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板 Written in Waters

 找回密碼
 申請帳號
顯示左側選單

[BL] [飆速宅男│青手]この世にいる誰も二人から

[複製連結]
羅水生 發表於 2017-5-14 15:19: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最後由 羅水生 於 2017-5-14 15:21 編輯

ICE4無料小報內容公開

讀前注意事項:
※簡單來說是青手的逃げ恥AU
※但實際上借用的只有兼職家事清潔員設定
※敬請抱持著寬廣的心胸來閱讀





  「就是這裡啊……」
  手嶋純太仰頭望向眼前外觀現代感十足的公寓,又低下頭確認手中紙條上的地址。田所學長的字跡一如往常拙稚得像個孩子,一筆一劃間卻透露出此人腳踏實地的認真性格。
  嘆了口氣,手嶋將紙條收進口袋裡。

  他花費將近二小時把可能用到的工具悉數備齊、搭上路線不熟的公車,一站一站數著站名,下車後徒步穿越幾個街區、爬上長長一段階梯,沿途核對路名與門牌號碼,終於到達了目的地。好不容易站在公寓入口前方,他卻忽然踟躕起來,拿不定主意自己是否真的要跨過那一道門檻。
  內心一面天人交戰,手嶋不忘一面分神留意周遭動靜。他對於這裡似乎沒有管理員常駐一事感到萬分慶幸,否則就憑自己在門口磨磨蹭蹭待了將近五分鐘的可疑模樣,肯定早就被叫住問話了。
  「這樣下去可不行呢。」
  他喃喃道。除了印有知名快遞公司標誌的小貨車偶爾低吼著駛過,平日午後的住宅區幾近安靜無聲。時序正值夏末,太陽依然炙烈逼人不輸仲夏時分,照得他腦門發燙,皮膚隱隱刺痛,蓄長的髮絲沾黏在後頸和臉頰上。
  不知何處傳來一聲幼兒的哭鬧,手嶋心跳了一下,吸了口氣,命令自己的腿向前邁出一步。兩步。他一腳踩進公寓的陰影裡。彷彿在獎勵他的勇敢,一陣微風徐徐吹過,帶走了糾纏不清的暑氣。
  手嶋在被可靠巨物籠罩的安全感之中,花了數秒便下定決心,指尖在大門旁的電子門鈴對講機上找到目標住戶,按響了一陣輕快鳥鳴。


───


  「辭職了?」
  宏亮而吃驚的喊聲響徹整個包廂。手嶋感到有些困窘,儘管如此仍端出一張的笑臉,嘴裡說道:
  「是的……」
  「田所,你太大聲了。」
  開口提醒的是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金城。他的臉部線條緊繃而有力,表情滿是堅毅穩重,自眼角洩漏出的溫和與包容卻一點也不顯突兀。
  田所迅是手嶋就讀高中時在烹飪社團認識的學長。除了同樣身為數量稀少的男性社員,他們很快培養出親密的戰友情誼,手嶋也透過田所認識了同樣是三年級生的金城真護與卷島裕介。即使他們分別從高中畢業之後,各自走上了進入大學、出國進修以及繼承家業等不同人生道路,仍然會不時相約出來一塊兒吃飯閒聊,說說近況。
  「喔,抱歉抱歉。」田所壓低聲音,「但是你說辭職了……怎麼回事呢,不是剛做滿一年嗎。」
  「是的,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繼續待下去了。」手嶋有些為難的笑道,「……我和一位前輩起了衝突,事情鬧得有點大。」
  田所見手嶋沒有多加解釋的意思,也不追問,嘴上應了聲「這樣啊」。
  「那麼錢呢?還夠用嗎?」
  金城問得直接,手嶋也沒有隱瞞,誠實道:
  「靠著存款的話,省吃儉用大概可以過上兩個月吧。」
  「這豈不是沒有多少嘛。」田所感慨道。手嶋苦笑著垂下眼睛,低頭喝了一口啤酒。
  「雖然很想放自己一個長假,但還是只能加把勁找新工作了。」他說,「再不濟至少也得去打個工,總比坐吃山空來得好一點。」
  「放心吧,你不會有問題的,我和田所、還有人在英國的卷島都可以保證。」金城說道,溫溫一笑。「有其他需要幫忙的地方就直接說,別跟我們客氣。」
  聞言,手嶋感激地笑了笑,用杯中剩下的啤酒敬了兩位體貼又可靠的學長一杯。

  隔天早晨,手嶋在醉酒後的酣睡之中被電話鈴聲驚醒。他意識模糊的摸到手機,一片混沌的腦袋裡轉著直接掛斷和放著等到對方掛斷兩個選項,卻在瞥見來電人姓名之後還是莫可奈何的接起了電話。
  「……早上好,田所學長。」
  『手嶋!還在睡呀?』電話另一端傳來田所精力十足的笑聲,『起來吧,有件好事要跟你說呢。』
  「是什麼事呢?」
  『我給你找了份打工。』田所說,『沒事,我跟對方說了這只是暫時性的,等到你正式找到工作就停止,對方也同意了。』
  「呃──」
  『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但保險起見還是問你一聲。你料理做得這麼好,善後工作也做得挺不錯,那會不會做其他的家事呢?』
  「……勉強過得去吧,我喜歡讓住的地方保持整整齊齊的。」
  『跟我想得一樣啊,那就夠了。』田所笑起來,『我有個關係不錯的國中學弟,和你同年,家裡現在缺個整頓清潔和打點三餐的人,你要不要來試試?』
  「這位先生是……獨居?職業是什麼,SOHO族?」手嶋甩了甩腦袋,好奇問道。
  『他是個繪本作家,圖畫得可好了。雖然不太愛說話,但是他的作品──你看了就知道了,是個感情格外豐沛的傢伙啊。』
  「那他……」
  『好了,多的也別問,下星期三有沒有空?我把他的地址給你,自個兒去看看吧?』
  在田所半強迫式的三催四請下,儘管手嶋心中仍然有著一萬分的顧慮和遲疑,終究還是答應了至少去一趟試試。


