半個小時。

  最開始的時候,他還嫌同行人買的東西太多,駐足的時間又長,結果自己也是差不多的德行;這還不是最糟的,如果當事人不在的話,他大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可紡學長現在正和他並肩而行,不知道為什麼還一臉愉快的樣子。

  「那個,因為不知道夏目要我閉嘴多久?……要不要先找家咖啡廳坐一下呢?」
  「哈?為什麼,我可是片刻都不想跟紡學長一起行動啊。」
  「因為天氣好像——」

  紡略帶委屈的表情和話語,在下一秒被突然傾倒的大雨給模糊。

  還沒來得及反應,夏目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扣住,有股力量扯動他的手,彷彿某種暗示。

  雖然知道能沿著建築物走一定會碰到能避雨的地方,足以影響視線和行動的雨勢讓夏目產生無法前進的錯覺,若不是前方的人抓著他,他很有可能會愣在原處。

  也許是眼睛逐漸適應大雨,或是雨勢有稍微減緩,他後來才看見走在前面拉著自己的確實是紡學長。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處避雨之地,才避免繼續被雨淋濕的命運,雖然就結果而言,兩人都已經變成落湯雞。

  夏目轉頭看著街道,那一處他原本站著的地方,離現在站的位子其實沒有太遠,但總有種已經走了很久的感覺。

  「夏目,沒有淋……遊戲片沒有問題吧?」

  紡鬆開手,視線也從兩人原本交疊的手轉向夏目手上的袋子。聽得出來他原本想問學弟有沒有被淋濕,但這個問句在髮絲都緊貼著臉頰的兩人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

  夏目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半晌才拉開塑膠袋的兩柄確認遊戲片的狀況。這個動作當然只是求個心安,遊戲片的外側通常有塑膠外殼和一層薄膜,除非兩道防護都有破損,否則是不會有被淋濕的問題。

  「學長的東西呢?」
  「紙袋裝的東西有點碰水,不過拿回家擦一擦應該就沒事了。」
  「剛剛不是就叫學長你回家嗎,為什麼硬要留到這個時候啊。」

  將紙袋放置靠牆,夏目試著將外套脫下,由於衣服被雨水浸濕的緣故,讓脫外套的動作變得格外困難。一旁的紡猶豫了好久,才試探性地朝他伸出手,這次夏目沒有用任何暴力行動表達他的不願意。

  但幫忙紡把外套脫下的過程,就沒有那麼溫柔了。

  將滴水的外套捧在手裡,夏目靠在斑駁的牆面上,看著眼前被大雨沖刷的街道。

  明明穿著濕外套時感受到涼意,脫下來之後卻沒有比較溫暖,不過更糟糕的是當他靠牆時,牆壁的冰冷溫度透過緊貼著背部的衣服往他的身軀擴散。

  突然想到了什麼,夏目挺直身子讓自己離開牆面,正如他所料,一旁的紡正抱著紙袋瑟瑟發抖,雖然他覺得有點誇張過頭,但一來學長本來就是大驚小怪的類型,二來對方也確實比較怕冷,也許對方現在感受到的寒冷,遠遠超過自己也說不定。

  實在讓人頭疼。

  夏目大嘆一口氣,往旁邊靠了過去。

  「……咦?夏目?怎麼突然……」
  「你沒買什麼能擦乾或禦寒的東西嗎?」

  紡被夏目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雖然不是沒有什麼肢體接觸,不過通常都是拳頭對腹部,或者腳底板對腹部——簡單來說就是暴力相向——之類的動作,像這樣手臂緊貼手臂是第一次也說不定。

  「可惜沒有呢,原本想說去咖啡廳的話還可以坐著避雨,現在渾身溼透的樣子,店家應該也不會讓我們進去了呢。」
  「哈……所以現在你是在……」
  「比起『學長』,其實我更希望夏目能再喊我一聲『紡哥哥』的。」
  「……啊?」

  天外飛來一筆讓夏目愣了一下,身子也不自覺地往一旁退開,在意識到手臂的熱度又開始流失後,才趕緊靠回原本的位子。

  「在進遊戲販賣店以前,夏目不是問我『是不是比較喜歡學長的稱呼』嗎?」
  「學長的反應也太慢了吧。」
  「啊哈哈,當時就想回答夏目了,但找不到機會開口啊。」

  紡用沒有抱著袋子的手搔了搔臉,像是想掩飾尷尬。

  「所以你是為了說這句話才沒有先走?」
  「呃……是啊,因為我覺得還是要告訴夏目你比較好?」

  夏目仍然能感覺到一旁人在微微顫抖,雖然說他也不覺得光是手臂這麼小面積的接觸,就能讓一個人的身體溫暖起來,但若是要像在雪中遇難那樣相擁取暖,還不如朝學長的肚子一踢帶給他熱辣的疼痛來得實在。

  「為什麼?明明就是個紡學長?」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紡似乎刻意壓低了聲音小聲抱怨,不過這句話還是被他聽進耳裡。

  「雖然我也是學長,卻完全沒有那種三年級的威嚴感呢,我也多多少少想要被當成前輩那樣依賴的。不過如果是夏目的話,像以前那樣叫我『紡哥哥』感覺比較親近……」
  「親近這種事情,一開始就只是學長的一廂情願吧。」
  「咦,這麼說太過分了!明明過去都會紡哥哥、紡哥哥那樣叫我!」

  紡朝著夏目的方向輕輕一倒,但沒有將過多的壓力施加於他,只是小小地表現心中的不滿。若是平常他大概會送上一拳,但今天卻少見地沒有這麼做。

  「……希望夏目能像以前那樣看我哦。」
  「哈?以前我是怎麼看學長的?」
  「嗯……這件事情只有夏目知道了?不過我一直有種感覺,夏目也許比較喜歡以前的我吧。」
  「……不過是個紡學長。」





  說出這句意義不明的話後,夏目沒有再作正面回應。

  紡帶著苦笑說道所以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但最後不論是紡的問話,或是夏目當時的表情,都被那沒有停止跡象的雨勢給掩蓋過去了。

  至於在不久之後遮雨棚下爆出的啪的聲響,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6-30 00:07 , Processed in 0.04637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