───


  手嶋搭著電梯上了五樓,趁著這短短的幾十秒鐘對著電梯內的鏡子擦掉汗水與一路奔波沾染的塵埃,快速將自己打理成最體面的樣子。
  出了電梯,他很快尋到了504號住房,這次毫不猶豫就按下門鈴。
  門內發出一聲喀擦的解鎖聲。手嶋肩頭一縮,感覺這個聲音不僅打開了面前的一道門,也同時開啟了他心裡的某個開關。
  他終於擺脫了滿心的焦慮不安,遲鈍地感受到緊張從胃部開始蔓延到四肢百骸。
  深黑色的鐵門安靜地被拉開,屋主從門後探出半個身體,面無表情對上手嶋的目光。
  他們對視半晌,似乎都在互相打量,直到手嶋發現對方似乎沒有率先開口說話的意思。
  「您好,」手嶋打破沉默,以開朗又不失有禮的語氣說道,「我是由田所學長……啊,我是說田所先生,介紹來做家事清潔服務的。我叫手嶋純太。」
  門後的男子無聲的點了點頭,手嶋鬆了口氣。男子的面容十分清秀,卻像是不知道該如展示自己的五官似的,擺著一張緊繃而陰沉的表情。
  不擅長與他人交流、沉默寡言,實際上卻擁有豐沛情感的傢伙。手嶋想起田所學長對青八木一──眼前的業主──所下的評語。至少可以確定沉默寡言的部分不是誤解了,手嶋想,要不是方才自公寓門口的對講機中聽見對方說了一聲「你好」,他可能會以為這個業主不會說話。
  眼見兩人之間又要飄來一朵朵沉默的烏雲,手嶋連忙開口驅散:
  「我可以進去嗎?」
  「啊,」青八木眨了一下眼睛──他似乎為自己的疏忽懊惱了一下,「我是青八木一。請進,手嶋先生。」
  「打擾了。」
  他們在客廳裡坐下。手嶋可以感覺到青八木一的侷促不安,好像他身處的地方不是自己布置妥善的家裡、而是一舉一動都講究優雅禮儀的高級餐廳,自己則是他的相親對象。雖然說面試和相親原本就是差不多的概念,不過他們的立場似乎有點顛倒,身為求職者的手嶋反而莫名其妙成為了出題的一方。
  「我先說明一下工作條件……可以嗎?」青八木開門見山地道。他的聲音平淡死板,視線筆直地投在手嶋臉上,不過手嶋猜測他肯定不是在看自己的眼睛。
  「請吧。」手嶋彬彬有禮的說。
  「……好的。」青八木低頭看了看放在腿上的手心。「我想請你每個星期來做一次家事。除了書房和臥室之外的地方都是工作範圍,包括客廳、廚房、浴室和陽台。」
  「我明白了。」
  「薪水的部分,先以日薪來計算。」青八木一頓,「……田所學長說了,手嶋先生在前一份工作上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手嶋不太明白話題怎麼會忽然轉了個彎來到自己身上,況且被一個幾乎全然陌生的對象提起這件事令他不免覺得有些尷尬。他應道:
  「呃……是的。想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很不容易呢。」
  「祝你順利。」青八木說。
  短短的一句話,卻對手嶋起了很大的安撫效果。如果說被陌生人提起自己的低潮狀況很難為情,那麼被給予真誠的祝福就有同樣程度的感動與安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天真了呢,手嶋想,卻無法阻止自己對青八木的好感程度向上攀升。
  「謝謝你,青八木先生。」他發自內心的說道。
  青八木一眨眼睛,困惑的情感一閃而逝。
  「沒什麼。」他說,「叫我青八木就可以。」
  「啊,說起來我們還是同年呢。」手嶋笑道,「那麼請你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那麼……手嶋。」
  「是?」
  「之後還請多指教了。」
  青八木一邊說,嘴角揚起了一個像是微笑的弧度。
  手嶋忽然想起自己站在門口等待青八木替他開門的短短幾秒鐘,還有青八木面無表情探出頭來的模樣。他的微笑和大門解鎖的聲音一同在手嶋的腦海中放大了好多好多倍,一時之間竟讓他覺得頭昏眼花。
  這可有點不妙,手嶋想。一個不注意,他的心跳就漏了好幾拍。

  「……這邊也是,」他聽見自己說,「請多指教。」




                           ──────TBC ?



※後記
是一個性向不明的青八木x對青八木一見鍾情的雙性戀手嶋的故事
設定和劇情好像都不太有趣,我覺得很抱歉,希望看到最後發現TBC的人不要揍我......不、不然請揍輕一點......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羅水生 2017/05/13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6-30 00:06 , Processed in 0.05350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TOP 回到列表